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150章 蜀黍,抱抱

    李常翰的话说的非常的客气,实际上他要表达的意思是,现在李璞玉已经怀孕了,白韶白算不算个男人?要不要负责!

    胡云英的手机开着外音,白韶白也听到了电话里的声音,听到李璞玉怀孕的时候,他整个人都呆愣在原处。

    他的手微微的发抖,为什么那些玩一夜qing的人都没有什么后遗症,他不过是被设计了一下,然后就被沾上了?

    “啊哈哈哈,璞玉怀孕了啊,好事,好事,我回头一定会跟韶白商量一下,看看婚期是不是可以提前!”胡云英笑呵呵的说道,只听她的声音,会知道她此刻的心情极好,但是要是看她的脸色,就有些不好了。

    “那行,我这边也准备一下!”李常翰的话说的非常的漂亮,没有跟谁红脸。

    胡云英挂了电话之后,说:“你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怀孕了!”

    “我怎么知道是不是你们合伙骗我的?”白韶白慌乱了一会儿,随即又镇定了下来,他们能联手骗自己一次,保不齐会联手骗自己两次,他这一次不会这么容易就上当了。

    “是不是,你带着她去医院检查一下就知道了,你要是担心我们会在检查报告中做什么手脚,你也可以买早早孕回来,亲自动手给她验!”

    白韶白一个踉跄,如果只是睡了她,他不想负责,当做两厢情愿,谁也没什么话说,可是现在她怀上了自己的孩子,他身为一个男人,自然没有继续回避的理。

    “我娶,我娶还不行吗?我终于如你所愿,娶一个自己不爱的女人,你满意了吗?”白韶白对着胡云英大吼一声,转身匆匆忙忙的离开。

    胡云英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心里也有些心疼,但是白家的男人有自己必须背负的责任!

    她转过身去问在自己身边伺候的老妇人:“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少爷还年轻,不能明白你的良苦用心,等到他上了岁数,自然就明白了!”

    胡云英点了点头,说:“走,去李家商量婚期!”

    “哎!”老妇随她一起去了李家。

    白韶白的婚礼在二月初二举行,婚期急促,让人措手不及,但是白家却不焦不躁,李家也有条不紊,外界看来根本来不及准备,但是白家和李家是什么家庭?自然不会跟寻常百姓家一样了。

    白韶白的婚讯一出,各大报纸娱乐头条上都是他的消息,漫天都是他的消息,南千寻想要忽略都不行。

    她看着新闻上的报道,许久没有作声。

    “妈咪,韶白爸爸要结婚了!”天天从屋里跑出来,对南千寻说道。

    南千寻浑身一僵,问:“你认识韶白?”

    “认识!”天天重重的点了点头。

    南千寻一把抓住他,激动的问:“那妈咪跟韶白是什么关系?”

    “韶白爸爸对我们很好!我们去参加他的婚礼好不好?”天天天真的仰起头。

    南千寻听到天天想要去参加白韶白的婚礼,心里有些怯的慌,她好不容易从白韶白那里被救出来,现在要回去自投罗网吗?

    不过反过来想想,白韶白分明就是那种爱而不得的表现,所以强迫自己,是因为他没有得到。

    南千寻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说:“不去了,我会祝福他的!”

    “哦!”天天垂头丧气的说道。

    二月初一,各大家族的人都纷纷前往江城,准备次日参加白韶白的婚礼。

    在南川市的高铁站,一个萌萌哒的小朋友,跟在一个大人的后面排队上车,列车员看到这个小朋友跟在前面那个人的身后,手还扶着行李箱,以为是跟他一起的,也没有拦着他,心里还想着这个大人怎么这么粗心,把孩子放在后面?

    天天一同样的手法乘公交车来到泰晤士小镇,他以为白韶白会在这里举行婚礼,谁知道这里连结婚的气氛都没有,难道是在白家?

    他有些懊恼自己没有查清楚,就莽撞的来到了江城,于是掉头去公交车站,没有想到一转头撞在了一个人的腿上,他双手抱在对方的腿上,扬起脸来看这个人,一个好帅的男人!

    “蜀黍,抱抱!”天天张开双臂,求抱抱。

    乔致远正在欣赏泰晤士小镇的风景,没有想到竟然被一个小鬼头扑上来求抱抱,他微笑着蹲了下来,问:“小朋友,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天天鬼灵精怪的眼珠子一转,说:“蜀黍,我爸爸妈妈来参加白韶白的婚礼,可是我跟他们走散了!”

    他说着,还拿着两只手指头在一起戳戳,看起来像是做错事怕被责罚的样子。

    “白韶白的婚礼啊?我也是来参加白韶白的婚礼的……”

    “蜀黍,你带上我吧,我要去找爸爸!”天天的双手搭在他的肩膀上,一脸天真的说道。

    乔致远看着这个小萌娃,说:“难道你爸爸妈妈没有告诉过你,有困难找警察吗?”

    “蜀黍,警察叔叔那么忙,凑巧你顺路,就捎上我呗,我很省心的,坐车也不要钱!”

    “哈哈哈哈……”乔致远哈哈笑了起来,说:“那看在你这么乖巧的份上,我就带上你吧!”

    “谢谢蜀黍!”天天理所当然的双手搂住他的脖子,那副模样就是:抱抱!

    乔致远也理所当然的把他给抱了起来,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没有什么毛病!

    “乔总,你,你怎么弄了一个小萌娃?”助理刘玉生诧异的问道,他不过是刚刚去了一趟厕所,再出来就看到了他们的乔总抱着一个萌娃。

    “跟他的父母走散了,是来参加白韶白的婚礼的!”乔致远解释道。

    “哦!”刘玉生也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来到江城的人十个有九个都会来泰晤士小镇上看风景,只不过父母粗心的能把孩子给弄丢,还真不多见。

    “你父母叫什么名字?”乔致远问道。

    “哦,我爸爸是陆旧谦!”天天说道。

    乔致远和刘玉生对视了一眼,他们运气这么好?出来就能捡到陆旧谦的孩子?

    陆旧谦任性的让他们京都的人都刮目相看,竟然能跟高家的订婚宴上做出那样的举动,实在不是一般的人。

    “那我给你爸爸打电话!”刘玉生说道。

    “帅蜀黍,你可别!”天天紧张的说道:“我是偷偷跑出来的,万一被爸爸知道了,我屁股就要开花了,还是明天在婚礼上你们再直接把我还给爸爸,到时候白韶白的婚礼他不会打我的,等到过了婚礼他就消气了。”

    乔致远和刘玉生纷纷一愣,看向这个孩子,人小鬼主意倒是蛮多的。

    “那行,不过到时候你爸爸就会责怪我们!”乔致远说道,他怎么会看不出来,这个孩子是有问题,如果只是单纯的走失了,肯定会急着找父母,但是他现在明显的是不想让陆旧谦知道,难道他是偷偷跑出来的?

    “呃,我会替你们求情的,再说了,那时候他对我就是失而又得的,哪里还有心情怪你们?”天天说道。

    乔致远对刘玉生使了一个眼色,然后对天天说:“那我勉强收留你了!”

    “帅蜀黍,你真帅,我好喜欢你呦!”天天开心的抱着他的脖子,把头埋在他的肩膀上。

    乔致远的内心柔柔软软的,心里像是被融化了一般,心里想着是不是也要找个女人来生孩子了。

    刘玉生给陆旧谦打电话,陆旧谦这边还不知道天天不见了。

    “陆总您好,我是京都乔致远的助理刘玉生,您的儿子现在跟我们在一起,您不必担心,明天会带上宴会还给您!”刘玉生恭恭敬敬的说道。

    陆旧谦接到刘玉生的电话,有些吃惊,他和乔家几乎没有什么业务往来,也没有什么交集,怎么会打电话给自己?

    听到对方说天天在他手里,有些不可置信,天天还留在南川市,怎么会在他们的手里,难道天天来了南川市?

    “这件事,我还是要亲自确认一下!”陆旧谦说着挂了电话,拨通了南千寻的电话。

    南家上上下下都已经找疯了,天天已经消失了一个上午,可能去的地方都找过了,却始终找不到人。

    有成千上万种的可能在南千寻的脑海中盘旋,每一种可能都是消极的,她害怕极了,走路的时候都有些头重脚轻的。

    手机突然响了,她看到是陆旧谦的电话,突然想到了陆旧谦的人脉更广,于是接了电话就说:“陆旧谦,天天不见了!”

    “我知道了!他现在在京都乔致远的手上。”来听到南千寻说天天不见了,随即就能知道刘玉生说的是事实。

    “他、他想干什么?”南千寻听到天天在乔致远的手上,第一反应就是绑架!

    “别担心,有我在!天天是什么时候不见的?”

    “昨天睡前我还去他房里看过他,胖嫂说半夜里她还特意起来给他盖被子!”南千寻说道。

    “我知道了,你不用担心!”陆旧谦也摸不清对方是要干什么,只是简单的安慰了一句,立刻让石墨去查乔致远昨天到今天的行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