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三十二章:别那么紧张

    陈效这人,平时看着虽是笑嘻嘻的,但情绪一向很少外露。他这副样子,顾世安甚至看不出来,他到底是想干什么。

    她一时就没有吭声儿。

    陈效似笑非笑的,欺身上前,将她困在了墙上。他有那么些漫不经心的,大掌落在了她的腰上,上上下下的游弋着。

    他微微的倾身,就那么直直的盯着顾世安,呼出的灼热的气息拂在她的侧脸上。

    顾世安的身体僵得厉害,并未与他对视。

    暧昧一触即发,过了大概有那么一两分钟,陈效那落在顾世安腰上的手收了回去,离得更近了些附到他的耳边,玩味般的说:“别那么紧张,我早告诉过你,我对木乃伊不感兴趣。”

    他说完便抽身站直了身体。

    顾世安一时没动,直到他出去了,她僵着的身体才松懈下来。将头仰靠在墙上,睁着眼看着空白一片的天花板。

    过了那么许久,她才直起身体,关上了门。

    明明是疲惫至极的,倒在床上,她却怎么也睡不着。脑子明明是空洞洞的,却又像是塞了许多的东西一般找不到一点儿头绪。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强迫自己闭上眼睛。

    顾世安忙到周五,总算是下了一个早班。家装节是是在周日下午,周六老总很爽快的给大家都放了假,让好好休息,在周日拿出最好的状态来。

    一连忙了几天,突然不用再加班,一群人都是松了口气的。

    顾世安从生病好了上班之后就没再去过常尛哪儿,难得不用加班,她就打电话让常尛出来吃饭。

    那几天她生病都是常尛在照顾她,她是过意不去的。

    常尛起初并不愿意让顾世安破费,在顾世安的坚持之下才让顾世安过去。说是巷子里新开了一家酸汤火锅味儿不错。

    她自己手边不宽裕,说来说去,还是想替顾世安节约钱。

    顾世安是知道她的心思的,答应了下来。等车的时候在水果店里买了好些水果拧了过去。

    常尛推荐的店在深巷里,大抵是因为新开张的缘故,并没有什么客人。点了菜之后没多大会儿锅底就送了上来。

    顾世安就问起了常尛店里的生意来。

    两人就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起了生活的琐事儿来。

    两人的话一向都不是很多,说的都是些不着边际的话。等着锅底开了,两人这才埋头开始苦吃。

    因为在外面,两人都没有喝酒。顾世安已经好几天没有好好的吃过东西了,吃得大汗淋漓的。

    两人在吃上一向都并不矫情,直吃得肚子浑圆这才放下了筷子。

    常尛原本是让顾世安去她哪儿住一晚的,顾世安却说不用。出了巷子就挥手同常尛道别,让她回去。她走走消消食就坐车。

    常尛点头应下,顾世安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暗黄的路灯下,这才慢慢的往公交车站走。

    她独自一人是有些孤伶伶的,仿佛一下子就空落了下来。

    她并没有马上去坐车,而是走到了路边的长椅上坐下。那么坐了许久,她才走到路边去拦车。却并没有回家,而是让司机直接去A市。

    A市离临城不过两个小时的路程,司机见她独身一人那么晚的拦车过去是好奇的。但也并没有多问。

    顾世安同样什么也没有说,上了车就闭上眼睛开始假寐。

    因为明天是周末的缘故,车流量很大。高速上一路都是堵堵停停的,明明是两个多小时就能到的,堵到A市足足四个小时,已是深夜。

    站在陌生的城市,顾世安微微的有那么些恍惚。临城离A市虽然近,但那么多年,她也不过只来过A市一次。唯一的那次,就是她父亲出事,她跟着大伯二伯过来,将父亲的遗体,带回临城。

    她站了许久才回过神来,这么大半夜的,想去哪儿都是去不了的。她就找了一家酒店开了房。

    一路过来是累的,她却是一点儿睡意也没有。睁着眼睛到了天明。第二天早上天才蒙蒙亮,她就退了房,请酒店的前台帮忙叫了车,去了A市下面的盘山县。

    所以的盘山县,就是整个县城依山而建。山势陡峭绵延不绝。公路是新修的两车道的沥青公路。

    大抵是因为山势的原因,比起繁华的A市,这边显得冷清许多。一路过路的车辆并不多。

    那司机见顾世安是外地人,就说起了这盘山县的历史来。并说这边发展不起来的原因就是因为这公路,这边的车虽是不多,但车祸率却是整个A市最高的。

    顾世安的心底是压抑不住的悲伤,有眼泪要从眼眶里出来,又被她全都用力的眨了回去。

    离父亲出事的地儿还有那么远,她就让司机停了车。

    这边的车流量少,司机像是意识到了什么,试探的问她要不要他等她,她也拒绝了。

    她父亲出事的地儿是悬崖,尽管现在已经安装了护栏,但站在路边往下看,仍旧是让人胆颤心惊的。

    大抵是因为童年的记忆太过于温馨美好,无论是母亲的病逝,还是父亲的死亡,顾世安都是下意识的逃避着的。从来都不敢深想,假装着他们其实都还在,只是,并不在她身边。

    再次来到父亲出事的地方,像是第一次真正的去面对一般,她疼痛得撕心裂肺。

    父亲的遗体被抬上来时的样子像是还在眼前一般,清晰得仿佛如在昨。顾世安的眼泪控制不住的要流下,她死死的咬着嘴唇,又都憋了回去。

    她就在悬崖的风口那么站着,回A市时已是下午,空洞洞的疼痛蔓延着,她闭上眼睛一动不动的就那么靠在车椅上。

    她并没有在A市休息,连东西也没有吃就赶回了临城。到临城时已是九点多,整座城市是一片灯火通明。

    她坐在出租车里看着街道上的繁华热闹,又紧紧的闭上眼睛。

    回到家里,屋子里是空荡荡的。一整天都没有吃东西,她却并不觉得饿,冲了个澡就倒在了床上,裹了一床被子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