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182章 梁子结大了

    “我知道了!”陆少许被他说的怒气填胸,他一个人养了那么多的女人,果然是好手段。

    “回去好好想想,怎么救市!银行的事是大事,要是搞不定,陆氏的下场只有破产清算!”

    “我会处理的!”陆少许从陆国誉面前出来,邱三立刻迎了上来。

    “邱三,怎么样,找到幕后的推手了吗?”

    “少爷,秦淑华听到了你和南初夏要订婚的事,情绪激动抱着孩子来南川市找您的,只是她一直没有见到您的面,听说陆氏要在恩惠孤儿院里举行活动,所以来碰运气的,没有想到发生了这样的意外!”

    “这么说,她来南川市只是一个意外?那个保镖是怎么回事?”

    “ 我去问过了,那个保镖说他只是条件反射的行事,没有想太多,等到大脑反应过来的时候,孩子已经摔出去了。”

    “一群没脑子的家伙,留着干什么?”陆少许气的不得了,条件反射,好一个条件反射!

    “少爷,那个公关的策划案,您先过目!”邱三来当然不是听他抱怨,而是要进行公关。

    陆少许看了之后,点了点头,说:“我得想办法让淑华开口帮我说话,银行那边你先去调查一下,看看商业银行的负责人到底有什么弱点!”

    “是!”邱三立刻去办了。

    他说着往自己的别墅方向去了,秦淑华被安置在这里。

    秦淑华在丧子之痛里面,躺在床上一个劲的哭泣。

    陆少许来的时候,推开门看到她在那里一直不停的哭,上前去伸手扶住了她的肩膀,也闷闷的哭了起来。

    秦淑华没有想到陆少许也会哭,回头看着他,他说:“我的孩子……”

    “你会心疼你的孩子吗?不是从怀着他的时候,你就想要弄死他吗?”

    “淑华,这是我的孩子,没有生出来的时候我不想要孩子,但是一个活生生的孩子在我眼前的时候,别说是我自己的,就是别人的孩子我也下不了手啊!这次是意外,我已经报警,警察会找保镖的事!”

    秦淑华转过脸去,陆少许却把头埋在她的胸前,哭的像个孩子一样,到后来哭着哭着就吻了上去,他说自己需要安慰。

    陆少许和秦淑华在别墅里缠*绵了一个下午,最后出面帮陆少许澄清事实,但是陆家的股市却没有任何的回暖迹象。

    “陆总,不好了!”邱三在门外敲了敲门,陆少许本来还打算跟秦淑华梅开三度,没有想到邱三一声把他给喊软了。

    “该死!”陆少许低声骂了一句,裹上浴巾起来,怒气冲冲的问:“什么事?”

    “暮光正在收购陆氏的股票!”邱三着急的说。

    “收购陆氏的股票?”陆少许激动的问,如果对方掌握了大部分的股权,以后公司就易主了!

    “立刻召开董事会!”

    “是!”

    陆少许连忙回来穿衣服,秦淑华问:“少许,发生了什么事?”

    “公司的事,你先睡,我要去开会!”

    秦淑华看到时间已经快到了五点,于是说:“开会明天再开也不迟啊,反正证券交易也停止了,一个晚上不会有什么损失的!”

    陆少许伸手捏了捏她的脸说:“乖,我会回来的。我和南初夏结婚也不过是为了公司,我跟她互不干扰,谁玩谁的,除了陆太太的名头你没有,其他的你都有!”

    秦淑华听到陆少许敷衍自己的话,到现在他还是要跟南初夏结婚,就算是儿子不在了,他也不在意,刚刚他哭也好,跟自己缠*绵也好,都只是为了安抚她,让她出面为他说话而已。

    可笑自己竟然当了真,难道上一次受骗还不够吗?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不长记性!

    只不过她很快的调整了过来,说:“少许,我只要跟你在一起!”

    “乖!”陆少许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立刻穿上衣服走了。

    陆少许刚走,秦淑华脸上的笑容就冷了下来,立刻拨通了电话,说:“陆少许现在正在去开会的路上。”

    “你不后悔?”电话那头的人说道。

    “一个抛弃妻子的人,还大言不惭的跟我许诺,我要的就是要毁灭他!”

    “你放心,完成你的事,你就可以袖手旁观了!”

    秦淑华脸上的恨意更加的深。

    当夜,陆少许没有回自己的别墅。

    凌晨的时候,陆家的官博上传出来陆少许和南初夏大婚的消息,并且公布了两个在一起的图片,这张照片是刚刚照的。

    秦淑华看到这条微博之后,原本还有一点点内疚的心,此刻全部都消失不见了。

    陆少许在南氏的别墅里,和南初夏在一起颠鸾倒凤的,两人的身体倒是契合的无比默契,像是很久很久以前,他们经常这样做一样。

    一番云雨之后,南初夏趴在他的身上,说:“我们真的要结婚了吗?”

    “嗯!陆氏这两天的股市你也看到了,陆氏不好,南氏的也是一团糟,所以我们的婚讯一出,两家联合起来,对于那些观望的人来说,他们投资的时候也会掂量一下吧!”

    “好,都听你的!”

    “明天,我会请商业银行的负责人吃饭,你作为我的未婚妻,一起出席!”

    “好!”南初夏只当是普通的一次吃饭,也没有太在意,当下就应承了下来。

    次日,陆少许在邱三的陪同下,带着南初夏来到了盛唐大酒店,不一会儿商业银行的负责人也来了。

    那人看起来也是油光满面的,眼皮底下透露着纵欲过度的虚浮。

    他一进门就看到了南初夏坐在那里,两只眼睛都闪闪发光,南初夏浑身不舒服。

    “胡总,这是我未婚妻南初夏小姐!”陆少许微笑着说道。

    “南小姐,果然漂亮!和陆先生可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来我敬你!”胡总说着就让南初夏喝酒,南初夏当然知道今天来参加这次饭局,少不了喝酒了。

    于是跟他喝了一杯,那人时不时的夸上两句,不断的跟南初夏喝酒,南初夏的酒量不是很大,很快的就喝醉了。

    陆少许说:“不好意思,我未婚妻喝醉了,我先扶她去休息!”

    “邱三,你先陪着胡总,我一会儿就下来!”

    “好的,陆总您订的房间是顶层的总统套房,房门密码112233!”邱三说道。

    总统套房?胡总听到陆少许还定总统套房,心里暗暗的惊了一下,难道说陆氏并不像是自己得到的消息那样,现在已经摇摇欲坠了?

    “陆总,快去快回,今天我们不醉不归!”胡总哈哈的笑着,还是小心为妙,现在不要得罪他,观望一阵子再说。

    陆少许带着南初夏上了顶层,把她给脱了丢在了床上,自己又下去了。

    胡总看到陆少许真的将南初夏一个人丢在了楼上,脑海中不断的出现刚刚邱三说的话密码是112233,他跟陆少许喝酒,喝着喝着正事还没有谈,陆少许就醉的躺在椅子上睡着了。

    “胡总,真不好意思,昨天晚上陆总睡的太晚!”邱三说着自己也打了一个哈欠,趴在了桌子上。

    胡总见两人都睡着了,上前推了推,两人喝的像死猪了一样,心里藐视的想着,就这酒量还想出来混?

    他正准备走,脑海中里出现了南初夏那张诱人的脸,和看起来弹性十足的胸部,鬼使神差的上了顶楼,来到了总统套房。

    112233

    输入进去之后,门哒的一下开了。

    昏暗的房间里流露着暧昧的颜色,他开了客厅的灯,转向了卧室,连连找了好几个卧室,才找到了已经被剥光了的南初夏。

    他看到南初夏诱人的身子,心里想着只是摸摸就好,谁知道手刚摸到她的身子,像是有毒一样,再也拿不下来了,最后他解开了自己的腰带,劈开了她的双腿。

    南初夏被酒精麻醉的根本不知道眼前的是谁,也没有拒绝,两人就这样紧紧的贴合在了一起,那人律动了一会儿嫌不过瘾,把衣服全给脱了,整个人都扑在了床上。

    嘭!

    门被跺开了,陆少许黑了一张脸站在门口,看着胡总和南初夏在床上开启震动模式,胡总本来还想玩更多的姿势,只是突然门被撞开,他顿时委了。

    “胡林!”陆少许咬牙切齿的上前去扑打他。

    “陆总,误会误会,都是误会!”胡林连忙解释。

    “误会?我要报警!”陆少许说着连忙去拿手机,胡林连忙上前去躲过他的手机来,说:

    “陆总不能报警,不能报警!报警不只是我遭殃,你的名声也完蛋了!再说了陆氏最近的事已经很多了,你先冷静冷静!”

    陆少许听到胡林的话,也确实冷静了下来,胡林连忙推着他出来,到了外面才把所有的衣服给穿起来。

    “陆总您先听我说,别激动,千万别激动!这件事也是我色迷心窍,我也不知怎么回事就来到了这里!南初夏现在还不知道是我,所以我们可以瞒天过海,等会儿你进去,呃跟她做,然后我们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你就这样让我绿了吗?”陆少许气的脸色铁青。

    “陆总您想怎么解决?”

    “陆家现在有危机,你也知道,债券的事……”

    “这个好说,我很快就会去处理!”

    “陆家还要向银行贷款二十个亿!”

    “这个,我也尽量,就算贷不到二十个亿,也能贷十五个亿,没有问题!”

    “行,我已经全部都录音了,我陆少许就当做自己吃了这个亏!胡总慢走,不送了!”

    “陆总说的录音……”

    “你把放出来的债券再收回去,录音我自然会给你!”

    “万一你要是骗我呢?”

    陆少许知道他有些不信,立刻把录音放了一遍给他听,胡林面色铁青铁青的,心里也像是觉得吃了狗屎一样恶心,立刻收拾了一下出去了。

    他到了外面冷风一吹,怎么都觉得这像是一场阴谋,自己好像是被他们给设计了,陆少许竟然不惜拿未婚妻来设计自己,看样子陆氏果然是不行了!

    陆少许,我们之间的梁子结大了!

    他狠狠的想着,进了电梯。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