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155章 南千寻,你找死

    南千寻在医院里住了一个月,终于恢复的差不多了。

    “不错,不错,恢复的差不多了!”洛文豪过来说道。

    “我都快长霉了!”南千寻微微一笑说道。

    “再养一个礼拜就可以出院了,出院之后我带你去看桃花,有的地方桃花开了!”

    “呵,我哪里有心情看桃花?”南千寻苦笑着说。

    洛文豪也知道她的意思就是那些要害自己的人还在肆无忌惮的活着,她没有这个资格去放松自己。

    “你到底是怎么死而复生的?”洛文豪一直想问,却一直都没有敢问,看到她今天好多了,才将心里的疑问给问了出来。

    “白韶白,偷天换日!”

    “……”洛文豪的脸色变了,好一个白韶白,竟然这样玩他们,居然骗过了他和陆旧谦!

    “我要回南川!”南千寻回头对洛文豪说道。

    “你何必再回去?”

    “难道在这里你就保证我不会于家佘家的人,不会遇见高家的人?他们恨我入骨,而且我也不想连累你!”

    “什么连累不连累,小爷不怕他们!”

    “我家在南川,我父亲的产业在南川,我的儿子也在南川!”

    “……”洛文豪竟然哑口无言,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三月十五,南川市举行了最大的庙会,南千寻出现在南家的别墅外。

    陆旧谦正牵着天天从别墅的门口车库的方向走,她远远的看着他们,却没有叫住他们。

    陆旧谦跟高廷梅订婚宴上发生的事,她都知道,后来发生的事洛文豪也都给她八卦了,她心里感动,兜兜转转又回到了原点。

    “妈咪~~”天天转脸的时候看到了南千寻站在门外,陆旧谦听到他的喊声,蹲了下来,说:“妈咪很快就能回来了,她去了很远的地方!”

    “妈咪已经回来了,你看!”天天说着,丢在陆旧谦的手,朝门口跑了过去,陆旧谦转身看到了南千寻就站在门外,整个人都僵硬住了,双腿发沉,像是灌上了铅一样,生生的挪不了一步。

    南千寻也看着他,眼睛里含着泪水,到天天扑过来的时候,她还是一眼不眨的看着陆旧谦。

    两人就这样隔着一扇门两两相望,天天又快速爬上的大门,把手指摁在了大门上,门开了之后,他立刻跑出来扑在了她的腿上。

    胖嫂也出来了,她连忙过来把天天给抱在了一旁,说:“把时间先留给爸爸妈妈!”

    天天懂事的离开了。

    陆旧谦和南千寻就这样相望着,南千寻先挪动了步伐,朝陆旧谦跑了过去,陆旧谦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睁着眼睛看着她跑向自己。

    南千寻跑的不快,她剧烈的运动浑身还是会有些不适,跑到一半的时候,她停下来喘气,刚喘了几口,整个人就被陆旧谦用公主抱给抱了起来。

    陆旧谦抱着她快速的回到了卧室,把她放在床上,附身压了下来。

    “旧谦,别……”南千寻连忙制止了他。

    陆旧谦听到她喊自己旧谦,不由的瞪大了眼睛,有多久他没有听过这个名字了?

    “我大病刚刚痊愈,不能……”南千寻水汪汪的眼睛看着他,一眼不眨。

    “去哪儿了?”陆旧谦沙哑着嗓子问道。

    “从白韶白那里逃了出来,偶遇洛文豪,可是我们在高速上发生了车祸。”

    又是车祸!陆旧谦的眉头一皱。

    “以后,我们住瑞海!”

    南千寻点了点头,说:“住哪里都一样,这一次我不会再那么容易中招了,我们把别墅的保安工作给做好了!而且我跟高家的账还没有算清!等到我们都太平了,再回到那个地方,我不想那里被染上了别的气息”

    “你想起来了?”陆旧谦吃惊的看着她。

    “想起来了,对不起,委屈你了!”南千寻拍了拍他的脸蛋说道。

    陆旧谦连忙将头埋在了她的胸前,像是寻求安慰一样。

    南千寻找回了自己的记忆之后,重新回到南氏,南氏的员工见到他们的总裁回来了,之前的那个什么总裁已经死了的谣言不攻自破了。

    她不在的这段日子,人心有些犯散,大家都纷纷的猜测,之前那个爆料是真的还是假的,只不过后来没有人再提这个茬,但是心里终归有个阴影。

    不过南氏的工资照样发,大家所以暂时还没有准备跳槽,没有想到Nancy回来了。

    “Nancy,真的是你?”米露来到办公室里,满脸的不可置信。

    “是我!我不在的这段日子,你把公司管理的不错!还有吴天和路由都应该嘉奖!”南千寻说道。

    “通知各部门进行部门聚会,费用从公司出,每人标准三百五!”

    “好!”米露说着出去了,她怎么也想不通了,已经不在了的Nancy,怎么又活生生的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南千寻继续的看文件,对公司近期的发展比较满意。

    陆旧谦来到的时候,看到她看文件看的一本正经的,微微笑了笑,他这么辛苦,一个人管着两个集团容易么?

    他的手在门上敲了敲,看了看表。

    南千寻抬起头来,看了看他也看了看表,说:“等一下!”

    她收拾了一下,跟着陆旧谦一起离开了公司。

    路由见南千寻跟陆旧谦离开了,当下就报告给了白韶白。

    “白总,Nancy回来了!”

    “回去了?”白韶白早就料到了,可能是她自己躲起来了,然后等到他们都不再寻找她了,然后她才会出现,果然这样。

    “是的,而且她跟陆旧谦一起!”

    白韶白的脸上露出一抹奇怪的笑,就算是自己得不到,他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陆旧谦得到!

    “没事,他们得意不了多久!”

    白韶白挂了路由的电话之后,高廷梅的电话打了过来。

    “高小姐!”白韶白不阴不阳的喊了一声。

    “白总的本事可真是令人刮目相看啊,你既然已经困了南千寻那么久,为什么不困她一辈子?”高廷梅说的咬牙切齿。

    “高小姐,你的本事也大的很,你这是在提醒我,我的一举一动都在你的监控之下么?你暗暗的对她下毒手,这件事我还没有跟你算账,你倒是自己找上门来了,忘记了我们之间的约定了么?”白韶白丝毫不会畏惧她。

    “她不是也没有怎么样么?要不是我,你又怎么能困住她?”高廷梅也毫不示弱。

    “总之,你想要弄死她是事实,我告诉你,你要是真的弄死了她,我一定会为她报仇!”

    “白韶白你威胁我?你的肚量还真大!”高廷梅讥诮的说道。

    “看样子是佘庆生没有满足你,你还对陆旧谦念念不忘!”

    “白韶白,你……”高廷梅气的浑身都发抖,缓了一口气说:“没有想到你人模人样的,居然说出这种话!”

    “我不允许你对她私自动手,你听到了没?”白韶白警告的说了一声,不再跟她废话,直接挂了手机。

    高廷梅气的胸口起伏的很大,但是她很快就镇定了下来。

    晚上,南千寻给高廷梅打了电话出去,高廷梅正在跟佘庆生约会,吃西餐,电话响了皱了皱眉头,拿了起来,看到了一串熟悉的号码,想也没想的接了起来。

    “高小姐,我是南千寻!”

    “南千寻?”高廷梅怎么也没有想到南千寻会主动给自己打电话,她有些心虚,毕竟自己做过的事,并不是无迹可寻的。

    佘庆生听到了南千寻的名字,耳朵也竖了起来,自己的姑姑就是死在她的手里,这等于打了佘家的脸,他要找机会弄死她。

    “很遗憾,我没有如你所愿,我们之间的私人恩怨,是时候了结了!”南千寻波澜不惊的说道。

    高廷梅有些慌乱,故作镇定的问:“我们之间还有什么私人恩怨?不就是个男人么?你男人我已经还给你了,你还想怎么样?”

    “既然高小姐这么搞笑,那我只好把证据直接寄给高老爷子一份,然后给京都的警方一份,哦对,高家好像还有好几家的对头吧?高剑鞘也得罪了不少人吧?不知道他们找到了机会,会不会分分钟的把高家给踩到脚底下?”

    “你敢?”

    “经历过死亡的人,还有什么敢和不敢?”

    “你想怎么样?”高廷梅气冲冲的问道。

    “当然是你自己去自首,这样就不会连累高家了!”

    “南千寻,你找死!”她咆哮着把手机给摔了。

    佘庆生看到她崩溃的模样,问:“怎么了?”

    “没事!”她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从地上捡起手机来,拿着自己的包包离开了。

    回到家之后,她打开电脑,没有想到电脑的页面上正是一行字:明天看不到新闻,你就等着看吧!

    她连忙把电脑给打砸了。

    高老爷子听到了她砸东西的声音,大声问:“发生了什么事?”

    高廷梅左思右想,觉得自己还是要先跟爷爷坦白,或者爷爷可以给自己一些帮助!

    她打开了门,对高老爷子说:“爷爷,我错了!”

    “你做的错事还少吗?”高老爷子恨铁不成钢的说道,“如果每件错事你都要打砸东西,高家有多少家业让你砸?”

    “爷爷,可是这一次会连累到高家!”

    “到底什么事?”

    “陆旧谦在我的订婚礼上突然悔婚,我气不过出手动了他的未婚妻!”高廷梅避重就轻的说道。

    “你说什么?”高老爷子听到高廷梅的话,简直不敢相信,他当然知道事情不是她轻描淡写的这么简单,问:“你到底是怎么动了她?”

    “我让人去恐吓她,谁知道她竟然从十二楼跳了下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