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163章 红果果的威胁

    对于陆旧谦来着,他一直想要在江城大施拳脚,但是白韶白一直都不给机会,这次突然寻求合作,恐怕不仅仅是因为陆氏有技术,怕是白韶白想要挖坑来坑他吧!

    两人会谈了将近两个小时,最后全部都敲定了之后,白韶白说:“既然没有问题了,那么明天我会让苏醒给你送合同!”

    “没问题!”陆旧谦说着站了起来,石墨提着电脑准备撤离,白韶白突然说:

    “已经到了晚饭的时间,不如一起吃个饭?”

    “多谢白总的好意,只是陆某还有事,改天再吃!”陆旧谦明显不想跟白韶白除了生意之外的任何接触。

    “陆总就不好奇您的同父异母的妹妹……”白韶白阴阳怪气的说道。

    石墨浑身一僵,陆总同父异母的妹妹那么多,哪一个跟陆总也不亲近,他这是什么意思?

    苏醒则是一副我什么都知道但是我什么都不说的状态,盯着地上看。

    陆旧谦浑身都像是有冰结出来,他对石墨说:“到外面等我!”

    “陆总……”石墨有些迟疑了,但是陆旧谦的语气是那么不容拒绝,他只好出去了,苏醒也识趣的出去了。

    白韶白的脸上笑的格外开心,他就是想要看到陆旧谦这幅死样子!他跟陆旧谦一起合作,根本就不是想要赚钱!

    他要亲眼看着他崩溃,看着他痛苦!

    “陆总还是很关心自己的妹妹的嘛!我猜你妹妹知不知道你为什么突然不理她了……”

    “你到底想怎么样?”陆旧谦脑袋上的青筋突突的乱跳,双手不由自主的捏的非常的紧。

    “我不想怎么样,不过是想陆氏帮忙开发一些东西!”白韶白把手里的一沓A4纸给丢了过来。

    “想要封口,至少也得给你封口费,要不然万一哪天我喝酒喝醉了,管不住自己的嘴,后果你也是知道的,毕竟陆氏和南氏都不是小公司!”

    威胁!

    红果果的威胁!

    “你不怕我狗急跳墙?让你走不出南川市?”陆旧谦冷冷的说道,他已经一而再再而三的控制自己没有一拳砸在他的脸上。

    “我当然怕!只不过你不敢!我白韶白既然敢威胁你,自然有让你不敢动手的资本,要不然偷鸡不成蚀把米可划不来!”

    “白总跟我玩空手套白狼的把戏么?”陆旧谦冷笑道。

    “既然陆总认为是空手套白狼,那就算是吧!不过,我猜陆总赌不起,因为一旦我留了后手,天天将会成为众人谈论的对象,他就要一辈子被贴上乱伦的标签……”

    “嘭!”陆旧谦一拳打在了白韶白的脸上,他已经怒不可遏了,白韶白真是一个小人,竟然拿孩子来威胁他。

    “陆总,你这算是黔驴技穷无路可走所以强装凶狠吗?”白韶白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白韶白,你卑鄙!竟然对孩子下手,这孩子好歹也是你养了三年的,说要毁掉的时候,一点都没有迟疑!”

    “陆旧谦,你少跟我说卑鄙不卑鄙,当年要不是你趁虚而入,她怎么会生下你的种?”白韶白勃然大怒。

    陆旧谦听到他又提及当年,更是怒不可遏,说:“当年你自己不辞而别,然后从世界上突然蒸发,还好意思来怪别人?难道你一辈子不回来,她就应该等你一辈子?难道你要看着她患了厌食症被饿死?她为什么会瘦成那样,难道你心里就没有一点数吗?”

    陆旧谦也几乎是咆哮出来的,一方面是因为白韶白的紧逼,另一方面是因为他和南千寻之间关系和身份的变化,后者更是让他情绪失控的主因。

    白韶白听到了他的话之后,呆愣了数秒,问:“你、你说什么?”

    “你特么的一声不吭的消失了,还有脸回来秋后算账?谁规定了谁会等谁一辈子?”

    “不是,你刚刚说厌食症,厌食症怎么回事?”白韶白有些慌乱了,他一度怀疑南千寻没有爱过自己,所以当他离开她之后,她立刻投到了陆旧谦的怀抱。

    陆旧谦不再解释,他自己也陷入了一个痛苦的循环当中来了,假如他和她不是血缘关系,更或者是这件事没有被戳破,他们现在应该是在一起了,可是……

    白韶白很快调整了自己,恢复了之前的模样,说:“陆旧谦,我差点就上你的当了,你这是跟我玩诛心呢?”

    陆旧谦不可置信的看着他,突然觉得这个人陷入一种叫做执拗的情绪里面了,不可自拔了。

    “项目的问题你看着办,至于会不会为你们保守秘密,看你表现!”

    陆旧谦抓起他丢过来的纸张,愤愤的出去了。

    陆旧谦走了之后,苏醒进来了,问:“白总,搞定了?”

    “陆旧谦为人狡猾,不一定会上当,我们还要有其他的准备。陆家的候选人找好了吗?”

    “已经联系好了,是陆家大房的孩子陆少许,今年二十七,也是一个不错的人才,只是当时安排陆氏接班人的时候,不知道陆国誉为什么要重用陆旧谦,而弃掉了陆少许。

    陆旧谦进入陆氏之后,陆少许去了国外,我找到他之后做了很多思想工作,才让他重回南川市!”  

    “嗯!”白韶白点了点头,说:“这件事一定要快,否则时间久了,肯定会被看出破绽!”

    “知道了!”苏醒立刻出去,开始安排,宜早不宜迟!

    陆旧谦这边急匆匆的离开了盛唐之后,让石墨把自己送到了兴源街,到了兴源街他没有回家,而是进了一家叫做蓝魅的酒吧。

    酒吧里已经开始营业了,调酒师在调各种各样的酒,他坐在吧台前,调酒师看出眼前的人是一个有品位的人,把调好的酒放在他的面前,说:“这杯叫做忘情水,喝完了之后就可以飘飘欲仙,忘却所有的痛苦了!”

    陆旧谦看着眼前一半蓝一半绿的酒,端起来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

    “再来一杯!”陆旧谦把杯子放在吧台上,对着调酒师说道:“半甜半苦,半醉半醒,半浓半淡,不错!”

    调酒师听到他评论自己新发明的忘情水,又重新给调了一杯,说:“这杯叫做孟婆汤吧!”

    陆旧谦听说孟婆汤,自然也想忘记一些不好的事,毫不犹豫的一口闷了。

    调酒师不断的为他调酒,调的都是高浓度的烈性酒,陆旧谦则是来者不拒的一杯接一杯的喝,喝着喝着有些高了。

    “呦,帅哥,一个人啊!”一个穿着暴露的女人端着酒杯来到陆旧谦的面前,她把头伸到陆旧谦的面前,与其说是在搭讪,倒不如说是在娇喘。

    陆旧谦迷离的眼睛转头看了过来,看到眼前的女人看成了是南千寻,端着红酒来到自己的跟前。

    他噗嗤一笑,自己想方设法的想要忘记她,没有想到她竟然送上门来了。

    他伸出胳膊把她搂在怀里,正准备要去吻她,突然想起来她是自己的妹妹,又伸手把她给推了出去。

    本来他就喝醉了,推她出去几乎是用了全身的力气。

    那女人原本以为自己勾搭到了一位美男子,谁知道他竟然把自己给推了出去,她毫无防备的跌坐在了地上,红酒撒了一身。

    “你……”那女人站起来气的手指发颤,变了脸色。

    陆旧谦转过头来,继续喝酒丝毫不理会背后发生的事。

    那女人站起来之后,立刻拨打了电话,不一会儿,小小的酒吧里被呼啦啦的围了一帮人,那些人横眉竖眼的看着陆旧谦。

    “小子,薇姐是你推倒的?”

    “你赶快道歉,要不然爷让你好看!”

    调酒师见过了喝酒之后找茬的,但是没有见过这样的阵势,一大帮子人来这里为了对付一个人!

    “再来一杯!我……我要……忘、忘情水!”陆旧谦把杯子嘭的一下放在吧台上。

    “先生,你喝的太多了!”调酒师见他喝的很多了,连忙说道,闹出人命就不好玩了。

    “让你调你就调,废话那么多!”陆旧谦喝高了,嗓门也大了很多。

    他身后的人见他直接忽略了他们,有人随手抄起家伙过来,一酒瓶打在了陆旧谦的头上。

    陆旧谦头上一阵刺疼,紧接着有热乎乎的浓稠的液体流了下来,他伸手摸了一把,慢慢的转过脸去,那个拿着酒瓶打人的小混混,连忙扔掉手里剩下的半截瓶子,准备逃走。

    陆旧谦一脚踹了过去,众人看到了这个人受了伤还要打架,一起都涌了上来,陆旧谦也抄起了家伙跟众人对打了起来,他现在是怒火填胸,满脑子想的都是为什么他和南千寻是亲兄妹!

    人家都说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楞的,楞的怕不要命的,像陆旧谦这样不要命的打法,他们也有些害怕了,纷纷逃走了。

    南千寻刚开着车子走到酒吧门口,先是看到了酒吧里轰的一下跑出来很多人,然后看到一个人浑身是血,拿着椅子追了出来,刚到门口就扑倒在了地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