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172章 专门来陪她送死

    “接我们回去?”南千寻诧异的看着他,随手推开了他,说:

    “你凭什么认为我会跟你回去?”

    陆旧谦目瞪口呆的看着她,他之前远离她,不过是因为他们是亲兄妹的关系,所以他不得不远离她,可是现在他们已经不是亲兄妹了,她这是怎么了?

    “千寻?你怎么了?”

    “陆旧谦,我告诉你,我不是你想丢掉就丢掉,想找回来就找回来的,我不是你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玩偶!”南千寻厉声说道。

    “千寻!”陆旧谦沉着眸子看着她,她的眼睛里全部都是坚决和冷漠,他的心咯噔一下。

    “我店里要关门了,还请陆先生赶紧离开!”南千寻毫不客气的赶人了。

    陆旧谦站在店门口看着她毫不留情的关上店门,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没有给自己,心痛的不行。

    他看到楼上的灯亮了又灭了,才去找了一家旅社住了下来。

    南千寻躲在房间里,从窗帘后看着陆旧谦已经走了,整个人都陷入了一个巨大的痛苦中。

    他们不是亲兄妹对她来说是一个极大的好消息,可是他和他的秘书在床上的那一幕,让她无法接受,像一根鱼刺卡在喉咙一样,吞不下去,吐不出来。

    “妈咪,你怎么了?”天天趴在床上,看着南千寻反常的样子问道。

    “陆旧谦来了!”

    “爸爸?”天天眼前一亮,他其实很想他,可是他好像不要他们了一样。

    “你想见他吗?”南千寻问道。

    大人之间的恩恩怨怨,仅在大人之间,跟孩子无关,他毕竟是天天的爸爸。

    天天有些为难的看着她,说:“妈咪,如果我想见他,你会生气吗?”

    “不会!他明天应该还会来,到时候你在外面当做是偷偷的跟他见上一面好了!”南千寻微笑着摸了摸他的头。

    “嗯,妈咪,我们睡觉吧!”天天说道,南千寻微微一笑,搂着他躺上了床。

    半夜里,南千寻梦见南初夏掐着她的脖子,让她给李自强和佘水星赔命,她感觉到空气越来越稀薄,突然就醒了过来。

    她醒来之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却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好像有一股刺激性的怪味,像是失火了!

    她浑身一阵激灵,立刻翻身下床,开了卧室的门,发现有滚滚的浓烟朝上翻滚着,下面情况不明,但是看着这烟雾翻滚的模样,想要从门口出去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她连忙关门,去找手机拨打火警电话,可是火警电话也拨打不出去,她又拨打了110,结果110也拨不出去,怎么回事?

    一般在没有网的情况下,这些急救电话都能拨出去的,可是为什么今天拨不出去了?

    她来不及多想,立刻把天天弄了起来,拿了毛巾想要去沾水,却发现水管已经没有水了。

    没水了!

    她立刻把马桶的水箱给打开,把毛巾沾了水,然后让天天捂着口鼻先去阳台上,自己也把剩下的水全部都湿在了被子上,拖到阳台上。

    这里是二楼,就算是从楼上跳下去,也不会致命,但是致命的是,阳台上装上了防盗窗,而这个防盗窗却是打不开的,所以一旦发生火灾,就多了一份致死的危险。

    “救命啊……失火了……”南千寻站在阳台上大声的呼救,不一会儿就有人起来了。

    这里的房子都是连在一起的,一旦发生火灾,会烧光一大片,所以平常的时候,大家防火的意识还是很强的,这会儿听到有人呼救失火了,立刻有人起来了。

    家家户户都有灭火器,但是他们把灭火器拿过来之后,竟然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火太大,灭火器太小了。

    有人迅速的去拉消防栓,可是却意外的发现消防栓没有水!

    于是,邻居们回家拿起家里的盆子,按照最原始的方法开始救火。

    陆旧谦的心脏突然像是被针扎了一下一样,整个人都惊醒了,刚刚做了一个噩梦,他满头都是大汗,浑身无力。

    他起来打开窗户朝南千寻的蛋糕店看了过去,见那边一片火光冲天,心里一慌,连忙套上衣服跑了出去。

    门口已经聚集了很多人,他们有的打水,有的泼水,已经在积极的救火了,陆旧谦跑到跟前二话不说往里钻。

    旁边救火的人连忙拉住他,说:“火太大了,进不去了!”

    “放开!”陆旧谦冷声一喊,那两个拉他的人也不敢强行拉他,他见有水递过来,立刻接过水来朝自己浇了下去,转身冲到了大火里。

    楼上,南千寻把天天放在角落里,自己用身子挡住外面,身上还披着湿了水的棉被,天天整个脸都她用湿毛巾给盖住了。

    烟雾越来越大,失火最怕的就是烟熏,很多人并不是失火烧死的,而是被烟给熏死的,滚滚浓烟从窗户朝外散,像是一条黑色的巨龙一般。

    “咳咳咳咳……千寻……天天……咳咳咳……”陆旧谦用衣服捂住口鼻快速的跑上了楼,被滚滚浓烟呛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旧谦!”南千寻一惊,立刻掀开被子,喊:“在阳台!”

    “咳咳咳……”她的被子刚掀开,天天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陆旧谦听到南千寻和孩子的声音,终于放下了心,经过床铺的时候,立刻把床单从床上揭了下去,朝阳台跑了过去。

    “旧谦,你个傻蛋,谁让你上来的?呜呜呜……”陆旧谦钻到被子里之后,南千寻呜呜呜的哭了起来,还用手砸在他的身上。

    “有老婆孩子的地方,就是天堂!”陆旧谦闷闷的咳了一声。

    南千寻的心里顿时一股说不出来的感觉,说:“这个时候煽情,不是好时机!”

    “我怕以后再也没有机会了!”陆旧谦目光灼灼的看着她,虽然他们现在暂时还算安全,但是没有消防车,没有灭火器,没有专业的人来救援,他们想要逃出去也不容易!

    “旧谦,你是专门来陪我们送死了吗?”南千寻的眼泪哗啦啦的流了下来,陆旧谦伸手擦她的眼泪,说:

    “没有你们,我也不会独活!”

    面对生死的时候,她才觉得之前所在意的那些东西,都不重要了。

    就像那一次他拼死也不愿松开自己的手一样,或者坚持到最后就能活!

    “旧谦,我们不能等死,也不能等别人来救,天救自救者!”南千寻突然无比坚定的说道。

    她说着从被子里钻了出去,爬到床那边从床底下摸出了一把锤子。

    陆旧谦接过她递过来的锤子,立刻会意,对着防盗窗就砸了过去。

    防盗窗只是防盗的,但是不能防土匪,这么一砸,不锈钢就弯了,他立刻又锤了几下,把防盗窗锤出了一个大空隙。

    “天天,来抓住被单,我说松手你再松手!”

    “嗯!”

    天天被陆旧谦用被单送了下去,然后南千寻也被送了下去,等到他自己想要下去的时候,发现空隙有些太小了,于是又去砸,结果刚砸好,他整个人就倒了下去。

    南千寻落地之后,回头看到陆旧谦倒了下去,撕心裂肺的叫了一声晕了过去。

    等到她再度醒来,已经在京都的协和医院了。

    “妈咪,你醒了?”天天看到南千寻醒了过来,连忙喊道。

    南千寻转脸看到了天天,突然想起了陆旧谦,问:“陆旧谦呢?”

    “他还没有醒!”天天瘪了瘪嘴,南千寻连忙坐了起来,问:“他在哪里?”

    “他在隔壁!”天天说着要带南千寻去隔壁,洛文豪却进来了。

    南千寻看到了洛文豪,连忙说:“洛少,陆旧谦怎么样了?”

    “你不叫我哥哥,就叫我洛少?”洛文豪听到她叫自己洛少,有些不高兴的问。

    “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跟我说这个!”南千寻有些生气。

    “脾气倒不小!”洛文豪哼了一声,要不是看在这个妹妹长的不错的份上,他才懒得管她的闲事呢。

    南千寻凝眸看着洛文豪,总觉得他好像哪里不对劲。

    但是,她现在关心的是陆旧谦,没有心情跟他计较这些,于是下床扯着天天就走。

    “唉,我说你这个人……”洛文豪看到她直接无视了自己,连忙跟了上去,还不停的聒聒。

    “闭嘴!”南千寻回头瞪了他一眼,洛文豪立刻闭上了嘴巴。

    可是转念一想,不对劲啊,自己为什么要听她的?

    于是又追了过去,想要凶她一顿,却发现她站在陆旧谦的床前,一言不发,想要凶她的打算也只能压了下去。

    “你还是别抱太大希望了。医生说,他今早要是醒不过来,以后可能就醒不过来了!”洛文豪像是看好戏一样的看着他们。

    南千寻猛然转过身来,问:“你说什么?”

    洛文豪被她给吓了一跳,说:“他今早要是醒不过来,以后就永远都醒不过来了!”

    南千寻的心里猛然一沉,回头看着陆旧谦,眼泪啪啪的掉了下来。

    天天朝洛文豪勾了勾手指头,洛文豪看到这个眉眼间跟南千寻几乎一样的小家伙,跟着他出去了。

    “小家伙,喊舅舅!”洛文豪说道。

    “舅舅,你就别刺激我妈咪了,她这两年过的有多苦,你又不是不知道!”天天本来是想喊叔叔的,但是听到他说舅舅,于是乖巧的喊了舅舅。

    洛文豪面色一僵,这两年他的记忆没有了,哪里知道她过的苦不苦?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