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161章 要跟我生分吗?

    南氏

    南千寻坐在座位上,手里不断的翻阅着资料,她有很多的事要忙。

    突然门响了,她头也没抬的说:“进来!”

    米露开门进来,说:“Nancy,中午十点,跟白总有约!”

    “白总?”南千寻挑了挑眉头,她想起来了上个周末的时候,南氏在江城的项目,需要签约,而签约的对象就是白氏,她倒是没有想到这一次白韶白会亲自过来。

    想到白韶白,她不想见,但是想想李璞玉对自己做的事,还是见见吧,要不从白韶白这里下手,怎么能让李璞玉失去一切?

    “我知道了!”南千寻说着,继续去翻阅资料。

    十点钟的时候,白韶白来到了南千寻的办公室里。

    “晚晚~~”白韶白微笑着看着她说道。

    南千寻眉头一皱,说:“我是Nancy!”

    “你确定要这样跟我生分?”白韶白皱了皱眉头说道:“你跟陆旧谦是不可能的了,难道你不知道?”

    “韶白,我们之间原本有很多美好的回忆可以拥有,但是你正在一点一点的把那些美好给消耗了,难道真的要等到一切都殆尽了,然后多年后想到彼此,心里只有愤恨吗?还是说,最后干脆选择性的忘记?”

    南千寻微笑着抬起眼来看着他,白韶白浑身一僵,说:“你、你都想起来了?”

    “我们今天更应该谈的是合同,难道不是吗?”南千寻微笑着说。

    “我是绝对不会放手的,我跟李家联姻,也不过是要弄死陆旧谦!”白韶白突然凶狠的说道。

    南千寻的心里微微一凉,说:“陆旧谦跟我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他是生是死,我也不关心了,也关心不起了,你们之间的恩怨,跟我无关!如果白总只是来跟我聊私事,不好意思,我没有时间!”

    “当然是公事也要聊!”白韶白把合同放在她的面前,这份合同原本是南千寻这边的人拟定的,上面的一些条款也是在尽最大的力量保证南氏的利益。

    白韶白完全不在意,已经大大咧咧的签上了名字,南千寻看了看合同,确定没有被私自改过的地方,也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签了合同之后,已经快到了十一点,南千寻说:“白总如果方便的话,一起吃个午饭!”

    “求之不得!”白韶白微微笑着。

    两人离开了公司,去了江南人家,选了一处傍水的座位,坐了下来。

    “最近过的还好吗?”白韶白问道。

    “还行!”南千寻搅了搅手里的果汁,说道。

    “有什么困难,可以来找我!”白韶白说道,突然感觉到他们现在的时光美好的像是回到了很久很久以前一样。

    “真的可以吗?”南千寻问道。

    白韶白郑重的点了点头,南千寻说:“上一次,我从你那里逃走,李璞玉派人追杀我!”

    白韶白的面色变了变,说:“你说的都是真的?”

    “当然,证据都在洛少爷那里!她早就不是当年的李璞玉,她不止一次的想要弄死我。以前我当她是嫉妒,可是现在她已经跟你结婚了,不好好从你身上下功夫,却来追杀我,真的当她李家在江城可以肆无忌惮了么?还是她肆无忌惮的资本就是你给的?”

    “千寻,你在说什么?”白韶白吃惊的看着她。

    “现在李璞玉是你的妻子,你必须要给我一个说法,要不然的话,我会把所有的证据都po到网络上,我们之间的情份也算是一刀两断了!”南千寻抬眼看着他说道。

    “千寻,你给我时间,我会妥善处理好的,相信我!”白韶白听到她这么一说,有些着急了,要是把南千寻怎么着,他做不出来,但是他却也不喜欢别人威胁,而南千寻现在现在做的正是在威胁他!

    “给你时间可以,但是我不希望太久!”

    “不会的,相信我!”白韶白连忙上前去拉着南千寻的手,南千寻第一反应还是要挣脱他,但是想到李璞玉的事,又停止了挣扎。

    白韶白看到南千寻没有收回自己的手,心里有些火热了起来,他也想着赶快的处理完了所有的隐患,跟她在一起。

    陆旧谦在办公室里,看着手机上传过来的现场直播,手指头卷了卷,他突然关掉了直播,对对方说:“以后不用再跟踪她了!”

    电话那头的人愣了一下,以后不用直播南千寻了么?那人看了看坐在白韶白对面的南千寻,关掉了自己手里的手机。

    陆旧谦那边,靠在了椅子上,双目空洞的看向天花板,所有的外在的困难他都可以克服,唯独这是一场死局,无解!

    南千寻和白韶白吃了饭之后,南千寻送白韶白回酒店,在盛唐的门前,她并没有下车。

    “不上去坐坐吗?”白韶白解开安全带问道。

    “不了,我回去还有很多的事情需要处理!”南千寻微微一笑。

    白韶白点了点头,说:“保重身体,等我!”

    南千寻点了点头,白韶白下车看着她开着车子扬长而去。

    回到办公室之后,她立刻投入到了工作的状态,米露看到她在休息的时间也在工作,有些心疼。

    别的女人要是失恋了,要么胡吃海喝,要么躺在床上不吃不喝,要么开启疯狂购物的模式。

    不管是用什么样的方式,总能发泄一下自己,使情绪可以得到一些舒缓,而她这样也不发泄,恐怕早晚会出问题。

    她一直不停的忙碌忙碌,不给自己任何发泄的机会,但是这样真的好吗?

    “Nancy,晚上我们有一个同事小聚会,你要一起来参加吗?”米露站在门口问道。

    “同事小聚会?”南千寻挑眉问道。

    “嗯,大家聚在一起高兴,你也来吧!”

    “你们年轻人喜欢折腾,我已经折腾不起了,就不去扫你们的兴了!”南千寻苦笑了一番说道。

    米露心里一噎,说:“Nancy,你明明就比我大不了两岁,这么说的好像我很老了一样!”

    “没办法,经历的事多了,心自然就老化了。”南千寻说完之后,又开始看文件。

    米露看着她的模样,只好退了出去,哪里有什么同事小聚会?她只不过想是带着她一起出去好好的嗨一下,放松放松而已,谁知道她竟然以老了为借口,这借口还真是……

    “唉!”她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鼓着腮,满腹心事的样子。

    路由本来是趴在办公桌上小睡的,听到米露叹了这么重的一口气,连忙问:“米露,你叹什么气?”

    “你看Nancy,真是可怜!”

    “啊,是啊!可怜!”路由有些心不在焉的说道。

    他已经迷糊了,现在白总已经结婚了,Nancy和陆旧谦好就好了,可是谁知道他们竟然毫无预兆的分手了?

    也没有听到任何的风声,也没有任何人知道他们分手的原因,但是陆旧谦确实很久都没有来找Nancy了,而Nancy虽然佯装坚强,但是她明显跟刚回来的时候不一样了。

    古代的人会算,现代的人会看,她的反常举动以及陆旧谦的反常举动,使整个南氏的员工都心知肚明,是Nancy失恋了。

    大家最近到公司里来,都能感觉到一种无比的压抑感,所以大家做事更加的小心了,生怕出了什么错,然后撞在了枪口上。

    “小麋鹿!小爷我来看你了,有没有想小爷?”洛文豪大大咧咧的过来,看到米露站在办公室里,连忙跑过来打招呼,笑的有些不正经。

    米露看到了洛文豪,这才想起来这么一号人,笑了笑,说:“洛少爷啊,好久不见了呢!”

    “对啊,想我了没?”洛文豪眨了眨眼睛,不停的朝米露放电。

    路由看到洛文豪来骚扰米露,心里有些不舒服,说:“洛少爷有什么事?”

    “当然有事,我在泡妞,你眼瞎啊?”洛文豪听到路由的话,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这个人是白韶白的人,他一直都看不顺眼了。

    “你……”路由气的浑身都冒火,但是什么也说不出来。

    吴天看了看路由,又看了看米露,露出一抹了然的神情,没有说什么,继续忙碌自己手里的事,自从南千寻像是伯乐一样把他从那群人中提拔上来,他整个人生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我什么我?你有什么不服气的,来呀!”洛文豪拍了拍胸口,一副没事找茬的感觉。

    路由气的脸色青紫,没有作声。

    “吵什么?”南千寻站在他们的办公室门口,面无表情的问道。

    “Nancy,这个洛少爷……”路由本来是想要告状,但是想到洛文豪的身份和为人,自认倒霉的闭了嘴。

    “Nancy,我只是跟米露说了一句话,他就来找茬!”洛文豪走到南千寻的身边说道,南千寻看了看路由,说:

    “到我办公室来!”

    洛文豪和路由都去了她的办公室。

    “洛少爷,你想怎么处理?”南千寻面无表情的看着洛文豪,洛文豪则是毫不在意的挑了挑眉,说:

    “怎么处理?以后他不要出现在我面前才好,省得我泡妞都没有心情!”

    “你……”路由怒不可遏,洛文豪这是什么话?别人都在上班,他倒好,直接来泡妞,还真是……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