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148章 你醒醒

    “韶白,你怎么了?醒醒!”南千寻使劲的摇着白韶白的头问道。

    “我是你丈夫,现在要行使丈夫的权力!有什么问题吗?”白韶白的内心,是处于一种严重的分裂状态。

    他爱南千寻,却不小心把自己交待了别的女人,他能容忍南千寻已经生过孩子,却容忍不了自己对她的背叛。

    他接受不了自己,接受不了自己不能把完整的自己给她!

    这种在别人看来都不是事的事,在白韶白的心中被无限制的放大,都是因为他心里那种该死的完美主义!

    南千寻已经嫁给他人,甚至生了孩子,他花了好长的时间,才能接受,现在自己又变成这样了!

    完美主义给多少人带来了不可描述的痛苦,很多人都在幻想着自己的另一半是个完美的人,但是现在狠狠的给了你一巴掌,让你知道你嫁的这个人,并不是完美的人,而是一个有七情六欲,看到别的女人会动心、动情,甚至还会出*轨的人!

    多少可怜的傻女人,一直想着自己会是对方的唯一,可是结了婚之后,才发现并不是这样!

    还有多少可怜的傻女人,不知道自己爱上的,一直都只是爱情!

    “韶白,不要……”南千寻极力的挣扎着,一行泪从眼角落了下来。

    白韶白伸手沾了她的眼泪,然后把手指高高的举起来,看着她问:“你这是在为他守身吗?我的触碰就让你这么难以接受吗?”

    白韶白几近癫狂,红了眼睛像一头暴怒的狮子一般,只是狮子的眼中有一抹受伤。

    “韶白,不是说好了可以等我的吗?”

    “等你,可是你跟另外一个男人一声不响的就走了,我要是再没有一点反应,我还是不是男人?我爱上了一匹马,换来的却是一片草原!”

    “韶白,我没有……”

    白韶白不再跟她废话,直接吻了上去。

    男女之间的力气悬殊太大,南千寻挣扎不过他,衣服被他给撕开了,她拼命的呼救,但是别墅里都是他的人,谁还会来救她?

    白韶白努力的想要分开她的双腿,南千寻一点都不配合,他自己也没有多少经验,一会半会儿也不能怎么样,最后气冲冲的起身离开了。

    南千寻见他离开了,猛然松了一口气,连忙从衣柜里找了一套衣服换上,在房间里到处找可以防身的东西,没有料到他很开就回来了。

    白韶白靠近南千寻,南千寻后怕的往落地窗前退,她退无可退,正想开窗从楼上跳下去,白韶白却伸手一把拉住了她,把她拽了回来。

    “你疯了?”白韶白问道。

    “韶白,我……”

    “你就是不想让我碰你是不是?”白韶白深深了吸了一口气,从前光芒万丈的天神般的白韶白,此刻像是一个被黑化了的恶魔,完全失去了当初的模样。

    “我不碰你,但是我要你求着我碰你!”

    他说着掰开了她的嘴巴,把一粒药丸填在了她的嘴里。

    “你给我吃了什么?”南千寻掐着自己的喉咙问道。

    “会让你得到快乐的药!”白韶白的嘴上带着一抹笑,但是看在南千寻的眼里,十分的恐怖。

    不一会儿,南千寻就觉得自己有些热,紧接着浑身都像是有虫子在啃噬一样,她用力的在身上挠,却总是挠不找地方。

    下腹有一阵一阵奇怪的感觉,让她的头皮直发麻,心里也慌乱。

    白韶白一眼不眨的看着他,坐在梳妆台前的椅子上,要看她还能忍多久。

    “呜呜呜……韶白……韶白……”南千寻呜呜的哭泣着,有什么想而不得的,不停的喊着白韶白的名字。

    白韶白失去了耐性,上前伸手挑起她的下巴,说:“你的忍耐里超乎我的想象,难受吗?”

    南千寻大脑一片混沌,她现在已经完全被身体的感觉给支配着,但是理智却没有失去,她哭着说:“韶白……我……我会恨你……”

    她说着朝白韶白的身上蹭了过去,她心里一团火一样的东西,只有在白韶白的身上才能得到一些缓解,像是干渴的人找到了水源一般。

    “是吗?想要吗?”

    “呜呜呜……”

    “求我!”白韶白伸手摸在她的高峰处,轻轻的捏了两把。

    “嗯~~~”南千寻一种巨大的满足,情不自禁的嗯了出来,白韶白连忙把手拿开,说:

    “求我!”

    南千寻感受到覆盖自己胸前的那只手不见了,连忙伸手去摸他,她的眼睛迷离,眼前白韶白的脸跟陆旧谦的脸来回不断的转换。

    白韶白不再说太多,直接把她摔在床上,欺身压了下去,南千寻本来还在极力的抗拒着他,但是当他压在她身上的时候,她仅存的理智也没了。

    突然,门被踢开,一个低沉的声音说:“不许动!”

    白韶白立刻停止了所有的动作,浑身僵硬着,嘲讽的说:“没有想到你来的这么快!”

    “面向墙壁抱头蹲下!”陆旧谦黑着脸,没有想到他急忙的赶过来,看到了竟然是这样的一幕!

    这一刻,他只想一枪崩了他!

    南千寻听到了陆旧谦的声音,也有了片刻的清醒,她睁开迷离的眼睛看着陆旧谦,越看越有些把持不住自己,脑海中不断的出现一些他们两人纠缠在一起的片段,怎么抓也抓不住。

    身体的叫嚣,让她浑身颤抖着,情不自禁的发出一阵阵的嗯嗯的声音,听起来极度的魅惑。

    陆旧谦这才发现她的反常,提起脚来,一脚踹在了他的身上,白韶白被踹到了墙壁那里,石墨上前用枪指着他。

    白韶白浑身发冷,陆旧谦和石墨大摇大摆的出现在家里,家里的那些保镖都死了么?

    可恶的是,他发现自己现在是自作孽不可活!家里的网被断了,现在就是调集人手都不能了!

    陆旧谦一脚踹开白韶白之后,快速的上前去拉南千寻,南千寻的手碰到他的手,用力的将他拉向自己,双腿盘在了他的腰上。

    “千寻,你醒醒!你中药了,我送你去医院!”陆旧谦说着扯开了她。

    南千寻头重脚轻的从床上爬起来,伸手把他拽着扑倒在床上,翻身骑了上去。

    石墨心里直呼辣眼睛,用枪指着白韶白,退到了浴室里。

    南千寻手忙脚乱的去解他的衣服,陆旧谦捧着她的脸问:“我是谁?”

    南千寻听到他问自己他是谁,嘿嘿笑了笑,说:“小样的,自己都不认识自己是谁了!”

    陆旧谦额头上一阵汗,但是南千寻此刻迫不及待的要跟他交融,陆旧谦也没有再勉强自己,扯开她的衣服跟她紧密的连接在了一起。

    床上传来一阵阵激烈的震动,伴随着女人欢愉的叫声,男人的低吼声,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篇爱的乐章。

    白韶白的额头上青筋乱跳,血压顿时升高,血管像是随时都会迸裂一般,他一向看她为宝贵,不想勉强她,好不容易下定决定要她,没有想到竟然给别人做了嫁衣!

    陆旧谦,我白韶白这辈子跟你势不两立!白韶白在心里暗暗的发誓,牙齿被磨的咯吱咯吱的响。

    一个小时之后,南千寻至极,但是陆旧谦却还没有得到满足,看着身下渐渐的想要沉睡的人,陆旧谦没有忘记自己来的目的是什么,立刻起身把衣服给穿了起来。

    “千寻,千寻?”陆旧谦上前拍了拍她的脸。

    南千寻浑身无力的躺在床上,连回应他的力量都没有了,只能听到他一直在叫自己,好累!想睡!

    陆旧谦没有办法,只好抱着南千寻上了楼顶,石墨用枪指着白韶白,也上了楼顶。

    不一会儿直升机呼呼哒哒的开了过来,停在了四楼顶上。

    低下的人看到有直升飞机过来,直觉上是发生了大事,连忙都朝楼顶上跑了过来,但是看到石墨拿着枪指着白韶白,都不敢轻举妄动了。

    陆旧谦抱着南千寻上了直升机,石墨胁迫着白韶白往直升机那边退,他一只手抓住了梯子,另一只手还在用枪指着白韶白。

    白韶白的人已经拿着枪瞄准了飞机的驾驶室,但是飞机起飞的时候,他们都睁不开眼来。

    石墨连忙把枪塞到了自己的腰间,双手抓住梯子,直升飞机摇摇晃晃的起飞,梯子在空中荡来荡去的异常危险,但是石墨却身手矫健的爬了上去。

    白韶白被推开之后,跌在地上,保镖离开上前来把他给扶了起来,还有人用消音的子弹朝直升机打了过去,但是飞机已经在他们的射程之外了。

    直升机飞的很快,朝南川市的方向飞走了。

    白韶白一捶捶在了地上,陆旧谦敢这么光明正大的来抢人,就是算准了自己不敢张扬!

    “今天的事,全部给我烂在肚子里!”他威胁的说了一句,自己先下楼了,到了自己的卧室里,把所有的被子都用剪刀给剪的稀烂,他立刻要求把整个屋子里的东西全部都换一遍。

    从白韶白的别墅里有一架直升机飞走的事,很快就被李常翰知道了,立刻打电话问白韶白是怎么回事,白韶白只说是陆旧谦来跟自己谈生意的,李常翰也倒没有怀疑什么。

    南千寻一觉醒来,已经是次日的上午十点多了,她浑身都有一种被碾压的酸疼,腿和胳膊都酸痛酸痛的,像是剧烈运动之后,歇了一夜次日浑身疼痛的那种感觉。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