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149章 带你去见一个人

    她看了看窗户,发现天已经大亮了,连忙坐起来,身手在胳膊上捏了捏,突然发现这是在南家的别墅里。

    她呆愣了一下,第一反应是自己昨天晚上做了一个可怕的梦,但是身上的痛楚却清清楚楚的告诉她,一切都不是梦。

    她昨天的记忆渐渐的回笼了上来,昨天她跟陆旧谦……

    她的脸上火辣辣的,同时也有些疑惑,白韶白为什么突然发疯,对自己像是对仇人一样?

    “小姐,醒了吗?”胖嫂在门外喊道。

    “胖嫂!”南千寻听到是胖嫂的声音,连忙下床来开门。

    “小姐,昨天好险,以后离白少爷一定要远一点,要不是陆少爷去的快,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胖嫂昨天听到石墨说了一些,心里后怕不已。

    “这个是红枣莲子羹,你先喝点吧!”

    南千寻看着胖嫂端着的红枣莲子羹,心里一阵暖暖的。

    “陆少爷,你回来了?”胖嫂刚把莲子羹递给南千寻,收拾了一下盘子,突然瞥见了陆旧谦回来了。

    南千寻看到了陆旧谦,整个人囧的想要找个地裂缝钻进去,昨天是她主动推倒他的,而且还用一种极其火辣的姿势缠住了他的腰。

    陆旧谦朝胖嫂点了点头,进来看着南千寻,南千寻的脸上像是火烤的一样,垂着头装作是在喝莲子羹,实际上她是不知道要怎么面对陆旧谦。

    “千寻,今天感觉怎么样?”

    “浑身疼!”南千寻听到他问话,连忙回答。

    陆旧谦的眼眸里含着笑,说:“都怪我心急了,我应该温柔一些!”

    “……”南千寻的耳朵都红了,陆旧谦知道不能继续逗她了,说:“快喝吧,我早上走的时候胖嫂就已经煮上了,估计一直等着你醒来呢!”

    “胖嫂,人真好!”南千寻垂着头说道。

    “快点喝吧,喝完了我有话要跟你说!”陆旧谦说道。

    南千寻看到他一本正经的样子,知道是有正事要说,连忙喝了羹,抬起头来看着她。

    “我要跟你说关于孩子的事!”陆旧谦的脸上有些寒意,南千寻听到他说孩子,心里有些难过。

    “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南千寻问道。

    “你出了车祸之后,孩子还好好的,那个把你调换了的医生已经被找了出来,他说你被转移走的时候,一切都是正常,孩子也完全没有问题!”陆旧谦说道。

    “我要见医生!”南千寻说道。

    陆旧谦叹了一口气,说:“你收拾一下,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南千寻听到他说要去见一个人,立刻掀开被子从床上下来,忍着疼痛拿着衣服去浴室了。

    简单的梳洗完了之后,南千寻坐在了陆旧谦的车子里,车子飞快的往盛唐开了过去。

    到了地下停车场,陆旧谦带着她直接上了一个小的电梯,电梯直接往最顶楼上去了。

    九转十八弯之后,两人在走廊的最末尾的那间房门口停了下来。

    陆旧谦身后摁在了指纹锁上,门啪的一下开了。

    江陵防备的站起来,看到来的人是陆旧谦和南千寻之后,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

    “哥?”南千寻看到江陵,上前喊了一声,像是看到了亲人一样。

    江陵脸上有些复杂的神色,说:“其实,我不是你哥!”

    南千寻看着他,又转过来看陆旧谦,陆旧谦说:“先坐下再说!”

    江陵看了看陆旧谦,又看了看南千寻,依旧站在那里,不肯坐下来。

    “哥,你坐,不管怎么样,我认定了你是我哥,你就是我哥!”

    “可是我不配!”

    陆旧谦抬眼看了看他,说:“你说了只要千寻来了,你就把所有的事都跟她说,现在她已经来了,如果我在你不方便说的话,我可以回避!”

    他说着站了起来,走了出去。

    南千寻看向江陵,问:“你怎么会在陆旧谦这里?”

    “我也无处可去了!我知道了白韶白太多的事,不知道他会怎么处理我,我害怕,所以主动来投靠他了!”

    南千寻了然的点了点头,江陵苦笑了一下,问:“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怂?”

    “不,有钱人的世界,我们不懂!但是他们却能主宰一个人的生死,我们死了他们绝对不会在意,伤害的却是最关心我们的人。”南千寻一本正经的说道。

    江陵深深的看着她,说:“我对不起你!”

    “哥,你告诉我,我到底是谁?跟白韶白到底是什么关系?我跟陆旧谦又是什么关系?”南千寻焦急的问。

    江陵说:“你们之间的关系很复杂,天天是你和陆旧谦的孩子,但是他却又在你怀孕的时候,撇下你跟高家小姐订婚!白韶白对你真心实意,却狠心弄掉了你的孩子,最后又跟李家小姐订婚!”

    “白韶白弄掉了我的孩子?”南千寻尖叫的一声不可置信的软瘫在原地,她一直都当白韶白时自己的亲人,可是他却伸手害了她的孩子。

    江陵垂着头,杀死她孩子的最直接的凶手就是他!

    “什么时候的事?”她的气息像是一下子全部都消失不见了一样,有气无力的问道。

    “你醒来之后,那一次不是生理期,你还记得有一块白色的小肉球吗?”江陵问道。

    南千寻浑身都发冷,眼泪哗啦啦的流了下来,她的孩子被她当做生理期的排泄物给丢在了马桶里。

    “呜呜呜……”她捂着脸痛哭了起来。

    陆旧谦在门口听到了里面隐隐约约的有哭声,立刻开门进去了,看到南千寻捂着脸大哭,连忙跑上前来把她搂在了怀里。

    她哭的撕心裂肺的,陆旧谦的心难过到了极处,江陵也好过不到哪里去。

    “千寻!”陆旧谦把她抱在怀里,下巴放在她的头顶上,南千寻的眼泪直接把他的胸口都给弄湿了。

    她哭了足足有一个小时,哭的累了,嗓子沙哑了,有气无力的靠在他的胸口,心里像是被刀子一刀一刀划开了一样。

    “孩子,以后会再有!这个孩子跟我们的缘分太浅,所以擦肩而过!”陆旧谦安慰道。

    南千寻听到他的话,从他的怀里出来,说:“你在我怀孕的时候,去跟高家小姐订婚,有什么资格说是我们的孩子?”

    陆旧谦不可置信的看着她,她究竟是想起来了,还是江陵告诉她的?

    他的举动在南千寻的眼中看起来都是心虚,她笑了笑,说:“我现在依旧什么都不记得,所以离不开你,所以就算是知道你对不起我,我也无可奈何,但是总有一天,我一定会独立!”

    陆旧谦的心里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堵上了一样,出气吸气都有些碍事。

    “我们先回去,江陵我会送到一个安全的地方!”陆旧谦说道。

    南千寻回头看了江陵一眼,说:“孩子的事,你是身不由己,但是我想你应该不会再骗我,以后山高水远,保重!”

    江陵浑身一僵,知道自己以后跟南千寻不会再见面了,心里有些难过。

    毕竟他们是在泰晤士小镇上认识的,那时候她是蛋糕西施,而他几乎成了她专用的医生,甚至他到处求医问药,想要彻底的只好她的心痛病,可是三年都没有找到。

    南千寻和陆旧谦并肩里开了盛唐,跟来的时候不一样,回去时候的南千寻,脸上多了几份忧郁和冷静。

    白韶白那边,南千寻被陆旧谦给抢走了之后,一直在筹划着要怎么样才能把她给抢回来,所以开口拒绝了跟李璞玉结婚。

    “胡闹!”胡云英站起来气愤愤的拍着桌子说道:“先前她被人糟蹋了,你执意要娶她,现在知道了她没有被糟蹋,你竟然不娶了,倘若你真的执意不娶,我也拿你没有办法,可是你偏偏糟蹋了人家姑娘之后,说不娶?由不得你!”

    “这年头,一夜qing的多了去,谁找谁去负责?再说了,你们联合算计我,这事我还没有找你们算账,现在你还想来逼婚?”白韶白毫不在意的说道。

    胡云英大腿一拍,说:“你没有选择的余地,你要是不跟李璞玉结婚,白家的家产你一分都别想要!别以为我把董事长的位子给腾了出来,你就可以一手遮天了,那是我情愿!白氏本来就姓白,可是我胡云英不只有你一个孙子!我辛辛苦苦把你当个人才培养,你到头来就给我回报这?”

    “你以为我愿意?我情愿生在贫困的家庭中!”

    “你以为你生在贫困的家庭中,就可以跟南千寻双宿双栖?做梦?南家不会同意,南千寻也不会跟你有任何的交集。我告诉你,你这辈子跟南千寻都是不可能,那是你的宿命!”

    “我不信宿命,我相信事在人为!”

    白韶白和胡云英在书房里激烈的争吵,来来往往的佣人谁也不敢上去触这个霉头。

    以前少爷虽然跟老太太不怎么对脾气,但是从来没有这样对着吵过,这一次好像两个人都恼火了。

    “当当当~~~”白韶白的电话响了,他看了看是李常翰的电话,想都没有想直接给挂了。

    胡云英气的浑身都发抖,李常翰是什么人?在江城你得罪了他,以后还要不要做生意?

    白韶白的电话刚挂了,胡云英的手机响了,她在手机响了三声之后,立刻接了起来。

    “白老太太,韶白在家吗?”

    “呃,他暂时不在,有什么事吗?”

    “本来韶白这个孩子不愿意跟璞玉结婚,我也不应该勉强的,但是现在璞玉已经怀孕,我想征求一下韶白到底什么意见!”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