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137章 出去偷吃也正常

    南千寻回到白韶白的住处的时候,白韶白还没有回来,她有些忧郁的看了看书房,回到自己的卧室里躺了下来。

    她一闭上眼,脑海里出现的都是天天的影子,还有陆旧谦,他那双忧郁的眼神,让她微微有些心疼。

    陆旧谦那边,回到了酒店之后,也难以入眠,满脑子都是南千寻的一举一动,他从胸口拿出那张照片,看着照片上她的脸,渐渐的跟江向晚的脸重叠。

    他要了一瓶红酒,自己慢慢的喝着,他心里明白,跟江向晚在一起,他时时刻刻的把她当成了南千寻!

    不知道她为什么要隐瞒自己跟白韶白的关系?

    他想了想,给石墨打电话。

    “陆总,今天幸福花园的事已经解决了!”

    “嗯!”陆旧谦也知道了这个结果,晚上在泰晤士小镇上看到白韶白跟李璞玉在一起,他就已经猜到了结果。

    “石墨,去帮我查一个人!”

    “谁?”石墨听到陆旧谦要求他查一个人,有些奇怪。

    “江向晚!”

    “江向晚?”石墨好像从来没有听过这个名字,不知道这个人有什么过人之处。

    “白氏的员工!”陆旧谦说着顿了顿,说:“跟南千寻长的一样!”

    “好!”石墨答应道,并且立刻安排了手下的人去白氏盗取资料。

    谁知道白氏的资料像是铜墙铁壁一样,根本没有可以插脚的空隙,看样子想要知道江向晚的消息,还要费一番工夫了。

    次日,陆旧谦起来带着天天要离开,天天目瞪口呆的看着他,说:“爸爸,我好不容易才跟向晚阿姨套了近乎,你确定今天就要走?”

    “你以为白韶白会袖手旁观?”陆旧谦微笑着说道,其实他的心里是甜的,毕竟这孩子还是大心眼里是向着自己的。

    “我想让向晚阿姨当我妈妈!”天天撅着嘴说道。

    “欲速则不达!”陆旧谦说道:“我可以把她弄回来给你当妈妈!”

    可是,他无法容忍自己爱上她!

    两人坐上高铁之后,天天用陆旧谦的手机给南千寻打了一个电话。

    “妈咪,我要跟爸爸回南川了。”

    “回南川?”南千寻接到电话的时候有些吃惊,她虽然知道他们是南川市的人,但是突然就回去了,她好像没有什么心里准备一样,有些难以接受。

    “记得要想我哦,还有你登录微信添加爸爸的手机号,爸爸的网名叫做修斯!”

    “哦,好的!”南千寻虽然有些不情愿,但是也干涉不了什么,只是心里像是十分的挂念天天一样,这个孩子刚失去妈妈,很可怜。

    她登录了自己的微信号,把陆旧谦的手机号输入了进去,果然看到了修斯,她发送了请求,很快就通过了。

    修斯的好友圈里有一些照片,照片上有一个有些忧郁的女人,看起来是经历风霜洗去铅华一样的感觉,成熟而又稳重,端庄而美丽,五官跟自己真的很像很像。

    她连忙下床跑到了镜子旁,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自己的脸有些肉呼呼的,照片上的那个女人真的很瘦,眼睛好像更大一点,更有女人味,看起来照片上的这个比自己要大上两三岁。

    翻飞的燕子:陆总,你好友圈里照片上的女人是天天的妈妈吗?

    修斯:是!

    翻飞的燕子:确实跟我有点像,难怪孩子会认错

    修斯:见谅

    南千寻看到陆旧谦回的信息都是一个字两个字,自己也不好打扰对方了,回了个信息。

    翻飞的燕子:你好好照顾孩子吧,我要起床了!

    南千寻回完了信息就把手机丢在了床上,下床去洗漱,她换上了衣服之后,到了餐厅里,发现白韶白没有像往常一样在家,问兰嫂:

    “兰嫂,韶白昨天晚上没有回来吗?”

    兰嫂的面色有些不好看,点了点头,男人的出*轨,都是从晚归开始,渐渐的不归!

    南千寻没有说话,一个人闷闷不乐的吃东西,看到兰嫂欲言又止,她说:“兰嫂,你想说什么就直接说吧!”

    “太太,不是我说你,你一直这样跟先生分房睡,先生出去偷吃也是正常啊,毕竟是个男人都有生理需要,你总不能以后都这样吧?”

    南千寻垂着头,想着自己似乎确实有些太过分了,不禁有些自责。

    “太太啊,要不晚上我们做点好吃的,你跟先生好好的相处相处,有些话挑开了就好了!”兰嫂说道。

    南千寻仰着头看着兰嫂,见到她一脸热情的样子,也不好拒绝,点了点头。

    去上班之后,南千寻有些心不在焉。

    “江向晚,你干嘛啦?”同事看到她有些无精打采的,开口问道。

    “没事啊!”南千寻扬起一抹笑。

    “我看你没精打采的,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是不是昨天的小萌娃缠着你了?”

    “没有,别提那个萌娃了,我怕被苏醒给听到了!”

    那个女孩连忙捂住嘴,说:“那我不说了,你帮我打印资料吧,全部都在公共盘里!”

    “嗯!”南千寻帮她整理资料,然后点击了打印。

    “各位同事把桌面上都收拾干净一些,董事长要来了!”有人过来喊了一声,南千寻听说董事长要来,连忙躲在打印室里不出来了。

    胡云英来到办公室里,抬眼扫了全场,看到了一个空位子,问:“那个位子是谁坐的?”

    “董事长,那个是江向晚的!”

    “她人呢?座位上那么乱?”胡云英不高兴的说道。

    “向晚她去打印室打印资料去了!”

    “让她去我办公室一趟!”胡云英说着又去了别的办公室。

    众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就因为桌面上乱,就被叫到董事长的办公室吗?

    再说了,江向晚的桌子上不乱啊!

    经理立刻让人去叫南千寻,南千寻听到董事长叫自己,腿都软了。

    “经理,我可不可以不去?”

    “没事的,董事长一向都平易近人,不会为难你的!你只不过是因为桌子上有些乱,所以董事长叫你过去,你到时候就说自己太忙了以后会注意的就可以了,知道吗?”

    南千寻听到经理说的那么简单,心里有一股冷汗,她的第一反应就是董事长是专门来找她茬的。

    万一要是被她知道了自己跟韶白已经隐婚了,她会怎么对待自己?

    经理带着她到了董事长的办公室,在办公室的门口敲了敲门。

    南千寻朝一旁看了过去,一旁就是总裁的办公室,他们正在等门的时候,有一个身材高挑,穿着性感的女人踩着七公分的高跟鞋朝总裁办公室走了过去。

    她到了门口敲了敲门,白韶白低沉的声音传了过来,说:“进来!”

    南千寻听到他的声音非常的温柔,迷人,却是对着别的女人。

    “韶白,我想你了,所以特意来看你……”那女人进去一边走一边说。

    南千寻的心里咯噔一下,却听到经理喊她:“向晚?江向晚?”

    “啊?哦!”南千寻连忙跟着经理进了董事长的办公室,心里却一直在想刚刚去韶白办公室的女人,好像就是前一天晚上在江边的那个女人。

    他们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会这么亲密?

    韶白是真的爱自己,还是假的爱自己?

    她突然觉得,没有记忆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很多的事情她都只是听哥哥和韶白说的,而她自己一点主见都没有了。

    “向晚,向晚?”经理连叫了几声,南千寻都还浸沉在自己的世界里。

    胡云英看着她,眼睛微微一眯。

    “江向晚?你是傻了吗?”经理伸手捣了捣她,连忙对着胡云英赔笑着说:“这孩子是没有见过大世面,大人物,吓傻了!”

    胡云英一眼不眨的盯着南千寻,南千寻已经回过神来,垂着头不敢看她。

    “抬起头来!”胡云英说道。

    南千寻慢慢的把头抬了起来,胡云英看到她的脸,心里一阵纳闷,这个南千寻又想搞什么鬼?

    “你先出去!”胡云英对着经理说道,南千寻以为说自己的,连忙掉头就走,经理一把拉住她,说:

    “等会儿董事长跟你说话,你注意力集中一点!”

    “哦!”南千寻哦了一声,又转过头来,站在胡云英的面前。

    “你叫什么名字?”

    “江向晚!”

    “江向晚?”胡云英挑了挑眉,问:“今年多大了?”

    “二十二!”

    二十二!胡云英心里默默的算了算,南千寻今年二十五了!

    “结婚了没有?”

    南千寻心里非常的忐忑,哥哥不是说董事长不同意她跟韶白在一起,所以韶白选择隐婚的吗?难道是董事长故意套自己的话?

    “还、还没!”

    “是这样的,我有一个亲戚也是一表人才,今年二十六,也没有对向,我给你介绍一下?”胡云英说道。

    南千寻心里想着,糟糕,这个老太太果然是来诈自己的。

    “呃呵呵,董事长,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你男朋友是谁?”

    “苏醒!”南千寻说道。

    “既然是男朋友,就是还没有结婚,没有结婚都还有回转的余地,我那个侄孙子你先看看,要是没有苏醒优秀,就当我没有说。你多看看也是多一个选择,结婚是一辈子的事,马虎不得!”胡云英说道伸手拿起电话,说:“叫小三子进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