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134章 朋友妻不可欺

    楚七的目光扫过南千寻,南千寻看到他看自己的目光有些不对劲,只是也没有往其他的地方去想,走到楚七的旁边,跟着他学习。

    中午吃饭的时候,楚七对南千寻说:“向晚,我们出去吃饭吧?”

    “啊?出去啊?不是公司里有饭堂吗?”

    “公司的饭不好吃!”

    “好吧好吧!”南千寻欢快的跟着楚七的脚步出去。

    楚七带着她到了公司不远处的砂锅店,砂锅店里坐着一个浑身都冒着冷意的家伙。

    他透过玻璃窗看着南千寻蹦蹦跳跳的跟在楚七的身后,有些无法将她跟那天卖酒的那个女人联系在一起。

    “楚七,你要吃什么?”南千寻看着店里贴着的那些砂锅的图片问道。

    “酸辣粉!”

    “那我也要酸辣粉吧!”

    “我去排队付款!你去找位子!”楚七对南千寻说道,南千寻环顾了一下只有那个浑身冒着冷意的家伙独自占了一张桌子。

    “你好,这里有人吗?”南千寻指着空位子问道。

    胡汉三一眼不眨的看着她,见她看向自己的目光清澈,没有一点的躲闪,冷漠的嗯了一声。

    南千寻有些拿不定他这里到底是有人还是没有人,问:“那我坐在这里可以吗?”

    “嗯!”胡汉三面无表情的嗯了一声,南千寻坐了下来,伸手张望楚七的影子。

    不一会儿楚七过来,看到胡汉三,像是没有看到一般,坐在了南千寻的旁边。

    “这个是送的柚子蜂蜜水,给你!”楚七把一大杯的柚子蜂蜜水放在她的面前,她喝了一口,露出甜美的笑容,说:

    “嗯,很好喝!”

    楚七笑了笑没有说话,倒是眼睛有意无意的略过胡汉三,胡汉三站起来离开了。

    他回到自己的住处,倒了一杯红酒,放在杯子里转来转去,高脚杯的杯壁上挂着暗红的颜色。

    这个女人是跟那个很像,只不过她的眼神和那个女人不一样,那个女人的眼神里含着饱经风霜和苦难的忧郁,而这个女人是单纯的,一个单纯的人变成饱经风霜很容易,但是一个饱经风霜的女人再变成单纯的模样不可能!

    不管是不是她,都有七八分的相似,说不定她能跟那个女人一样,唤醒自己沉睡的某种功能!

    楚七还在跟南千寻吃饭,突然电话响了,他看了看电话号码,对南千寻说:“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

    “嗯!”南千寻点头继续吃,这个酸辣粉有些酸酸的辣辣,味道还真是不错的。

    突然,她的对面坐了一个人,她连忙抬眼看了过去,竟然是白韶白坐在她的对面。

    她衔着粉呆若木鸡的看着他,双目中都是不解,随后又低头继续吃。

    白韶白看到她竟然不搭理自己,心里有些不高兴,问:“酸辣粉真的那么好吃吗?”

    “唔?”南千寻紧张的看了看四围,没有人注意到他们,连忙把粉给咽了下去,低声说:“不是说在外人面前装作不认识吗?”

    白韶白一愣,有些语结,装作不认识!没毛病!

    “向晚同学,你怎么跑出来吃饭了?”苏醒拿着单子走了过来,不一会儿他们的粉也上来了。

    “哦,是我师傅说饭堂里的饭不好吃,所以让出来吃!”

    “以后不许出来吃!”

    “哦!”南千寻伸着筷子捣了捣酸辣费,心里有些憋屈,在外面吃点东西怎么了?

    白韶白没有吭声,他今天兴冲冲的跑到饭堂里去吃饭,被公司里的小姑娘围的里三层外三层的,原本指望能看到她,结果她竟然跟着别人跑出来了。

    楚七回来之后,看到白韶白和苏醒都在,连忙垂下了头,走到桌子旁叫了一声:“苏副总,白总!”

    “嗯,坐下吃饭吧!我去找向晚,听到他们说向晚跟你出来了,我不放心,过来看看!”苏醒笑眯眯的说道。

    楚七也大致的听出来了他是什么意思,江向晚是他苏醒的人!

    “苏醒,都是我不好,要不是我非要我师傅出来吃饭,他是不会出来的,你不要怪他!”南千寻听出苏醒的话像是话里有话一样,生怕他怪罪与楚七,连忙开口说道。

    楚七垂下的眸子转了转,压下去一抹怪异。

    “我没有要怪的意思。”苏醒对着南千寻笑眯眯的说道。

    南千寻看了看苏醒又看了看白韶白,再看看楚七,总觉得他们之间像是怪怪的一样。

    吃完了饭后,南千寻跟着楚七回到了办公室里,楚七说:“江向晚,你去前台帮我拿一下快递!”

    “哦!”南千寻站起来出去了。

    她走到电梯间,意外的看到了胡汉三,连忙打招呼:“hi,我们中午见过,没有想到你也是白氏的人!”

    胡汉三瞅了她一眼,冷冷的嗯了一声,南千寻看着他,知道这个人不喜欢说话,也就没哟再打扰人家。

    两人进了电梯,胡汉三看了一眼监控,知道监控已经被掐断,慢慢的朝南千寻靠了过去。

    南千寻朝一旁靠了靠,他又朝她靠近了一些,突然电梯一阵晃动,紧接着电梯上的屏幕黑了,灯也灭了。

    她尖叫了一声,还没有来得及靠到墙壁上,胡汉三把她给搂住了。

    “流氓,放开我!”南千寻感受到了有人在抱他,立刻大声的呼叫了起来。

    电梯的灯突然亮了,门哐的一声打开了,白韶白冷着一张脸站在门口。

    南千寻转头看到了白韶白,连忙说:“救我!”

    胡汉三抱着南千寻,看着白韶白说:“表弟,这个女人我要了!”

    “表哥一向清心寡欲,如果喜欢女人我可以送几个给你!但是她,你不能动!”

    “表弟越来越喜欢开玩笑了!我就看上了她!”胡汉三笑着说。

    “如果她自己愿意,我当然没有意见!”白韶白说道。

    胡汉三看着南千寻问:“我要你当我的女人!”

    南千寻已经被吓的魂不附体了,害怕的看着这个人不敢说话,她看到了他眼中的杀意,要是她敢拒绝,下一秒他可能会弄死她!

    “胡总,这个是我的女人!”苏醒跑了过来,看打了胡汉三跟白韶白对持,立刻上前说道。

    “苏醒,呜呜呜……”南千寻连忙挣扎跑开,缩到苏醒的身后。

    苏醒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转过头来对胡汉三说:“朋友妻不可欺!”

    胡汉三看了南千寻一眼,又看了白韶白一眼,从电梯里出来走了。

    白韶白伸手拉着南千寻到了自己专用的电梯里,苏醒只好到了隔壁的电梯。

    “韶白,我好害怕!”南千寻到了电梯里连忙对白韶白说道。

    “以后你不要单独出来!尤其看到刚刚那个人,躲着点。”

    “哦,你怎么会单独出现?”南千寻拍着胸口问道。

    “有人跟我说你单独出去了,然后我调动了监控,发现他的踪迹,留了个心眼跟了出来。”

    “韶白,还好有你,要不然我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南千寻说着连忙伸手抱住了白韶白的腰杆,把头放在他的胸口。

    白韶白一阵激动,刚想要低头吻她,结果电梯到了,南千寻听到电梯的响声,立刻放开他朝电梯外走了去。

    白韶白一阵懊恼,心里思索着要不要把电梯给调一下!

    次日,白氏一次性辞退了很多人,包括胡汉三和楚七。

    “这一次确保全部都处理干净了吗?”白韶白问苏醒。

    “不知道还会不会有隐藏在暗处的人,目前暴露的人都已经处理了!”苏醒说道:“真没有想到,她来了无意间解决了我们一个老大难的问题!”

    白氏的内部几乎已经成了胡家的半个天下,白韶白掌管白家以后,慢慢的削弱了胡家的势力,安插上了自己的人手,也正是因为他的大刀阔斧,导致他和胡云英的关系恶化。

    “陆家那边有什么消息吗?”白韶白问道。

    “陆家现在跟高家正在猛抖,高家落于下风,据说陆旧谦家现在正在追查车祸的事!”

    “帮高家一把,让他们不要闲着!”

    “是!”苏醒领命出去了。

    陆氏总裁办公室

    陆旧谦坐在椅子上,有些疲惫的揉了揉眉心,最近跟高家的一些斗争中,他们已经占了上风,却有人在网络上曝出了高家的一些善行,高廷梅和高剑鞘的下乡支教,高家派出去的一些医疗志愿队等等,高家的在底层人民的心里已经变成了一个救苦救难的代言人了。

    农民不会去追究他的钱是怎么来的,只要能给他们带来好处就行了。

    陆旧谦也知道是有人背后掺和了一脚,所以暂时也不跟高家斗了,他要找出来足够的证据,能为南千寻报仇!

    “陆总,这份是江城的幸福花园的居民楼建造工程施工报告,您看一下!”石墨突然拿着一份报告过来,那份报告是属于南氏的,米露那边做不了主,让石墨帮忙看一眼,石墨觉得事情有些严重,直接拿着报告来到了陆旧谦的办公室。

    陆旧谦看了看报告,报告上勒令停工改造,这个工程现在不过是在挖地基而已,还没有开始就被勒令停工,看样子是有人故意的。

    在白韶白的地盘上他竟然还让南氏受欺负?

    “准备去江城!”陆旧谦说道。

    “可是,天气预报说明天还会下雪!”

    “我坐高铁!”

    “爸爸,我也要去,我想去看看韶白爸爸!”天天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旁边说道。

    陆旧谦转头看了看天天,点了点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