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131章 把孩子打掉

    车子开到了黄蓝影所住的别墅前,她的卧室里发着米黄色的灯光,他立刻从车上跳了下来,拍着门,喊:“妈,妈!”

    里面没有人回应,他伸腿朝门上跺了起来,门很结实,他好几脚都没有跺开,倒是把保安给引了过来。

    “什么人?”保安举着枪过来,看到是陆旧谦,连忙把枪放了下来。

    “开门!”

    “少爷,这扇门没有老爷吩咐,我们也不敢开!”

    “少废话,开门!”陆旧谦一阵气结,立刻吩咐。

    那人只好颤颤巍巍的把门给打开,陆旧谦连忙朝卧室里跑了过去,一脚踹开了卧室的门,黄蓝影正有气无力的趴在床上,整个人暴瘦如柴。

    “妈,你这是怎么了?”陆旧谦上前去扶她,第一反应就是她生病了。

    黄蓝影似乎就在等着陆旧谦一样,看到了他缓缓一笑,晕了过去。

    陆旧谦连忙抱着她离开了别墅,把她放在了自己的车上。

    他刚转过去坐在驾驶室上,车前面站着一个人,他开了车灯,看到那人正是他的父亲陆国誉。

    他把车窗打了下来,盯着他,说:“让开!”

    “你要带她去哪里?”

    “她生病了,我要带她去看病!我妈对你痴心一片,你竟然不管不问,你的良心都去哪里了?”陆旧谦冷言问道。

    “呵呵,难道你真的不知道她到底为什么才会变成这样的?”陆国誉嘲讽的说道。

    “我现在没空跟你说,让开!”陆旧谦有些恼火,陆国誉听到他的话不善,立刻说:“给我拦住他!”

    陆旧谦眼眸一黑,车子发动,盯着陆国誉一眼不眨,油门一踩,朝他冲了过去,陆国誉看到他的凶狠,立刻跳在了一旁,车子呼啸着从他旁边飞一样的开了出去。

    他开着车子飞速的来到了医院,让医生立刻看看,医生看了之后,说:“病人应该是多日没有进食,现在已经严重虚脱,立刻输液补充葡萄糖!”

    陆旧谦双手紧紧的握着,多日没有进食!陆国誉把妈妈囚禁在那座别墅里,不给食物!

    黄蓝影输上液之后,被转移到了天天所在的病房,石墨看到黄蓝影也来了,终于知道了刚刚陆总火急火燎的给自己打电话是为什么。

    黄蓝影先醒过来的,她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看到白色的天花板,喃喃自语的说:“我这是死了吗?”

    “妈!”陆旧谦动容的伸手去拉黄蓝影的手,黄蓝影看到了陆旧谦,脸上伸手捏了捏自己,说:谦儿,我还活着?”

    “妈!”陆旧谦又喊了一声。

    黄蓝影随即看着他,说:“我只看你最后一眼就好了,妈有太多对不起你了,以后你可以为你自己活,谁的脸色都不用看,也不用顾忌了,以前我不同意你跟南千寻在一起,是因为她会妨碍你的发展,但是现在我看开了,在他的心里永远都只有利益,没有感情!就算是你做的再好,也没有用!”

    陆旧谦的浑身一僵,说:“以后我再也不会跟南千寻在一起了!”

    黄蓝影听到他这么说,眼泪哗哗的流了下来。

    这些天,她被陆国誉囚禁在自己的别墅里,让她打电话去干涉陆旧谦,要逼陆旧谦去跟高家道歉,但是她是多么了解陆旧谦?他怎么可能回去跟高家道歉?

    高家威胁他就已经触了他的忌讳,现在已经撕破了脸,他怎么可能会去跟高家道歉?

    她一天不给陆旧谦打电话,陆国誉就一天不给她吃的,一连囚禁她有六天了。

    陆旧谦走到一旁,看了看天天,伸手摸了摸他的头,他的烧已经退了,面色也恢复了正常,还在沉睡中。

    黄蓝影看到天天那张跟南千寻极其相似的脸,惊讶的合不拢嘴,她的目光在天天和陆旧谦之间转来转去,问:“他、他是谁?”

    “你孙子!”

    哐!

    黄蓝影的头上像是一道惊雷劈下,她,她有孙子了?

    她连忙坐了起来,下床靠近了天天仔细的去看他,他果然跟南千寻像是一个模子刻下来的一般。

    “他,他是南千寻的孩子?”

    “我儿子!”陆旧谦提到跟孩子分开了三年,心里对黄蓝影多多少少有些怨气,如果当初她不捣鬼,他和南千寻就不会分开。

    “不,不可能!她不是不能生吗?”

    陆旧谦转头看了她一眼,说:“你想想自己,到底要怎么过,是继续回陆家,还是跟着我带孙子?”

    黄蓝影听到陆旧谦的话,沉默了。

    她回陆家,陆国誉照样不会放过她,肯定会利用她来牵制陆旧谦,如果跟着陆旧谦去照顾孙子,南千寻势必跟自己水火不容,她犹豫不决。

    “天亮,我送你回陆家!”陆旧谦看到她的犹豫不决,冷漠的说道。

    “不,我不回!我从来都不知道陆国誉竟然是这么无情的一个人,我傻过第一次,再也不会继续傻第二次了!”

    陆旧谦点了点头,眼看天也亮了,他抱起天天,对黄蓝影说:“过一会儿石墨会来接你!”

    黄蓝影点了点头,继续躺在了床上,久久不能平静,南千寻竟然生了孩子,而且这个孩子看起来有两三岁了,也就是他们离婚的时候她就怀孕了?

    可是,她现在离开陆家,南千寻会接受自己吗?毕竟自己以前有多过分,是怎么拿捏她的,自己都没有忘,人家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一点都没有错,没有想到这么快她就要仰她鼻息了。

    陆旧谦带着天天回去之后,微微眯了眯眼,起来给天天做了早饭,天天已经爬起来了。

    孩子病来的快,好的也快,很快就元气满满的了,他坐在餐桌旁,看着在厨房里忙来忙去的陆旧谦,一句话都不说。

    “天天,吃饭了!”陆旧谦把小米粥放在他的面前,他看着小米粥,说:“妈咪说,小米粥最养胃!”

    陆旧谦浑身一僵,说:“快点吃吧,等会儿爸爸要去上班!”

    天天没有再说话,而是乖巧的喝粥,陆旧谦随便吃了一些,站起来去换衣服,天天也放下了勺子,站在门口一眼不眨的看着陆旧谦。

    陆旧谦感受到儿子的目光,问:“怎么了?”

    “韶白爸爸都会带着我去公司!”

    言下之意是他也要跟着他去公司,陆旧谦黑幽幽的眸子看着他嗯了一声。

    天天跟着陆旧谦到了公司之后,公司里的职员看到了这么可爱的一个萌宝,纷纷上前来逗他玩。

    陆旧谦有一个私生子的消息,很快从公司里传了出去,很多的员工都拍了天天的照片,并且发送好友圈,微博,空间,只要是社交账号,都发送了。

    媒体也纷纷报道了这件事,大家都纷纷猜测,陆旧谦之所以不同意跟高家联姻,跟这个孩子有关。

    八卦的人也在猜这个孩子的母亲是谁,有人猜测是南千寻,并且扒出了三年前他们离婚的事,而且这个孩子的眉眼也长的跟南千寻极度的相似,猜出来不难。

    白韶白看着新闻上的报道,嘴角露出一抹嘲讽,说:“陆旧谦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白总,我不太明白你什么意思!”苏醒说道。

    “陆旧谦为了保护陆氏不会受到高家的对付,故意把天天暴露在人的面前,让人相信他当初确实是给高家胁迫,如果陆家出了什么事,就算不是高家做的,高家也要为此背锅,而且他不仅保护了陆氏,也借此保护了南氏!”

    “他们太平,不是我们想要的么?”苏醒问道。

    白韶白缓缓一笑,问:“江陵那边有什么消息吗?”

    “人已经醒了一次,但是又睡着了!江陵还说,她怀孕了!”苏醒说道。

    白韶白浑身一僵,又怀孕了!

    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桃代李僵,让南千寻金蝉脱壳,没有想到她竟然又怀孕了,难道天注定她这一辈子一定要跟陆旧谦纠缠不清吗?

    上一次她也是怀孕了,来到了他的身旁,这一次他费尽了心思把她弄到了自己的身旁,谁知道她竟然又怀孕了!

    他立刻离开公司,驱车往市妇幼保健院去了,南千寻就在医院的SVIP病房里。

    江陵知道白韶白要来,所以提前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等着。

    “苏醒说她怀孕了?”

    “是!不知道你怎么安排,还没有告诉她!”

    “把孩子打掉!”白韶白一狠心说道,他这一次要彻底的断绝她跟陆旧谦之间的联系。

    江陵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白韶白进到了病房里,南千寻像一个睡美人一样躺在床上,面色红润。

    他伸手拿起她的脚看了看,那天弄回来的时候,脚上都是肿的,还有脱臼的地方,应该是她从十二楼上滑下来的时候弄伤的。

    南千寻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在小河边洗脚,突然河里有个黑色的影子,上前拉住了她的脚,她努力的挣扎呼救,但是那黑影子的力气很大,她怎么也挣不脱。

    她想起了关于水鬼的传说,越发的着急,着急到了极处一下子醒了过来。

    “醒了?”江陵看到她醒了,连忙说道。

    白韶白连忙朝她看了过去,南千寻看着白韶白和江陵的目光带着一些打量,说:“你们是谁?这是哪里?”

    “你不认识我了?”白韶白连忙问道。

    南千寻看着他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认识,江陵连忙伸手拉着白韶白出去,低声的说:“她可能失忆了!”

    白韶白的面色一僵,她要将自己忘干净了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