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人

第609章 一个倚靠

    “没发生什么事。Δ』看Δ书』Δ阁Ww W. КanShUge.La”喜丫说这句话时,垂于双侧的手,手指轻颤了下。

    “这丫头,这到底是怎么了?”崔嬷嬷与苏嬷嬷看着喜丫这般模样,愁啊。

    吴印,赵介几人也都互望了眼,他们都与喜丫熟悉已久,深知这个丫头是个藏不住话的性子,如今这模样还真是透着怪异。

    “夫人若没别的事,奴婢先告退了。”喜丫福了福,转身离去。

    “这丫头真是越来越不懂规矩了。”崔嬷嬷见状,追了出去。

    萧真对于喜丫突然间的变化,心里隐隐担忧,不禁意抬眸,见吴印赵介二人正在以眼神传递着什么,便道:“你们二个在想什么直接说出来。”

    赵介搔搔头:“我们都觉得喜丫当时应该是受到了凌辱。”

    “凌辱?”

    吴印说道:“当我们找到喜丫时,她是与那帮军妓待在一起的,那帮军妓当时......”欲言又止,吴印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

    还是赵介接了话:“瑞王的军士见已逃不掉,就想着死前风流一回,我们找到喜丫时,喜丫衣杉不整,而且多数军妓明显被轮暴而死。”

    “什么?你们是说喜丫她也......”萧真的双手猛的握成了拳, 一激动之下便要起身。

    “你这个女人,想干什么?”小神医见萧真要起身,丢下手中的食物走到床边恶声恶气的道:“你当我的话是耳旁风呢?你这几天正在吃药,吃药的十天内是绝不可以下床的。”

    “大人?”吴印突然喊道,就见韩子然正从外面进来,北觅等人赶紧起身抱了抱拳。

    “发生了什么事?”韩子然一进来,就觉得屋内的气氛颇为奇怪,特别是萧真脸上愤怒的神情。

    小神医翻了翻白眼:“你自己问你的女人。”

    “子然,你怎么突然回来了?”这几天是韩家祭祖的日子,因此韩子然一大早就进了京,她身子不便自然无法回去,可没想到韩子然突然回来了,她一直以为没个二三天是回不来的。

    “这是我家,到了晚上自然要回来。你不希望我回来吗?”韩子然将披衣丢在屏风上,走到床边,哈了哈双手,将双手弄热了后才去握萧真的手。

    “当然不是。”

    “那就好。”韩子然温柔一笑,“今天有没有好好喝药?”

    “喝了。”对于自个身子,萧真是哪怕药再苦也绝不含糊,她也不是那种因药太苦而不喝的任性女子。

    韩子然点点头,这才看向吴印等人:“怎么回事?”

    吴印将方才说着的事重新说了遍,韩子然听完,看向萧真:“这事没有发生是最好,若是发生了,除了安慰,你也做不了什么。”

    这点,萧真又怎会不知,可毕竟是她的贴身丫头,她这心里总有些难受。

    “再者,就算是朋友之间夫妻之间,那天的情况,你也完全可以先行离开,明知没有胜算,还要再牺牲自己去救人吗?更何况你是主子,她只是一个丫头。”

    韩子然这话说得有些冷情,但萧真知道这也是个事实,就算时间倒退,恐怕她还是会撇下喜丫的,那种情况,不是不救,而是自身难保,可喜丫不明白啊。

    新年新气象。

    喝了十天的药,这一天,萧真终于又可以下床了。

    连着下了几天的雪,这些天又是阴雨天气,那积雪没有融化,但也不再蓬松,走在上面一个不注意就容易滑倒。

    萧真坐在廊下,看着村子后面那条路上时不时的有人摔倒,每每看得她想笑。  在后面劈柴的吴印,赵介,北觅,白祥几人看着萧真那开心却安逸的模样,都会心的一笑,无前他们挺不习惯斧头大哥这模样的,几个月下来,这会倒也见怪不怪了,大哥变了很多,可变得再多,当

    她拿起剑时,她就是那位让他们尊敬的斧头大哥。

    此时,萧真的目光从外面收回,望向了一旁的一间小屋,小屋的门虚掩着,这是喜丫的屋子,自喜丫那天来之后,就很少出屋,一直把自己关在屋里。

    想了想,萧真起身朝那屋走去。

    “喂?”小神医的声音在她后面响起。

    萧真转身看他。

    “好好的坐着,别去惹有的没的。”蔡望临不满的看着她,“那丫头的情绪不是很稳定,要是一个冲动,你知道危险。”

    “她伤不到我。”  蔡望临切了声,要是外人,那确实伤不到她,但这个人若是自己人,看能不能伤到她,见萧真已经推门进了喜丫的屋,正要去把她叫出来时,二条人影迅速从他身边闪过,只见吴印已跃上了屋顶,而

    白祥则守在了门口,二人一上一下注意着屋里的动静。

    小神医双手抱于胸前,眯着眼想着,他其实不喜欢这个女人,但不知为什么,并不反感待在这个女人的身边,甚至还蛮喜欢的,他是不是太贱了?

    喜丫的屋很暗,明明这是个朝南的明亮的房间,但窗户紧闭,只射进了点点光亮而已。

    萧真进去时,看到喜丫蜷缩在床上发着呆,对于她的进来,她似乎没发觉,直到萧真将窗户打开,光亮瞬间充盈了整个房间时,喜丫猛然惊觉:“谁?”看到是萧真,愣了下:“夫人?”

    萧真走近床,在床沿上坐了下来,看着喜丫,喜丫比起前几日来又瘦了许些,脸色苍白不说,那眸光也不如以往的清澈,如蒙上了一层灰,隐隐的还透着一丝怨恨。

    “你在怨我?”萧真轻轻吐出几字。

    喜丫的身子一僵。

    “如果那晚,被士兵抓住的是我,而你无法救我的情况之下,你会怎么做?”

    喜丫将自己抱得更紧了,她将脸深深埋进蜷起的双膝内,没有说话。

    萧真叹了口气,直接问道:“那些士兵可有侮辱了你?”这事若是真的,她知道这样的问话会将喜丫的伤口再次撕开,她不懂怎么样的问法才算委婉,只知道如果已经造成了事实,那么就得正视它。

    喜丫猛的抬头,惊恐的望着她,身子一点点发起抖来。

    萧真闭闭眸,睁开眼时,眼底一片冷凛:“如果是,我必然会找到那些侮辱玷污你的士兵,杀了他们为你报仇。”

    喜丫愣了愣。  见喜丫还是不说话,萧真实在是没则了,她并不是个情感丰富的人,也不知道该如何与一个不想说话的人打交道,想了想,萧真说道:“喜丫,如果你真在心里怨恨着我,从此不想再跟在我身边,我就

    回鲁国公府去吧,或者,我给你自由。”

    萧真说完,就要离去,听得喜丫突然开口说话:“阿妩死了。”声音微微颤抖。

    阿妩?萧真记得她,是那名军妓。

    喜丫接着说道:“她是一个好人,一个很好的人。”

    萧真看向喜丫。  “我和她一起被士兵抓了回去,那天晚上,十几个士兵就冲进了我们睡着的帐篷里,他们脱着阿妩的衣裳,不管她们如何求饶,他们都不肯放过。我躲在角落里,也被士兵发现了,他们拖着我,要脱我

    的衣裳。”喜丫的身子剧烈的颤抖起来。

    萧真能感受到喜丫当时的害怕,但这个时候,她并不打算出声安慰,只要喜丫能将这件事说出来,全部说出来。  “这个时候,阿妩过来求那位军爷,说我还小,她来侍候他,甚至主动引,引他去,阿妩还让我偷偷藏起来。”喜丫的双手使劲的抓住被褥,用力用得指节突起:“我趁着他们不注意藏到了阿妩一直用着

    的那个小柜子里,刚藏好,又冲进了数十个士兵,我看到他们在阿妩她们的身上,在她们的身上......阿妩她们一直不停的求饶着,可是他们还是不肯放过她们。”

    萧真闭眸,她知道喜丫所说的她们是指那些军妓,但在这一刻,她却庆幸喜丫没事。  “当时喜丫真的好害怕,害怕自己被那些士兵发现了,当士兵在糟蹋阿妩时,喜丫恐惧得不知如何是好,喜丫想去救阿妩,可,可......”喜丫‘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从床角爬了出来,爬到萧真的身边,哭道:“喜丫是怨夫人,但更怨的是自己,阿妩姐姐救了我,可我却只能看着阿妩姐姐被他们欺凌,那时,喜丫真的是怨死夫人了,为什么夫人还不来救我?为什么?为什么啊?喜丫能依靠的只有夫人一个人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