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180章 狐狸精就是狐狸精

    “呵呵,我的人权受到了侵害,如果洛文豪肯为我打抱不平,那么对我的侵害就会立即停止,你说呢?”

    “你?”Mary被她呛的说不出来话了。

    “还有,现在造谣是要费成本的,据说严重的还可以判刑!”南千寻挑眉说道。

    “南千寻我告诉你,你要是真的找了我的麻烦,倒时候我让你在京都混不下去!”

    “我本来不想找茬的,但是你们要是一再的没有底线的挑衅我,我也会发火的!”南千寻嘭的一下拍了桌子站了起来。

    人倒霉了喝口凉水都会塞牙,她好好的在乔氏工作,得罪了谁了?

    “行了,你们都别吵了!”刘玉生出来,看到南千寻生气了,连忙出口说道。

    众人也不吭声了,刘玉生把手里的文件递给了南千寻说:“乔氏聘用你,不是让你在这里吵架的!”

    南千寻眼眸一沉,不再说话了。

    众人看到南千寻被刘玉生给训了,心里不知道舒坦了多少倍。

    “狐狸精就是狐狸精,还以为所有的男人都会被她给迷住,怎么样?刘特助就是坐怀不乱的那种!”Mary尖酸刻薄的声音响了起来,刘玉生刚准备离开办公室,突然脑门上一道火光,这些女人还有完没完了?

    他又倒回来,对着他们说:“不是我坐怀不乱,而是我没有机会!”

    刘玉生这句话彻底的点燃了整个办公室的气氛,刘玉生是什么样的人?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他竟然说他没有机会,这说明了什么问题?难道这个Nancy的后台是乔总?

    想到这个可能,所有的人都不吭声了,得罪了乔总还干什么干?Mary更是像是受到了一万点的暴击,难怪人家一来就能经常进入乔总的办公室,原来她一直都是乔总的人!

    南千寻听到她们终于安静了下来,深深的舒了一口气。

    她做好了文件,送去给刘玉生,刘玉生说:“那些人一直都是这样,你要习惯,他们斗来斗去斗来斗去的,都不肯消停!”

    “没事!”南千寻微微一笑递过去了文件,转身出去了,心里想着自己是不是应该更加的低调有些,尽量不给乔致远带来麻烦。

    好不容易挨到了下午下班,她连忙提起包包往外冲,有人看到了立刻说:“Nancy跑这么快是要约会去吗?”

    Nancy回头缓缓一笑,说:“回去给我儿子老公做饭!”

    她的话一说完,整个办公室的人都熄火了,感情他们斗了半天是个有老公孩子的人?

    “Nancy!”乔致远在公司的门口遇见了南千寻,南千寻从脚趾头上想的都是赶紧走赶紧走,省得被他的粉色大军给看到了,不知道明天的办公室里会升起什么样的硝烟。

    “乔总?”南千寻微笑着跟乔致远站了一点距离。

    “哦,玉生跟你说过了吗?从明天开始,你调到我办公室里来!”

    “啊?”南千寻惊讶的看着他。

    “看你的表情,玉生好像还没有告诉你,别紧张,工作一切照旧,只不过是不在下面办公了而已。待遇的话,会比之前好些,我想你现在最需要的就是钱了!”

    “呃,谢谢乔总的帮助,我先回家了!”

    “嗯!”乔致远微笑着看着她。

    南千寻心里对乔致远讨厌不起来,他很像曾经的白韶白,可是后来的白韶白变了!想到了白韶白,她的心里升起了一股烦躁,甩了甩头,朝超市走了过去。

    天水一方的别墅里

    “叮咚叮咚!”门铃响了,平常这个时间差不多都是南千寻回来的时间,天天跑去开门,一遍跑一边喊:

    “妈咪,你回来了啊?”

    门被推开之后,八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人立刻站在门的两旁,有一个人上前来抱起了天天,说:“我们来接你和你爸爸一起走!”

    “你们是谁?放开我!”天天挣扎着说道。

    另外几个人立刻跑到屋里,把陆旧谦给推了出来。

    “放开我爸爸,放开我爸爸!”天天看到他们把他爸爸给推了出来,立刻喊道。

    抱着孩子的这个人看了一眼陆旧谦,确认无误的时候,从怀里掏出了枪,天天看到他掏枪要打爸爸,立刻一口咬在了他的胳膊上,那人吃痛的瞬间,陆旧谦一跃而起,倒挂金钩用脚勾住了那人的头,用力一拧,那人的脖子咯嘣一声。

    他连忙抱过天天,在地上打了一个滚之后,踢倒了两个人,两人倒在地上,瞬间从外面又涌进来一些人,陆旧谦看到来人面色一松。

    “老大快走,这里交给我们!”石墨亲自带着人来,没有想到陆少许的人比他们更快一步。

    陆旧谦带着孩子走了,天天趴在陆旧谦的肩膀上,一声都不吭,他们很快到坐到了车子里,天天才慢慢的抽泣了起来。

    “天天,你怎么了?”

    “爸爸,我们走了妈咪怎么办?”

    “回头石墨叔叔会接妈咪,我会把你们送到安全的地方!”陆旧谦郑重的说道。

    天天也不再哭泣了,自己现在太小了,什么都做不了。

    回到家中之后,她手里的菜全部都掉在了地上,屋里一股血腥气冲天,她立刻朝陆旧谦的房间跑了过去。

    陆旧谦的房间里没有人,天天也不在,她看到地上和沙发上的血,整个人都在瑟瑟发抖!

    他现在已经手无缚鸡之力了,他们竟然还不放过他!唯一可能对着陆旧谦赶尽杀绝的,只有陆少许!

    或者还有白韶白,她不知道会是谁!

    她眼前一黑,晕倒了下去。

    石墨出去安排事情,回来刚准备带南千寻离开,突然听到了一阵脚步声,他飞快的躲了起来。

    “Nancy,Nancy?”乔致远进门看到房间里乱七八糟的,连忙喊了几声,没有得到回应,立刻往屋里冲,发现她竟然倒在地上。

    “Nancy!”乔致远连忙把她抱起来,伸手摸了摸她的鼻息,抱着她出去了。

    石墨有些懊恼自己来晚了一步,他还准备去医院准备掳人的,没有想到乔致远的人已经把医院围的水泄不通,他只好暂时作罢。

    回到了他和陆旧谦约定的地方,陆旧谦见他没有把人带回来,立刻上前问:“怎么回事?”

    “我刚好去晚了一步,现在乔致远已经把她给保护起来了,我无能为力!”

    天天在他们的背后,听到他们的话,一言不发的站在原地,陆旧谦和石墨看到他的样子,都没有再说话。

    次日,南千寻在医院里醒了过来。

    她睁开眼看到了乔致远,连忙问:“人呢?人找到了吗?”

    乔致远摇了摇头,说:“警方昨夜就开始找人,一直没有找到!”

    南千寻的心脏剧烈的抽*动了起来,成千上万种不好的想法都涌上了心头,不吃不喝也不说话,乔致远坐在她的身旁看着她这样子,有些心疼。

    “Nancy,只要没有他们的消息,或者就是最好的消息!”

    “你要好好的养好身体,要不然等到他们回来,你的身体已经跨了怎么办?”

    南千寻听到了乔致远的话,立刻说:“我要吃饭,吃饭!”

    乔致远连忙把饭拿过来,南千寻使劲的往嘴里扒,明明吃不下,却偏偏勉强自己吃,乔致远的心都像是要碎了一样。

    洛文豪也忙了一夜不眠不休,来到病房里看到南千寻就这样,也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乔致远听到洛文豪的脚步声,回头看了他一眼,另外一个无奈的摇了摇头,表示没有消息。

    南千寻又等了三天,还是没有等到消息,希望渐渐的淡了下来。

    “Nancy,我们现在是不是要为他们报仇了?”洛文豪兴冲冲的说道。

    “你还知道了什么?”

    “我查到了这一次来京都的人,都是陆少许派过来的人!”

    “果然是陆家!”南千寻怒气腾腾的说道:“陆家已经今非昔比,正在走下坡路,处处受到白韶白的牵制,陆少许想要摆脱白韶白,定会和南初夏结婚,到时候我们再行动,公开南初夏雇凶放火的证据!”

    “好!”洛文豪说道。

    南川市这边,陆少许派出去的人一个都没有回来,整个人有些焦躁不安。

    而且还时不时的有人往他的手机上发一些照片,那些照片都是他算计陆旧谦的证据。

    这些照片骚扰他半个月之久,更可恶的是,他根本就不知道对方是谁,但是对方好像对自己了如指掌一般。

    “陆总,这个本季度的财务报表!”邱三把报表放在了陆少许的面前说道。

    陆少许揉了揉眉心,压下照片的事,对方或者一直只是为了扰乱自己的心神,千万不能上当。

    他拿起财务报表一看,立刻问:“为什么这个季度的利润是负数?”

    “陆总,从上上个月开始,公司的很多业务都没有继续做了!”

    “为什么不继续做了?”

    “因为石墨辞职了,之前很多的业务都是他在做,他走了之后,估计是把业务也拉走了!”

    “石墨!”陆少许咬牙切齿的说道:“他现在在哪里工作?”

    “暮光集团,听说暮光集团现在已经晋升为南川市发展最快的一家企业!”邱三说道。

    “立刻收购暮光集团!”

    “陆总,收购暮光集团需要经过董事会的同意!”邱三说道。

    “我都被气糊涂了!”陆少许说道:“你让人做一份报告,看看收购暮光集团的可能性有多大!”

    “好!”

    “还有,股市最近一直都是绿着的,你去让公关部准备一些公益活动!”

    “是!”邱三应道。

    “还有,跟南初夏的订婚礼提前举行!”

    “是!”

    陆少许想了想,没有什么好再安排的了,让邱三先回去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