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151章 用孩子栓住她

    石墨查了之后,说:“乔致远昨天从新西兰回来,今天乘坐第一般航班赶往江城,应该是去参加白韶白的婚礼!”

    今天才来江城?他没有去过南川市,意思就是他是在江城遇见的天天,这个孩子自己跑到江城来了?这个混小子的胆子越来越肥了。

    他立刻拨了刘玉生的电话,说:“你们现在在哪里,我立刻来接孩子!”

    “我是瞒着孩子给您打的电话,让他先留在我们这里,明天到白韶白的婚礼上,再还给您,您看怎么样?”

    “那麻烦你们了!”陆旧谦吃不准他们,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拿着孩子来威胁自己什么,干脆走一步算一步,孩子在乔致远那里,不会有什么危险。

    次日,白韶白大婚!

    婚礼是在白家的老宅里举行的,乔致远带着天天来到了白家的老宅,刘玉生则是到处在看陆旧谦的身影。

    乔致远牵着天天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立刻引来了众人的围观,一个美的不可方物的男人,牵着一个萌的天下无敌的小朋友,看起来非常的有爱。

    “那个是京都的乔致远先生吗?”

    “对啊,他怎么也带着一个孩子?难道那个孩子是他的私生子?”

    “他们长的好像啊!”

    众人议论纷纷,之前陆旧谦曝出来有私生子的时候,众人都惊讶的不行,现在乔致远也带着一个萌娃出来,难道说现在都流行隐婚了吗?

    陆旧谦听到众人议论纷纷的声音,转过头来看着他们。他今天来的早,就是为了等乔致远,他抬步朝乔致远走了过去,淡笑着:

    “乔总!”

    “哦,陆总!”乔致远看到了陆旧谦,把自己手里的小萌娃拉了过去。

    天天看到了陆旧谦,丢开乔致远的手笑嘻嘻的跑过去,乔致远手上软软的触感消失的时候,心头有一种莫名的失落。

    天天跑到了陆旧谦的跟前一把抱住他的腿,仰着脸喊:“爸爸!”

    陆旧谦本来想要责罚他,但是看到他软软萌萌的脸,也没有说出来,虎着脸问:“你怎么会来江城?”

    “我要来参加韶白爸爸的婚礼,但是妈妈不带我来,我就偷偷的来了!”天天瘪了瘪嘴说道。

    “我想知道你是怎么来的!”陆旧谦一头黑线的问,乔致远颇有兴致的看着他们,也想知道他是怎么一个人来到江城的。

    “我跟着一个大哥哥的后面,伸手摸着他的行李箱,就上了高铁!”

    “……”

    “……”

    “下次不许一个人偷偷的跑出来,知道了吗?”

    “知道了!”天天把手举在头上,做保证状。

    乔致远看着这个孩子,果然聪明过人!

    “多亏了乔总!”陆旧谦抬眼看向乔致远说道。

    “陆总客气了!陆总有这么个聪明过人的儿子,实在令人羡慕!”乔致远由衷的说道。

    “淘气罢了!”

    “这孩子,以后定能成大事!”

    “乔总谬赞了!”

    “走吧,婚礼要开始了!”

    “好!”

    陆旧谦带着天天和乔致远一起往里面去。

    不一会儿天空中呼呼哒哒的好几架直升飞机扎着大红绸缎,从空中飞了过来,飞机稳稳的落在了草坪上。

    白韶白下了飞机,把李璞玉抱了起来,朝红地毯这边走了过来。

    众人议论纷纷,这场婚礼和真够豪华的,竟然出动了四架直升飞机,真是江城第一豪!

    还有的人在做直播,不一会儿就涨了几十万的粉。

    白韶白的目光若有若无的瞟过陆旧谦所在的位子,也看到了天天,嘴角微微上扬,看起来依旧是那样的温润如玉,风度翩翩,芝兰玉树,但是内心已经不在是从前那样的光明了。

    婚礼进行的非常的顺利,天天看着白韶白结婚,心里隐隐有些失落,从前眼中只有自己和妈妈的韶白爸爸,以后就不再是专属他们了。

    结婚典礼过后,陆旧谦带着天天回南川市,并且不忘邀请乔致远来南川市游玩,但是乔致远却婉言谢绝了。

    到了高铁上,陆旧谦伸手拿出了手机,看到了四十几个未接来电,他翻了翻,都是南家的别墅打过来的,心想着应该是为了天天的事,所以拨了回去。

    “喂,陆少爷吗?出大事了!”胖嫂接到电话就开始嚷嚷了起来。

    “出了什么事?”陆旧谦问道。

    “刚刚有人来,把小姐给带走了!”胖嫂焦急的说道。

    “你说什么?”陆旧谦听说有人去把南千寻给带走了,当场有些慌乱了,问:“什么时候的事?”

    “一个小时之前!”

    一个小时之前,就是白韶白迎亲回来的那个时候,那时候人潮哄哄,手机响了听不见。

    一切都是有预谋的!

    他立即挂了电话,通知石墨迅速的锁定各路口,追南千寻的下落。

    石墨随即安排了下去,并且所有的人都按照最快的速度开始行动,封锁了各个路口,只要南千寻还在南川市,就不会被转移。

    南千寻这边,昏昏沉沉的连抬眼皮的力气都没有了,她躺在一个很窄的地方,摇摇晃晃的难受的很。

    不知道车子走了多久,她被被拉了下来,关在了一间只有一个小窗口的房间里。

    她躺在地毯上又睡着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中有人轻轻的拍她的脸。

    她睁开眼睛来,看到眼前的白韶白,觉得自己应该是在做梦,又闭上了眼睛。

    “你们到底用了多少药?”白韶白阴森森的问道。

    “我们就用了一点点,她可能是对蒙汗药比较过敏!”为首的那个人小心翼翼的说道。

    白韶白回头看着南千寻,又伸手在她的脸上拍了拍,南千寻睁开眼睛来,怔怔的看着白韶白,她确实没有做梦。

    “晚晚?”白韶白喊了一声。

    南千寻伸手推开他,问:“晚晚是谁?”

    “你、又失忆了?”白韶白紧张的看着她。

    “白韶白,你不用在我面前装深情了!你今天已经结婚了!”南千寻看着他说道。

    “我娶她是身不由己!你放心,我会跟她离婚的!”白韶白伸手把她从地板上扶了起来,南千寻看到他小心翼翼的,想起了天天的话:韶白爸爸对我们很好!

    “韶白,我不想当小三,你既然跟她已经结婚了,就好好的过吧!而且,我也不是你的晚晚,我是南千寻!”

    白韶白浑身一僵,说:“你都想起来了?”

    南千寻看到他在说自己都想起来了的时候,表情是惊喜的,有些暗暗的怀疑,他弄掉自己孩子的事究竟是真是假,如果他真的做了什么对不起自己的事,想必不会是惊喜,而是心虚!

    倒是陆旧谦的那种复杂的表情,有些耐人寻味了。

    南千寻看了他一会儿,双手捧住他的脸,说:“我那个没有出生的孩子……”

    白韶白的浑身猛然一僵,脚手迅速变冷,他自己到现在都有些搞不清楚,自己当初是怎么下定决心弄掉她的孩子的。

    他自己也后悔过,但是都来不及了!

    南千寻感受到了他浑身的僵硬,之后的轻微的颤抖,还有他的脸迅速变的苍白,心里知道了这件事的真实性。

    她伸手推开了他,说:“你走吧,从此以后我们再无瓜葛!”

    “你到底是因为孩子要跟我断绝关系,还是因为陆旧谦?”白韶白听到她说什么再无瓜葛的话,顿时咆哮了起来。

    南千寻回头看着他,他的表面上温润如玉,其实非常的易怒,不经意的一句话就能让他咆哮。

    “不管是因为谁,我们之间一刀两断会成为事实!”

    “我不会让你称心的,我也不会让陆旧谦如意!”白韶白恶狠狠的说道,幽怨的看了她一眼转身出去了。

    南千寻被她关在这件小屋子里,每天只能仰望那一丝丝的阳光,对于失去记忆的她来说,格外的折磨。

    她不知道天天找到了没有,不知道陆旧谦有没有想办法找她,也不知道白韶白究竟要把自己逼到什么地步!

    她像是与世隔绝了一样,吃喝拉撒已经成了她生活的全部。

    “韶白,明天我们启程去马尔代夫,在那里七天,之后我们再去……”李璞玉拿着旅游攻略,兴致勃勃的坐在白韶白的身边。

    白韶白把自己的手从电脑的键盘上撤了下来,说:“璞玉,你不适合坐飞机!”

    “我问过医生,医生说没有问题的!”

    “前三个月容易流产,所以小心为妙,毕竟这个是白家的第一个孩子!”白韶白温和的摸了摸她的头。

    “可是……”李璞玉有些不甘心,别人结婚之后,都会有蜜月旅行,可是自己却什么都没有。对于她来说,这就是一种遗憾!

    “乖,好好养着!”白韶白伸手摸了摸她的肚子,李璞玉所有的话都被咽在了肚子里。

    “那以后生了孩子,你一定要补偿我!”

    “嗯!”白韶白微笑着看着李璞玉离开,门被关上的那一刻,他的脸彻底的黑了下来。

    李璞玉回到自己的房间内,气的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新婚夜丈夫就睡书房,就算是她贴着他去了书房,他也会以她的身子不适为由,不肯碰她一下。

    李璞玉心里犯难,如果这样一直不碰自己,怎么怀孕?时间久了肯定会露出马脚。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