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160章 当年,你救过我的狗

    “哈哈哈!”洛文豪看到她吓成那样,哈哈大笑,把东西收拾了起来,用不锈钢盆的水浇在了柴火上。

    南千寻看到他的动作,心里暗暗的佩服,她以为在河床上不会发生森林火灾,可是他还是为了杜绝火灾,随手灭了火,军人家庭出来的人果然不一样。

    两人在下午三点多的时候到达了槐树村。

    在村口,一群狗对着他们狂吠,还槐树下还拴着牛,和骡子。

    槐树村,顾名思义,村门口有两棵大槐树,槐树这个季节正在抽花,离的还远,就能闻到槐树花的味道。

    南千寻下了车,不由自主的深呼吸了一把,其实要是有机会在大山深处生活,感觉还是挺不错的。

    村里的大人孩子,见到来了一辆车子,纷纷围了过来,洛文豪微笑着给孩子们发了糖,孩子们心满意足的跑到一旁去分糖果了。

    “我们要往哪里去?”南千寻看着洛文豪问道。

    “我们首先要找个地方住下来!”洛文豪说着,开了后备箱,从后备箱里拎了六袋袋装的红糖,她诧异的看着他,拎红糖干什么?

    “大山里的人不识货,给他们买好的东西,他们不会认为好,但是要给他们买了寻常可见,又稀有的东西,他们会感动的,看我的!”洛文豪瞅准了一家门口都打扫的干干净净的人家,直接进到人家的院子里。

    一个老太太看到有人来了,直起腰来,不住的打量着对方,但是很明显的看了半天没有看出对方是谁,正想问,却见洛文豪说:“大娘呀,我可找到你啦!”

    “你这个娃是哪个?”大娘操着浓厚的本土音问道。

    “大娘啊,你都忘了我了吧?七年前,我到这里来游玩,狗狗跑丢了,还是大娘你收留了哇,现在我终于回来找到你了,报答你的救命之恩啊!”

    南千寻皱着眉头看着洛文豪表演,那个老太太左思右想的想不到什么时候救过人家的狗狗。

    “你忘了也罢,反正你可是经常行善,这是我的一点心意,您收下,我们今天就是来谢你的!”洛文豪说着连忙把红糖塞到了老太太的手里,老太太看到了这么多的红糖,也不再纠结什么狗不狗的了,连忙说:

    “快屋里坐吧!”

    洛文豪朝着南千寻挤眉弄眼的邀功,南千寻心里好笑,值得朝他伸出了个大拇指,表示点赞!

    老太太的屋里很干净,她连忙给他们端茶倒水,说:“什么狗不狗的,我都不记得啦,你们这是哪里来的呦?”

    “我们是从京都来的!”洛文豪说道,然后问:“大娘,千水家在哪里?”

    “千水家都塌了呦,没有人住,就在村西口口,早起就没得人住咯!”老太太惋惜的说道。

    南千寻的心里有些激动,洛文豪问:“千水去哪里了?”

    “她爸爸妈妈第弟弟都死了之后,一个人走了,不知道去哪里了,有人说她嫁出国了,有人说她嫁到京都了,到底去了哪里,我们也不晓得!”

    “她爸爸妈妈和弟弟是怎么死的?”

    “哎,说道千水还真是个苦命的孩子。那天我们都在地里收谷子,村长喊我们回来,说是有大人物来找人,最后找到了大山家里,要带大山家媳妇走,大山被打死了,大山媳妇也死了,剩下千水带着弟弟,就算是喝了百家奶,弟弟还是没有长大,你都不知道那孩子长的有多喜欢人……”

    老太太自顾的说着,南千寻的心却沉重了起来。

    “那个大人物是谁?”洛文豪问道。

    “哪个晓得?就听到有人喊他洛二爷!”

    洛文豪浑身一僵,果然是洛家的人,洛二爷就是他的二爷爷,当年也是一个风云人物,只是听说他后来自杀了,自杀的原因成迷!

    两人对视了一眼,当夜住在了那位大娘家,次日一大早南千寻起来往西走,走到村口看到了两间早些年就塌了的房子,只有石头的根基依旧立在那里,乱草从房子中长出来,还有一些横七竖八的木料,已经被风吹日晒雨淋虫蛀的不能使用了。

    这就是妈妈童年长大的地方?

    南千寻心思复杂的站在那里,心里却久久不能平静。

    “我们回去吧!既然跟洛家有关,我爷爷一定知道这件事,我回去问问他!”洛文豪过来说道。

    南千寻点了点头,跟着洛文豪一起离开了槐树村。

    回到京都之后,南千寻乘坐晚上的航班回到了南川市。

    她从机场出来,陆旧谦坐在车里一眼不眨的看着她,她面无表情的招了一辆出租车坐了上去。

    他留在车里点一支烟,她是应该有自己的生活,去见了洛文豪,洛文豪也好,至少对她是真心的。

    放手吧,你们注定不能在一起!

    脑海中闪出了一句话之后,他开着车子朝反方向离开了。

    洛文豪回到洛家老宅,问:“爷爷在哪里?”

    “在花园里!”管家回答道,洛文豪连忙去花园了。

    “爷爷?”洛文豪看到了洛老爷子连忙跑了过去。

    “混小子,你怎么回来了?”洛老爷子抬头看到了洛文豪,皱了皱眉头问道。

    “想爷爷了嘛,就回来看看,怎么啦?不欢迎啊?”洛文豪瘪了瘪嘴问道。

    “你又想干嘛?”

    “不干嘛,就是想跟爷爷亲近亲近!”洛文豪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在老爷子的身上摁了起来,帮他按摩。

    洛老爷子浑身都紧绷着,不知道这个家伙是唱的哪一出哪?

    “爷爷,最近总是听到人家提到洛千水的事,洛千水什么事?”洛文豪状似不在意的问道。

    “洛千水什么事?”洛老爷子问。

    “反正复杂了,大家都说是跟我们洛家有关,我都不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不知道要怎么反驳别人!”洛文豪委屈的说道。

    “她是个孽障!”洛老爷子开口说道。

    洛文豪的内心一惊,说:“我明明听到人家说是我二爷爷……”

    “如果不是她,你二爷爷会吞枪自杀?如果不是因为他,你爸爸会……”洛老爷子提到洛千水的时候,牙都咬的咯嘣咯响。

    洛文豪惊讶的无以复加,难道爷爷说的都是真的?那么洛千水害死了二爷爷,也害死了爸爸?那么自己跟南千寻其实是表亲,而且还隔着血海深仇?

    这都什么跟什么?

    洛老爷子的思维却一下子被拉到了很久很久以前。

    洛千水的妈妈未婚先孕,生下她之后,不得已背井离乡,在另外一个地方扎下根来生活。

    那个村里有一个男人王大山对她母女照顾有加,衣不裹体食不果腹的千水妈妈带着千水跟了那个男人,后来也生了一个儿子。

    可是,有一天她们平静的生活被打乱了。

    “千水她娘,村里来了大人物,说是找人的!”王大山急急忙忙的回家对千水妈妈说道。

    “找啥人啊?跟我们又木啥关系,别管啦!”千水妈妈说道。

    两人正在说话间,所谓的大人物来了。

    千水妈妈看到了眼前的洛二爷,整个人都呆愣在了原地。

    “花,我来找你了!”洛二爷看到了千水妈妈,连忙上前来,一把抱住了她。

    王大山看到一个男人抱着他的老婆,当然不能忍,上前去一捶打在了洛二爷的脸上,洛二爷带来的人抬起脚来,一脚跺在了王大山的肚子上,王大山倒在地上,口里直吐血。

    千水妈妈伸手推开了洛二爷,跑到王大山跟前,把他搂在怀里,哭的撕心裂肺的,王大山不一会儿就断气了,洛二爷的人埋了王大山,要带千水妈妈走,但是千水妈妈却是个烈性子,当场撞死在家门口。

    洛二爷崩溃的把人给埋了,要带洛千水离开,但是洛千水学妈妈的样子佯装要撞死,洛二爷最终只得给她留了一笔钱,离开了槐树村。

    洛千水长大后,来到南川市,凭借自己美貌,搅动了南川市的一团浑水。

    她当了陆国誉的情*妇,借着他这个平台,接触到了洛二爷,顺利的爬上了洛二爷的床,事后告知她就是洛千水,洛二爷抑郁自杀身亡。

    她又故技重施,爬上了洛文豪父亲的床,然后告知她其实就是他的妹妹,洛文豪的父亲也没有逃离自杀的宿命,只不过自杀未遂,归入佛门,从此不问世事。

    洛老爷子知道洛家连续死了两个人,都是因为洛千水的缘故,私下派人去暗杀她,却因此得罪了陆国誉。

    后来,洛千水就好像从人间平白无故的消失了一样。

    洛文豪失魂落魄的回到自己的房间里,他也抑郁了,这个洛千水究竟是什么样的女人?竟然可以不顾伦理,爬上自己父亲的床!

    他要怎么跟南千寻说?难道要跟她说,洛千水是个人尽可夫的女人?还是说洛千水是他的杀父仇人,他们两人之间隔着血海深仇?

    他想了想,还是决定先不说,等到再继续查查再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