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152章 最好的闺蜜

    南川市,陆氏总裁办公室

    “还没有下落吗?”陆旧谦有些坐不住了。

    石墨摇了摇头,说:“到现在都没有找到,唯一的可能就是她人已经不在南川市了!”

    “嘭!”陆旧谦猛然拍着桌子站了起来,说:“肯定是白韶白把她又带回了江城!”

    “不排除这种可能默认分章[16],白韶白一准是算计好的,他大婚的时候我们都不在南川市!”

    陆旧谦想了想,那天白韶白下飞机的时候,还特意的看了看他,当时脸上挂着的那份笑,现在想想还真是别有深意!

    婚礼的现场那么吵,打电话也听不见!

    “不行,我去江城!”陆旧谦说着急匆匆的往外走。

    “陆总,陆总……”石墨跟在后面大声的喊着,陆总怎么遇见南千寻的事都淡定不了了?

    陆旧谦冲到了江城,直接来到了白韶白的办公室。

    “陆总!”

    “白总!”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陆总这么火急火燎的来,可是有什么项目要谈?”白韶白坐在椅子上,摇来摇去的,看起来惬意的很。

    “白韶白,把千寻还给我!”陆旧谦的浑身紧绷着,像是下一刻就会爆发一般。

    “陆总说的什么话?你开着直升机来把我的人给抢走了,我还没有找陆总要人,陆总倒是反咬我一口,挑衅也太明显了一些吧?”白韶白伸手拍在了办公桌上。

    两人对视着,有剑拔弩张的气势。

    李璞玉刚好走到门口,听到他们之间的对话,浑身一个激灵,难道白韶白不跟自己同房,每天晚上去睡书房,就是因为他藏了南千寻?

    她急急忙忙的离开公司,回到浅月湾他们的别墅里,兰嫂看到李璞玉回来了,连忙小心翼翼的伺候在一旁。

    她之前说什么呢,就说向晚要生一个孩子,怎么样?现在知道了吧?

    她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要是向晚早听她的话,先生怎么会娶这个女人?虽然看起来也很漂亮,但是就是有些高不可攀,没有向晚那么平易近人。

    “兰嫂,我问你一件事,你要如实回答!”李璞玉坐在了沙发上,对着兰嫂说道。

    “是,太太!”

    兰嫂的一句太太让李璞玉的心里舒服了不少,脸上的笑容渐渐的多了起来。

    “之前住在这里的女人是谁?”

    兰嫂心里一慌,这个李家的大小姐什么都知道吗?她的额头上立刻就出汗了。

    “你只要如实回答就好了,不用顾及别人!因为不会有人顾及你,你家里还有一个上大学的儿子需要供养,你要是丢了工作,那可不是好玩的,在江城我可以让你找不到工作!”

    李璞玉笑着说,但是说出来的话却让兰嫂的头皮都发麻,如果真的丢了工作,家里的花销怎么办?孩子上学怎么办?

    李家是什么样的家世,她多少听说一点,传说中的李家就是江城权力的代表,如果得罪了李家,真的会生不如死!

    “是,是向晚小姐!”兰嫂的心里将自己鄙视了一把,不是她故意的要卖主求荣,她发誓自己绝对不是故意的。

    “向晚?”李璞玉皱了皱眉头,按照她对白韶白的了解,他怎么可能会舍弃南千寻来养一个什么叫做向晚的?

    南千寻已经从南川市消失了好几个月了,之前有人说她死了,但是南氏却没有传出来任何的消息,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今天听到陆旧谦和白韶白之间的交涉,她才意识到自己一直都忽略了,她应该早点防患的!

    “好了,没事了,你去忙吧!以后认准了谁是你的主子!”

    “是,太太!”兰嫂松了一口气,还好她没有继续问下去,只不过她也为自己的未来担忧,自己知道了让女主人抬不起头的事,不知道她会不会真的辞退自己。

    李璞玉想了想,去了白韶白的书房,却意外的发现,书房却锁着门!

    “兰嫂,兰嫂!”李璞玉喊道。

    “太太,怎么了?”

    “书房你不去打扫吗?”

    “打扫啊!”兰嫂莫名其妙的问。

    “为什么开不了门?”

    “哦,先生不喜欢 人进他的书房,我每次打扫完了之后,就按照他的吩咐锁了门!”

    “开门!”

    “哦!”兰嫂哪里敢跟女主人对着干?立刻开了门。

    李璞玉进去之后回头说:“我要看看书,进行胎教,没事的!”

    兰嫂看了看她的肚子,心里还是暗暗的为向晚叹息,要是她能怀上他的孩子,怎么可能会别这个女人给抢了男人?

    她点了点头,帮她把门给关了起来。

    李璞玉四处看了看,觉得这间房子里也藏不了人,索性坐在了他的椅子上,桌子上放置的照片引起了她的注意,那是高中时期南千寻的照片,照片上的她还是婴儿肥的脸蛋,没有了现在的魅惑,倒显得清纯。

    那时候,她们还是好闺蜜,一起吃饭,一起学习,一起看电影,她帮自己买姨妈巾,自己帮她买早餐,这些事都还历历在目。

    只是后来,她们爱上了同一个男生——白韶白!

    她是一个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可以不择手段的人,而她却是那种处处都可以忍让的人,原本可以做一辈子好姐妹的闺蜜,却因为一个男人翻脸了。

    她把照片给放了回去,心里暗暗的想着,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

    她起身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旁边的一个大花瓶,她连忙伸手去扶,却意外的发现这个花瓶暗藏玄机。

    她左右扭动了花瓶,身后的书架突然动了,她吓的连忙转到了一旁,看到书架露出了一道缝隙,连忙又去扭动了一下花瓶,最后书架露出了一个款的缝隙,她壮了壮胆,走了进去。

    走了有两三分钟,她来到了一座较为空旷的房间里,凭着直觉,这里应该是在地下。

    “什么人?”有人厉喝了一声。

    李璞玉吓了一跳,随即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说:“是我!”

    那些人看到还是李璞玉,都呆愣住了,他们的总裁夫人来了,这可怎么办?

    “你们不用紧张,我只不过来看看她!”李璞玉强装镇定的说,她也不知道南千寻究竟在不在这里,只是故意的诈诈他们而已。

    那些人也不知道李璞玉的底,这里关押的人极为机密,既然总裁夫人能知道,想必是总裁告诉她的,既然白总也没有特意交代过,他们也不好拦她。

    “夫人,这边请!”为首的那个人说着把李璞玉引到了一个房间的门口。

    门哐的一声被打开,南千寻坐在床上微眯着眼,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白韶白每天都会来,除了他也不会有第二个人来。

    那人把灯打开,李璞玉看到了南千寻的身影,整个人都僵硬了,他果然是把她藏了起来,而且是藏在这么隐秘的地方,就算是她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到书房可以通到地下室,而且南千寻就关在地下室里。

    “你先出去,我有话要跟她说!”李璞玉对那个看守的人说道。

    那人点了点头,出去的时候,把门给带上了。

    李璞玉听到门被关上,心里恐慌极了,连忙朝门口跑了过去,压低了声音说:“我很快就好了!”

    “我一直在门口,你好了敲敲门就可以了!”那人说道,李璞玉的心里才慢慢的缓了过来,她很害怕自己也被关在这种不见天日的地方。

    这里唯一的小窗口有阳光透进来,但是李璞玉很清楚,那个阳光不是直接照进来了的,而是通过一系列反射,反射进来的。

    “千寻!”李璞玉看着南千寻喊了一声。

    南千寻在她开口说话的时候,已经睁开眼睛来看她了,看到是李璞玉,又闭上了眼睛。

    “是你丈夫非要囚禁我的,跟我往无关,如果白太太是要来耀武扬威的话,怕是找错人了。”

    “千寻,你不认识我了?我是璞玉!”李璞玉诧异的看着南千寻,她看向自己的目光是陌生的,对自己说话的口气也是陌生的。

    南千寻浑身一僵,心里知道这个李璞玉以前肯定也是认识自己的,她佯装故意不理她,想听她说出更多。

    李璞玉坐在她的面前,心里想着要怎么解决她,要是有她在,自己和白韶白之间永远都会有隔膜,这不是她想要的。

    “千寻,我知道你恨我!爱上白不是我可以控制的事,我知道当年我拆散你们的事做的不对。

    可是你知道吗?胡云英执意要拆散你们,就算我不出面当这个恶人,也会有人做这些,而我做的话会更卖力,因为我爱他。

    我不想伤害你,可是你不是有了陆旧谦吗?你跟白已经是不可能的了,为什么不能成全我呢?

    我是你最好的朋友啊!”

    李璞玉说着哭了了起来。

    南千寻听到她的话,心再一次的乱了,原来她和白韶白之间曾经是情侣,而且胡云英也确实拆散了他们,而且眼前的这位白太太也参与了拆散的过程,并且她还是自己最好的朋友!

    她睁开眼来,看着她问:“你跟我说这些到底是什么目的?”

    “我想说,如果你肯离开,我帮你!”李璞玉郑重的说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