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127章 怀上了陆旧谦的孩子

    两人在门口相遇,像是都想不到会在这里遇见对方一样。

    “千寻,真的是你?”陆旧谦先反应了过来,伸手把她拉了进去,并警惕的看了看四围的环境,确定没有人跟踪,才放心的把门给关上。

    进到屋里,南千寻准备往客厅去,陆旧谦突然一把把她给抱在怀里,恨不得把她揉到自己的骨血里。

    “我好想你!”陆旧谦说着去吻她,南千寻伸手挡住了他,把他推开,朝沙发那边走了过去。

    “你怎么在这里?”南千寻坐了下来,挑眉问道。

    “我想你了!”陆旧谦开口说道,他能感受到南千寻现在成长的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一句话都不说的她了,她的身上透露着成熟和智慧的魅力。

    “想我为什么要跟高廷梅订婚?”

    “我只是将计就计!”陆旧谦坐在她的旁边说道。

    “将计就计?为什么不跟我商量?”南千寻有些生气的问。

    “高家肯定会跟踪我,我不能泄露秘密!”

    南千寻微微叹了一口气,没有再说话,陆旧谦有些紧张一时拿不准她是怎么想的。

    “你放心,这件事我很快就能处理好!”陆旧谦说道:“你是怎么发现线索有问题的?”

    南千寻抬起头来看着他,说:“很久之前,洛文豪帮我查爸爸当年的事,很多明显的线索当时都没有,后来才被发现,加上姑姑的突然退出,我怀疑有人搞鬼!

    谁能从白韶白的手下把人不声不响的弄走?谁能自由的把人弄到军区大院?还有谁能让姑姑放弃追查当年的事?

    说不定还是一群人合伙搞鬼!”

    陆旧谦浑身一僵,原来她都知道!

    “高廷梅想让我跟她订婚,高剑鞘对你虎视眈眈!他们有足够的动机!白韶白最大的对手是我,所以他们联手也不是不可能!”陆旧谦说道。

    “你准备怎么办?”

    “先拖着他们,南氏现在不能经风浪!”陆旧谦说道。

    南千寻听到他的话,心里微微一沉,果然是高老爷子威胁了他,而且还是很卑鄙的用南氏来威胁他!

    “你跟高廷梅订婚,我去江城!”

    “你要去白韶白那里?”陆旧谦想到南千寻要去白韶白那里,肝都是痛的。

    “我查到了一些关于我生母的事,可是后来线索断了,很明显是有人阻扰,我想让韶白帮忙查,而且在他的身边我才能查出来,他到底有没有参与这件事!如果真的是他和高剑鞘联手做的好事,战火必定会在他们之间燃烧,而你就可以浑水摸鱼!”

    陆旧谦听到南千寻的话,伸手把她搂在怀里,他实在不想让她去白韶白哪里,但是她要是不去,他一个人孤掌难鸣!

    不是他的势力弱,而是对手太过于强大了,一个白家加上高家,可以再全国踩死任何一家。

    “别让他碰你!”陆旧谦伸手摸了摸她的嘴。

    “你也不许碰别人!”南千寻捧着他的脸说道。

    陆旧谦伸手把她的手拿起来,放在心上,说:“这里属于你!”

    然后他又把她的手放在自己的下面,说:“这里也是属于你!”

    她的手摸到他已经蓄意待发的部位,脸上有些红,收回自己的手,抱住了他。

    “我们之间不知道还要经过多少的磨难!”南千寻有些想哭,为什么在平常人眼中触手可及的幸福,对于他们来说,是那么的遥不可及。

    “不管多少的磨难,历尽千帆我还是我,你还是你!”陆旧谦说着把她放在了沙发上。

    然后两人从沙发上到了卧室,从卧室到浴室,整整一夜,到天微微亮的时候,他才放开她心满意足的睡了过去。

    南千寻起来的时候,身边已经没有人了,看样子已经走了有一会儿了。

    她起来洗漱完了之后,感觉到肚子有些不舒服,她没怎么在意,应该是昨天晚上太过于疯狂了。

    她下楼开车回公司,到了公司交代了米露自己要去江城,并且让吴天升职为副总,帮助米露管理公司,让路由这两天把手里的工作交接完,跟她一起去江城。

    南氏内部又在悄悄的发生着变化,以前没有背景的吴天一下子升职成了副总,在南氏的内部又纷纷传着他和总裁的关系不一般,所以也是靠着裙带关系上位的。

    但是吴天本来就是一个很有才能的人,自从受到了南千寻的重用,更加的卖力了,帮助米露的时候也是毫不留余力。

    南千寻见公司一切运转正常,也相信白韶白说的那句话,南氏她可以丢手的,有一些决策性的事,她可以邮件处理,集团平常的邮件还是要抄送给她,虽然她人不在公司,但是公司的事依旧要处理。

    她坐在办公室里,电话突然响了,她拿起电话来,公式化的说:

    “你好,我是Nancy!”

    “我是高廷梅!”高廷梅的话里带着几分硬气,听起来更加的强势,但是南千寻则是那种柔中带刚的感觉。

    “什么事?”南千寻听到是高廷梅的时候,感觉有些不好。

    “明天我和陆旧谦订婚,请你来喝一杯喜酒!”高廷梅的语气中带有一种来自王的藐视。

    南千寻听到高廷梅这么说,心里有些不舒服,她这分明就是耀武扬威来了,是在向她宣布胜利吗?

    “高小姐,我想问我是以什么身份去?旧谦的前妻?前妻去参加前夫的订婚礼合适吗?我还没有大方到那种程度!或者是以你的朋友去?然而我跟你并不熟!”南千寻毫不客气的说道。

    高廷梅一阵语塞,,脸色微微一变,说:“既然你不肯赏脸,那就当我没有说!”

    南千寻听完了这句,直接挂了电话,她有自己的事要去做,没有心情陪着她在哪里勾心斗角!

    “怎么样?我说过她不会来吧?”高剑鞘说道。

    “气死我了,不识抬举!”

    “换成我,我也不会来!”高剑鞘说着站起来往外走了去,只要陆旧谦能跟高廷梅顺利的结婚,他是不会对付他的。

    如果他还玩什么花样,他绝对不会允许陆家在南川市一家独大的,家族的势力太大,变成一方土皇帝了,天朝不可能袖手旁观!

    不过,该布置的一些事情,还是要尽快的去布置一下。

    南千寻这边,挂了高廷梅的电话之后,已经准备好了次日去江城,只不过她的肚子再一次的疼了起来,她捂着肚子趴在桌子上,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

    于是她忍着痛来到了医院,医生检查了之后,说:“怀孕了,孩子要不要?”

    南千寻呆若木鸡的看着医生,怀孕了?她又怀上了陆旧谦的孩子?不是说流产之后八个月内不要怀孕吗?她还没有到八个月,怀孕了怎么办?

    “孩子要不要?”医生麻木的问道。

    “要,为什么不要?”南千寻有些生气的说。

    现在的医生都怎么了?怀孕了难道不是要恭喜的么?竟然问要不要!

    “怀孕前三个月不要同房,你肚子痛应该是昨天晚上没有节制!”医生瞟了她一眼,说:“给你开点安胎的药,忌辣椒和冰箱里的冷饮!主意保暖!”

    南千寻拿着检查的报告和一些安胎的药,心情格外的复杂,问:“你确定孩子没有问题哦!”

    “你要是不放心,可以住院观察!”

    “那行,我住院!”南千寻害怕孩子再一次流产了,为了确保万无一失,还是住在医院里比较放心。

    她给胖嫂打了电话,让胖嫂熬点瘦肉粥送到医院来,胖嫂的心沉甸甸的,以为她的病还没有好。

    “胖嫂,你这是要去哪里?”阿哲看到胖嫂提着保温盒,上前问道。

    “大小姐住院了,我给她送饭去!”

    “那我送你,这会儿我没有班!”

    “那太好了,大小姐可以早点喝到粥了!”胖嫂听到阿哲说要送她,立刻点头说好。

    阿哲开着他白色的大众CC,朝医院开了过去。

    南千寻看到阿哲和胖嫂并肩来到的时候,有些意外,不过她好像看到了一对情侣一般。

    “大小姐,你这是怎么了?”胖嫂上前来担心的问道。

    “我没事,就是孩子不怎么好,所以养胎!”

    “孩子?”胖嫂像是被雷到了一样,南千寻以前嫁给陆旧谦的时候,几年都没有孩子,后来不是说她不能生孩子么?现在怀孕了?

    可是,网上不是说陆旧谦要跟高家小姐订婚了吗?这个孩子来的也太是时候了,大小姐可以凭着这个孩子,搅乱他们的订婚礼。

    胖嫂心里愤愤不平的想着,南千寻如果要是知道她的内心戏,估计也会无语至极。

    “宝宝怎么样?”

    “不太稳,住院观察,医生说没有大碍,是我不放心主动要求住院的。”南千寻看到胖嫂焦急的样子,连忙说道。

    胖嫂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说:“没事就好,观察一下放心些!”

    她说着把瘦肉粥放在了她的面前,南千寻接过保温盒,看着胖嫂和阿哲,说:“我记得阿哲好像也是单身一个人吧?”

    “我爷爷把我养大,送我去当兵,我出去执行任务的时候,爷爷病逝了!”

    “胖嫂也是一个人,你也是一个人,不如你们凑在一起,做个亲人?”南千寻问道。

    阿哲目光灼灼的看着胖嫂,胖嫂的脸上一阵红,说:“我是个克夫的命!”

    “巧了,我是个克妻的!”

    “负负得正,说不定你们就是上帝预备的彼此!”

    “胖嫂,既然大小姐已经出面做媒,我们不好驳了大小姐的面,更何况现在她肚子里有个小少爷,我们看在小少爷的面子上,更不好拒绝,你说呢?”阿哲说道。

    “说、说的,好像有点道理!”

    南千寻嘴角一弯,从包包里拿出一张卡放在阿哲的手上,说:“你拿着去买婚戒,我们南家双喜临门!”

    “大小姐,我有买钻戒的钱!”阿哲推辞不要,南千寻说:“当做你们的见面礼,你们半辈子都在南家工作,可以收!

    “不不不,不能收,不能收!我们两个人的工资加起来一个月一万还要多一点,不用你再给钱!”胖嫂也连忙出来劝。

    南千寻弯了弯嘴,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阿哲的耿直和胖嫂的心直口快,性质很像。

    阿哲听到胖嫂的话,脸上也布满了笑容,他就知道自己的眼光没有错,这个胖嫂是个会过日子的人。

    两人兴高采烈的出去买钻戒,有一个人影闪到了一旁,立刻打电话给高廷梅,说:“南千寻怀孕了!”

    “什么?”高廷梅立刻把手里的一只口红给摔了,这只口红是刚买回来了,一千多块钱一支。

    “陆旧谦知道吗?”她又问。

    “她也是今天才知道了,应该还没有告诉陆旧谦!”

    “密切注视她的一举一动,等到订婚礼之后再动手,一定要弄掉她的孩子!”

    “是!”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