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173章 故意纵火

    “你想要干什么?说吧!”洛文豪说道。

    “当然是让舅舅帮忙调查一下,看看失火到底是怎么回事咯!”天天认真的说道。

    洛文豪皱了皱眉头,总觉得哪里好像有些不对劲,但是他说不出来。

    “你的意思是有人故意纵火?”

    天天给了他一个你懂得的眼神,洛文豪再一次认真的看了看这个小鬼头,说:“不如,你就跟在舅舅的身边,我看你妈妈会一直照顾陆旧谦!”

    “那不行,以后陆旧谦就由我来照顾,妈妈要出去工作!”天天说道“让你办点事,你怎么这么难?就不能爽快一些?”

    “你……”洛文豪被一个小鬼头说不爽快,心里还真有别样的感觉,王大力在一旁看着洛文豪在小家伙的手里吃瘪,偷笑着都快憋出内伤了。

    “妈妈现在伤心欲绝,有什么事你直接告诉我就行了!”天天人小鬼大的说道。

    洛文豪的脸色青一阵子紫衣阵子,最后想要伸手去拍他的头,想了想自己的手没有轻重的,索性转身走了。

    天天看到他转身走了,嘴角抿着笑了起来,他转过头来,看着妈妈伤心欲绝的坐在陆旧谦的床边,心里不是个滋味走了过去。

    南千寻坐在陆旧谦的身边,伸手把他的手握在自己的手里,说:“你怎么这么傻……”

    陆旧谦躺在病床上,一点反应都没有,她的手摸上了他俊美的脸庞,就算是昏迷不醒,他照样光彩照人。

    天天算计着时间,觉得黄蓝影应该是快要到了,于是又从病房里出去了。

    黄蓝影果然很快到了,他迎了上去,说:“奶奶!”

    “你爸爸现在怎么样了?”黄蓝影问道。

    “他……”天天低头哭了起来,黄蓝影的心里一慌,连忙说:“快带我去看看!”

    天天一抹眼泪,带着黄蓝影往病房去了。

    病房里,南千寻还在抹泪,陆旧谦依旧昏迷不醒,黄蓝影进来看到他还没有醒过来,连忙着急的问:

    “他怎么样了?南千寻,他到底怎么样了?”

    南千寻努力的止住了抽泣,红着眼睛看着她,又低下了头。

    “南千寻,我问你话呢!谦儿他怎么样了?”黄蓝影着急的不行,她就讨厌南千寻这种不紧不慢的性子。

    “不太好!”过了许久,南千寻终于收拾好了自己的情绪,努力的使自己的情绪平稳一点。

    不太好?

    黄蓝影一个头两个大,她一屁股坐在地上哭了起来,双手掐着脚踝子骨,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着说:“我的谦啊,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叫妈怎么活啊……南千寻你个害人精啊,我说你怎么就是一个害人精啊,现在害得谦儿……”

    “奶奶,别哭了,爸爸不会有事的!”天天连忙跑过去搀扶黄蓝影,黄蓝影看到了天天伸手把他推在了一边,说:

    “我当你是他的救星,谁知道到最后还是灾星啊啊啊啊……”

    南千寻心里一慌,陆旧谦确实是因为自己才会变成这样的,她松开了陆旧谦的手,走到了黄蓝影的面前,噗通一声跪了下来,朝她磕了几个头,说:“以后我会照顾旧谦的!”

    “你不照顾也得照顾,旧谦所有的房产你也不能拿,我要留着养老的!要不然,你养我老啊?你有那个本事养我老啊?”黄蓝影面上一横。

    南千寻本来在意的就不是财产,但是听到黄蓝影这么说,心里还是不是个滋味,说:“旧谦现在还在,你竟然跟我说财产的事!”

    “他现在半死不活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他可能一辈子都是个植物人了,事情是由你而起,你必须要负责。他的财产留给我养老,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南千寻垂着眸子,说:“既然你要他的财产那行吧,我替他把你的养育之恩都给磕了吧!”

    她说着又对着她磕了几个头,每个头都磕的异常的响,头皮都磕破了。

    黄蓝影站起来抹了一把泪,走到床前看了陆旧谦一眼,说:“谦儿啊,你可别嫌妈太自私,我也是逼不得已!陆家不会管我,南千寻更不可能养我,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她说完了之后,抹着泪走了。

    外面围观的护士和病人,见黄蓝影出来了,都指指点点的,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啊?自己的儿子还在病床上,她想的不是怎么给孩子看病,倒是想着先来瓜分家产。

    “你这个家属,我跟你说,刚刚她说的那些都不合法律的,既然床上的是你的丈夫,哪里有家产她一个人瓜分的道理?”一个护士过来,看到南千寻的头上还有伤,立刻帮她处理伤口,还有些愤愤不平的说道。

    “对啊,这不是还有孩子吗?哪里能让她一个人落了呢?”其他的病人家属也纷纷说道。

    “谢谢大家了,钱没有了可以再挣,都是身外物!”南千寻随然心里寒,可是面对众人的关心,心里还是能赶到一阵暖暖的。

    “你就是太善良了!”

    “对,就是太善良了!”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谢谢大家的关心!”南千寻淡淡的笑容中带了一些些的忧伤。

    “好了,大家都散了吧!病人需要安静!”护士说道,那些前来围观的人都纷纷散了去。

    回去之后,大家都管不住自己八卦的因子,黄蓝影来到医院里这么一闹和的事情,很快在整个医院都传开了。

    乔致远来医院进行例行检查的时候,无意间听到护士在那里八卦,皱了皱眉头,还有这样的事?

    他最看不惯那些欺负人的人了,假如世界上的好人一直都被欺负,那么谁还愿意做好人?

    “你们刚刚说的事是真的?”乔致远上前问道。

    “啊,对啊,刚刚在住院部都传疯了,我们医院接过那么多的病人,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呢!”那护士看到是乔致远,面上一红。

    “那你能带我去看看吗?”

    “可以啊!”那护士很快的带着乔致远朝陆旧谦这边来了。

    “长腿叔叔?”天天看到了乔致远,连忙上前去抱住了他的腿。

    乔致远冷不防的又被一个小鬼抱住了腿,连忙低头,一看不得了,这不是陆旧谦的儿子吗?

    “你怎么在这里?”乔致远在这里看到了天天非常的意外,这个小鬼上一次一个人跑到了江城,他还动了赶紧找个女人生孩子的想法。

    “你不会又是一个人偷偷的跑到了京都吧?”

    “不是,我爸爸和妈妈都在这里!”天天说道。

    乔致远伸手把孩子给抱了起来,对那个护士说:“不好意思,我这边遇见了老朋友,要过去看看!”

    “那乔先生请便!”护士连忙说道,心里还有些遗憾。

    “你爸爸妈妈怎么在这里了?”乔致远抱着天天问道。

    “我们在凤溪镇发生了火灾,爸爸妈妈都晕倒了,所以救护车把他们拉了过来!”

    “快带我去看看!”乔致远连忙说着,放下了天天。

    天天拉着他的手,往病房里走了过去。

    南千寻正坐在陆旧谦的身旁,帮他捏胳膊,害怕他的肌肉萎缩了。

    “陆太太!”乔致远牵着天天开了门,喊了一声。

    南千寻听到有人喊陆太太,立刻转过头来,看到了天天牵着一个帅气男人的手,连忙站了起来。

    “您是……”南千寻看着乔致远,没有来由的感觉到有些眼熟,好像是在哪里见过一样。

    乔致远打量着南千寻,也是感觉到非常的面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问:“陆太太,我是乔致远。我们是不是见过?”

    “我也非常好奇!”

    “陆总这是怎么了?”乔致远转眼看向昏迷不醒的陆旧谦。

    “他……有可能一辈子都是植物人!”南千寻心里沉闷的说道。

    乔致远心里一惊,道:“怎么可能?陆总这么一个风华绝代的人物……”

    他的心里充满了不可置信。

    南千寻深深叹了一口气,说:“我代替旧谦谢谢乔先生的赞赏!”

    乔致远回头看着南千寻,发现她头上有伤,想起了今天那两个护士说的话,立刻问:“今天整个医院都在说病人母亲来医院闹和的事,该不会……”

    “是!”南千寻也没有觉得有什么好隐瞒的,只是看向陆旧谦的时候更加的心疼了,说:“之前他出了事,需要输血的时候,陆家没有一个人肯为他输血!”

    南千寻身上流露出来的心疼和忧伤,像是一把手,紧紧的握住了乔致远的心脏。

    “唉……”乔致远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说:“如果陆太太有什么需要,尽管来找我!”

    “谢谢乔先生了!”

    南千寻不再跟乔致远说话,而是转头继续的帮陆旧谦按摩胳膊。

    “长腿叔叔,以后我爸爸还要很多的钱来治病,你能不能帮我妈妈找一份工作?”天天仰起头来渴望的看着乔致远。

    “天天!”南千寻立刻制止了天天,乔致远对她来说,只不过是个陌生的人,怎么好意思麻烦他?

    她要找工作,完全可以找洛文豪,至少他们之间还有些血缘关系。

    “嗯,这倒是个好主意,不过我们乔氏的人事任命制度非常的严格,能不能进入乔氏工作,还要看看陆太太自己的运气了!不知道陆太太擅长做什么?”

    “我妈咪能做蛋糕!”天天扬眉吐气的说道。

    “……”南千寻一阵无语,或者在孩子的眼中,她所有的技能都不如蛋糕。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