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125章 他们要订婚了

    洛文豪连忙上前去捂南千寻的眼睛,南千寻的眼睛突然被他给捂住,嗅觉更加的灵敏了,那股血腥气更加的浓郁,她一阵干呕。

    洛文豪连忙伸手拍着她的后背,问:“你怎么样?”

    南千寻伸手示意他不要说话,干呕了一会儿,才勉强的止住,直起腰来的时候,整个人都将近虚脱了。

    法医上前查看了尸体,宣布人已经死了,顺便拿着白布把尸体给盖上了。

    南千寻远远的看着两个人被白布给盖上了,心里一慌隐隐有些作痛,再怎么说,她从小就把佘水星当成了自己的妈妈!

    “Nancy,你怎么了?”洛文豪看到南千寻的脸色不对,连忙把她揽在怀里,焦急的问。

    “药!”南千寻喃喃了一声,心脏痛的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戳破了一样,洛文豪伸手去她的口袋里掏药,弄了一颗塞在了嘴里。

    南千寻含住药片,洛文豪知道她心里有些承受不了,扶着她慢慢的往人群之后去了,把她扶在一棵树旁,靠着树休息了一会儿,问:“收尸的人已经安排好了吗?”

    “安排好了!我有些搞不懂你了,既然都是你的仇人,干嘛还要给他们好好安葬?”南川市的墓地贵的很,一般人都死不起了,Nancy还给他们买了上好的墓地,像他们那种人,只配暴尸荒野。

    “他们被剥夺了性命,已经是受到了惩罚,如果再让他们不得入土为安,就是他们的罪恶之外的刑罚了,我只求心安理得!”南千寻一本正经的说道,欠自己的一定要还,不欠的多一分也不要!

    洛文豪看着她,觉得她还是太善良了。

    “洛总,我们走吧!”南千寻转身,洛文豪看了看尸首,带着她离开了现场。

    南千寻回去之后,就开始生病,像是重感冒一样。

    “大小姐,你会不会是那天去刑场撞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胖嫂端着姜汤,有些担忧的说道:“我们老家那边,有人撞见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也会发低烧的。”

    “我没事的胖嫂,就是那天出去天气太冷了,冻着了!”南千寻微微一笑有气无力的安慰道。

    “我一会儿打电话给问问看,是不是魂被吓丢了!”胖嫂说着,放下姜汤去打电话了。

    南千寻看着她,心里暖暖的。

    胖嫂打了一通电话之后,说:“大小姐,我要出去帮你叫叫魂去,等会儿就回来了!”

    她说着抱着南千寻的衣服出去了,她要拿着她的衣服去找巫婆帮忙叫魂。

    南千寻看着胖嫂为自己忙里忙外的,披上了衣服坐在了院子里的太阳底下,三天没有出来晒太阳,感觉自己的身上都要长霉了。

    她想了想,进屋换了件衣服,去了公司。

    米露看到了南千寻来了,立刻站了起来,说:“Nancy,你身子好些了没?”

    “好多了!这两天公司有什么事吗?”

    “也没有特别的事,《许你三生》这部网剧按照您的吩咐也进行了投资,还有市政工程的项目,我们也参与了竞标。”

    “嗯,把吴天叫过来!”南千寻说着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米露给企划部打电话,让吴天过来,吴天本来以为南千寻压下了投资计划书,投资会泡汤了,谁知道她又给投资了,而且听到米露说,是为了留住人才才会做出了让步,这让他非常的感动。

    吴天有些忐忑的到了南千寻的办公室,像是做错事的小孩子一样。

    “吴部长,坐!”南千寻示意他坐下。

    “Nancy,我还是站着吧!”吴天有些心虚,毕竟南千寻刚上来的时候,都抓住了他们每个人的把柄,他现在搞不清楚她知不知道自己又犯了什么事。

    “吴部长,你也不是小孩子了,个人作风问题该注意的还是要注意!

    万一哪天你老婆闹到公司里来了,为了公司的名誉,可能会把你赶出公司,到时候得不偿失!

    你是来自农村的孩子,背景不如别人,但是你的能力和眼光却是一般人都没有的,我是真心珍惜你这个人才,不忍心你被一些不必要的事给废了。

    所以这一次的投资,与其说是投资《许你三生》倒不如说是投资你这个人才。我已经尽力了,以后的路你自己好自为之!”

    南千寻面若寒霜的劝勉和警戒,吴天却因为她的话而泪流满面,他是农村的孩子,起点没有别人高,背景不如别人,可是Nancy却看到了自己的能力和眼光,这应该算是伯乐之情,就冲着她这句话,他改!

    “Nancy,我吴天今天对天发誓,以后绝对不会再有类似的事发生!”

    南千寻盯着他的眼睛,看到了他的坚定,点了点头,说:“我等着你的好消息!公司未来的路还有很远,我们必须要携手并肩!”

    吴天受到了她的鼓舞,整个人都精神抖擞的,充满了战斗力,他下定决心要好好的表现!

    南千寻在办公室里又转了一圈,实在没有什么需要她来操劳的事,想了想给白韶白打了电话过去。

    “千寻!”白韶白接到南千寻的电话,嘴角微微弯了起来。

    “韶白,跟你商量件事!”

    “什么事?”

    “我过几天把天天给接回来!”南千寻说道。

    “千寻,你回江城吧!”白韶白说道。

    “南氏……”

    “南氏那边有路由和米露,你完全可以放手!”白韶白说道。

    南千寻听到白韶白说米露,心里微微有些不舒服,毕竟路由现在是在帮她做事,可是她这边有一点的风吹草动,他就报告给白韶白,这个让她极其的不爽。

    “这个毕竟是我父亲的产业!再说了,我答应过董事长,不会回到江城!”

    当初胡云英是怎么逼着她离开白韶白,她和白韶白究竟是怎么阴差阳错的错过去的,她可没有忘记。

    再说了,她在江城三年,胡云英并没有上门找她的麻烦,她也不能食言。

    “现在已经不是当初了!你到江城来,我保证你不会再受到任何的威胁!”白韶白说道。

    白韶白为了南千寻的缘故,已经快速的掌管了白家,他忙的白天不是白天,晚上不是晚上,现在已经成为白家的一把手,他现在就是说自己要娶南千寻,胡云英也拿他没有办法。

    “韶白……”

    “千寻,你再考虑考虑吧!”白韶白说道。

    南千寻无形中感受到一种压力,一种来自于白韶白的压力,从什么时候开始,白韶白也变了?从前的她跟他在一起,从来没有什么压力可说,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就算是隔着电话线,也能感受到他的强势。

    其实,人都在变化,宇宙万物,没有一样的人事物不发生着改变的,谁也阻止不了改变的脚步,就像是阻止不了岁月的脚步一般。

    挂了电话之后,白韶白盯着电话看了很久,又看了看摆在自己办公桌上的照片,上面是南千寻高中的时候背着书包照的,照片上的她带着一些婴儿肥,模样清纯无比。

    他身后摸着照片上女孩子的脸,嘴角微微一弯,说:“就算是历经千辛万苦,我也要把你圈在身边!”

    南千寻这边挂了电话之后,伸手摁着脑仁,她有些头疼!

    她披上风衣朝外走,到了办公室里,突然感觉到气氛有些不一样。

    办公室里的同事,看到她连忙扭过脸去,做的太刻意,她想忽略都不行。

    “米露!”她站在米露的办公室门口喊了一声,米露看到了南千寻,脸上露出了一抹紧张,南千寻更加的狐疑,问: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没、没什么事!”米露的面上露出一些愤愤不平的情绪来,南千寻捕捉到了。

    “到底什么事?你不说,我总觉得自己的脸上有灰,却没有镜子照!”南千寻的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一颗心七上八下的。

    “那个,你跟陆总分手了?”米露试探的问道。

    南千寻目瞪口呆的看着她,她又说:“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到处都是,Nancy,你想开点!”

    南千寻愣了一下,立刻站起来去了自己的办公室,上网搜索陆旧谦的名字,网络上立刻出来了一大串关于陆旧谦的新闻,最新的新闻上说陆旧谦要和高廷梅订婚了,配图配的是两人在生日宴会上切蛋糕的照片。

    她盯着新闻和照片看了一会儿,坐在位子上没有说话,谁也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下午,洛文豪突然闯了过来,到了办公室里,拉着她的手说:“Nancy,我带你去找姓陆的!”

    “洛文豪!”南千寻冷冷的喊了一声,甩开了他的手。

    “Nancy,不管之前那些线索是不是有问题,现在姓陆的要跟高家联姻了,他不应该给你一个说法么?”

    “洛总,有一个词叫做不了了之,难道你没有听过吗?”南千寻看着他问道。

    “可是,他分明是你的未婚夫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戴的戒指都是情侣款的!不行,我要去揍死他丫的,他说爱就爱,说不爱就丢弃,当别人都是他的玩偶?”洛文豪说着又急匆匆的往外跑。

    南千寻伸手拉住他的衣服,说:“淡定!”

    “淡定淡定,让我怎么淡定?他……”

    “时间会给你想要的一切,也会解释一切,很多眼睛看到的都不是真的!”南千寻说道。

    她一点都不会质疑陆旧谦对她的感情,如果他不爱她,就不会三年了一直不断的找自己,也不会特意跑到江城去订婚,更不会把他们的结婚戒指放在南初夏的戒指中。

    只是,看到他和高廷梅那样亲密的站在一起,她的心里不是个滋味!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