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169章 相互利用的关系

    陆旧谦的胸口起伏的厉害,陆少许三年前就是自己的对手,在他还没有正式认回陆家的时候,他就是他的对头,对他处处刁难,从表面上看他是一个谦谦君子,但是只有他才知道,他的内心是怎样的阴暗!

    “我现在已经如你所愿一无所有,你还想怎么样?”

    “不想怎么样,就是想看着你想要杀我却又无可奈何的表情!哦对了,南氏以前沾了陆氏那么多的便宜,我都会慢慢的拿回来的。南千寻已经辞职不在南氏了,我想想要不要把南初夏给弄回来~~~”

    陆旧谦的脸色变了,他怎么能不知道南千寻之所以最在意南氏,都是因为南建国的缘故?现在要把南氏重新交在谋杀南建国的凶手的女儿手里,他怎么能甘心?

    他握紧了拳头,一拳打在了陆少许的脸上,陆少许没有躲,生生的受下了这一拳,刚好被开门进来的陆国誉给看在了眼里。

    “没有想到你在医院里还有能力动手打人,看来之前是我太惯着你了!”陆国誉的脸色一黑,冷漠的说了一句。

    陆旧谦转过头去,不看他,也不看陆少许。

    陆少许连忙伸手拉住陆国誉说:“爸,他现在是病人,不用跟他计较了!他心里不舒服,我都能理解,我一再解释我只不过是临危受命而已,可能他是误会的太深了。”

    陆国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旧谦,你自己不争气,谁也不怪!以后你和你母亲不必回陆家了!”

    黄蓝影听到这句话,心里冷了起来,说:“当初陆家有困难的时候,你非要逼着旧谦回到陆氏掌管大权,我联合你一起来帮你设计他,我还真是瞎了自己的狗眼,竟然帮你,你从来都是冷血的动物,石头垒的心,不会有任何的感情!陆旧谦是你的儿子,你竟然说捡回来就捡回来,说丢弃就丢弃……”

    “如果他和南千寻的事没有被抖露出来,我当然不会难为你们,但是这件事已经被抖露了出来,要是我不作出一点反应,怎么能面对大众?”陆国誉说的理直气壮。

    “面对大众?旧谦和千寻都是受害者,他们现在双双痛不欲生,而作为始作俑者的你却还大言不惭的理直气壮的面对大众,陆国誉你还有没有一点羞耻之心,还有没有一点良知?”

    “啪!”陆国誉一巴掌打在了黄蓝影的脸上,说:“男人的事,用得着你来插嘴?”

    陆旧谦腾的一下从床上跃了起来,伸手扶住了黄蓝影,把她护在了身后,对陆国誉说:“知道我为什么一直不肯叫你一声爸吗?因为你不配!”

    陆国誉看到陆旧谦的那种像是看陌生人一样的眼眸,心里微微一颤,心里心想着,如果他要是不出事,肯定比陆少许更加的适合这个位置!

    陆旧谦看到了他表情的变化,微微一笑,说:“你果然好手段,所有的人都被你玩在手掌心里,不过我可以正式的告诉你,你弄不死我,将来我就会摧毁一切你所在意的!”

    他说完之后,扶着黄蓝影离开了病房。

    “爸……”陆少许看到了陆国誉脸上的神情变幻莫测,上前喊了一声。

    “以后你要小心提防他,他是个有本事的人!”陆国誉说着出了病房。

    陆少许的心里极其的不屑,如果他真的是个有本事的人,还能栽在白韶白的手里?

    他能这么顺利的回到陆氏,全都是白韶白的功劳,他只是让自己在合适的时间回来罢了,至于陆旧谦到底是怎么中招的,他根本就不知。

    他也不用管那么多,只要自己在这个位置上,多培养自己的势力就可以了,管理公司的事他不陌生,完全不是问题。

    他想了想,白韶白要他把南千寻也给从南氏的总裁位置上拉下来,谁知道自己还没有开始动手,南千寻竟然自己辞职了,那么南氏总裁肯定要换上自己的人,想来想去,他觉得要给白韶白要个人了。

    白韶白自然关注着陆氏的一举一动,陆少许按照他设计的那样成为了陆氏的新任总裁,他已经等了他一天的电话。

    “白总!”陆少许在电话里喊道。

    “陆总,怎么样,重回陆氏之后,工作起来还顺心吧?”白韶白笑的非常无害,说的话也非常的温和,看不出来任何的不快。

    “一切都还好。只是现在南氏总裁之位悬着,需要一个合适的人来填补!”陆少许说道,问:“白总那里有合适的人选吗?”

    白韶白眉头一皱,他一天没有那么多的空去关注新闻,他只知道陆氏的事,南氏的事还没有人进来跟他汇报过,于是问:“南氏总裁之位这么快就空出来了?”

    “是,我一向说话算数,既然白总帮了我一件事,我自然会帮白总一件事。”陆少许微笑着说道。

    白韶白眉头一皱,眼眸一沉,怎么觉得这件事不那么正常?他要的是南千寻毫发无伤的离开南氏,无路可走,无家可归,然后只能投奔自己,像三年前一样。

    “你想要谁去掌管南氏?”白韶白问道。

    “我觉得南初夏还是比较合适的,利用南千寻的事来帮南初夏洗白,以后掌管南氏可以省去很多的麻烦。”

    白韶白脸色微微一沉,这个陆少许刚刚借着他的手夺回了陆氏,现在就急着摆脱自己,把南初夏弄回南氏,然后陆少许势必会娶她,两家联姻,呵呵,这算盘打的还真是有些响。

    “我也觉得她比较合适,回头我跟他说一下!”白韶白说着挂了电话。

    电话那头的陆少许看着已经挂掉的电话,脸上扬起了一抹阴鸷的笑。

    挂了电话后的白韶白立刻去搜网络上的资料,一些关于南千寻是陆国誉私生女的消息已经被镇压了下去,网络上找不到任何的踪迹了。

    他立刻叫了苏醒过来,问:“今天是不是还没有跟我说南氏的事?”

    “南氏啊,我正想跟你说,不知道是谁把那件事给捅了出去,然后今天一大早南千寻就辞职了,并且好像还拜托洛文豪去接南紫云!”

    “为什么不早说?”白韶白听苏醒说那件事已经被捅了出去,心里一紧,不知道被南千寻知道了这件事之后,她会崩溃成什么样子!

    “立刻给我查,究竟是谁?!”

    “是!”苏醒见白韶白的脸色不对,立刻答应着退了出去。

    过了一会儿,苏醒的脸色不太好的回来,说:“白总,是太太!”

    “李璞玉!”白韶白说着拿着东西出去了,苏醒的脸色有些不好看,怕是白总这回回去要跟太太算账了。

    哎,老板的事,自己还是不要去参与的太多了,要不然早晚有一天会惹来横祸。

    白韶白急匆匆的回去,李璞玉正在卧室的阳台上,看到了白韶白的车子突然回来了,感觉好像有些不正常。

    前几天,他从南川市回来,就警告自己别去动南千寻,然后两人已经好几天都没有见面了,现在回来是干什么?

    她想了想,先迎了过去,但是白韶白已经到了卧室了。

    “白,你回来了?”李璞玉微笑着走到他的跟前,伸手要帮他脱外套。

    但是白韶白突然伸手掐着她的脖子,眼珠子都是红的,说:“我怎么警告你的?你竟然忘记了!”

    李璞玉给他掐的咳咳咳的不停的咳嗽,双手扳着他的手,说:“孩、孩子……”

    “我警告你不要动南千寻,可是你做了什么?”白韶白像是失去了理智一般,手里没有一丝的犹豫,他现在就是想要掐死这个女人。

    李璞玉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的白韶白,她记忆中的白韶白都是温文尔雅的,而眼前的这个就像是一个恶魔一般。

    她能感受到空气越来越稀薄,死亡几乎就在她的身旁,随时能把她给吞灭了。

    争来的抢来的有什么意义?她马上就要死在自己最爱的人手里了,现在她再也感受不到爱,她只能感受到一股死亡的恐惧!

    “虎毒……”李璞玉的头已经阵阵发痛,眼前几乎都是黑色的,她知道现在能救自己的,只有她肚子里的孩子,艰难的说了虎毒不食子的前两个字,白韶白伸手把她推倒在地上,凶狠的说:

    “千寻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要你陪葬!”

    李璞玉双手摸着自己的脖子,大口大口的呼吸,眼前也渐渐的明亮了起来,刚刚从地狱的门口走了一遭,到现在还心有余悸。

    她没有想到白韶白竟然会变成这样,他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他了。

    “白,你就这么对我?毫不在乎你自己的孩子?”李璞玉的喉咙火辣辣的,被掐过的地方,还带着紫色的印子。

    “孩子?呵,你算计我的时候,就应该想过算计我的代价!”

    “我算计你,你又何尝不是在算计我?利用我李家的权势来达到你不可告人的目的!”

    白韶白面上一僵,说:“你始终不知道悔改,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白,那些都是南初夏做的,你为什么都算在我身上?”

    “南初夏是吧?呵呵……”白韶白的脸上露出嗜血的笑,她李璞玉不指使南初夏,南初夏会有那么大的胆子?

    “你们姐妹情深是吧?”

    白韶白的声音突然又软了下来,脸上带着一丝残忍的笑,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

    “初夏,你在哪里?”

    白韶白的声音异常的温柔,温柔的让李璞玉有些害怕!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