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162章 她跟陆国誉好过?

    南千寻转目看向路由,说:“路特助难道没有什么可以解释了吗?”

    “Nancy,上班时间,他来打扰米露小姐工作,本来就是他不对!”

    “嘿,你小子还敢质疑大爷了是不是?我高兴几点来就几点来,别以为小爷我不知道你那么一点龌蹉的小心思。”

    “我心思怎么龌蹉了,洛少爷你不要血口喷人!”

    “你每天看着米露的时候,两眼放光,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她的主意,我告诉你,她早就是小爷的人了,你还不自量力的跟小爷抢女人,胆子肥了不是?”

    “洛少爷,什么叫做米露早就是你的人了?你少在这里混淆视听!”路由也毫不客气的说道。

    “怎么?不服气?不服气我们楼梯口好好聊聊!”

    “Nancy,洛少爷就是没事来找茬的!”路由转过头来气愤的对南千寻说道。

    “Nancy,路由分明就是小肚鸡肠!”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在南千寻的办公室里吵了起来,南千寻无聊的拿着笔放在手上转来转去的。

    等到两人终于吵够了,转头询问她意见的时候,她才把笔给放下。

    “你们的事我已经知道了,不过争风吃醋的事,你们岂不是应该在外面解决?在我办公室里你一言我一语的吵闹,算什么?洛少爷以后你没有预约不要来我们南氏了,省得给我们南氏的员工带来困扰!”

    路由的心里一喜,Nancy这么说,分明就是向着自己的。

    “没有预约,我不来也不成问题,但是他也不能留在南氏,要不然我就带走米露!”

    “……”南千寻十分的无语,人家米露跟你有关系么?

    “路特助,我非常感谢韶白在我最需要的时候,对我施以援手,但是现在韶白好像更需要人才,一个苏醒在他的跟前已经不够用了,你还是早点回去帮他吧!”

    路由整个人一愣,Nancy这个意思是要赶人了?他在南氏工作的好好的,而且各项工作都是在往好的方面发展,怎么就要赶人了呢?

    “Nancy,难道你这样做不算是过河拆桥吗?南氏不稳的时候,我来到南氏,现在南氏大局已定,你竟然赶我走?”路由有些不乐意了。

    南千寻笑了笑,说:“我也不想过河拆桥,可是你们白总已经跟李家联姻,假如你一直留在我这里,万一被李家知道了,势必会引起一些误会,我也是无可奈何,都是人才,怎么可能说放手就放手?”

    路由听到她的话这么一说,心里才算是好受了一些。

    “既然这样,我明天就提交辞职报告!”路由说着出去了。

    路由离开之后,南千寻转眼看向洛文豪说:“谢谢你帮我!”

    “白韶白的人,早就应该撤走了,又不是你这里没有人了,如果是的话我那里不是还有吗?”洛文豪毫不在意的说道。

    “拜托你查洛千水的事,可是有什么消息了?”南千寻问道。

    “爷爷说了一些,目前了解到以前她跟陆国誉有些牵扯,后来消失不见了!”洛文豪说道。

    “陆国誉?”南千寻看到那张照片的时候,就应该想到的,但是当时由于陆旧谦的缘故,分了她大部分的精力,所以没有往这方面想。

    “对爷爷说,当时的洛千水算是红颜祸水,陆国誉为她神魂颠倒的……”洛文豪添油加醋的说道,大概可能是这样的吧,毕竟像洛千水那么漂亮的女人,没有男人见了不心动的理,就像现在的南千寻一样。

    “那问出来,她跟我父亲之间的故事了吗?”

    洛文豪摇了摇头,说:“别说你父亲的事了,上次你出事之后,需要输血,让你姑姑来给你输血,谁知道你和你姑姑竟然没有血缘关系,也不知道你不是南家的人还是你姑姑不是南家的人!”

    洛文豪说的时候完全没有在意,但是南千寻的面色却变的苍白了,姑姑跟爸爸面相有六分相似,不可能不是南家的人,倒是自己跟父亲不怎么像,难道自己不是南家的人?

    如果自己不是南家的人,那么自己究竟是谁?

    “你说,假如你不是南家的人,你姑姑会不会回来跟你抢南家?”洛文豪担忧的问道,南千寻的心彻底的塌了下来,洛文豪也认为自己不是南家的人吗?

    “你、你怎么肯定我不是南家的人?”

    “你姑姑跟你爸爸长的像,但是你就不像了啊!”洛文豪认真的说道。

    南千寻的心里噗通噗通的跳了起来,如果自己不是南家的人,亲生父亲会是谁?洛千水跟陆国誉好过,不会是……

    她的心里一慌,联想到了陆旧谦的反常,一个可怕的想法涌上了她的心头。

    “Nancy,你怎么了?”洛文豪看到南千寻的面色突然变了,连忙问道。

    南千寻浑身都发抖,嘴唇哆嗦着问:“她、她和陆国誉好过?”

    洛文豪点了点头,南千寻算是彻底的软瘫在了椅子上。

    “Nancy,你这是怎么了?”洛文豪问道,南初夏却一言不发,浑身都在发抖,她怎么也无法接受,万一陆旧谦真的是她同父异母的哥哥,那么天天就是乱伦生下来的孩子。

    不行,她一定要去问个明白,想知道他们有没有血缘关系,最好的方法就是去检验DNA。

    她连忙站了起来,突然想起了那天在陆家的老宅里,陆国誉把他叫进去,一会儿他就急匆匆的跑了出来,当时脸上还带着崩溃的样子,难道陆国誉告诉他什么了?

    后来他消失了好几天,最后找到他的时候他那种玩世不恭的样子,怎么看也找不到从前的影子了,他是在故意的激怒自己,而能让他这么坚定的完全跟自己划清界线,只能说明一点:DNA他已经检验过了!

    她的脑袋突然就这样炸了,噗通一下坐回了椅子中,双手捧着头不住的拍打着。

    “Nancy,Nancy!”洛文豪连忙转过来,双手拉着她的手,说:“Nancy,你这是怎么了?”

    “头疼!”

    “我送你去医院!”洛文豪说着把她抱了起来,急匆匆的往医院去了。

    洛文豪的车子走的太急,转弯的时候跟一辆正常行驶的车子又了摩擦,但是他方向盘一打,直接绕了过去。

    “陆总,是洛少爷的车!”石墨正常行驶,突然有一辆车转过来,跟他们的车子有了一些轻微的摩擦。

    他踩了刹车,但是对方却急匆匆的开着跑了,本来他是想要报警的,但是看到对方的车牌号,他又把电话给收了回来。

    陆旧谦坐在后座上,他们这是要去盛唐谈生意,这个时候他还在对着电脑看文件,思索着要怎么样才能把条件再给压一压。

    突然的碰撞,让他的电脑都差点掉了,听到石墨说是洛文豪的车子,心里咯噔了一下。

    洛文豪的车子开这么快做什么?碰车了,他居然不停车,这不是洛文豪一向嚣张的作风,而且还冒着肇事逃逸的危险?

    “跟上去!”

    “哦!”石墨心里明白,陆总说是跟上去,不过是想看看洛文豪这么着急要去干什么,或者说是想看看是不是跟南千寻有关。

    南千寻在副驾上痛苦难当,双手不停的按压着脑袋,时不时的发出一些嘶声,洛文豪更加的心急,甚至有闯红灯的冲动。

    十分钟后,他们终于到了医院,洛文豪直接把车子开在急诊室门口,下车匆匆忙忙的抱着南千寻下车。

    “果然是南千寻!”石墨好不惊讶的说道。

    陆旧谦眼眸一凝,他已经看到了,南千寻双手抱着头痛苦不堪的模样,看起来实在是难受。

    “陆总,我下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石墨说着开门要下去,陆旧谦冷冷的说了一句:“走!”

    石墨僵硬在原处,走?走哪里?

    陆旧谦抬眼看了看石墨,又看了看表,说:“快迟到了!”

    石墨看了看自己的表,果然快到了他们约定的时间,他想了想算是知道了陆旧谦说的走,是去盛唐谈生意。

    他有些不明白了,陆总之前为南千寻做了那么多,现在怎么说两人闹翻就闹翻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石墨掉头去了盛唐,陆旧谦深深了看了一眼急诊室。

    白韶白坐在酒店的会客室里,今天他不仅是要跟陆旧谦谈生意,更是要在心理上捣毁他,如果陆旧谦能崩溃,他白韶白乐见其成。

    苏醒在大厅里候着,看到了陆旧谦和石墨一起来了,立刻迎了上来,说:“陆总,石副总!我们白总已经恭候多时了!”

    “走吧!”陆旧谦面无表情的说道。

    苏醒在前面带路,三人来到了白韶白所在的会客室。

    “陆总!”

    “白总!”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只是,生意场上只有利益!

    “陆总看起来对我们的项目还是很感兴趣!”

    “那是当然,能跟白氏合作,也是我们的荣幸!”陆旧谦的话说的格外的恭敬,但是恭敬中带着一丝别样的意味。

    “陆总这么说,我白氏愧不敢当,应该是我陆氏的荣幸才是!想必项目你已经看过介绍了,怎么样,我们详细谈一下细节性的问题吧!”

    “行!”陆旧谦爽快的答应,两人在一起谈论合作的问题。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