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154章 比陨石稀有的血

    他连忙回头,看到有一辆车子撞在了他的车子上,把他的车子撞到前面的车上,整个过程电光火石之间。

    那辆车子,往后倒车,然后又撞了过来。

    他立刻掏出腰间的枪,对着那辆车子的驾驶员打了过去,子弹穿过车玻璃,没有伤到那人,那人立刻开着车子逃走了。

    他快速的去看南千寻的情况,她已经被车子死死的卡住了,嘴巴里还不住的往外吐血。

    “千寻,千寻?”洛文豪心里一慌,焦急的喊着,整个人已经处于暴走的边缘!

    南千寻的血不住的往外涌,脑海中却渐渐的清晰了起来,过往的一幕幕都不断的涌现在她脑海中,她又吐了一口血,转眼看向洛文豪,扯了扯嘴,说:“我、我可能、真的要死了!”

    她只有嘴型,却发布出来任何的声音,洛文豪从她的嘴型能判断出来她在说什么。

    “千寻,祸害遗千年,你不会这么容易就死了,你还没有告诉我你怎么死而复生的,我不许你死!”洛文豪情绪激动的说道。

    警察和救护车很快的赶到了,只是看到了车子被撞成这样,大家都嘘咦不已,先不说车子有多值钱,就在高速服务区能发生这么惨重的车祸,让大家都不由的想到了两个字——谋杀!

    警察束手无策的站在一旁,要把伤者弄出来,只能把车子个切了,可是这辆车价值千万,他们不敢随意动手,前不久那个为了抢救病人,剪坏了病人衣服遭索赔的新闻他们还历历在目,万一到时候车主要求赔车子,可就麻烦大了。

    “你们给我快点,快点把车子给小爷切开,救人要紧!”洛文豪看到那些警察束手无策的在一旁,立刻朝他们咆哮道。

    “请问你是车主吗?”警察问道。

    “滚!”洛文豪恼怒的一脚踹在那个说话的警察身上,另外几个警察想要抓捕他,但是有人眼尖的认出来了这个洛文豪,于是开口说:

    “同志们,快点救人,这位是洛少爷!”

    那些警察听说眼前的事洛文豪,也不再犹豫了,开始切割车子,就算他不是车主,到时候车主索赔的时候,也有洛少爷顶着。

    陆旧谦这边,正在一筹莫展,突然接到了李璞玉的电话。

    “陆总,我是李璞玉,我知道你现在一定在找南千寻,她就在白韶白的地下室里,你快想办法救她!入口就在他书房里,那个大花瓶!”

    陆旧谦听到李璞玉的电话,浑身一僵,白韶白竟然在别墅里弄了地下室?

    他立即挂了电话,到了浅月湾的别墅,别墅里的保镖已经少了很多,不知道都去哪里了,他现在已经顾不得消息是真的还是假的了,不管真假,他都要去一探究竟。

    陆旧谦翻过去之后,摸到了书房,书房的门还是锁着的,他随手逃出来一块锡片,轻轻松松的开了他的门。

    他看到了那个花瓶,过去拧了拧,书架开了之后,他侧身进去了。

    里面的看守的人已经全部都撤了,他一间房一间房的找,终于找到了一处条件稍微好一点的房间,房间里的饭菜原封未动,倒是洗手间的玻璃碎了一地,他抬头看了看抽风口,难道南千寻从这里跑出去了?

    李璞玉给陆旧谦打了电话之后,拿着手机半响未动,心里暗暗的想到,改天一定会去庙上给她多上点香。

    南千寻被洛文豪用直升飞机带回了京都最好的医院,他坐在急救室的门口,心如火焚。

    “洛少爷,病人失血过多,需要输血!”

    “输我的!”他说着连忙把胳膊给撸了起来。

    “洛少爷,她需要的是Kidd血!”医生艰难的说道,“这种血型,我们只是在上理论课的时候学过,没有想到有生之年还真的遇到了!”

    洛文豪听到他的话音,知道他的意思是这种血很少!

    “O型,我是O型,输我的!”洛文豪着急的说道。

    医生摇了摇头,说:“洛少爷,你还是立刻寻找血源吧,跟她有血源关系的人可能会有相同的血型!”

    洛文豪第一反应就是天天,可是天天太小了,于是又想到了南紫云。

    他快速的朝某军区大院里赶了过去,南紫云正在扶着陈康尔走路,陈康尔已经恢复的很好了。

    “姑姑!”洛文豪跑了过来,看到南紫云,像是看救命草一样,上前喊道。

    南紫云心里慌乱了一下,看到了洛文豪,随即问:“洛少爷这一声姑姑我可担当不起,不知道洛少爷来在这里有什么事?”

    “千寻,千寻她现在命悬一线,需要输血,可是她确实kidd血,血库中根本就没有过,现在只有你能救救她了!”

    “她,她怎么了?”南紫云听到洛文豪说南千寻命悬一线立刻紧张的问道。

    “出了车祸!姑姑,来不及解释了,你先跟我走一趟吧,等着救命!”

    “紫云,你去吧,我没事!”陈康尔说道。

    南紫云有些不放心的看着他,然后一步三回头的看着他,洛文豪急的像是屁股着火了一般。

    到了医院之后,他立刻带着南紫云去了急救室,护士给验了血之后,说:“对不起,血型不配!”

    “怎么可能?这位是她姑姑!”洛文豪尖叫着说道。

    南紫云也目瞪口呆的看着护士,怎么可能不配?

    “从遗传学上来说,这两种血腥是亲戚的可能性为零!”护士说着又进去了。

    洛文豪和南紫云面面相觑,什么意思?到底是南紫云不是南家的人还是南千寻不是南家的人?

    “少爷,您让我寻找的血液,我已经找了五个国家,都没有这种血!”王大力打了电话过来。

    半个小时前,洛文豪给他打电话,让他立刻去找Kidd血,但是他找了好几个国家都没有这种血,他也不知道要去哪里找。

    “Kidd血难道比陨石还稀有?给我继续找!”洛文豪失控的大声吼叫了起来。

    “文豪?”乔致远刚从电梯,听到了洛文豪失控的大声吼叫,转过来看看怎么回事。

    “表哥!”洛文豪看到了乔致远,连忙朝他走了过来,着急的说:“表哥,你快去帮我找找Kidd血,救命用!”

    “Kidd血?”乔致远的表情变的古怪,目前为止他还没有发现国内还有其他的Kidd血!

    “对,救命用!”

    “给谁用?”

    “来不及解释了,你帮帮忙!”洛文豪说道。

    乔致远诧异的不行,他们乔家就是Kidd血,却没有向外公开过,这种血液稀有,万一被有心人给知道了,后果将不堪设想。

    但是看在现在洛文豪急着要救命,他犹豫了一下,说:“我是!”

    洛文豪诧异的看着他,他是kidd血?

    先不管真的假的,拉进去再说。

    乔致远被拉到了手术室里,当场输血。

    他转头看着旁边收拾台上的人,一时之间心思有些复杂,不会是乔家流落在外的人吧?  

    南千寻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三天之后了,洛文豪红着眼睛坐在她的面前,看到她醒了,终于松了一口气。

    “洛文豪!”南千寻还是很虚弱,洛文豪连忙说:“放心,没事了,过了危险期了!”

    南千寻眨了眨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发现气吸的太饱,会痛,所以轻轻的吸,轻轻的舒,总觉得浑身都像是骨头被拆开来了一样。

    “要不要吃东西?”洛文豪还没有忘记,她之前是饿着肚子,然后被撞的。

    南千寻摇了摇头,洛文豪给她用的都是最好的药,就算是三天没有吃饭,她的营养都不会缺失。

    南千寻只是醒了一会儿,又睡了。

    白韶白这边,南千寻不见了之后他又找不到,一直怀疑是陆旧谦又偷偷的把她给救走了,但是他的人打探得到陆旧谦也一直在找南千寻,索性专心的找人了。

    他心烦意乱的坐在书房里,李璞玉又端着汤过来了,说:“白,喝点汤吧,你最近都上火了!”

    白韶白看着她,没有说话,倒是端着汤喝了起来。

    李璞玉让他喝了汤之后,坐在了他的对面,问:“你最近是不是生意不顺?怎么觉得你好像很不开心?”

    “没事,可能就是压力太大了!”白韶白微微一笑,脸上看不出来任何的异样,内心却无比的想让她赶紧滚出自己的视线。

    “如果李家可以帮忙的事,我们可以请他们帮忙,不用什么事都自己担着!”李璞玉伸手抚在他的手上说道。

    白韶白看着她,没有来由的觉得自己的小腹一热,属于男人的那种热血冲上了心头,他反手捂着她的手,把她往自己的身边来拉。

    李璞玉转过办工桌,坐在了他的腿上,两人在书房里拥吻着,最后白韶白将她放在了办公桌上,伸手从下面钻到了毛衣里,轻轻的揉*捏着属于自己的那份柔软,然后情不自禁的解开了自己的皮带。

    一番云雨过后,李璞玉起来收拾了东西,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突然一个电话打了过来,她看着电话号码,接了起来。

    “初夏,你怎么突然打电话过来了?”李璞玉问道。

    “姐,我的方法好用吗?我告诉你,每天用一次,直到你怀上了孩子!”南初夏说道。

    “你的方法是挺好用的,你的事姐也不少出力了!”

    “我知道!”南初夏的脸上笑的格外的阴柔,她要的是南千寻死!

    “我先挂了,没事别打扰我,有事回去再说!”李璞玉有些不悦的说道。

    南初夏听到电话那头已经没有了声音,手掐在手心上,恨不得掐烂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