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四十三章

    顾世安是平静的,下班后奶奶那边让傅伯伯送钱过来。她就直接给常尛转了帐过去,告诉她今晚自己有应酬,不能过去了。改天下班再过去看小虎子。

    常尛不疑有他,真诚极了的向她道了谢,并保证自己一定会把钱还给她。

    顾世安对她的客气多少是有些无奈的,让她赶快去交费定手术时间,这才挂了电话。

    街道上行人匆匆的,她微微的有那么些恍惚。随即直接打了车去凯丰。她到的时候才七点不到,她也不给陈效打电话,就在大厅的角落里坐着。视线一直停留在门口处。

    她以为自己或多或少会有不好的情绪的,但事实上,她的心里一片平静。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就想起了找常尛那晚的陈效来。

    她甚至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又开始针对她。

    顾世安微微的有那么些自嘲,其实这才是正常的。她之于陈效……

    她闭上了眼睛,没有再想下去。就那么木然的坐着,盯着门口。

    她早早的过来等,就是怕陈效临时会耍什么花样。但临到八点,陈效的身影依旧没有出现。

    顾世安捏紧了手里的手机。离八点还有几分,她就拨了陈效的号码。如她自己所预料的那般,电话里传来机械冰冷的女声,提示已关机。

    是了,陈效在这方面的手段一向都是多的,这么多年了,她应该习惯了才是。

    等这会儿其实算不了什么,她还曾在寒冬腊月里,在路边等了足足大半夜。

    顾世安微微的有那么些的恍惚,心底一片冰冷。她是该生气的,但唇角竟然浮现出了淡淡的笑意来。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儿,站了起来,往前台走去。

    前台是客气的,听说她是找人,并不回答人在没在。只问是否有预约。

    顾世安就微笑着说已经预约过了,让她来这边的。但现在对方的手机关机了。

    那前台迟疑了一下,说是得先去问问。让顾世安稍等片刻。

    虽然没有点明,但这样儿,显然陈效是在这儿的了。顾世安一点儿也不惊讶,陈效既然是要为难她,自然是要见她的。只是要让过程曲折些罢了。

    顾世安微笑着点头,就在边儿上安安静静的站着。

    大抵是陈效打过招呼的,那前台并没有当着顾世安的面打电话,而是匆匆的去找经理去了。

    顾世安站了那么大概三四分钟,那前台才回来,说了句抱歉,客客气气的说道:“陈先生说请您上去。”

    顾世安微笑着说了句谢谢。那前台将她带到电梯边,告诉了她房间号,又替她摁了电梯层数,这才退到一边。

    顾世安一路看着电梯的层数,到了此刻,她应该是担心的。可奇怪的是,她的心里没有一点儿波澜。平静得如一潭死水一般。

    电梯上的数字不停的变动着,等到了楼层,顾世安的脚步微微的顿了那么一下,才走了出去。

    站在房间前,她木然的伸手敲了门。刚刚才打过电话,陈效应该是知道她要上来的。但她足足的在门口等了五分钟之久,门才被打开。

    他刚才大抵是在洗澡。穿着浴袍,密实的头发上还滴着水。他看也没看顾世安一眼,打开门后便往里走。

    顾世安微微的顿了一下,跟着走了进去,关上了门。

    这边的房间比她想象的大很多,随意的摆着些日常用品。看得出来,陈效是在这儿常住。

    大概那些他没有回去的日夜,他都是在这儿。

    顾世安微微的有那么些的恍惚,明明来时是做好了准备的。到了此刻她才知道,开口其实也是艰难的。

    陈效倒是很快抽出了一支烟点燃,也不说话,一双狭长的眼眸就那么冰冷的睨着顾世安。

    偌大的房间里一时寂静极了,连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也没有。

    顾世安终还是抬头看向了他,陈总两个字她叫不出来,开口艰难的说道:“我想和你谈谈材料的价格。”

    陈效的唇畔勾起了一抹嘲讽来,伸手掸了掸手中的烟灰,要笑不笑的说:“你打算拿什么和我谈?”

    他语气里轻蔑丝毫不遮掩。

    是了,她拿什么和他谈?她的手中如果有足够的筹码,也就不会上门来求他了。他倒是一针见血。

    他分明什么都是知道的,那么问,不过是在提醒她。

    她疲惫不已,对这样的陈效,她倒是一点儿也不陌生的。在过去的所有时间里,他对她,都是这样的。

    顾世安的面容一片平静,一双不带任何波澜的眸子看向了陈效,说:“你见了,所以,我应该还有可取之处。”

    她的语气平静而又麻木。

    陈效这下要笑不笑的看了她一眼,慢慢的走近,伸手勾起了她的下巴,附到了她的耳边,漫不经心的说:“你确实是有不少可取之处。”

    他说着就看向了她那微敞开的衬衫口。那可取之处几个字特地的咬得有些重。

    微微的顿了顿,他的嘴角勾起了几分的嘲讽来,又一字一句的说:“不过你觉得我稀罕么?”

    他说着退开来,眼眸里一片冰冷。

    是了,他确实是不稀罕的。顾世安有那么几分的自嘲,这单生意,她是丢不起的。

    常尛那边需要钱,而且。老太太那边的钱她也得尽快的还上。如果她向老太太借钱的事儿让顾苏他们知道了,不知道还会闹出什么事儿来。

    她沉默会儿,开口问道:“你想怎么样?”

    他想要的,不就是折磨羞辱她么?那她就让他折磨羞辱好了。

    像是笃定已经吃定了她一般,陈效耸了耸肩,吐了口烟雾,似笑非笑的说:“我不想怎样。”微微的顿了顿,他接着说:“你得知道,是你来找我。想要低价,就把自己的筹码拿出来。”

    他有那么些的懒懒散散的,视线在顾世安的身上停留了片刻,上前了一步,附到她的耳边说道:“也要看,你是用什么样的身份和我谈。”

    顾世安的身体一僵,她微微的向后退了半步,抬头直视着陈效的,淡淡的笑了笑,说:“我笨,有话请直说。没必要那么弯弯拐拐的。”

    陈效嘴角的冷笑又浮现了出来,又吐了口烟雾,说:“你笨么?还真是太自谦了。”

    他语气里的讥讽味儿十足。隐隐的带着怒气。

    他这火发得无缘无故的,顾世安将所有的疲惫都压了下去,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陈效突然上前一步,一把捏起了她的下巴,强迫她与他对视着,嘴角的嘲讽更是浓,一字一句的说:“顾世安,我还真是小看你了。敢情那些年都是在卧薪藏胆了?你明明知道,奶奶的身体不好,不能受刺激。你偷偷的收拾东西要搬走,是想打我个措手不及么?”

    他的眼眸里一片阴鸷,手上的力气很大,像是要捏碎顾世安的下巴一般。

    顾世安这下就想起了昨晚她明记得关了回去却是开着的灯来。

    就这么会儿,她的下巴已经红去了一大片。她却像是感觉不到疼似的,对上了陈效的眼睛,淡淡的笑了笑,说:“原来那么多年,我在你眼里,就是那么个人。”

    陈效丝毫不动容,嗤了一声,说:“到现在还想狡辩么?看来,你确实挺想要那份合同。”

    他也不跟顾世安废话,丢开了她的下巴。走到了沙发上坐了下来,重新拿出了一支烟点燃,要笑不笑的说:“想要也行,只要你取悦了我,就给你。”

    他整个人漫不经心的。像是顾世安并不是他的妻子,而只是什么上不了台面的东西一般。

    顾世安的心里透冰的凉。

    陈效冷眼看着她,唇角勾起了那么几分的邪气,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轻佻极了的低低的说:“这生意我看来挺划算的,睡一次是睡,睡一百次也是睡,不是么?”

    顾世安没有说话,就那么僵着身体站了好几十秒,才淡淡的笑了笑,说:“是挺划算的。”

    她说着不待陈效说什么,就伸手一颗颗的解开了扣子,解开所有的束缚。然后微微的上前,伸手扯开了陈效的浴袍。裸身贴到了他的身上。

    她的动作是生涩而笨拙的,陈效冷眼看着,莫名的就生出了几分的烦躁来。

    还未等她取悦他,他就将她抵到了墙上。粗鲁的游弋啃噬着。

    顾世安闭上了眼睛,在倒在床上的那一刻,她在突然间就心灰意冷得厉害。

    陈效的动作是粗鲁的,说着些流里流气的顾世安甚至羞于启齿的话。他一向能折腾,今晚更是花样百出的折腾着。

    顾世安承受不住,却不肯吭声儿。陈效冷眼看着,撞击间更是没有半点儿怜香惜玉。

    直到下半夜,他才折腾结束。顾世安早已受不住,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起来,床上已经没有了陈效的身影。他折腾得太厉害,下床时她的双腿都是颤着的。浑身青青紫紫的一片,像是被碾压过一般酸疼得厉害。

    顾世安极力的撑着,木然的将地上的衣服一件件的捡了穿起来。

    出去的时候陈效竟然是在的,依旧是穿着浴袍,正站在大大的落地窗前打着电话。

    顾世安并没有急着走,就在一旁立着。

    陈效的电话过了好会儿才讲完,她没有去看他,平静的问道:“合同是找褚经理签吗?”

    昨天约见的人就是陈效公司的部门经理。

    她的背脊挺得笔直。陈效大抵是没有想到她会是那么一句话,唇角勾起了一抹嘲讽来。

    他并未多说什么,转身从一旁拿出了一份合同,唰唰的签上他的名字,然后盖上笔丢在一旁。

    顾世安依旧是平静的,上前拿起了那份合同,客气极了的说了句谢谢陈总,这才走了出去。

    陈效的脸上带着阴气,门才刚关上他就将桌上的烟灰缸扫落在地。

    顾世安木然的进了电梯,身上疼得厉害,进了电梯看着电梯壁上的人影,她才发现她的脸色白得厉害。

    现在并不是休息的时间,出了酒店,她就去药店买了止疼药吃下,然后回家洗了澡,换了衣服将那一身的青青紫紫都遮住,这才直奔公司。

    她拿下那么一大单是引人嫉妒的,去冲咖啡时遇见罗韵。她笑着叫了一声顾师姐,假惺惺的说:“顾师姐你可真厉害,那么快就拿下那么一大单来。曲总哪儿的奖金可少不了。”

    顾世安就淡淡的笑了笑。说:“再厉害也不及你是不是?你刚来公司就拿了那么一大单。让我们这些人的脸都没地儿可搁了。”

    罗韵吹了吹手中的咖啡,笑看着顾世安,说:“那都得多谢顾师姐你的那晚的指教,说起来我还得请你吃顿饭呢。”

    她这脸皮可真是够厚的。

    顾世安一口血哽在喉咙口,直想将一杯热咖啡泼到罗韵那张得意洋洋的脸上。她终究还是忍了下去,要笑不笑的说了句客气了,端着咖啡出去了。

    这一天顾世安都有些精神不济。小王对于她签回合同是欣喜的,连连的问她是怎么拿下的。

    顾世安只是淡淡的说请对方经理吃了一顿饭。

    小王倒也没有怀疑,见她精神不好就让她休息会儿,有事儿她会处理。实在着急的再让她处理。

    顾世安早已撑不住。就点头应了下来。

    虽是休息,她却是迷迷糊糊的。一直在做着梦,一会儿是小时候的场景,一会儿又是父母的葬礼。

    她醒来时额头上冒出了一层密密的汗来,她呆呆的坐了好会儿,才站了起来。

    刚去洗手间洗了一把脸回来,小王就敲响了办公室的门,笑着说道:“顾姐,吃午饭啦。听说食堂里今天改善伙食,我们早点儿去。”

    她说着吐了吐舌头。

    顾世安笑了笑。应了一声好。

    两人去得早,食堂里的人寥寥无几。如小王所说,今天中午食堂里的菜是丰富的。红烧肉,糖醋排骨,四喜丸子,都是些平常见得不多的菜。

    顾世安是诧异的,待到打了菜坐下来,这才好奇的问小王:“你怎么知道今天的菜比较丰富?”

    小王摇摇头,神神秘秘的笑着说:“秘密,不能说。”

    顾世安就切了一声。夹了块红烧肉咬了起来。

    小王嘿嘿的一笑,说:“早上没吃早餐,就多跑了食堂几趟,里头的大师傅告诉我的。”

    两人正说着话,罗韵就和好几个同事一起走了过来。小王头也懒得抬,低低的从鼻子里哼了一声。

    罗韵倒是没过来,微笑着叫了一声顾师姐,就在隔壁的桌旁坐了下来。

    比起顾世安和小王这边的冷清,她那边完全可以称得上是热闹非凡了。炫耀着新买的鞋和包,这些说完。又说起了她闺蜜的男朋友来。

    她闺蜜长得漂亮,从初中开始就有无数的追求者的。她的男朋友是追了她很多年的,对她好得死心塌地。就像是这次杨总的合同,也是她闺蜜开口,她男朋友替她拿下的。

    那边热火朝天的,顾世安面无表情的听着,啃完了最后一块排骨,这才离开。

    晚上加班到八点多,她出了公司就给常尛打了电话,问她现在是不是在医院,小虎子的手术时间安排好了没有。

    常尛就回答是,说准备明天手术。

    顾世安就点点头,告诉她自己这会儿就过去。又问常尛有没有吃东西,她给他们带过去。

    常尛就回答说吃了。

    顾世安随便在路边吃了一碗面,又买了些补品和水果,这才坐车过去。

    夜晚街头的行人匆匆,公交车倒是不挤,顾世安站了两个站就有位置空了下来。她就坐了下来,将头靠在车窗上假寐。

    到医院的时候常尛竟然是在门口等着的。顾世安快步的上前,前后看了看,问道:“你怎么下来了?”

    常尛接过了她手里的东西,笑笑,说:“估摸着你应该到了就下来了。”

    两人一路上了楼,一路常尛就说了小虎子的病情,以及手术的风险等等。顾世安听着,时不时的点点头。

    小虎子已经转到了普通病房,才刚到门口,一直等在一旁的小虎子妈妈就一下子跪到了地上,要给顾世安磕头。

    以前收拾得干干净净有些丰腴的女人,在短短的这段时间瘦去了许多,也老了许多。头上冒出离开许多的白发来。

    顾世安的心里酸涩得厉害,哪里能让她给自己磕头,丢下东西赶紧的将她扶了起来。

    顾世安在病房里待到九点多,直到医生提醒小虎子该休息了,她这才和常尛出了病房。

    因为不知道明天的手术是吉是凶,气氛是有些压抑的。出了病房常尛就点了一支烟抽了起来。隔了会儿,低低的说道:“世安,真的很谢谢你。”

    微微的顿了顿,她的脸上露出了几分的嘲讽来,继续说道:“昨天小虎子的妈妈去找那个男人了。听说现在日子过得挺不错的。家里有两辆车。听说儿子病了,像是被缠上一般,竟然说他没有儿子。”

    常尛说着冷笑了起来,重重的踢了一脚墙壁。

    顾世安想说点儿什么的,却在一时间找不到可安慰的。人性的贪婪冷漠无情她早已在顾家都已见识过。

    她想起了小虎子的妈妈来。外人看来,她无疑是可怜的。但她自己却是乐观向上的,只要儿子的病能好,再苦再累也不怕。

    她平常都是忙的,每天做几份工,只休息四个小时。因为儿子要做手术,今天才特意的请了假,在医院陪着小虎子。

    可即便如此,她那点儿微薄的工资,在小虎子的后续治疗上也是难以维持的。

    顾世安想张口说什么的,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到了医院门口,才对常尛说:“我明天就不过来了,等下班我再过来。”

    微微的顿了顿,她挤出了笑容来,说:“药给小虎子用好的,我刚接了一个大单。奖金会有很多。”

    常尛看着她,一时说不出话来。隔了许久,她说了句谢谢。这谢谢她已经说得够多了,苦笑了一声,又说:“是我们拖累你了。”

    顾世安让她别胡思乱想的,让她别送了,回去好好休息。

    她仍旧是看着常尛进了医院里,这才独自慢慢的走去坐车。她的脑海里再次浮现出小虎子妈妈脸上忽然的冒出来的密密皱纹来。心一下子就尖锐的疼痛了起来。

    她在忽然之间就想起了自己的父母。父亲从崖底被抬上来时的情景忽然就浮现在脑海里。

    疼痛更加迅速的蔓延开来,她恍恍惚惚的,走到了公交车站坐了下来。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就会迅速的生长发芽。

    况且,顾家的人,没什么事是做不出来的。

    顾世安闭上了眼睛,将头靠在了冰冷的座椅上。

    过了许久,有冰冷的毛毛细雨落到她脸上时,她才睁开了眼睛。偶有公交车停下,她茫然的看着,在那么一瞬间,甚至不知道自己该往哪儿,哪儿。才是她的容身之所。

    她过了那么会儿才上了车,并没有回那边的房子,而是直接回了父母留下的房子。

    房子是在老小区,但环境清幽。她每隔那么一段时间都会回来一次,打扫清理灰尘。

    因为长期的打扫,屋子里虽是清冷,但却是干干净净的。

    这里承载着太多的回忆,顾世安恍恍惚惚的在玄关处站了许久,这才进了屋。

    她并没有回屋睡觉,而是去了书房,翻起了父亲留下的物件来。

    母亲过世后,因为这儿的回忆太多,加上没有人照顾她,他们并未在这边住,住到了老宅。

    顾世安仔仔细细的将书房里的书信笺等都翻了个遍,但却并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东西。

    这其实是在意料中的,原本在这边呆得少,加上她父亲走得突然,就算是留有什么线索,也不可能是在这边。

    顾世安将东西都复原。看着书桌上的台灯一时没有动。也许,她该去一趟顾家那边的书房。

    到现在,她才意识到。她一直都是一个称职的女儿。父亲过世后,她沉浸在悲伤中。甚至不知道父亲留下的东西,当时都是怎么处理的。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