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143章 我们的洞房花烛夜

    南千寻正对着那些饺子发呆,白韶白进来从背后搂住她,说:“老婆,这些都是你最喜欢吃的虾仁馅的,我们下饺子吃吧!刚刚在家宴上我没有吃饱!”

    南千寻的心里五味杂陈,刚刚在酒店里听到陆旧谦的话,她心里一直在怀疑白韶白都是骗自己的,现在看到他亲手包的饺子,就算是被骗,还有什么委屈可以说的吗?

    “好!”南千寻说着,动手把锅里添上了水,水烧开了之后,把饺子下了进去,不一会儿饺子熟了,个个都是晶莹剔透的,煞是好看。

    两人一个人盛了一碗,坐在了饭厅里,热气腾腾的饺子让人看了就胃口大开。

    “咯吱!”南千寻好像嚼到了什么东西,她连忙吐在了一旁,原来是个崭新的一块硬币!

    “哇,老婆,你的运气好好哦,明年一定能发大财!”白韶白说道。

    “……”她没有想到白韶白居然还玩这个!

    吃完了饭之后,白韶白非要拉着她出去,她只好随着他上了四楼的楼顶,楼顶上已经积了厚厚的白雪。

    白韶白拿着烟花放在她的手里,说:“我们放烟花!”

    他高大的身子把南千寻包围住,烟花咻咻的开始响,只不过像一个小火箭,很快就不见了。

    过了一会儿,不远处开始放起了烟花,烟花在天空炸开,上面写着江向晚的名字,然后又陆续的出现了我爱你三个字。

    南千寻的心里一阵的感动,如果说白韶白真的骗了自己,也应该是因为爱吧!

    白韶白看着烟花下的南千寻,张口吻住了她,两人在楼顶上热吻,一吻似乎要地老天荒!

    “妈咪!”南千寻的耳旁突然出现了天天的叫声,她连忙清醒了过来,推开了白韶白。

    就算是大人之间的感情纠葛都可以放弃,但是孩子怎么办?

    白韶白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拉着她的手往楼下跑,南千寻被他拉着跑,最后跑到了二楼卧室里,他又把她壁咚在门口。

    南千寻突然想起了他说的什么行使丈夫的权力,如果今天她没有见过天天和陆旧谦,如果今天陆旧谦没有说出那些莫名其妙的话,她或者就妥协了,但是现在,她心里有一个很大的疙瘩。

    “韶白……”

    “晚晚,不用多说,今天当做我们的洞房花烛夜吧!”白韶白说着伸手塞到了她的衣服里。

    南千寻连忙推开了他,捂住了胸口。

    白韶白看到她的样子,瞬间像是被一盆水从头上浇了下来一样,整个人都清明了过来。

    “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白韶白有些落寞也有些生气的转头离开。

    南千寻看到他离开的背影,有些想要叫住他,但是始终没有说出口。

    白韶白刚离开了自己的别墅,苏醒打了电话过来。

    “白总!”

    “什么事?拜年的事不用说了!”

    “是这样的,我们的人发现了陆旧谦带着天天来了江城!”苏醒说道。

    “你说什么?”白韶白惊讶的问道,顿时想起了南千寻晚上从外面回来,他问她去哪里了,她说出去吃了饭。

    大年三十,哪家酒店不是满员?年夜饭提前都已经预定了,哪里还有空地儿招待她?

    小餐厅也都放假了,她根本就是在说谎,难道她去见了陆旧谦?

    “他在哪里?”

    “皇家酒店!”

    “去查一下,今天晚晚的车子去了哪里?”

    “呃,也是皇家酒店!”苏醒就是因为查到了这个,所以才来给白韶白报信的。

    白韶白的双手握成拳,从车里下来,往回走。

    南千寻刚脱了衣服准备洗澡,听到门的响声,还有急促的敲门声,连忙又把衣服给套了起来,走到门口问:“谁?”

    “开门!”白韶白红着眼睛说道。

    南千寻开了门,白韶白拉着她的手腕,问:“你晚上到底去了哪里?”

    “韶白,你怎么了?”南千寻听到白韶白急匆匆回来质问自己晚上去了哪里,连忙问道。

    “说,你晚上到底去见了谁?是不是见了陆旧谦?”白韶白失控的说道。

    南千寻本来有些不忍心拆穿的心思,这会儿倒是被白韶白给拆穿了,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着白韶白,一眼不眨的问:“江向晚根本就不存在是不是?”

    白韶白浑身一僵,说:“都是那个陆旧谦告诉你的是不是?我跟你说,他对你就是爱而不得,强抢豪夺没有得手,现在又来破坏我们之间的关系了!你不问问你的爸爸妈妈是怎么死的?”                                                                                                          

    南千寻听到她的话,整个人都呆愣了,他什么意思?父母的死,跟陆旧谦有关?

    白韶白说:“你现在给江陵打电话,问问看你父母到底是怎么死的!”

    白韶白说着把手机放在了南千寻的手里,南千寻握着他的手机,手心都在发烫,难道父母的死真的是跟陆旧谦有关?

    “你、你说,我爸妈的死,都是跟陆旧谦有关?”南千寻不可置信的看着白韶白,但是看到白韶白失控的模样,又有些不得不相信。

    白韶白放开了南千寻,自己回到书房里去了。

    南千寻坐在自己的床上,想来想去还是给江陵打了一个电话。

    “向晚,怎么了?这么晚打电话?”江陵看到了南千寻的号码,迟疑了一会儿接了起来。

    “哥,问你一件事,爸妈到底是怎么死的?”

    “你问这个干什么?”江陵听到南千寻问这个,立刻警惕了起来。

    “你跟我说,爸妈究竟是怎么死的?是跟陆旧谦有关,是不是?”南千寻激动的问道。

    “向晚,爸妈的仇我自己会报,你好好的就行!”

    “哥,你现在只需要跟我说是还是不是!”

    “向晚,别这么执着,爸妈已经不在了,死人没有活人重要,而且你现在的生活并没有违背爸妈的遗嘱,这样已经很不错了!”江陵说道。

    “哥!”南千寻有些着急了,说:“我再问你一遍,爸妈究竟是不是被陆旧谦给害死的?”

    “向晚……”

    南千寻听到他一直不正面回答自己的问题,心里也有几分明白了,如果不是他,他肯定会直接否认了,没有直接否认,就是承认了!

    她挂了电话,站在窗户前许久没有说话,心里像是一团乱麻一样。

    天天误认为自己是他的妈妈,而陆旧谦对自己的喜好又十分的清楚,并且跟他在一起的时候,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一直不断的围绕自己,她以为自己可以找回曾经的记忆了,没有想到现在却被告知他竟然是自己的仇人!

    究竟是谁在说谎?还是两人都说的是实话?

    她有些不敢找回曾经的记忆了,假如找回来的记忆是痛苦不堪,那么找回来还不如遗忘!假如找回来的记忆,是一盘死局,她跟陆旧谦有牵扯,然后他又是自己的仇人,那么她又将何去何从?

    突然,一阵开门关门的声音,是白韶白出去了。

    南千寻站在楼上开着楼下雪地里的车灯闪了闪,然后离开了别墅,雪还在下,而且越下越大。

    白韶白开着车子走在白茫茫的马路上,路上已经看不到路面了,他慢慢的开着车子行驶在马路上,朝皇家酒店开了过去。

    皇家酒店的总统套房里,天天睡在陆旧谦的身边,他则是拿着一向贴身放置的照片,慢慢的看着,越看她越想她。

    过了良久,他把照片放在了床头柜上,盯着天花板,回想今天跟南千寻在一起吃饭的光景,按照他的预料,她一定能想明白一切都是白韶白搞的鬼,如果他直接告诉她都是白韶白骗她的,她一定会从心里抗拒,只有她自己想明白了才会相信自己。

    如果一切都顺利的话,不久的将来她肯定会到南川市去找回属于自己的记忆。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陆旧谦皱了皱眉头,这个点了还有人敲门?

    他下床去开门,却见白韶白站在门口。

    “白少爷,来的挺快!”陆旧谦看到了白韶白,微微一笑。

    “陆少爷,大年三十不回去过年,留在江城是要做什么?”白韶白毫不客气的问道。

    陆旧谦听到他的问话十分的不客气,嘲讽的笑了笑,说:“白少爷既然说了是大年三十的,怎么不在家里陪着隐婚妻,跑到酒店里来对我一个外来人兴师问罪?”

    白韶白猛然回头盯着陆旧谦看,一种叫做剑拔弩张的气氛在两人中间开始沸腾了起来,谁也不怕谁,就这么瞪着,谁也没有占到上风,谁也没有落下风,打了个平手。

    白韶白的内心有些懊恼,在江城他白家的地盘上,他陆旧谦竟然跟自己打了个平手?

    “陆少爷是准备什么时候离开?”

    “白少爷这就是所谓的地主之谊么?我陆某又没有打算常住,你急急忙忙的来撵人,是不是有什么不想被我知道的秘密?”

    “陆少爷说的是哪里的话?只不过江城不比南川市,我怕有人不懂事冲撞了贵人!”

    “呵呵,白少爷的一片心意路某人心领了。我们不过是要坐凌晨五点的航班飞往巴西,所以在江城小住一晚,居然能让白少爷这么费心,我陆某人感激不尽!”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