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159章 你是我表妹?

    他已经在郁闷的尽头,周围都是黑暗,看不到希望,看不到明天,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立刻和她断绝关系,而这件事却又不能让她知道,他不想一份痛苦两个人来背负!

    他情愿自己背负这份痛苦!

    “陆总,你要是后悔了,现在可以去追她!”秘书郭晓莹出来对他说道。

    她也搞不清楚陆总这是怎么了,突然让自己来跟他演这么一出戏,现在让Nancy误会了,以后怕是怎么也洗不清了!

    郭晓莹微微叹了一口气,好好的情侣瞎折腾啥?

    陆旧谦没有吭声,深幽幽的眸子看着被关上的门!这一次,他们彻底再见了!

    南千寻跌跌撞撞的离开了兴源街,回到南家的别墅,把自己关在了屋里。

    胖嫂看着她把自己关了起来格外的心疼,她虽然嘴上不说,但是不是不会看,最近陆旧谦都不来别墅了,肯定是两人闹矛盾了。

    “妈咪……”天天可怜兮兮的站在门前,拍着门叫妈妈,像是一只被丢弃的小猫咪一样,哭着说:“宝宝到底做错了什么?爸爸不要我了,妈咪也不要我了!呜呜呜……”

    “天天不哭啊,天天最乖,来我喂你吃饭!”胖嫂上来把孩子抱了起来。

    天天趴在她的肩头上哭的伤心欲绝,南千寻在屋里听到了天天的哭声,她的眼泪也哗啦啦的流了下来,只是她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了。

    胖嫂照顾天天吃完饭之后,也来到了门口,轻轻的敲着门,喊道:“大小姐,你起来喝点粥吧!你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好,经不起这么折腾的,男人算什么?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但是两条腿的男人到处都是,你不用为一个男人折磨自己!大小姐?”

    胖嫂喊着南千寻,越说越激动,一激动嗓门就大了起来。

    阿哲从门外巡逻经过,听到胖嫂激动的声音,连忙进来,问:“怎么回事?”

    “大小姐把自己关了起来,不吃不喝,天天来喊她,她都不回应!”胖嫂为难的说道。

    阿哲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说:“胖胖,你先让开!”

    胖嫂立刻站在了一旁,阿哲朝后靠在栏杆上,一脚把门给踹开了。

    南千寻躺在床上,面上红的不正常,胖嫂连忙跑过去,伸手摸了摸她的头,说:“不好了,发烧了!”

    “我去叫救护车!”阿哲说着连忙叫救护车,救护车很快来了,胖嫂带上了天天送南千寻去了医院。

    南千寻被送往医院的事,陆旧谦很快知道了,他的双手紧紧的握着,烦躁的在屋里走来走去。

    过了一会儿,他实在受不了了,拿着钥匙出门,朝医院赶了过去。

    到了医院门口,他看到了胖嫂扯着天天,手里提着保温盒,在车里坐了一会儿,点了一支烟狠狠的抽着,抽完了之后果断的掉头回去了。

    南千寻在医院里住了一个晚上,次日是周末,在家里休息。

    “Nancy,Nancy!”洛文豪在门外大声的吆喝着,门口阿哲带着另外一个人跟他交涉什么。

    南千寻听到了洛文豪的声音,从阳台上起身,对阿哲说:“哲哥,让他进来!”

    “嗯!”阿哲回头看了南千寻一眼,自从上一次南千寻从自己家的别墅里被带走之后,南家别墅的保安工作已经重新做了调整,一般人再也别想进入南家了。

    洛文豪进了院子,一边走一边说:“我说Nancy,你这是防贼呢?”

    南千寻微微扯出一抹笑容来,看着洛文豪进了别墅里,不一会儿他也来到了外面的阳台上。

    “你怎么突然来了?”

    “不放心你,过来看看你死了没有!”洛文豪没有好气的说道。

    “很抱歉,没有如你所愿!”南千寻沉闷的说道。

    洛文豪听到她的话闷闷的,像是他们初见时候,她浑身都充满了压抑的感觉一样,这是怎么了?

    “我怎么感觉你好像哪里不对劲?”洛文豪审视着她说道。

    “刚刚大病初愈,又生病,你还想让我活蹦乱跳?”南千寻挑眉问道。

    “怎么又生病了?”洛文豪听到生病,有些不满意。

    “是不可控的,发烧了,现在已经好多了,只不过还会出虚汗!”

    “你是身体太虚了!”洛文豪一副鉴定完毕的样子,说:“对了,车祸的事有着落了!”

    “车祸?”南千寻听到他说车祸,说:“是李璞玉,对不对?”

    “卧槽,你真是神算了,你要是早就知道了,还让小爷费什么力气?”洛文豪不满的说道。

    “没有证据的话要是乱说,会吃官司的!”南初夏说道。

    “那个凶手被抓住了,然后交代了事情的始末,是李璞玉指使他做的。特么的,小爷就好奇了,那个李璞玉怎么知道你在小爷的车上?”洛文豪摸着下巴不解的说道。

    “出了那么大的交通事故,不仅不叫警察,反而是朝京都跑,这辆车的本身就是有问题的!”

    “特么的,这倒是小爷给忽略了,不过李璞玉撞小爷的这件事,小爷给她记上了,早晚我会让她还回来!”洛文豪说道。

    南千寻听到了他的话外之音,就是暂时不能动她!

    “我和她之间的情意都不在了,她已经不是第一次想要害死我了,我不会再容忍她!”南千寻十分平静的说道,平静的让洛文豪感觉到了一丝害怕。

    李璞玉的死穴就是白韶白,她所有的一切都是围绕着白韶白,她就让她失去白韶白,看她还能怎么着?

    “对了,我母亲的事,有消息了吗?”南千寻问道。

    洛文豪摇了摇头,说:“没有!不知道从哪里下手,以前知道消息的人都已经不在了,我看有些难!”

    南千寻点了点头,说:“我之前也查到了一些消息,只不过好像有人把所有的线索都给掐断了一样。不过,我前不久倒是在陆国誉那里看到了一张照片!”

    “陆国誉?”洛文豪疑惑的看了看她。

    “嗯,他说那个女人叫做洛千水,是洛家的外室女。”

    “洛家?”洛文豪惊讶的问道:“是我们洛家吗?”

    “这个我也不知道。但是那个洛千水和我有几分相似,不如,你顺着这个线索去查!”

    “也就是说,你有可能是我的妹妹!哦迈高!”洛文豪痛心疾首的拍了拍脑袋,崩溃万分的说道。

    他一直看重的小狐狸竟然变成了自己妹妹,这个让他有些接受不了。

    “我总不能一直不求回到的帮助你,你总得给我一些好处!”洛文豪说道。

    南千寻转头看向他,她何尝不知道他不会一直无条件的帮助自己?只要他提出的条件不会太苛刻,她都会答应。

    “你要什么好处?”

    “叫我哥!”

    “……”

    洛文豪回到京都之后,到处寻访以前洛家的老人,很多的人都知道洛千水这个人,但是都对她的事一再的缄默,每次他提到洛千水的时候,那些老人都直摆手。

    他知道这个洛千水绝对不是杜撰出来的人物,但是众人的一再缄默,让她对洛千水这个女人也倍感兴趣,她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女人呢?

    一个将近八十的老太太对洛文豪说,洛千水是在背梁山的槐树村长大的。

    洛文豪立刻把这个消息给了南千寻,南千寻听完之后,心里五味杂陈,问:“我们什么时候去一趟?”

    “我看不如明天吧,说不定可以顺便赏赏桃花!”

    “……”

    次日,南千寻一早起来乘坐了去京都的航班,洛文豪在机场接到人之后,直接驱车去了背梁山。

    背梁山离京都直线距离不远,但是盘山公路像人的肠道一样,弯来弯去的,拉长了整个行程。

    高大的悍马在盘山公路上飞奔着,跑了两个多小时,最后车子进入了一条河道,在全部都是鹅卵石的河道里像是跳舞一样的艰难前行。

    南千寻发誓她是第一次走这样的路,颠簸的她胃液直往上涌。

    “这里有橘子,你可以吃点,压压,就这条河道过去是最近的,要不然我们要步行到大山里面,一般的脚程要走五个小时!”

    “……”五个小时,南千寻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意思就是他们到了背梁山就是晚上了!

    “我们可以停下来歇歇吗?”南千寻捂着胸口问道。

    洛文豪想了想,点了点头,说:“我们先热点东西吃!”

    南千寻皱眉看着他,她什么东西都不想吃,但是洛文豪却熟练捡了些柴,在河床上架了起来,烤了面包,还用一个不锈钢盆,从河里弄了水架在火上,热了一些牛奶矿泉水什么的。

    “你好像很能适应野外的生活!”南千寻微微笑着说,跟自己的虚弱完全不同,他好像更有活力。

    “我七岁的时候就被爷爷丢在大山里两天三夜,要是没有野外生活的能力,恐怕早就死了!”洛文豪毫不在意的说道。

    南千寻的心里一阵心疼,一个七岁的孩子,还真是需要父母照顾的年龄,被丢在野外,也真够狠心的。

    难怪洛文豪对他的爷爷不怎么亲密,估计是小时候的心里阴影吧!

    “快点喝点水,吃完了我们要赶路,要不然晚上的大山里气温非常的冷,我到不了槐树村就找不到地方投宿,而且晚上还有狼出没!”

    南千寻头皮一紧,连忙胡乱吃了几口,说:“我们赶快走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