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130章 天堂里没有天天

    米露当然也知道陆旧谦要跟高家小姐订婚的事,但是她并不知道他在订婚现场表白南千寻的事,一个上午忙的她团团转,连上厕所的时间都是算着的,哪里有空看新闻八卦?

    “她身体没有什么大碍吧?”

    “没什么大碍,以后让那个陆旧谦离我们小姐远一点!”胖嫂说完径自回来了,也没有告诉米露南千寻怀孕的事,本来她以为大小姐会利用孩子,来让陆旧谦放弃跟高家小姐订婚,谁知道她根本没有这个打算,还自己住在了医院里。

    米露有些无辜的离开了南家的大门,恰巧陆旧谦的电话又打了过来,问:“怎么样?”

    “她很好,在家里养病,没有什么大碍!”米露说道,觉得那种让陆旧谦以后离她远一点的话说出来有些伤人,所以也没有说出口。

    陆旧谦听到她说在家里养病,心里总算是舒了一口气,心底深处的不安,他只是当做自己关心则乱了。

    晚上十点多,他才到南川市,他立刻直奔花店,把车子的后备箱里装满了鲜花,开着车子朝南家的别墅开了过去。

    南家的别墅里黑乎乎的,根本就没有人的样子,他狐疑的摁了摁门铃,一名保安过来,问:“你找谁?”

    陆旧谦迟疑的看了看门牌号,365号,没有错啊?

    “我是陆旧谦,找南千寻!”

    “今天阿哲和胖嫂都出去找大小姐了!现在家里没人!”那保安是新来的,根本不知道陆旧谦是谁,一脸公事公办的说道。

    陆旧谦听说家里没人,心里一下子慌乱了起来,像是没有底一样的,立刻拨打了石墨的电话。

    石墨十点多了接到陆旧谦的电话有些奇怪,问:“陆总,有什么事吗?”

    “立刻帮我查,今天洛文豪出了车祸之后,被送到哪里了,通行的有谁?”

    “哦,好!”石墨立刻联系了洛文豪的助理王大力,王大力正在医院里照顾洛文豪,他把情况跟石墨一说,石墨立刻回复了陆旧谦。

    陆旧谦连忙朝医院赶了过来,在医院的门口遇见了魂不守舍的胖嫂,他连忙上前去拉住她问:“胖嫂,千寻呢?”

    “没了,大人孩子都没了,没了,全都没了……”胖嫂喃喃自语的说道。

    陆旧谦的脑袋轰了一声,立刻怒吼着问:“你在说什么?”

    “大小姐死了,她的孩子也死了,一尸两命,一尸两命!!!”胖嫂也怒吼着说道。

    陆旧谦的胸口像是有千根刺万根刺插进去了一样,捂着胸口问:“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人都送到太平间了,呜呜呜……”胖嫂嚎啕大哭了起来,陆旧谦丢开她朝太平间跑了过去。

    太平间里阴森森的,尤其到了晚上的时候,走廊里都能传过来一阵阴森的气息,一阵阵的冷风刮过,使得这里更加的阴森恐怖了。

    陆旧谦什么也不顾,上前去拉开太平间的门,一具一具的尸体去找,突然看到了那件熟悉的衣服,还有手指上戴着的和他情侣款的戒指,他仰天长啸一声,昏了过去。

    石墨紧随其后赶到,看到他晕了过去,连忙叫护士抬去抢救,护士和医生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他给抢救过来。

    陆旧谦醒来之后,三天没吃没喝没有说话没有睡觉。

    到了第四天的时候,他起身去洗澡换衣服,石墨把早饭放在他的面前,他慢慢的喝了一碗粥。

    石墨有些拿不准他是什么意思,心惊胆战的。

    “今天把她拉去火葬!”陆旧谦说道。

    “哎!”石墨应了一声,给陆旧谦找了一套黑色的礼服,开着车子载着他去了火葬场。

    白韶白已经等在那里了,身边还跟着天天,天天哭肿了眼睛,眯成一条线,还时不时的抽泣。

    白韶白伸手在他的后背轻轻的拍着,说:“天天一定要坚强,妈咪去了天堂,天堂里没有痛苦,都是快乐!”

    “呜呜呜,天堂里没有天天,呜呜呜……”天天沙哑着嗓子哭着。

    白韶白的脸阴沉沉的,一眼不眨的看着南千寻的尸体。

    入殓师把她化了妆,看起来像是睡着了一样,陆旧谦伸手摘下她手上的戒指,眼睁睁的看着她被推了进去。

    “Nancy,Nancy……”洛文豪头上缠着纱布,匆匆忙忙的跑过来,看到陆旧谦摘了她手上的戒指,工作人员把她推了进去,撕心裂肺的喊叫了一声。

    陆旧谦转眼朝他看了过来,伸手制止了工作人员,王大力搀扶着他,跌跌撞撞的过来,他亲眼看到了南千寻毫无声息的躺在推车上,呜哇一声痛哭了起来。

    “少爷,节哀!”王大力拉着洛文豪到一边,洛文豪挣扎着要去拉南千寻,不要他们把她给火化了,但是他毕竟受了伤,力气抵不过王大力。

    南千寻在他们的眼前被推了进去,半个小时之后,工作人员把一捧骨灰递了出来。

    陆旧谦颤抖着双手捧过骨灰,像是抱着她的身体一样,眼眸黑幽幽的像是一口毫无声息的古井一般。

    他转身小心翼翼的把骨灰放在天天的手上,白韶白抱着天天坐在了车子里,他们把骨灰送到了墓地上,葬在了南建国的旁边。

    “天天,给妈妈磕三个头!”白韶白对天天说道。

    天天对着墓碑磕了三个头,抬起头来看着白韶白,白韶白弯腰把他给抱了起来。

    “韶白爸爸,我想妈咪,呜呜呜……”天天趴在白韶白的肩膀上再一次的哭了起来。

    “妈咪会化作风无处不在,会化作云,从天上看着天天,你看晚上天上的星星,总有一颗是妈妈,她会换一种方式来守护天天!”白韶白拍着孩子的后背,一边拍着一边说道。

    陆旧谦深幽幽的目光,盯着那块黑色的墓碑,一言不发。

    但是白韶白劝天天的话却进到了他的心里,他说的对,千寻会换一种方式陪伴在自己的身旁!

    石墨站在一旁,心里嘘咦不已,没有想到一条鲜活的生命,说没有就没有了。

    南千寻入葬没有什么特殊的仪式,也没有下什么通告,南氏刚刚稳定,经不起太多的风浪,所以白韶白联合陆旧谦以及洛文豪封住了所有人的口。

    “陆总,Nancy小姐不在了,南氏要怎么办?”石墨担忧的问道。

    “南氏由天天继承!查车祸,找凶手!”陆旧谦面无表情的说道,白韶白浑身一僵,如果南氏将来由天天继承,就意味着以后天天就要留在南川市了。

    “还查什么查?姓陆了,如果不是你招惹了姓高的,Nancy怎么会死?”洛文豪一旁听着陆旧谦毫无温度的话,当场就蹦了起来。

    陆旧谦转身冷眼扫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Nancy刚从十二楼病房里逃出来,路上又遇见了车祸,她亲口告诉我是高廷梅要杀她!”洛文豪说道。

    陆旧谦的眼睛微微一眯,说:“我会查清楚!”

    洛文豪本来想打陆旧谦的,但是他的伤势重,勉强撑到了现在,已经快到了极限。

    白韶白的眼睛也微微一眯,姓高的竟然要整死南千寻,太不把人看在眼里了!

    “白少,我儿子是不是要还给我了?”陆旧谦走到白韶白的身边,面无表情的说道。

    白韶白看着他抱过天天,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儿子,本来就是他的!

    “帅蜀黍……”天天看着陆旧谦,沙哑着嗓子喊了一声。

    “我是你爸爸!”

    天天求救似的看向白韶白,白韶白点了点头,天天又转过头来看着陆旧谦,喊了一声:“爸爸!”

    陆旧谦的心像是被一把锤子给锤过的一样,抱着天天离开了墓地。

    白韶白暗暗的握了握拳,也回江城去了。

    陆旧谦回到新源街,这里天天曾经在这里住过,所以相对于瑞海花园来说,还是这里住着比较容易让孩子适应。

    “天天,你坐在这里,爸爸给你做饭!”陆旧谦把天天给放在了沙发上,去了厨房。

    天天哭的很累,疲惫至极,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陆旧谦做好饭出来,看到孩子已经睡着了,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把孩子的鞋子脱了,洗了洗脚,放在了床上,自己也没有一点食欲,随便吃了两口,也躺在了床上。

    睡到半夜里,陆旧谦感觉到孩子的身上特别的烫,心道不好,孩子发烧了。

    立刻穿起衣服,把孩子也穿了起来,抱着去了医院。

    到了医院,量孩子的体温,已经烧到快四十度了,立刻打了退烧的针,给孩子输液。

    孩子昏昏沉沉的睡着,他一眼不眨的看着药瓶子。

    这个时候,他由衷的感受到了一个人带孩子真的好辛苦,南千寻那些年一个人带着孩子,还要做蛋糕,不知道她是怎么熬过来的。

    女子本弱,为母则刚!

    “当当当……”他的手机响了,来电显示是妈妈的电话,他想到了自己的妈妈当年也是这么艰难的把自己养大,所以接了起来。

    “谦儿……”黄蓝影的声音细微而发颤,像蚊子哼的一样。

    “妈,你怎么了?”

    “妈、妈只是想你了!”黄蓝影有气无力的说道。

    “妈,你到底怎么了?你等着,我立刻过去!”陆旧谦立刻挂断了电话,打电话对石墨说:

    “石墨,我有事要回陆家,你十分钟内到医院来照顾天天!”他说完了之后,立刻去护士站,对护士说:

    “我要离开一会儿,照顾好我儿子!”

    护士连忙点头,并且由护士长亲自调解了一下,安排了一个护士坐在天天的旁边看着他。

    陆旧谦立刻驱车来到了陆家老宅,幸好深夜里路上不堵车,他甚至连交通规则都没有遵守,直接来到了陆家的别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