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动漫 > 我的灵异实录

第1570章小山村的神秘来客

    三十年后,靠山村的那座山已经被夷为平地,可是村子还是那个村子,村子里的人生活简单而质朴,虽然也在随着时代而改变,但是他们那颗淳朴的心却始终没有改变过。看书阁 www.kanshuge.la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

    因为地处于北方,靠山村早早的就迎来了2007年的第一场大雪,一夜之间,树木房屋地面皆是白色,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着晶莹的亮光。

    一道道炊烟已经升起,挨家挨户的男人们也都早早的起床拿着扫帚把院落中还有房前屋后的积雪打扫干净。

    而张老大家中也有人早早的起来了,却是张老大的长孙——我——张岩。

    我当时是二十八岁了,大学毕业的时候谈了四年女朋友也吹了,在城市里晃荡了一年一分钱也没挣,最后还是张老大发话让他回到了农村中。

    打小,张老大就对我寄予厚望,希望他能够考上大学走出靠山村,没想到这个小子这么不争气,在外面呆了那么长的时间什么也没有带回来。

    回来的时候,村子里像他这么大的人都已经是有娃娃的爹了,而他可好,相亲见面不是离婚的就是丑的没法看的,无奈之下他也是就此拖了下来,在村口开了一家电脑维修的小门市,算是自给自足吧。

    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把院子中的积雪扫到一边去,可是刚刚扫干净又开始下雪了,我把扫帚一扔骑上摩托车便往村口的门市赶去。

    家里的几个表兄弟都已经娶妻生子了,最小的一个也是今年刚刚当上爹,惟独他本来是最有出息的一个,没想到成了老大难。

    张老大嫌他不争气,规定了每天早上七点起床,七点半必须把门市打开,不管有没有生意都必须在那里乖乖的守着。

    在这个村子里,我天不怕地不怕,惟独怕的就是他这个说一不二脾气暴躁的爷爷了,小时候都是被拿着鞭子抽大的,心里已经落下了阴影了,虽然长大后好了点,可是他对于爷爷的命令还是没有胆量违抗。

    在门市上守一个小时,我就可以回家吃饭了,可是今天他出奇的困,来到门市没多久就趴在柜台上呼呼大睡了起来。

    很快的,刚刚被打扫干净的院落中又蒙上了一层白雪,晶莹剔透,洁白无暇。

    张老大咳嗽了两声,拿着脸盘来到院落中打水,正在这个时候眼角处一恍惚,便出现了一个军绿色的身影。

    “谁啊?”张老大皱着眉头抬起身子来看过去,可是手中一滑,咣当一声脸盘就摔在了地上,而张老大也愣在了那里。

    那是和我有着几分相似的脸庞,但是比他还要年轻一些,脸上带着农村人特有的质朴,还有一丝丝我所没有的文明气质,唯一所不同的是,他的眉头紧紧的拧成了一个疙瘩,即使他现在的表情平静,也不能让眉间的忧愁散开。

    “爹,是我,我回来了。”年轻人走到了张老大的面前,表情悲伤却没有眼泪出现。

    而他身后的雪地上依旧平整如常,甚至都没有出现脚印。

    半个小时后,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直接把他从美梦中惊醒,手忙脚乱的接通了电话,还没有张口说话,张老大的声音便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我,马上给我赶回来,马上!!”

    我差点被这个声音吓的喘不过气来,他咳嗽了半天才缓过神来,爷爷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着急让自己回去呢。

    不敢再耽误时间,我连门市的门都没有锁就直接往家里赶,一进屋,就看到张老大紧皱中眉头在那里抽旱烟,而他的爹张文成则坐在一边的椅子上低着头不说话。

    以前一看到张老大板着脸,我就会绕道走,因为这说明张老大有心事只要他一个不小心,就会成为触怒张老大的*。

    那时候张老大轻则一顿臭骂,重则脱裤子抽屁股,着实是把我收拾的老老实实的,不敢有任何的放肆之处。

    偷偷对着自己的老爹使了个眼色,不管怎么样自己先确定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才好啊,这回来了谁也不说话自己也是一头雾水。

    张文成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爷爷,来,抽这个吧,怎么了这里,我爹惹你生气了?”我一边笑嘻嘻的把自己手中的卷烟递到了张老大的面前,一边用下巴指着自己的老爹小心询问着。

    谁知,张老大连头都没有抬一下,自顾自的抽着旱烟,根本就没有搭理他。

    这下,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老爷子不想说话,那谁也别出声,出声就是找死。

    所以,我也是乖乖的坐在一个椅子上,眼睛紧盯着张老大的一举一动。

    眼看一袋烟已经抽完了,张老大磕巴磕巴烟头,随口说道:“前方啊,去把你的东西全部都收拾了今天晚上做火车去城里。”

    “哎。”我几乎想也没想就起身往自己的房间走去,走了两步之后才反应过来转过身不敢相信的看着张老大,“爷爷,你说什么呢,让我去哪里啊?”

    “就是啊爹,这大冷天的,没有两个月就过年了,你让前方去哪里啊?”张文成也没有想到张老大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张文成还以为是我这兔崽子在外面做了什么让老爷子生气的事情被发现了,随即又赶紧说道:“要是前方惹您不高兴了,咱家的鞭子还留着呢,要不您再把他抽一顿解解气?”

    我一听狠狠地瞪了自己老爹一眼,心道,怎么回事,难道自己真的哪里得罪了爷爷不成?回想起来,自己也没有做过什么过分的事情啊。

    可是眼下看爷爷这个样子,他还真不敢开口询问到底是哪里得罪了爷爷,只好傻傻的站在那里等着爷爷发话了。

    张老大无奈的叹了口气,随即把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

    原来今天早上的时候来找张老大的那个年轻人不是别人正是张老大的二儿子,我的二叔,张文建!!

    张文建来到张老大的面前二话不说就直接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随即便说道他时间不多了,这辈子不能再在张老大的跟前尽孝了,如果他还有下辈子一定还做张老大的儿子。

    张老大这样说着,让我和张文成面面相觑,怎么听张老大说的这话感觉是思子过甚,神志不清了吧。

    “那个,爷爷,我二叔有没有什么变化啊,或者告诉你他现在在哪里好让我们去找他啊。”我假装配合的问道。

    张老大摇摇头,也不知道张文建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说了没两句就往外面走,等他追出去的时候早已经没有人影了。

    这下子我更加确定张老大一定是脑子有什么毛病了,该不会是老年痴呆的前兆吧?

    我鼓足了勇气看着张老大说道:“爷爷,你还记得咱们村口那个老槐树下的张老头吗,我今天碰到他了,他还让我向你问好呢。”

    一个大烟杆子直接砸到了我的头上,张老大随即喊道:“张老头去年就没了你当我傻了啊!!”

    就这样我这个穷困潦倒的堂堂大学毕业生,因为爷爷的一顿胡言乱语踏上了前去寻找他那未曾谋面的二叔的火车。

    顺便说一句,爷爷张老大发话了,如果我一天找不到他二叔,那他就一天不能回来!!

    按照爷爷的指示我首先来到了当年准备考试的招生办,可是三十面前的事情谁还记得啊?而且还被人家当做没事找事的白了一眼,真让他心里窝火。

    大街上人行道中,一个木头马扎,一张写满稀奇古怪文字的塑料纸,一副黑墨镜,嘴里不停的念叨着:“说一说,道一道,前世今生尽知道,寻人问事我皆晓,升官发财有路数,驱邪避难我在行……”

    一边说着墨镜后面的那双小眼睛一边不停的往人群中扫视寻找着今天的目标。

    赵二本干这一行已经二十年了,十八岁出山,从此钉在了此地,是派出所的熟人,也是首选的坑蒙拐骗嫌疑人。

    这个时候他瞄上了一个倒霉的年轻人,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看起来是有心事啊。

    “哎,这位先生请留步。”

    一根细棍直接挡在了我的小腿前,他抬头一看,浑身肥的流油,大蒜头鼻子香肠嘴,这人长的还真是够恶心的。

    不过他对这些神棍都没什么好感,“我不算。”说完,就要往前走。

    没有两步身后便传来了一个声音,“哎,失望了吧,遇挫折了吧?人生不如意十有*,想开点。”

    按照赵二本推测,一个年轻人不是被辞退了就是被甩了,这个年龄段估计也没讨到媳妇。

    当时我心想反正没什么事不如就逗逗他,现在心里郁闷的他就想找个人出出气。

    当时我是真的想把他耍一顿的……

    “那你给我算算吧,看看我是来城里干嘛了。”就这样,我直接坐在他跟前的小马扎上,脸上甚至还带着一些得意,你要是能说出来就怪了。

    一身普通衣裤,一个大行李箱子,刚刚来城里,不是找人就是找工作呗!!

    “你是来……找人的。”赵二本看到了在自己说完以后,那个年轻人明显松开了自己紧握的手掌看来自己是说对了。

    嘿,还真是说对了,难道是自己泄露了什么,我不甘心的又问道:“那你倒是说说我要找的人在哪里?”

    赵二本呵呵笑着,右手做出了数钱的动作。

    这么快就想让自己掏钱了,真当自己是傻子吗,我也是一笑,说道:“你先说,我的钱就在这里,说对了你立马拿走。”他啪的一声把一张红票拍在了赵二本的面前。

    赵二本看到钱以后明显身子僵住了,小眼睛滴溜溜的乱转,手指也假装点算着什么,片刻之后咬牙说道:“该走的留不得,回不来了。”

    什么!!回不来了?那自己该怎么向爷爷交代啊,当初离家的时候爷爷可是说了死话,找不到二叔就不让自己回去了……

    看到眼前的年轻人愣在了那里,赵二本一手兜起塑料纸,一手拿着马扎,迅速的向一边的小胡同跑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