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144章 为什么不要我了?

    陆旧谦嘲讽的话,让白韶白黑了一张脸,他说什么也不相信陆旧谦来到江城只是为了赶一趟航班。

    “南川市难道没有去巴西的航班?还要陆少爷带着孩子,下雪天跑到江城来?”

    “呵呵,白少爷真会说笑,今天是除夕,我们总不能在飞机上过除夕吧!从江城走,没有什么不对!倒是白少爷,好像特别关心我的行程,不知道你在担心什么?”

    “陆少爷想多了!”白韶白快吐血,他记忆中的陆旧谦不是一个巧言善辩的人,从什么时候,他的口才这么好了?

    “白少爷还是回去陪你的隐婚妻吧,我这还有孩子,就不招待你了!”陆旧谦下起了逐客令,白韶白双手握了握,只好离开了。

    白韶白离开之后,陆旧谦的嘴角轻轻的抿了起来,既然白韶白这么紧张,那么江向晚就是南千寻无疑!

    只是,白韶白既然大费周章的做了这么一番工夫,肯定也会有一系列的应对措施,自己还是不能粗心大意,一定不能错过这次的机会,如果这次错过了,他应该不会给自己下次了!

    白韶白开着车子到别墅的外面,看着楼上已经暗下来的窗户,点了一支烟慢慢的抽着,外面的雪越下越大,他抽了眼又看了看楼上掉头离开。

    南千寻一直站在窗户前,白韶白离开和回来,她都知道,她的内心极其的烦乱,站在窗户前不知不觉的到了凌晨。

    凌晨四点半,她的手机响了,点开看了看,竟然是陆旧谦打过来的电话。

    他竟然这个时候给自己打电话?

    “陆少爷你好!”她稳了稳心神,接起了电话。

    她的内心纠结极了,不知道天天是不是真的是自己的孩子,又不知道父母到底是不是陆旧谦给害死的,一时也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他。

    “妈咪,你快点下来,我在你楼下!”天天说着蹦了两下,地上的雪被踩的咯吱咯吱的。

    南千寻听到他说他在自己的楼下,连忙探在落地窗前往外面看,外面不远处的路灯下,果然有一个小小的身影,不停的在跳来跳去,应该是在取暖。

    她顾不得想太多,披上风衣匆匆忙忙的下楼。

    到了外面,她才知道外面有多冷,不由的裹紧了身上的风衣。

    “妈咪!”天天看到了南千寻出来了,连忙朝她跑了过去。

    南千寻蹲下来把风衣弄开,把孩子包裹了进去,问:“这么冷,你怎么跑出来了?你爸爸呢?”

    她说着还朝四围看了看,没有看到人也没有看到车。

    “妈咪,我也不知道,睡醒了就在这里了,好在我拿了爸爸的电话!”

    南千寻心里一阵的后怕,这孩子莫不是梦游?

    万一他要是没有拿电话,或者是摸去了别处,这么冷的天肯定会被冻死,想到这里她身上惊出了一身冷汗。

    “我们先上去,等到天亮我送你去找爸爸!”

    “妈咪……”天天想说什么但是还没有说完,不远处传来了车子的声响。

    南千寻抱着孩子站了起来,看到一辆出租车停在了他们的面前,陆旧谦从车子里露个头出来,喊了一声:“天天!”

    天天转过头去双手搂住南千寻的脖子,不去看陆旧谦。

    陆旧谦从车子里下来,说:“不好意思,孩子调皮!”

    他说着伸手去接孩子,但是孩子却像是黏在了南千寻的身上一样,怎么撕都撕不下来。

    陆旧谦的脸上有些尴尬,冷了声说:“天天!”

    “我不要,我不要离开妈咪,不要离开妈咪!”天天 抱着南千寻的脖子,哭的稀里哗啦的。

    南千寻语气有些硬的对陆旧谦说:“你就是这么带孩子的?三更半夜天寒地冻的让他一个人偷偷的跑出来?万一出了什么意外怎么办?”

    想到天天可能会被冻死,南千寻的浑身再一次的哆嗦了一下。

    陆旧谦一眼不眨的看着南千寻,又看了看挂在她身上的天天,说:“给他穿起来之后,一眨眼就看不到人了!天天,别墨迹了,时间快来不及了!”

    南千寻惊讶的看了看陆旧谦,本来想问他把孩子这么早的穿起来要干什么,这时候听他焦急的说来不及了,连忙问:“什么来不及?”

    “我们要赶飞机!”陆旧谦看了看手腕上的表。

    南千寻听说他要赶飞机,于是对天天说:“天天乖,跟爸爸回去好不好?”

    “不要,我不要离开妈咪!”天天头都不抬,死死的抓住南千寻的衣服。

    陆旧谦看着天天有些没招,南千寻也扯不下来他,她转眼看了看陆旧谦说:“陆总是有什么急事吗?如果实在不行,让天天留在我这里,我帮你照顾!等到你回来之后再来接好了!”

    陆旧谦看了她一会儿,说:“出国是他要求的!”

    他说着伸手上来抱天天,天天呜哇一声就哭了,哭了撕心裂肺,南千寻直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被揪在了一起。

    “宝宝,别哭!”南千寻带着哭腔说道。

    “我不要离开妈咪,不要离开妈咪!”天天哭的越发的伤心,陆旧谦黑着脸站在对面。

    “哎呦,你们两口子也真是的,大冷天的让孩子哭成这样,去哪里一起去不就得了?”司机开了窗户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陆旧谦说:“先上车再说!”

    南千寻拍了拍孩子,只好这样了。

    他们上了车,司机很快调头朝机场开了过去。

    上了车之后,天天还坐在南千寻的腿上,伸手抱着她的脖子,不住的抽泣。

    陆旧谦递过来纸巾,南千寻接过来给孩子擦了擦眼泪和鼻涕,天天说:“妈咪,我们要去巴西,你陪我一起去好不好?”

    “……”南千寻的头上其实有无数个问号,这个时候去巴西干什么?

    “别家人家的小朋友过年的时候都有爸爸妈妈陪着,我好羡慕,我也要回去跟小朋友说我有妈咪的,我不是没有妈咪的孩子,妈咪,求求你了,陪我一起去巴西好不好?”天天鼓着腮,可怜兮兮的说道。

    南千寻的表情有些松动,她自从接了天天的电话之后,根本就没有考虑的余地,这会儿看到天天可怜兮兮的样子,有些为难了。

    “天天!”陆旧谦在一旁不悦的喊了一声。

    天天垂着头,不住的扣着自己的手,南千寻看到他的模样,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想到了陆旧谦可能真的是害死自己父母的凶手,心里有些冷了起来。

    天天的眼泪啪嗒啪嗒的掉在了她的衣服上,她皱了皱眉头,问:“你怎么又哭了?”

    “天天做错了什么?你为什么不要天天了,呜呜呜……”孩子憋着自己,努力的不让自己哭出来,但是这模样让人看起来更加的可怜了。

    她连忙把孩子抱在了怀里,自己的脸上已经泪流满面了,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的某一块被戳到了,看到他哭她也哭了起来。

    陆旧谦看着抱在一起哭泣的母子俩,伸了伸手,把他们揽在了自己的怀里。

    南千寻的头刚碰到陆旧谦的胳膊,一种说不出来的熟悉感又一次涌上了心头,好像以前他们一直都会这样一样。

    算了,这次算作专门陪天天的,以后她和陆旧谦再见只是仇人!

    飞机起飞之后,南千寻才觉得哪里好像隐隐有些不对劲!天天为什么恰好出现在她的楼下,他们的座位为什么恰好在一起挨着的?

    算了,既来之则安之吧!

    次日大年初一,整个江城都在一种过年的气氛中,男女老幼都穿着新衣服在外面晃悠,见了面就相互拜年。

    白韶白有些无趣的坐在老宅的客厅里,换了半天的电视台,站起来往外走,刚到了门口李璞玉来了。

    “白,要出去?”李璞玉上前挽住他的胳膊。

    “嗯,在家里呆着无聊!”白韶白说道。

    “那我们去老街玩吧,据说今天有舞狮子的,从东大街到西庙上去上香,昨晚很多人在西庙外面排队,都想烧头注香呢,不知道今年是被谁给抢了去!”李璞玉兴致勃勃的说道。

    白韶白听到她说什么烧香什么的,十分的乏味,自己的奶奶可不就是每个月的初一十五都去庙里上香,可是她都干了一些什么缺德的事?

    要不是她,自己跟南千寻之间会有这么艰难吗?

    “我没有兴趣!”白韶白说道。

    “唉,韶白,我们就当做是出去玩嘛,要不然在屋里带着多没有意思?”李璞玉说着拽着他往外走。

    白韶白无奈的跟着她去了西庙,西庙上果然是云雾缭绕,人山人海,很多人都是提着金元宝,金元宝旁边放着一把香,这几乎成了进西庙的标配。

    江城虽然一直很注重环保,但是对于这种几乎是全民参与的宗教祭祀活动,也有心无力。

    站在庙的外面,白韶白就觉得胸口闷的慌,那种烟气缭绕的味道让他极度的不适。

    “韶白,我们进去吧!”  李璞玉在一旁催促着说道。

    “你自己进去吧,我在外面等着!”白韶白不想进去,让李璞玉自己进去。

    李璞玉自己哪里肯进去,只好随着白韶白在外面晃悠了一圈,不一会儿去了西大街,舞狮子的队伍渐渐的靠近了,前面来了一群踩高跷的。

    白韶白看着那些都觉得索然无味,但是李璞玉却看的津津有味,来这里的人太多,不一会儿白韶白和李璞玉被人群给冲散了。

    白韶白被挤到了人群之外,给李璞玉打了电话,却没有人接听,打了几通电话之后,他的手机没有电自动关机了。

    他想了想先回去吧,她一个大人肯定不会丢!

    上车之后,他给手机充电,先回去了。

    车子开到了南千寻坐在的别墅,在门口深深了吸了一口气,决定一定要控制好自己的脾气,不能再跟她起任何的冲突。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