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170章 不是亲兄妹

    “初夏,你在哪里?”

    “姐夫,我还在外面,你找我有什么事?”

    “你先回来再说!”白韶白的声音异常的温柔,温柔的让李璞玉感受到一些害怕。

    白韶白挂了电话,直接进了浴室,不一会儿南初夏回来了。

    “姐夫,姐夫……”南初夏开门,突然看到了李璞玉披头散发的坐在地上,双目红红的,连忙跑了过去,伸手拉她,说:“姐,你怎么了?”

    “你都怀孕了,姐夫还不肯放过你?”南初夏惊讶的问道。

    李璞玉突然将手往回一抽,推了南初夏一把,南初夏朝后倒了去,却恰好倒在白韶白的脚面上。

    白韶白围着浴巾,里面什么都没有穿,从南初夏的角度看过去,那个庞然大物令人血脉偾张。

    白韶白弯腰将南初夏给拉了起来,手不偏不倚的刚好触摸到她的某个部位,南初夏不是不经人事的小姑娘了,而她多年模仿南千寻模仿的有几分相似。

    白韶白看到了那种有些熟悉的神情,立刻低头吻住了她,像疾风骤雨一般的撕开了她的衣服,没有任何的迟疑攻入了城池。

    南初夏发出一阵阵令人羞涩的声音,李璞玉看着白韶白竟然在自己的眼前上了自己的妹妹,整个人都懵了,连哭都不会了。

    白韶白抱着南初夏,从浴室的门口,转战到大床上,李璞玉面如死灰的站起来,像一只破败的布娃娃一样,没有灵魂没有思想,眼目空洞的离开了卧室。

    家里的佣人听到卧室里传来的和谐的声音,又见到他们的太太失魂落魄的模样,顿时像是明白了什么事一样,纷纷的装死躲走了。

    李璞玉从家里往外走,到了外面,才像是清醒了一点,自己的丈夫要弄死自己,又在自己的眼前跟妹妹搞在一起。

    她牺牲了她和南千寻之间的闺蜜情意,使用手段抢走了她的男朋友,可是到头来自己得到了什么?

    外面下起了滂沱大雨,大雨哗啦啦的砸在了她的头上,她已经看不清家的方向,更不知道自己要何去何从!

    白韶白跟南初夏一番云雨过后,拉着被子搭在了腰间,南初夏则是依偎在他的怀里,白韶白是世间少有的美男子,如果能跟他好上,以后就不用留在李家看人的脸色了,更不用天天被李璞玉像是防贼一样防着自己了。

    白韶白看着窗外的大雨,心里想着这个南初夏果然是个狠心的人,李璞玉是她的姐姐,她竟然连求他去找找她的话都没有说一句。

    “初夏!”白韶白低声轻唤她。

    “嗯?”南初夏知道白韶白一直都喜欢南千寻,所以学着南千寻的模样,眨巴眨巴了眼睛。

    “我动了你,怕是对不起你!”

    “姐夫,只要能跟在你身边,我做什么都愿意,我不在乎名誉和地位!”南初夏说道。

    “但是我始终不应该亏负你!”白韶白微微一笑,揉了揉她的肩膀说道。

    “姐夫……”南初夏从来都羡慕南千寻,以前是有白韶白当她男朋友,白韶白对她好的让她妒忌,后来跟白韶白分手了,她又跟陆旧谦好了起来,为什么男人都喜欢对她好?

    现在也终于有这么一个男人,对自己柔声细语了,她的心好感动!

    “要不,我让你回去掌管南氏怎么样?你的身份我都帮你洗白!”白韶白说道。

    “南氏?”南千寻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她想都没有想过,只要跟白韶白睡上一觉,南氏就会变成她的。

    难怪古代的妃子都喜欢争宠,原来都是有利益关系的。

    “可是,南氏不是……”南初夏假装不知道南千寻已经离开南氏的事,故意问道。

    白韶白看着她虚伪的面孔,倒是没有拆穿她,说:“南千寻已经不在南氏了,与其把南氏交在别人的手里,倒不如交在你手里!”

    “初夏一定会好好管理南氏!”南初夏心里乐开了花,白韶白瞄了她一眼,伸手刮了刮她的鼻子,说:

    “璞玉的掌控欲太强,我不喜欢别掌控,早晚都会离婚!”

    南初夏心里一惊,他什么意思?

    “璞玉姐虽然掌控欲太强,但是她对你却是一片痴心!”南初夏说道。

    白韶白嘴角弯了弯,说:“你知道为什么很多夫妻能共苦不能同甘吗?有的人可能会说男人有了钱就会变坏,其实想想女人从陪伴男人从艰苦的岁月中走出来,然后呢?都变了,什么事都想掺和一脚,让男人没有了自由!学会软下来的女人,才能陪男人走到最后!”

    南初夏听着白韶白的话,也不知道他究竟是什么意思,过了一会儿,才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说:“韶白哥,姐姐出去很久了,赶快去找她吧!”

    “好吧!看在你的面上我去找!”白韶白说着在她的脸上啄了一口,起身穿衣服离开。

    南初夏拉着被子盖在脸上,被子里都是暧昧的气息,她的心神荡漾不已,白韶白这样芝兰玉树般的男人,哪里有女人不动心的理?

    她闭上眼睛,似乎已经看到了美好的生活正在对着自己招手一般,以前南千寻拥有的,现在慢慢的都落入她的囊中!

    三天之后,南初夏回到了南川市,陆少许亲自到高铁站来接她。

    “陆少爷!”南初夏看到陆少许,顿时觉得自己的面上很有光彩,能让陆家少爷来接人,以后她在人前都可以昂首挺胸了。

    “初夏小姐,好久不见!”陆少许微笑着接过她手里的行李,载着她往南家别墅去了。

    报纸上漫天都是陆家少爷去高铁站接人的报道,南初夏的身份也扑所迷离,陆旧谦看着手机上的报道,随手把手机丢在了茶几上,拿着酒瓶子对着嘴就灌。

    黄蓝影回来之后,看到陆旧谦又在喝酒,连忙上前去拉住他的手说:“谦儿,你不能就这样自暴自弃!妈还指望着你赶快结婚生子,你怎么能天天借酒浇愁?”

    陆旧谦翻眼看了看她,伸手推开她,说:“给我酒喝!”

    黄蓝影跌坐在沙发上,无助的哭了起来。

    陆旧谦没有理会她,自顾喝自己的酒。

    “当当当~~~”陆旧谦的手机响了,他迷离着眼睛看着手机,是石墨打过来的电话,他盯着手机半响,拿不准是接还是不接。

    最后他把手机给放下了,他害怕,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石墨拿着检查报告,焦急的拨着他的电话,怎么不接电话呢?

    他又挂断,然后重新打,陆旧谦又等了半天,最终还是接了起来。

    “陆总,检查报告出来了!你和Nancy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石墨说道。

    陆旧谦愣了一下,随即坐了起来,问:“你再说一遍!”

    “检查报告出阿里了,你和Nancy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石墨又重复了一遍。

    陆旧谦的心脏像是活过来了一样,一种欣喜,一种让他恨不得马上蹦起来的欣喜。

    “谦儿?”黄蓝影看到他反常的样子,更加的紧张了,连忙站了起来,说:“你咋了?谦儿?”

    “妈,我和千寻不是兄妹,不是兄妹!”陆旧谦双手扶着黄蓝影的肩膀激动的说道。

    黄蓝影也晕乎了,他和千寻不是兄妹?这、这……

    陆旧谦没有等到她说什么,立刻放开她,立即去洗澡换衣服,刮胡子。

    黄蓝影看到他一系列的动作,喜极而泣,她的儿子差一点就废了!

    曾经她以为南千寻会是陆旧谦发展的绊脚石,现在看起来她分明就是他的救星!

    陆旧谦收拾好了自己之后,精神抖擞的出门,出门前说:“妈,晚上记得做点好吃的,我们晚上回来吃饭!”

    “哎,好!”黄蓝影连忙欣喜的回答,南千寻要是回来之后,他们就可以享受天伦之乐了。

    陆旧谦快速的给石墨打电话,说:“石墨,你立即把那份DNA鉴定报告给媒体!”

    “好,我已经给了,过不多久应该就会出新闻了!”

    “做的好!”陆旧谦说着开车,朝南氏的别墅去了。

    南氏的别墅外有很多的记者在,当陆旧谦开着车子来到别墅的时候,立刻被记者给围住了。

    “陆先生,这是您辞职之后首次露面,请问你今天来南家别墅是有什么事吗?”

    “陆先生,请问你和南千寻小姐真的是兄妹吗?”

    “陆先生,天天是你和南千寻小姐的私生子吗?”

    “陆先生……”

    媒体的记者七嘴八舌的议论纷纷,陆旧谦摘掉了自己的眼镜,说:

    “今天我来南家别墅,最主要就是来接我未婚妻回家!各位记者朋友,你们到现在还不知道我和南千寻不是兄妹吗?

    看样子你们的消息不怎么灵通嘛!最新的DNA检验报告已经通报给了媒体,至于之前的那些传言是怎么回事,我想大家也都是明白人,我就不多说了。

    在这里解释一下,天天是我和南千寻小姐还在婚内怀上的孩子,严格的来说,不叫私生子!

    我的回答完毕,你们要是新闻稿出的慢,恐怕这件事已经被别家报社给抢了先!”

    陆旧谦说完之后,几个记者想了想,立刻开着车子往自己工作的报社赶了去,他们的新闻一定要赶在别人之前发布出去。

    陆旧谦送走了记者之后,看向了南家的别墅,他伸手摁在了门铃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