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145章 想象一下狗刨东西

    “晚晚,我回来了!”他进门柔声喊了一声。

    屋里静悄悄的,没有人回答,他皱了皱眉头,朝楼上走,到了二楼,推开了她卧室的门,发现也没有人,床上的被子都整整齐齐的,要不是早上收拾的,要不是她根本就没有睡。

    他又找了好几个地方,甚至连楼顶都去了,还是没有见到她的影子,找不到人,他连忙去拿正在充着电的手机,开机之后打了南千寻的电话,电话却显示关机!

    于是他去了保安住的地方。

    “太太去哪里了?”白韶白问道。

    “先生,今天上午我们没有见到太太出门!”保安说道。

    白韶白的眉毛一皱,似乎闻到了一股不寻常的气味,说:“调监控!调取昨天晚上十点钟之后的监控!”

    “是!”保安立刻调了监控。

    监控上可以看到白韶白离开别墅,开着车离开,然后一直都没有什么特殊的动静,一直到了六个小时之后,凌晨四点多,南千寻披上风衣离开了别墅。

    白韶白在书房里等消息,一直等到下午四点多,保安才匆匆忙忙的跑了过来。

    “先生,有情况了!”

    “说!”

    “太太在凌晨四点多出门的!”

    “凌晨四点多?”白韶白深深了吸了一口气,想起了陆旧谦说的他不过是乘坐凌晨五点的飞机,难道他们一起去了国外?

    白韶白一阵头晕目眩,摆了摆手,说:“我知道了!”

    他连忙拨打了苏醒的电话,让苏醒查一下陆旧谦去了哪里,随行的有谁。

    苏醒接令之后,立刻去调查,心里还默默的哀叹,自己的人生怎么这么的苦逼,大年初一就要上班。

    白韶白挂了电话之后,越想心里越像是堵了一块大石头一样。

    “当当当~~~”他的电话又响了起来,他立刻接了起来,以为是苏醒那边有了消息。

    “韶白,你快点回来,出大事了!”胡云英说道。

    白韶白听到她的语气,心里一阵慌乱,想问是什么事,但是没有问出来,电话已经被挂断了。

    他知道事情可能有些复杂了,于是当机立断的开着车子回到了白家的老宅。

    白家的老宅里胡云英坐在沙发上,旁边坐着李璞玉的父亲李常翰,两人的脸上都带着跟节日快乐的气氛完全不同的阴郁。

    “奶奶,李叔!”白韶白进门打了一声招呼。

    李常翰看到白韶白回来了,问:“韶白,你今天跟璞玉最后一次见面是在哪里?”

    白韶白浑身一僵,直觉上是李璞玉出了事,说:“在西大街,舞狮子的时候,人太多,把我们冲散了!”

    “把你们冲散了,然后你就一声不吭的回来了?”李常翰说着站了起来,有一种想要一巴掌呼在他脸上的感觉。

    “出了什么事?”白韶白看到事情有些严重,立刻问道。

    “你跟我去看看!”李常翰说着站起来往外走,白韶白看了看胡云英,胡云英摇了摇头,他立刻跟上了他的脚步。

    到了李家,白韶白感受到了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压抑,整个李家上上下下的都像是死了人一样,纷纷垂头丧气的。

    “璞玉,你开门,让妈进去好不好?璞玉,璞玉……”李夫人在门口心力交瘁的喊着,但是房间里一点动静都没有。

    李常翰快速的上楼,走到门口敲了敲门,说:“璞玉,韶白来看你了!”

    屋里依旧是静悄悄的,没有人说话啊,白韶白闻到了一股血腥气,立即说:“李叔,不好,快叫人撞门!”

    李常翰听到白韶白的话,脸色白了白,立刻让楼下开锁的师傅上来帮忙开锁。

    门被打开,李璞玉躺在床上,床前一大滩的血触目惊心。

    “璞玉……”李夫人叫喊了一声当场晕了过去,李常翰连忙伸手扶住了李夫人。

    “快叫救护车!”白韶白连忙对着外面喊了一声,抱着李璞玉往外走。

    李璞玉被送往急救室里,白韶白焦急的站在外面,来回踱步。

    李夫人坐在外面的椅子上,靠在李常翰的肩膀上,像随时都可能会停止呼吸的纸人一样。

    “当当当~~~”白韶白的电话响了,他看到了苏醒的号码,知道是让他查的事应该是有着落了,立刻划开手机。

    “白总,她确实是跟陆旧谦一起离开的!”苏醒都不知道自己要怎么跟白韶白说这件事了,他查到这个结果的时候,也十分的震惊。

    说实话,他真的有些想不明白了,像白韶白这样的温润如玉的玉面郎,谁不想嫁给他?

    偏偏这个南千寻就像是没有看到他一样,非要跟那个姓陆的搅和在一起,姓陆的有什么好的?好吧,他承认,姓陆的很帅!

    “去了哪里?”白韶白的手握着手机,越来越紧,强迫自己没有把手机给摔了!

    “巴西!”苏醒说道。

    白韶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我知道了!”

    他说完挂了电话,苏醒听到他的话之后,呆愣了数秒,到最后就一句我知道了结束了?

    话说南千寻那边,跟着陆旧谦和天天来到了巴西伦索伊斯的国家公园,每年都会有全世界各地的人慕名而来,这里有着天堂一样的美景,沙漠里有了水池,并且那些水清可见底,而且是恒温的。

    “妈咪,来呀,下来游泳啊!”天天在游泳圈里,对着岸上的南千寻招手。

    南千寻摇了摇头,说:“我不会!”

    “你会!”陆旧谦光着上身,身上的八块腹肌都露了出来,南千寻惊讶的看着他,果然是属于那种穿衣显瘦脱衣显肉的,他一定是经常健身,所以身材才会这么好!

    “我……”

    “不用刻意的去想,只要凭借本能!”陆旧谦微微一笑。

    南千寻连忙收回自己的目光,她刚刚在乱七八糟的想什么?她竟然在想着陆旧谦身上的肌肉到底硬不硬!

    “妈咪,来呀,快点下来!”天天在水里开心的游过来游过去的。

    南千寻看着清澈的小湖泊,心里也有些蠢蠢欲动,陆旧谦说自己会游泳,难道说就像是包饺子一样,不用刻意的去想,自己就能想起来了?

    她在浅水处,闭上了眼睛,感受着水包围自己的那种舒适感,不禁有一种想要一辈子留在这里的感觉。

    她摈弃了心里一切的杂念,朝前扑了过去,可是她的身体却是在往水下沉,湖水灌了她的鼻腔,她连忙挣扎了起来,突然有一双手托着她的小腹,她渐渐的浮了上来。

    “想象一下狗刨东西!”陆旧谦的声音从她的上方传了过来,她哪里还顾得想什么狗刨东西,转过脸来呆愣愣的看着他。

    他俊美无双的脸上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她就这样被他拦腰托着趴在水上,肌肤上的触感让她的脸上火辣辣的一片。

    两人这样相望着,在旁人的眼中,是一道极美的风景,有摄影爱好者在这里取景,刚好看到了这样的一幕,立刻抓拍了下来。

    “你不问问你的爸爸妈妈是怎么死的?”白韶白的话突然毫无预兆的闯入了她的脑海中,她连忙站稳,伸手推开了陆旧谦。

    陆旧谦被她突然给推开有些莫名其妙,问:“你怎么了?”

    南千寻深深了吸了一口气,问:“你认识我父母吗?”

    陆旧谦皱了皱眉头,她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来了?

    南千寻见他没有说话,当成了他心虚,不敢说话,心里越发的堵了起来,朝岸上走了去。

    “千寻!”陆旧谦伸手拉住了她的手,把她拽了回来,搂在了怀里,不假思索的吻了上去。

    刚刚她看向自己的眼神,他清楚!那是一种带着彻骨的恨意的眼神,他心里慌乱了。

    南千寻听到他喊了一声千寻,紧接着自己落入了他的怀抱,他的吻深情且又害怕,她几乎能感受到那种来自他灵魂深处的恐惧。

    “你刚刚喊我什么?”南千寻问道。

    “千寻!”陆旧谦没有回避她的话,他一定要在趁着这次机会,让她知道这一切都是白韶白搞的鬼。

    “千寻!”南千寻慢慢的咀嚼着这个名字,有一种异样的熟悉感,她转眼看向他问:“我的名字叫千寻?”

    “是!”

    “我的父亲不姓江?”南千寻问道。

    “你的父亲姓南!这些你都忘了,以后会慢慢想起来的。”

    “可是韶白跟我说,你害死了我的父母!”南千寻挣扎着要从他的怀里出来,但是陆旧谦抱着她抱的很紧,说:

    “时间会证明一切,只要你能找回属于自己的记忆,一切都可以真相大白了!”

    “韶白不会骗我的!”南千寻想到白韶白跟她说话的时候的表情,一点都不像是在说谎。

    而且,他也不可能是提前编造好的,要不然她询问江陵的时候,他们的口径怎么可能会一致?

    “你摸着自己的心,感受一下,我会不会骗你!”陆旧谦说着拿着她的手摁在了她自己的心上。

    南千寻不需要去摸着自己的良心,都能感受到陆旧谦也不会骗自己,而且他给自己带来的那一系列的既视感,是白韶白完全给不了她的,她再一次的犹豫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