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141章 白韶白搞的鬼

    “晚晚,怎么了?”白韶白感受到南千寻的不对劲,连忙转过头来问道。

    “没什么,刚刚被人给撞了一下,没事的!”南千寻对着白韶白微微一笑。

    白韶白朝身后看了看,觉得有些反常,毕竟今天不是周末,游乐园里的人不多,怎么会撞到了?

    “韶白,我没事的,我们走吧!”南千寻看到白韶白一直往后看,连忙拉着他说道。

    “走,我们去坐摩天轮!”白韶白收回自己的目光说道。

    “嗯!”南千寻挽着白韶白的胳膊上了摩天轮,白韶白像是变戏法似的把一杯奶茶放在她的手里说:

    “你以前喜欢坐在摩天轮里喝奶茶!”

    “……”南千寻有些无语,她还真奢侈!

    摩天轮渐渐的升高,南千寻看着外面,一种失重的眩晕感传了来。

    “深呼吸,再慢慢的吐气!”白韶白看到她脸色不对,连忙说道。

    等到南千寻要去做的时候,那种失重感已经没有了。

    “韶白,你说我以前喜欢坐摩天轮吗?”

    “嗯!你想想,看看有没有什么印象?”

    南千寻看着外面脑海里还是白茫茫的一片,无奈的摇了摇头。

    白韶白有些失望的垂了垂目,以前他们去的是南川市的锦江乐园,不是江城的乐园。

    “也许真的找不回来了!”南千寻撇了撇嘴,喝了一口奶茶,说:

    “不过在摩天轮上喝奶茶,感觉确实很不错!”

    “……”

    “韶白,我想这事也不急一时,你要是等不及……”

    “晚晚,我可以等!”

    南千寻看着他有些感动,白韶白动情的将她揽在了怀里。

    接下来的好几天,白韶白一直带着她在江城到处找记忆,各大旅游景点都去过了,她甚至有些吃不准他们是出来旅游还是来寻找记忆了。

    白韶白甚至还带着她去了一些学校,但是南千寻没有一丝一毫的记忆,但是两人之间的关系却愈加的亲密。

    陆旧谦这边,检查结果很快就出来了,江向晚和南千寻的DNA相似度99.99%,鉴定结果是完全一样!

    拿到鉴定结果,石墨惊讶的合不拢嘴,怎么可能?自己好像是做了一场假的梦!

    “陆总,陆总!”石墨连忙朝陆旧谦的办公室里跑了过去。

    “什么事?”陆旧谦抬起头来看着石墨。

    “你看!”石墨连忙把鉴定的报告递给他。

    陆旧谦接过来一眼,整个人像是被雷给惊到了一样,坐在那里像一尊雕像一般。

    “我朋友还说我给他开了一个不好笑的玩笑,拿着同一个人的标本去鉴定!”石墨有些委屈的说道。

    陆旧谦双目盯着那份鉴定报告,一再告诉自己,这不是真的!他亲手埋葬了南千寻,她怎么可能又活过来?

    而且江向晚脸上的神情还有对他和天天的那种陌生感,并不是装出来的,她怎么会跟南千寻是同一个人?

    “会不会是白韶白搞的鬼?”石墨问道。

    陆旧谦猛然惊醒,他怎么把这个给忘了?现在想想埋葬南千寻的那天,白韶白没有他应该有的那种伤心欲绝,那时候自己只顾得伤心,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现在想想还真是反常。

    而且他刚把天天给弄回来,就传出了他已经隐婚的消息,按照白韶白对南千寻的坚持,怎么可能在一年前就隐婚?

    就算是他要结婚,胡云英也绝对不会让他隐婚,白家的婚礼必定是轰动全天下的。

    而且,他怎么会甘心把天天就这样让给了自己?其中,一定有猫腻!

    “去调查南千寻出事的时候,白韶白的行踪,还有他身边一些可疑的线索!”陆旧谦立刻说道。

    “是!”石墨回答道,这件事他也想弄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个已经死了的人突然又活在你面前,这个带给人的困惑实在太大,不搞明白睡觉都难以安稳。

    白韶白那边,这几天都积极努力的带着南千寻去寻找自己失去的记忆,但是一直未果,只好作罢了。

    “韶白,这几天你一直陪着我,难道公司里没有事了吗?”南千寻问道。

    “快过年了,提前放假了!”

    “哦!韶白,你真是个好人!我们除夕准备怎么过?”南千寻兴致勃勃的问。

    “嗯,如果除夕能让我这个丈夫行驶丈夫的权利,怎么过都无所谓!”白韶白说着把她搂在怀里,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口。

    南千寻的脸上有些火辣辣的,这几天看到白韶白对自己的种种,或者自己是不应该太执拗了。

    她娇羞的点了点头,白韶白惊喜的问:“晚晚,你同意了?”

    突如其来的幸福几乎要把他给砸晕了,他不过是想逗逗她,没有想到无心插柳柳成荫了。

    他抱着南千寻转了好几圈,南千寻被他转的头晕脑胀的,抱着他的脖子把头埋在他的颈窝之处。

    “当当当~~~”白韶白的手机不适宜的响了起来,他放下南千寻,掏出了手机看到上面的电话号码,皱了皱眉头。

    “我先接个电话!”白韶白转头对南千寻说道。

    南千寻点了点头,看着他拿着电话走到了一边,接通了电话不知道说什,但是看起来脸色很不好。

    过了一会儿他又回来了,脸上带着一些疲惫,南千寻问:“韶白,怎么了?”

    “晚晚,对不起!”白韶白无奈的说道。

    南千寻的心里咯噔了一下,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白家要我除夕的时候回去过!”

    南千寻的心里有着说不出来的落寞,他的除夕要回去过,意思就是自己的除夕要一个人过?

    “没、没事的,我除夕的时候可以跟哥哥在一起过,不会孤单的!”南千寻勉强自己扯出了一抹笑容。

    白韶白听到她说要跟江陵过,心里有些不舒服,但是他又找不出反对的理由,也只能从江陵那边下手了。

    除夕夜,兰嫂回家过年了,家里的佣人也都纷纷回家团圆了,南千寻坐在窗户前看着外面的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路灯在外面的马路上都显得有些孤单。

    她看了看表,才五点半,已经有一阵阵的鞭炮声响了起来。

    江城环保做的很好,那么多的鞭炮声,不过都是电子炮,不会污染空气,又有节日的气氛。

    她拿起了手机,哥哥出国旅游去了,白韶白回了白家,而自己孤单一个人,居然连一个朋友都没有。

    她突然看到了陆旧谦的头像,鬼使神差的点开来,看了看天天的照片,嘴角弯了弯,假如自己也能生一个这么萌萌的小朋友,那该多好?

    她正在响着,微信突然来电了,正是陆旧谦的微信号。

    她心里一阵激动,连忙点开来,天天稚嫩的脸出现在镜头里。

    “妈咪,你在干什么?”

    “没干什么?你干什么呢?”

    “我在给你打电话!妈咪,你过来陪我过年好不好?”天天一本正经的问道。

    “我现在在江城,你在南川市,我过不去!”

    “没有,我们现在也在江城,你过来,我们在皇家酒店总统套间,你看我爸爸正在包饺子,你快点过来!”

    “皇家酒店?”南千寻有些吃惊的问道,皇家酒店里这里不远,开车只需要十分钟。

    “嗯,快点哦,妈咪,我们等着你!”天天说着对着镜头muwa了一下。

    南千寻的心都被融化了,想着自己现在反正是一个人,白韶白又不在,天天又缺少母爱,怎么算自己都应该去,索性披上一件风衣出了门。

    天天挂了电话之后,转头看向陆旧谦,说:“爸爸,你说她一定会来吗?”

    “会!”陆旧谦也不知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笃信不移,认为她一定会来,他有很多话要问她!

    天天打完了电话之后,守在玄关处,等着敲门声。

    二十分钟后,一阵敲门声,天天连忙开门,喊道:“妈咪!”

    “天天!”南千寻接住朝自己扑过来的天天,把他给抱了起来,然后把自己的礼物也给提了进来。

    陆旧谦听到她的声音,浑身的细胞都叫嚣了起来,他立刻从厨房里出来,看到南千寻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提着东西,连忙上前去把东西接了过来,说:“还这么客气!”

    “真不好意思,这个时候来打扰你们!”南千寻连忙笑着说道。

    “妈咪,我们是一家人,你来了,我们过节才有意义!”天天连忙抱着南千寻的脖子说道。

    南千寻的脸上有些尴尬,陆旧谦对天天说:“你跟向晚阿姨去玩,一会儿饭就好了!”

    “哦,妈咪我们去一旁玩吧!”天天从她身上滑了下来,对她说道。

    南千寻看着陆旧谦围着围裙去厨房的模样,没有来由的在脑海中出现了一个画面,好像也曾经有那么一个人,去厨房里给自己做饭,但是那个画面闪过的太快她没有抓住,她努力的想要去回想刚刚的那个场景,但是脑海中一片空白,白茫茫的一片,什么东西都没有了。

    “妈咪,妈咪,你怎么了?”天天拉着南千寻走,南千寻看着陆旧谦的背影,伸手捂住了脑袋。

    陆旧谦刚到厨房的门口,听到了天天的声音,连忙跑了过来,伸手扶住了南千寻问:“你怎么样?还好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