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177章 抖S*M

    “石副总,我们怎么办?”

    “陆氏不留人,自有留人处,我准备去暮光集团试试!”

    “暮光?反正我也没有地方好去,也随你去得了!”郭晓莹说道。

    “可以!”

    石墨很快进入了一家叫做暮光集团公司里,应聘的是副总裁的职位,并且很快就到岗了。

    石墨到了暮光之后,暮光的员工看到他都纷纷站起来打招呼,他嘴角带着笑,轻车熟路的来到了办公室里。

    现在他终于不用躲躲藏藏的了,这么多年来,白天在陆氏晚上来暮光,还要不停的处理陆旧谦吩咐的各种事情,现在终于光明正大的来到暮光工作了,到了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他觉得空气都是新鲜的。

    只不过,有些事还是需要解决的!

    陆少许这边,处理完了陆旧谦的旧部之后,来到了南氏。

    南氏总裁办公室里,米露正在据理力争,说南初夏的抉择是错误的,但是南初夏却一直不愿意听她的,两人正在争执不下!

    “呦,这是怎么了?”陆少许挑眉问道。

    “公司内部的事情!”南初夏示意米露先出去,米露也只好先出去了。

    她回到办公室里,气冲冲的说:“这个南初夏根本什么都不懂,还非要装作什么都懂!”

    “消消气,不是每个总裁都会像Nancy一样好说话的,也不是每个总裁都像Nancy一样会识人的!”吴天说道。

    米露还是气冲冲的说:“我真想一走了之,到哪里找不到工作?”

    吴天微微一笑,小女孩就是任性,他一个需要养家糊口的人,就不能随随便便的说辞职这种话。

    办公室里,南初夏气的脸色还通红,陆少许问:“一个下属也敢跟你吵架?” 

    “陆少爷你不知道 ,现在南氏的大部分的发言权都在这个米露的手里,每次开会我都会被她呛,气死我了!”

    “原来你也会遇到这种烦恼,我终于心里平衡了!”

    “你说的什么话?幸灾乐祸吗?”

    “不不,我刚刚解决了这个难事!”

    “你怎么解决的?”南初夏听到陆少许说他这个难处也解决了,立刻好奇的问道。

    “他们这些人自然跟你唱反调,肯定都是忠于前任的,这些人既然人在岗,但是心不在,要他们只能起到反作用,影响了一大批的人,假如整个公司里大家都有样学样,以后还要不要工作了?公司还要不要发展了?”

    南初夏一听,有道理,说:“我立刻就把南千寻的旧部给赶出公司!”

    她说完了立刻发邮件,把米露和吴天赶出了公司。

    米露和吴天刚刚抱怨完,突然收到了一份解雇通知书,并且把前佘水星的秘书姚红给调了回来。

    “什么情况?”吴天先看到的邮件,意外的问道。

    “被解雇了!”米露说道。

    “她凭什么?”

    “吴天,你就不要这么激动了,反正赔了十二个月的工资,超过国家规定的标准了,也算是赚了!”米露说着就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并且把工作做了一张交接表。

    吴天看到米露这样子,以为她已经有了下家,立刻凑过来问:“米露,你是不是已经找到了下家了?带上哥呗,哥现在可是上有老下有小要养!”

    “没有!”

    “……”

    两人从南氏出来,立刻看到了公司门口站着的石墨。

    “石副总?”米露惊讶的看着他。

    “两位这是……”石墨打量着他们,如果他猜的没错的话,南初夏肯定也会采用陆少许的方法,排除异己,稳定地位,果然是这样。

    “我们被扫地出门了,石副总,要不我们投靠你怎么样?”米露笑嘻嘻的说道。

    “没问题,我就是专门在这里等你们的!”石墨说着打开了车门,吴天要自己开车,所以没有上车,而是说:“我先去取车,等会跟着你!”

    几个人来到了暮光国际,米露和吴天都惊呆了,诧异的看着石墨,说:“你该不会也是被……”

    “扫地出门!”石墨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扫地出门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尤其是在公司里担任要职的人。

    三人有一种同病相怜的意味,大家都懂,谁也没有再说什么。只不过米露见石墨在暮光内部不像新来的人,压下了好奇没有说什么。

    石墨把吴天和米露都放在了公司的重要的位置,又开始部署了下一条重要的事情。

    南初夏这边,处理了碍眼的人之后,和陆少许一起来到了一家法国餐厅。

    “陆少爷,我敬你,幸亏你帮我出谋划策,要不然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办了,以后还需要陆少爷多多指教!”

    南初夏莞尔一笑,也举起了杯子,一举一动之间,都是风情万种。

    “南小姐太客气了,来,干杯!”陆少许对着南初夏举杯,两人对饮之后,陆少许说:“南小姐,我们交往吧!”

    南初夏心里一阵惊讶,陆少许竟然在这个时候提出要跟自己交往?正常的表白,不是应该浪漫一下的吗?他竟然直接说了出来?

    “陆少爷,我……”南初夏很想拒绝他,但是拒绝的话她又说不出口,白韶白那边好几天都没有给她打电话,也不知道他究竟是不是骗自己的。

    毕竟上一次想要攀高家却没有攀上,后来丢了陆旧谦的事,她已经得到了教训,现在她不想再冒险了。

    跟白韶白比起来,陆少许还是差了不止一点半点。

    “南小姐,我很久之前就喜欢你了,只是我一直没有什么资本向你表白,但是现在我已经是陆氏的继承人了。”陆少许目光灼灼的看着她。

    南初夏还是不想立刻答应他,她现在知道了对于男人来说,轻易到手的东西,很容易轻易的就被丢掉,她想要的是对方想要轻易丢掉自己的时候,发现已经丢不掉了。

    “陆少爷,你很优秀,能配得上更好的女孩子,而我……”南初夏说的我见犹怜,陆少许立刻打断她说:

    “不,我想娶的人只有你!”

    南初夏的心里一愣,他要跟自己结婚吗?

    “可是,陆少爷……”南初夏的面上还露着一抹为难,陆少许的脸上突然挂上了一抹怪异的笑容,说:

    “初夏小姐就不要端着了,我们两个人在一起,不过是为了壮大我们的势力,可以对抗那些想要主宰我们的人,我不是心慈手软的人,初夏小姐也不是,我们两个联手不是事半功倍吗?”

    南初夏的心里一慌,他什么意思?

    陆少许看到南初夏的脸上神色的变化,说:“我们明人不说暗话,你想报你父母的仇,我想杜绝我陆氏的潜在的危险,我们强强联手,各有所需。难道你甘心自己的一辈子都在别人的手里掌控着吗?”

    南初夏心里一慌,说:“我、我考虑考虑!”

    她的内心已经七上八下的了,自己做的那么严密的事,什么时候泄露出去的?他怎么知道自己对南千寻动手了呢?

    陆少许也没有逼她,说:“给你七天时间考虑,七天之后我再找你!”

    他说着站了起来离开了餐厅,南初夏看着她离开的背影,知道他根本不可能是因为爱上了自己,所以才跟自己说要交往,而是他说的那种利益的关系。

    自己究竟要怎么选择?

    南初夏也惆怅的不行,她自己也拿不定主意,不知道要怎么办。

    晚上,她回到南家别墅之后,发现客厅里来了一个意外的人。

    “韶白哥,你来了?”南初夏看到他的时候是惊喜的。

    白韶白微微一笑站了起来,南初夏连忙跑上前去,一把抱住了他的腰杆,问:“你是专门来看我的吗?”

    她的举动都是在模仿南千寻,所以白韶白有一瞬间的愣神,点了点头,温和的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说:“嗯!”

    “我好想你!”南初夏恨不得整个人都挂在他的身上,白韶白趁势把她摁在了沙发上,南初夏突然推开他说:

    “不要在这里!”

    “那要去哪里?”

    “我们回卧室好不好?”

    “小妖精,都随你!”白韶白连忙把她拦腰抱起来,朝楼上去了,不一会儿就听到南初夏的房间里发出了浮夸的声音。

    胖嫂躲在厨房里,然后拿着耳机塞到了耳朵里,不想去听那种声音。

    但是卧室里的声音越来越大,都是南初夏不住的求饶的声音。

    白韶白把她的手捆了起来,拿着蜡烛不住的把蜡烛油滴在她的身上,她不停的求饶,看白韶白像是看一个魔鬼一样。

    “小妖精,刺激吗?”白韶白笑着问道。

    “韶白哥,求求你放过我,放过我……”南初夏从来不知道做这种事,还可以做出这么多种花样,折磨!

    “可是我还没有开始呢!”

    白韶白说着欺身上去,开始肆意的凌辱她的身子,南初夏无力反抗,只能任由他索取。

    白韶白在她的身上发泄完了之后,掰开她的嘴,把一粒事后避孕的药填在她的嘴里,解开了她手上拴着的皮带。

    南初夏逃也似的跑到了浴室,她的身上都是蜡烛油滴过的痕迹,一点点的都是烫伤,她捂着脸哭了起来。

    白韶白若无其事的穿上了衣服,站起来扣了扣浴室的门,问:“初夏,你好了吗?”

    “好、好了!”南初夏连忙清理了一番,裹上浴巾开门出来。

    白韶白拉她到了床前,南初夏浑身哆嗦了一下,心里格外的害怕他,之前还不知道自己要不要答应陆少许,现在她已经下定了决心,要摆脱白韶白的牵制。

    “初夏你怎么了?”白韶白问道。

    “韶白哥,你为什么要用那种方法……”南初夏咬了咬嘴唇,把变态俩字给咽了下去。

    “没觉得这样我们都很快乐吗?”

    “我不快乐!”南初夏说道,白韶白皱了皱眉头,问:“你是不是爱上了陆少许?”

    南初夏浑身一抖,说:“你、你在说什么?”

    “你最好不要告诉是,要不然我也保不齐我会做出什么事来!”

    “怎、怎么可能?”南初夏干笑。

    “听说你派人去凤溪镇放火了?”白韶白问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