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128章 除掉南千寻

    陆旧谦和高廷梅订婚礼如期在京都盛唐大酒店举行,京都名门望族都来参加这一次的订婚礼,多家记者都在订婚礼的现场进行详细的现场报道。

    这场订婚礼来的太过于急促,从高廷梅的生日宴会到订婚只不过一个礼拜,应该属于闪电式的订婚。

    陆国誉带着黄蓝影在订婚现场,喜气洋洋的迎接八方来客,不仅是京都的名门望族,就是南川市和江城的名门望族也都派人前来送上贺礼,更何况还有一些合作的伙伴,纷纷前来,也许能找到一些合作的机会。

    “谦儿还是懂事的!”黄蓝影小心翼翼的说道。

    “呵呵……”陆国誉笑的让黄蓝影搞不清楚状况,但是总觉得没那么简单。

    陆家现在已经是陆旧谦的天下了,很多是他都已经做不了主了,公司上上下下都是他的人,现在在公司里他可算是一手遮天了。

    他现在竟然放弃南千寻来娶高廷梅,其中肯定有什么故事!

    如果只是为了陆家的地位,他肯定不会牺牲自己的幸福!

    黄蓝影小心翼翼的看着陆国誉的脸色,心里想着只要陆旧谦能在陆家站稳脚,她的地位就不会受到威胁,只要她能独享陆国誉的宠,是不是大太太都无所谓,以后总有转正的机会。

    宾客都已经到齐了,陆旧谦和高廷梅也出现在人前,高老爷子红光满面的走在两人的前面,高剑鞘在他的旁边。

    他们一出现,记者连忙拍照,他们在灯光中走上了台。

    主持人站在台上,说:“今天是个喜庆的日子,天气虽然寒冷,但是我们的内心热情似火,大家想不想知道今天男女主角的爱情故事?”

    “想!”台下一片起哄的声音。

    “那我们请我们的女主角说说他们初见的时候是什么样的情景,大家欢迎!”主持人说完了之后,带头鼓掌,台下的人也跟着鼓掌。

    高廷梅面色微红,一点也不扭捏的说:

    “我是一个爱憎分明的人,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是在南家,南初夏骗婚,他公子如玉睿智而有礼,深深吸引我。

    我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做喜欢一个人,但是我知道自从见到他之后,我脑海中时不时的想起他。

    他的一举一动都像是单曲循环一样,不停的在我脑海中盘旋,也许这就是一见钟情。”

    高廷梅短短的表白,赢得了大众的掌声。

    “女主角果然是一个坦诚率真的人,敢爱敢恨,下面我们有请我们的男主角说说初遇的光景吧!大家欢迎!”主持人说完又带头鼓掌,台下响起了哗啦啦的掌声。

    陆旧谦一向冰冷的脸上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不紧不慢的上台,台下的闪光灯不管的闪,他拿着话筒,声音低沉而有磁性,缓缓的犹如一把上好的大提琴。

    “有那么一个人,她惊艳了时光,让我一见倾心!她像一个强盗,横冲直撞的闯到我的心里,我以为他掳掠的我所有的财物,要凯旋归去,没有想到她竟然在我心底安家落户!再也没有离开过,别人也再也驻扎不进去了!”

    陆旧谦的一番深情告白,让所有的人都安静了下来,就连主持订婚礼的主持人也呆愣了数秒,他最先缓过来,开始鼓掌。

    南千寻一大早起来刷手机,都能看到新闻上关于这场订婚礼的各种报道,听到陆旧谦深情的告白,眼泪都快要出来了,她怎么可能听不出来这份告白是对着自己的?

    可是,他们的路还有很长很长。

    高廷梅黑了整张脸,她不是他口里那个惊艳时光的那个人,他们第一次见面,他拒绝了两家联姻!

    她不能容许她的未婚夫在她的订婚礼上表白别的女人!

    “旧谦,不要说了!”她出声制止他。

    陆旧谦转过头来看着高廷梅,说:“不,我一定要说!我心似一座坟葬着未亡人!要不是你们高家拿着她的安危来威胁我,我怎么可能跟你订婚?”

    陆旧谦的话一出,全场寂静了数秒之后,沸腾了。

    “真的假的?”

    “天哪,高家竟然威胁他!”

    “他有未婚妻的,他的未婚妻比高小姐漂亮!”

    “真的是高家威胁他?高家有这个能力威胁!”

    “没有想到这个陆旧谦还挺有胆量的,竟然敢得罪高家!”

    “就是!”

    全场议论纷纷,高老爷子的面色铁青,像是怒极了一样,他声如洪钟一样问:“姓陆的小子,你不愿意跟我孙女订婚是不是?”

    “是,我从头到尾都没有答应过你们订婚,一切都是你们自导自演的!”

    “陆旧谦,想好了再说话!”高剑鞘的脸色也变的铁青。

    “我当然要说,我的未婚妻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我的心里只有她!”陆旧谦对着镜头大声喊着说。

    南千寻知道他是喊给自己听的,当时就伸手捂着嘴巴,哭了起来,她太感动了,他竟然用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来反抗高家的威胁,以后高家也不可能光明正大的对付南氏了,毕竟这回全国人民都知道了这件事。

    只不过他彻底的得罪了高家,以后陆家可能会暗地里穿很多的小鞋,高剑鞘更有可能出手对付陆旧谦,毕竟那时候他亲口说过,绝对不会容忍商人干涉政事。

    南千寻在病床上忧心忡忡,觉得陆旧谦这一次是有些鲁莽的,这倒是保护她的最好的方法,但是付出的代价也太过于巨大了。

    黄蓝影彻底变了脸色,说到底还是这个南千寻坏了事,她早就看出来了这个南千寻不能留,她就是一个狐狸精!害人不浅!

    陆国誉也变了脸色,这个陆旧谦太胡闹了!

    他正想站起来说话,高老爷子问:“既然你陆家不乐意,我高家也不会勉强!不愿意你昨天为什么不说?非要在这个宴会上说,是存心要跟我高家作对是不是?”

    “高叔,我看这孩子也不会是诚心的,宴会上的花费让他全包了算了,廷梅不是找不到对象,非陆旧谦不可,既然陆旧谦心里有人,君子又成人之美哇!”

    说话的是京都权力的代表,乔家乔以沫。

    高家虽然权势滔天,但是高家毕竟人丁稀少,但是乔家却是世代大家,真正的书香门第,乔家更加让人羡慕的是他们跟其他的家族不一样的在于乔家的人很团结,不像一般的豪门勾心斗角。

    “乔家侄儿,这个陆旧谦存心耍我高家也就罢了,还恶意的摸黑我们,我犯得着么?我廷梅是有多见不得人?需要我威胁他?你听听他说的话?”高老爷子像是找到人诉说了一般,气急败坏的说。

    “陆贤侄,你这件事做的确实不对,还不快赔礼道歉?”乔以沫说道。

    “乔叔,我确实没有说错,他们是用南氏的安危来威胁我,我的未婚妻就是南氏的新任继承人,我没有办法,只好出此下策!”陆旧谦沉声道。

    “行了,什么都别说了,我高廷梅也是拿得起放得下的,不是非你不可,你走吧!今天就当我花钱买个教训,至于订婚礼的钱,你有意你就出,你要是无意的话我也不勉强,都是我自己自作多情!”高廷梅站出来说道。

    陆旧谦深深的看了高廷梅一眼,转身朝酒店外走了去。

    “高老爷子,高小姐,我是佘家佘庆生,如果你们不嫌弃,我愿意跟高小姐相处!”佘庆生走上前来,求娶高廷梅。

    他的做法引起了其他人的纷纷效仿,一干贵公子纷纷上前来求娶高廷梅,高老爷子的脸上才稍微好看了一些。

    乔以沫说:“高叔,你看看,这么多青年才俊,总有一个是适合的人,不适合的人绑在一起没有幸福!”

    高老爷子听到他的话怪怪的,但是没有说什么,而是看着这边求娶的人,最后高廷梅直接选择了佘庆生,今天丢了这么大的脸,总要找回来的,而佘庆生就是她在最丢人的时候,出来帮她的人。

    陆国誉和黄蓝影也连忙从人群中撤离了出去,他们到了酒店的房间里,立刻给陆旧谦打电话。

    “什么事?”陆旧谦不冷不热的问道。

    “旧谦,你怎么这么浑?”黄蓝影说道。

    “我知道自己在作什么也知道自己要什么,你过好你自己的日子就好了!”陆旧谦挂了电话,收拾东西要回南川市,他已经为她解决了后顾之忧,之所以没有提前告诉她,就是害怕她劝自己。

    黄蓝影听到电话被挂了,心里诚惶诚恐的看着陆国誉,陆国誉气急败坏的走来走去,伸手捏住她的下巴,说:“是不是只有我虐待你,他才能乖乖的听话?”

    “国、国誉,不、不要!”黄蓝影艰难的说道。

    她知道,如果这个时候陆国誉虐待她,陆旧谦一定会把她带离陆家,而她离开陆家就再也见不到他了,她不能没有他!

    “国、国誉,你也了解他的手段,他肯定不会甘愿受到胁迫的!”黄蓝影连忙紧张的说道。

    陆国誉烦躁的看着她,直接叫了一个小姐过来,在她的眼前跟那个小姐颠鸾倒凤,黄蓝影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会沦落到这般地步。

    陆家这边的人全部都走了,高廷梅跟佘庆生订了婚,她趁着上厕所的空隙,打了一个电话,说:“立即动手,除掉南千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