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147章 他们联手设计

    南千寻到了江城之后,第一时间联系了江陵。

    “哥,我回来了,我们在哪里见面?”

    “先回别墅再说!”江陵说着挂了电话,随即给白韶白打了一个电话。

    白韶白正陪着李璞玉在网络上挑婚纱,看到江陵的号码,拿着手机去了阳台上。

    “白总,她回来了!”江陵小心翼翼的说道。

    “回来?她还知道回来?”白韶白十分的生气,这个死女人走了半个多月,连一个消息都不给自己回一个,现在居然知道回来!

    “在哪里?”

    “我让她先回别墅!”

    “你先稳住她!”

    “……是!”

    江陵飞快的赶往别墅,他到的时候苏醒的人已经到了。

    “哥!”南千寻在沙发上坐着,听到有脚步声,立刻站了起来。

    “这些天,你去了哪里?”江陵问道。

    “这些以后再说,你先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到了别墅要把手机上缴?”南千寻诧异的问道,看着两旁穿着黑色西装,系着暗红色的领带的男人,心脏有些承受不住。

    江陵的心里一慌,到了别墅要把手机给交出来,恐怕是要软禁她了!虽然他知道这样是不对的,但是自己却没有办法去反驳和违抗白韶白的命令。

    “大概是因为白韶白要结婚了!”江陵随口扯到,心里对南千寻内疚极了,是白韶白让他把她给骗回来的,但是他没有事先告诉他,他会软禁她。

    “你不是说,韶白跟我已经结婚了吗?为什么现在又要娶李璞玉?他这样算不算重婚?”南千寻问道。

    “这个……”江陵看了看身边虎视眈眈的人,知道那些人现在不只是在监视南千寻,也是在监视自己,生怕自己跟她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他苦笑了一番,白韶白在防备他!

    “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南千寻有些不甘心的看着他。

    “向晚,韶白晚点会过来跟你解释,我先走了!”江陵说着朝外走。

    他刚走到门口,两个穿着黑色衣服的人拦住了他,说:“江先生,白总让你等一会儿!”

    江陵看了看那两个人,知道白韶白现在也在防备自己,又回来坐在了沙发上。

    他知道的事太多,不知道白韶白会怎么处置自己!

    “哥!”南千寻瞠目结舌的看着他们,她这一刻再不明白自己是被白韶白给软禁,就算她是个白痴了。

    她的心沉了沉,坐在沙发上也一言不发,心里寻思着要怎么办!

    她看了看江陵,跟他示意了一下,转头上了楼,到了书房之后,她快速的打开电脑,才发现家里的网已经断了!

    她本来还想通过网络来报警,没有想到他竟然连网都给断了,看样子他是有预谋的。

    白韶白这边挂了电话之后,回来若无其事的跟李璞玉在一起看婚纱,李璞玉问:“你是不是有什么事?”

    “不重要,那些人一点芝麻绿豆大的事都要我过问,我岂不是要累死了?”白韶白眉宇间有轻笑,整个人看起来轻松多了。

    “我其实想说,你要是忙的话不用管我,我没事的!”李璞玉故作大度的说道,其实她一点都不想白韶白这个时候离开。

    “婚姻是大事,再忙也要用心!”白韶白温和的说道。

    “小姐,你要的咖啡来了!”佣人敲了敲门,端了两杯咖啡进来。

    李璞玉皱了皱眉,她要咖啡了么?

    佣人在白韶白看不见的地方对着她眨了眨眼,李璞玉的脸上一阵火烧。

    “白,来喝咖啡!”李璞玉接过咖啡,给了白韶白一杯。

    “谢谢!”白韶白接过咖啡,喝了一口。

    李璞玉也喝了一口,两人继续的看婚纱,白韶白只觉得有些热,把外套给脱了,李璞玉也觉得热,脱了外套。

    李璞玉的手在鼠标上不停的点击着,白韶白看着她的手,鬼使神差的上前握住了。

    李璞玉转头看向白韶白,白韶白的眼睛中已经蒙上了一层欲*望的色彩。

    “白……”李璞玉琴声呢喃了一句,白韶白跟她对视着,看着她红红的嘴唇,不由自主的低头靠近她,两人渐渐的吻在了一起。

    李璞玉伸手抱住他的脖子,慢慢的回应他,白韶白浑身都像是炸了一样,不满只是接吻了,想要的更多。

    他连忙把她抱到了床上,小心翼翼的解开了她的衣服,伸手探了进去。

    一番云雨之后,床上一抹红艳艳的梅花,李璞玉拉上被子盖住了自己的头,白韶白看到那朵梅花之后愣在了当场。

    刚刚的那一幕,像是做了一个美好的春*梦一样,只不过为什么梦醒之后,发现身边的人不是梦中人?

    “白……”李璞玉喊了他一声,把他从自己的想法中给拉了回来,白韶白张了张嘴,面色苍白,问:

    “璞玉,你没有……”

    “嗯,你是我唯一的一个!”李璞玉从被子中露出脸来,娇羞的说道,她的面色红润,眉宇间都流露着小女人的姿态。

    白韶白的心渐渐的沉了下去,原来她并没有被玷污,那么前前后后的一切,都是他们设计的一个圈套?

    他们为了逼自己跟她结婚,连这种手段都使上了?

    他转眼看了看桌子上的咖啡,他是要娶李璞玉,可是他没有想过要碰她!他娶她,不过是为了利用!

    爱情里有什么谁对谁错?对一个人仁慈,对另外一个人何尝不是一种残忍?

    “我还有事,要先走了!”白韶白快速的套上了衣服,逃也似的离开了李璞玉的家。

    李常翰在客厅里,转头看到了白韶白从楼上下来,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说:“来,陪我下棋!”

    “李叔,我这边还有事,改天吧!”白韶白想到他们联合起来设计自己,他就有一种非常别扭的感觉。

    李常翰看了看他,说:“也罢!”

    白韶白点了点头,从李家离开,开着车子,有些懊恼的拍了拍方向盘,怒气冲冲的回到了白家老宅。

    “老太太,少爷回来了!”有人看到了白韶白的车子,立刻去禀报胡云英,胡云英的脸上带着胜利的微笑。

    他想方设法的把她从公司赶走,就是想要独揽大权,我行我素!可是白家的男人哪里有我行我素的资格?

    不想跟李家联姻?由不得他!

    姜还是老的辣!

    白韶白到了白家的院子下车,大步流星的走到胡云英的面前,脸上气急败坏的神色清楚可见。

    “呦,韶白,今天是什么股风把你给吹回来了?”胡云英阴阳怪气的说道。

    白韶白的额头青筋乱跳,对着陪在她身旁的老妈妈说:“你先去忙!”

    老妈妈连忙看了看胡云英,后者对她点了点头,她才对白韶白微微弯了弯腰离开了。

    “都是你们联手设计的是不是?”白韶白恶狠狠的问道。

    “韶白,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胡云英微笑着问。

    “你听不懂?李璞玉的被欺负,自杀,都是你们设计好的圈套是不是?”白韶白问的有些歇斯底里,他并不是一个纵情的人,这么多年来一直洁身自好,没有想到自己的第一次竟然被交代在一场欺骗和设计中了。

    “你怎么知道她没有被欺负?刚刚李家的人打电话过来说,我还不相信,我孙子不是那种纵情的人,怎么可能会在婚前跟对方发生关系?可是电话里传出来的那种欢愉不是假的,我还当他们播放了片子给我听声音,没有想到你果然是开荤了,中午让厨房里多上点补肾的……”

    “你们……都是好样的!”白韶白脸色越发的黑,黑的几乎不可见底,怒气填胸的离开了老宅!

    胡云英看着他离开老宅,脸上的笑容渐渐的僵硬了下去,这个孩子不是这么好对付的!

    白韶白怒气冲冲的来到南千寻所在的别墅,别墅里穿着黑色西装的人看到了白韶白,连忙弯腰喊了一声:“白总!”

    白韶白的手一挥,他们立刻出去了,不知道藏在了哪里。

    南千寻看到了白韶白,连忙站起来跑了过来,问:“韶白,你为什么要软禁我们?”

    白韶白看着她,内心掩饰不住的波涛汹涌,问:“这些天你一声不吭的消失了,去了哪里?”

    南千寻有些心虚的看着她,说:“我、我……”

    “你什么?”白韶白渐渐的逼近了她,南千寻看到白韶白的反常,立刻求助似的看向江陵。

    江陵接到她的求助,自己觉得对不起她,说:“白总,有话好好说!”

    白韶白转眼看向江陵,伸手拉着南千寻就走。

    “韶白,韶白,你干嘛?放开我,你弄疼我了!”南千寻一直不停的叫着,但是白韶白像是没有听到一般。

    江陵见状,也能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朝外走了去。

    “江先生?”门口有一个保镖拦住了他。

    “韶白有让你们拦住我么?”

    那保镖似乎是在考虑了什么,最后一言不发的放他走了。

    江陵快速的离开别墅,连自己的住处都没有回,直接坐车离开了江城,并且在网络上查找了陆氏的客服电话,经过一番交涉,他拿到了石墨的电话号码。

    “石副总,我是江陵,南千寻现在被白韶白软禁在他浅月湾的别墅里!”他说完立刻关机。

    石墨接到电话觉得有些莫名其妙的,仔细回想了一下,觉得了不得了。

    “什么事?”陆旧谦坐在他的旁边,见到他接了一通电话之后,反常的举动,出口问道。

    “她被姓白的软禁了!”石墨担忧的说道。

    “我知道!”陆旧谦说道。

    石墨有些心惊肉跳的,他们现在算是到姓白的地盘上来跟他抢猎物,姓白的会让他们这么轻易的得手?

    别墅里,白韶白把南千寻死死的压在身下,刚刚在李璞玉那里,他整个脑海里想的都是她,他甚至把李璞玉当成了她。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