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165章 设计好的圈套

    “那我们可有什么对付的方法?”

    “有!”

    “说!”

    “去跟陆氏新任继承人打好关系,那些想要转风向的人,看到陆氏和南氏依旧好,也许会暂时按兵不动!陆少许刚一露面,就可以稳定陆氏的股市,可以看出他不是一般的人!”

    南千寻心里暗惊,她刚刚还在伤春悲秋的,没有想到南氏的危机也在眼前了。

    “难道你就没有想过一切都是他设计好的圈套么?”南千寻问道。

    米露迟疑了一下,点头,说:“完全有可能!”

    “去跟陆氏的新任继承人打好关系,我还做不到!不过,我可以联系一下陆国誉,到时候你安排一下记者!”南千寻说道。

    米露愣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

    陆氏今天一直占领者新闻的头条,先是陆少许的接任仪式,然后又是开记者招待会,在记者招待会上,陆少许回答了记者的提问。

    “陆总,请问是什么原因,让你这么突然就回到陆氏接手陆氏?”一个瘦瘦的记者问道。

    “其实,这个也不是突然决定的事!只不过一直没有对外透露而已!”陆少许温和的笑着。

    “陆总,据说您回来之后,前总裁陆旧谦喝酒滋事,不知道对于这件事,您怎么看?”

    “其实我弟弟不是那种会醉酒滋事的人。我本人也会偶尔去酒吧喝上一杯,这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我想在场的各位,大多数都去过酒吧,也不是什么少见的事了。

    至于为什么会出事,可能只是巧合,所以大家会联想很多。其实跟我回来没有什么关系,这件事他也是早就知道了的。”陆少许的温文尔雅对媒体的记者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陆总,不知道您这次回来,陆氏会不会有什么重大的变革?”

    “变革嘛,肯定会有一些,毕竟每个人的管理理念和方法是不同的,但是如果说陆氏发展的大方向,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动,现在是一个互惠共赢的时代,让陆氏和各家企业一起求生存,谋发展,是陆氏一直以来不变的方针。为时代谋福,为人们造利,也是陆氏不变的企业理念!”

    陆少许说完了话,一片掌声响了起来。

    南千寻一眼不眨的看着屏幕上的陆少许,这个人看起来温文尔雅,带着金丝边的眼睛,但是她没有来由的不喜欢他。

    陆氏记者招待会之后,又是一场晚宴,南千寻深深了叹了一口气,暗暗的为陆旧谦感到不值,他现在生死未卜,陆氏依旧风生水起。

    世界上不存在谁离了谁就过不下去的,陆旧谦也是,他在陆氏的时候,陆氏的董事也好,员工也罢,都对他唯命是从,可是他现在躺在了医院里,没有一个人过问了。

    人情,原本就是这么的淡薄,一切都是建立在利益上!

    南千寻看着时间,宴会开始半个小时之后,她拨通了陆国誉的电话。

    “你好,我是陆国誉!”

    “我是南千寻!”南千寻跟陆国誉的对话,也不见气势弱,陆国誉听到是南千寻打了电话过来,非常的意外,说:

    “今晚的宴会你没有来?”

    “没有!我在盛唐附近的岛上咖啡等你!”南千寻说道。

    陆国誉听到南千寻约他在岛上咖啡见面,沉思了一下,说:“好!”

    南千寻约到了陆国誉之后,对米露说:“我会去上园路的岛上咖啡,二楼靠窗的位置!”

    “嗯,我知道了!”米露当然知道Nancy这么做,是为了让记者报道她和陆家的人并非不来往了。

    她点了点头,拿出化妆品,给自己化了一个淡妆,开车朝上园路去了。

    陆国誉接完电话,看了看宴会厅里,客人还在,大家都知道今天的主角是谁,所以纷纷围绕在陆少许的身边。

    陆少许被人围在中间,不骄不躁的跟人交谈,他身上的气息和陆旧谦那种生人勿近的气息完全不同,众人似乎更加喜欢陆少许,因为他平易近人!

    陆国誉看了看被人围在中间的陆少许,然后转身离开了宴会厅。

    陆少许的余光看了他的离开,眼眸微微闪了闪。

    陆国誉来到了岛上咖啡,服务员问:“先生几位?”

    “我找人,Nancy小姐!”

    “Nancy小姐在二楼!”

    陆国誉点了点头,上了二楼。

    南千寻安安静静的坐在二楼靠窗户的位置,那副模样像极了曾经的洛千水,陆国誉的心突然柔了下来。

    南千寻感受到了有人在看他,连忙站了起来,陆国誉连忙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朝她走了过去,在她的对面坐了下来。

    “喝点什么?”南千寻抬眼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心思有些复杂,这个男人有可能是自己的父亲。

    “一杯现磨咖啡,不加糖不加奶!谢谢!”陆国誉面对南千寻的时候,温和多了。

    “一杯现磨咖啡不加糖,不加奶,一杯卡布奇诺!”南千寻对服务员说道。

    “好的,稍等!”服务员很快离开了,不一会儿咖啡端了进来。

    南千寻抬眼看向陆国誉,问:“为什么陆氏突然换了继承人?”

    “旧谦酒后滋事,现在生死未卜,陆氏上上下下数万人等着吃饭,我也无可奈何!”陆国誉说道。

    南千寻心里一噎,她怎么会不知道其中的厉害?假如不这样处理,今天的全部的股市,会受到陆家的影响,全部都崩盘。

    “你叫我来,就是要质问我换人的事?”陆国誉挑眉问道。

    “当然不是!”南千寻让他来,最主要的是想让记者拍到他们,但是她不能告诉他。

    “我还以为你在为旧谦打抱不平!”陆国誉说道。

    “我跟他已经没有关系了!我找你来,主要是想问问有关于洛千水的事!”南千寻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外表强做镇定,其实内心慌乱无比,她害怕得到的结果是自己承受不起的。

    “千水啊……”陆国誉像是进入到一种怀念里面了,说:“她是一个特别的女人!坚强的令人咋舌!也让人心疼!”

    “听说,你们以前交往过?”

    “是啊,交往过!如果不是洛家的人太不要脸,我们可能会永远在一起!”

    南千寻有些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她觉得难堪,她和陆旧谦……

    几乎已经成了死局,无法可破!

    陆国誉看到她脸上的变化,知道她已经知道了这件事,轻轻的问:

    “不肯叫我一声爸爸吗?”

    南千寻浑身一僵,说:“你是不是我爸爸还很难说!”

    “不,洛水走的时候已经怀孕了,而且算着你的年龄差不多!”陆国誉激动的说道。

    “凡事都有个万一,没有能拿出手的证据,很难说明这点。”南千寻微笑着说道。

    陆国誉看着她的一颦一笑,说:“你看看这个!”

    他把手机伸了过来,南千寻浑身一僵,有些机械的接过他手里的手机,上面的图片是一张亲子鉴定书。

    她的胸口立刻沉闷了起来,能给自己看的亲子鉴定书,肯定就是自己和他的!上面写着是有着遗传学上的血缘关系。

    她另外一只手上的勺子啪一下松开来,在咖啡的杯子上敲出了清脆的声音。

    “千寻,你就是我失散多年的女儿!”陆国誉激动的说道。

    南千寻哆嗦的一下嘴巴,心里却像是有一万只蚂蚁在啊啃噬一般,让她坐立难安。

    “我,我先走了!”南千寻说着逃也似的离开了咖啡厅。

    陆国誉看着她逃离的背影,想要挽留,但是也找不到借口。南千寻他是绝对不会认回陆家的,就怕被别人知道了她和陆旧谦原本是同父异母的兄妹。

    陆国誉这个时候也有些后悔了,早知道自己就不应该处处留情,处处留情的结果是最后自己没了感情,而且还连累了自己的儿女。

    他终于知道了那句经常被单身狗用来咒诅的话有多恶毒:但愿天下有情人,都是失散多年的兄弟姐妹!

    南千寻逃离的咖啡厅,怎么也不敢相信她看到的东西,她跟陆国誉果然是有血缘关系的,这让她情何以堪?

    回到南家的别墅之后,天天迎了上来,闷闷喊:“妈咪……”

    南千寻看着天天,心思复杂,最近一段时间,她都忽略了孩子,不管大人有什么样的过错,孩子始终都是无辜的,他无法选择自己的出生!

    “妈咪!”天天又小心翼翼的挪了挪步子,生怕自己被南千寻厌弃。

    “天天!”南千寻弯腰把孩子给抱了起来,她看着孩子俊美的脸庞,心里暗暗的庆幸孩子没有什么先天性的缺陷,而且非常的聪明。

    “妈咪,最近你都不理天天了,我以为你也不要天天了!”天天说着伸出胳膊抱住南千寻的脖子,南千寻的心里像是一团水一样。

    突然间,她的心也就放开了,再怎么不堪的过去都已经不可能重新再来了,与其纠结过去,倒不如展望未来,毕竟过去的甜也好,苦也罢,都已经过去了,未来更加的重要。

    她这么想着的时候,心里的疙瘩渐渐的像是圆润了一些,虽然还是那么沉,但是不会硌的她心脏疼。

    可是,纸包不住火,万一真相被揭开,天天要怎么办?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