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旧爱难寻

第0183章 替他背锅

    陆少许见胡林走了之后,自己踱步走到了刚刚的房间里,南初夏还在睡着,他看到南初夏身上深深浅浅的痕迹,心里充满了厌恶,像一只苍蝇在喉咙里卡着,吞不下去,吐不出来一样。

    他脱了自己所有的衣服,躺在了床上。心里算计着如果南初夏能怀上胡林的孩子,以后就可以利用孩子来威胁他。

    这种背锅的事,他陆少许这一辈子只能做这一次!

    当天下午,商业银行立刻停止了抛售陆氏的债券,而是把上午跑出来的债券全部都收了回去,而且是比之前跑出来的价还高一些,引起了众人的猜疑。

    很多玩股票的人看出来了一些门道,银行的动作直接关系到他们的钱包,既然银行把债券都收了回去,想必陆氏的价值还会提升,于是股市也渐渐的回暖了。

    另外一些银行本来是害怕陆氏突然进入破产清算,他们的钱会打水漂,突然看到债券又被高价回收,也停止了逼债。

    陆氏暂时缓和过来了。

    南千寻看着陆氏今天的大起大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如果是按照之前的情况,是不会有什么起色的,但是现在陆氏的股市行情很好,连带南氏的也好的起来。

    “怎么会这样?”南千寻有些泄气的说道,她进行准备了这么就,竟然被他给轻而易举压制住了。

    “好景不会太长!”洛文豪很肯定的说道。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竟然能让银行出尔反尔?”

    “背后看不到的交易多了去,淡定!陆家就算是要死了,也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陆氏在南川市盘根错节,不是那么容易就被扳倒的,陆少许如果真的是一个简单的人物,陆旧谦就不会在他手里吃亏了!”洛文豪说道。

    南千寻点了点头,也是这个理!

    “我们只能等到他结婚的时候再动手了!”

    “那可不一定,说不定等不到我们动手,会有人动手收拾他们,比如说那个暮光集团!”

    “暮光集团什么来历?”南千寻问道。

    “那个暮光集团是什么背景?连小爷都拿不准,好像背后的人很神秘!”洛文豪说道。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不管他是什么人,只要不跟我作对,我不关心!”南千寻说道:“婚礼这么急促,我们这边现在准备来得及吗?”

    “来得及,我早已经手痒痒了,等到婚礼那天,一定会让他们惊喜!”

    “我担心陆氏和南氏的公司没事了,南初夏会对我穷追不舍!”南千寻担忧的说道。

    两人在书房里说话,乔致远端着果盘过来,面上带着和悦的颜色,说:“吃点水果吧!”

    “乔总,谢谢!”南千寻知道乔致远对自己好,她把这种好都归结于她是陆旧谦的妻子,而乔致远和陆旧谦是朋友。

    洛文豪看到乔致远对南千寻这样献殷勤,突然脑子一道灵光,说:“Nancy,我想到了一个好办法,可以保你的命!”

    “你想到了什么?”南千寻头上全都是问号。

    “你和乔致远假装订婚,以后对方就是想要动你,也要掂量掂量自己够不够分量了!”洛文豪一本正经的说道。

    南千寻看到他难得的一本正经,当然知道他说的没有毛病,但是她总觉得不妥当,毕竟乔致远这么好的一个人,怎么能被她这样声名狼藉的人给沾染呢?

    “我看行!”乔致远也一本正经的点头,说:“这样,你就不用担心你自己的命能不能保得住,还可以仗着我的势去做你想做的事!”

    南千寻的眼眶火辣辣的,可以仗他的事做自己想做的事吗?

    “乔总,我不想给你带来麻烦!”

    “可是你已经给他带来麻烦了!我还真不知道,你还是个麻烦精!”洛文豪无奈的说道。

    南千寻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乔致远说:“你放心,只是假装而已,又不是真的,你何必这样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样子?”

    “你们乔家始终都是大家族,能容许你这样乱来吗?”

    “我想我们乔家人愿意的!”乔致远说道:“明天带你去见家长!”

    “……”

    次日,乔致远的动作很快,立刻来接南千寻去乔家的别墅,乔以沫听说南千寻要来,也没有出去上班,一直在家里等着。

    乔家的别墅在一个非常大的庄园里,方圆五里路都没有人住,南千寻看着乔致远的车子开进了大庄园里,心情顿时好了很多。

    陆旧谦和天天的不知所踪,让她一直化悲愤为力量,这一刻她的心仿佛安静了下来,这个大庄园里像是充满了一种祥和的气息一般。

    “爸,我回来了!”乔致远到了最大的那座别墅门口,对着屋里喊了一声。

    乔以沫立刻站了起来,迎了上来,说:“致远,千寻,你们回来了?”

    南千寻的心里顿时被填的满满的,感觉这里有一种叫做家的温馨,是她一直以来渴慕已久的氛围。

    “你?”南千寻看到乔以沫也认出他来,这就是那天在乔氏门口自己走神的时候撞到的那个人。

    “我是致远的爸爸,我叫乔以沫,很高兴认识你!”乔以沫笑呵呵的朝南千寻伸出了手,一点架子都没有。

    南千寻有些不知所措的伸出了手,心里那种悲伤,似乎自从进了乔家的庄园之后就被压抑在某个角落里了一样。

    “不好意思,上次撞到了你!”

    “都是缘分,我看你跟致远不是挺好的一对吗?”乔以沫哈哈大笑到。

    “爸,你别吓到了人家!”乔致远不满的哀怨了一声。

    “哎呦呵呵呵,致远带着媳妇回来了?”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太太听到外面有人说话,连忙过来凑起了热闹。

    “奶奶!”乔致远连忙跑过去,推起老太太的轮椅。

    南千寻也拘谨的喊了一声:“奶奶!”

    “哎!!”老太太开心的笑了起来,说:“这姑娘正标致,是个好姑娘,是个好姑娘!”

    南千寻的鼻子一酸,眼泪都快藏不住了,自从她年少的时候开始,在别人的眼中一直都是狐狸精,这个老太太是第一个说自己是个好姑娘的人,她控制不住自己,眼泪啪嗒啪嗒的掉了下来。

    “这、这,我个老太婆说错什么了吗?怎么把人家姑娘给说哭了?”乔老太太立刻内疚的说道。

    “不,奶奶,我看到你,想到了我自己的亲人!”南千寻听到乔老太太自责的话,连忙上前蹲在她的面前说道。

    “奶奶,别想太多了,千寻只是触景伤情,她的亲人都不在了!”乔致远连忙解释道。

    “乖啊,不哭不哭,以后我们都是你的亲人,不哭不哭!”老太太连忙拿着她的香帕去给南千寻擦眼泪,南千寻哭着哭着笑了,这份温暖是她前半生想也想不来的。

    中午,他们在一起吃了饭,下午的时候乔以沫把南千寻叫到了他的书房里,乔致远有些忐忑的站在外面。

    “董事长,您叫我?”

    “不用紧张,坐!”乔以沫对南千寻说道。

    南千寻的心里还是有些紧张,忐忑的坐了下来,乔以沫给她冲了一杯咖啡。

    “你应该也知道,我认识你的母亲,当年我和她阴差阳错的错过去了,没有想到她的女儿也都长这么大了。”

    南千寻听到他这么一说,心里有些阴影了,上一次在陆家听到陆国誉说她和陆旧谦是兄妹,以至于后来她和陆旧谦分开,这一次不会再出现这种披露吧?

    如果这样的话,她的妈妈究竟牵扯了多少男人?

    “我……和乔总……不会……是……兄妹吧!”南千寻担忧的问。

    乔以沫愣了一下,随即说:“怎么可能?我跟她一直都是清清白白的!”

    南千寻终于舒了一口气,说:“那您找我来主要是……”

    “我尝过那种失之交臂的痛苦,以至于后来致远的母亲早逝,我也没有再续弦。

    所以,我想要你好好珍惜我们致远,致远虽然外面看起来温润如玉,其实我知道失去母爱,他的内心一定很孤独!我只能把我的独生子交托在你的手里了!”

    南千寻的心里像是被什么东西给狠狠的撞击了一样,他凭什么相信自己?这份信任这么重,她怎么担当得起?

    “董事长,其实,我有过一段婚姻!而且还生过孩子……”

    “我相信致远的眼光!”乔以沫的话更是像一个笼子一样,深深的套住了南千寻的心,他什么意思?

    就算是她结过婚,而且还生过孩子,他们乔家也不在意吗?

    曾经的曾经,她和白韶白在一起的时候,胡云英是那样的当面羞辱自己,说她跟白韶白永远都不可能,因为她的身份和地位,她家庭的地位。

    可是如今,乔以沫却告诉她他相信乔致远的眼光。

    假如人都有乔以沫这样的心态,她的人生还会有这么曲折吗?

    她那时候会和白韶白一直好下去,后面不会有陆旧谦,也不会有离婚,更不会有再相逢之后的种种。

    “千寻小姐,你一定不要辜负致远,乔家人都有一个共同点,只要爱了,就不会轻易的改变!”

    “可是,你还是在婚后爱上了洛千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