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四十四章:笑着笑着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给你一刀

    顾世安这一夜直到外边儿的天色蒙蒙亮了,这才倒在床上睡过去。虽然几乎没怎么睡,但生物钟还是准时的叫醒了她。

    她睁开眼睛呆呆的看了会儿天花板,这才爬起来洗漱。

    离开的时候仍旧还早,邻居们都还未起床,走廊里安安静静的。

    清晨的小区雾气蒙蒙的,偶有鸟叫声传出去很远。顾世安刚出楼道,就见一辆熟悉的车停在楼下。

    他正靠在车上车上抽着烟,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

    顾世安的脚步就顿了下来。

    陈效已听到了脚步声,侧过头来。顺手掐灭了手中的烟头,看向了顾世安,说:“谈谈?”

    顾世安所有的疲惫感在这一刻都涌了上来。她自嘲的笑笑,甚至不知道,到了现在,她和他之间,有什么可谈的。

    她低头看着脚尖,然后抬起头看向了陈效,问道:“是不是奶奶那边有事?”

    陈效来找她谈,也只能是因为这事了。

    陈效并不回答,拉开了车门。说:“你不觉得我们有必要好好谈谈么?”

    他这是执意要谈谈了。

    顾世安却并没有上车,沉默了一下,说:“那边有一家茶馆,这时候没什么人。”

    她说着不等陈效说话,就径直往前走。

    茶馆离得并不远,不过两三百米的距离。现在还早,店里只有几个晨练的老人以及老板。

    顾世安找了个位置坐下来,陈效就让老板上一壶茶。

    老板的动作很快,没多大会儿就送了一壶茶上来。陈效这才坐了下来,拿了茶杯给顾世安倒了一杯茶。清了清喉咙,说:“媳妇儿我错了。”

    顾世安还未反应过来状况,他又压低了声音说道:“你是我媳妇儿,那天晚上不该那么对你。更不该弄疼你。”

    不待顾世安说话,他接着又认认真真的说:“还有上次说你执意结婚也是我的不对。结婚这事儿我也有责任。媳妇儿对不起,你原谅我好不好?”

    提起结婚来,顾世安有那么些的恍惚。他能有什么责任呢?她是喜欢他才结的婚,而他,不过是被家里催得受不了了才结的婚。所有的所有,都是她的一厢情愿的而已。

    她并不知道陈效想干什么,刚要张口想要说话,陈效又接着说道:“但媳妇儿,无论如何我们这婚都已经结了。结了婚就不能再随便离家出走了。就像是工作,我们得有职业道德。这结婚那是比工作还大很多的事儿,咱们自然也不能任性。”

    ”你知道奶奶喜欢你,她老人家现在的身体不好。所以,咱们既然已经结了婚,就不能让老人家担心,该好好的过。有个词叫什么来着,哦对了,叫相濡以沫,我们既然已经结婚,就该相濡以沫一辈子。”

    他倒是挺懂得缓和的,顾世安的心里有细微的疼痛蔓延着,她看着对面一本正经的陈效,忽然就淡极了的笑笑,说:“你不用这样,我也没有离家出走。只是太久没过来,想回来看看。”

    她说着站了起来,说:“上班要迟到了。先走了。”

    陈效跟着站了起来,将茶杯里的水一饮而尽,说:“路上堵车,我送你。”

    顾世安不知道自己的心里是什么滋味,她顿下了脚步来,看向了陈效,认真的说:“你不用这样,奶奶……”

    她的话还未说出口,陈效就勾勾唇,说道:“你是我媳妇儿,送你上班那是应该的。在这等着,我去开车。”

    他说着就先往停车的地儿走去。

    顾世安没吭声儿,转身往侧边的小道。还未走到小区门口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这时候不用看也知道是陈效打来的,她没有去看。

    薄薄的蜜糖之下,铺着的是细细密密,能得人体无完肤的针尖。她消受不起,也无福消受。

    说到底,她在陈效的眼里,大抵就是他最不屑的女人。不然,怎么会连这样的招数都用上了。

    到了中午,顾世安给常尛打了电话。问了小虎子的手术怎么样。

    常尛说医生今早进行了检查,决定将手术时间推到明天。顾世安的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

    常尛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似的,解释说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再观察一天而已。

    顾世安这才放心下来,让她有什么事给她打电话。

    早上一走了之,令顾世安没想到的是,陈效在快要下班时竟然又打来了电话。她看着屏幕上滑动着的数字,没有去接。

    陈效并没有再打过来。隔了那么两分钟,就有一条短信跳了进来,一大长串字:“媳妇儿,我在停车场等你。你要不下来,我就只有亲自上去接你了哦。”

    论起耍无赖,陈效可谓是信手就拈来。

    顾世安靠在椅子上没有动,离下班还有那么几分钟,她还是去了停车场。陈效没什么事儿是做不出来的,她和他的这场婚姻,从一开始就无人所知,就要结束了,更没有弄得人尽皆知的必要了。

    陈效的车就停在电梯口的。顾世安刚过去,他就摇下了车窗,勾勾唇叫道:“媳妇儿,这边。”

    此时还未下班,停车场里没有人。顾世安上了车,还未说话,陈效的手指在方向盘上有节奏的敲了几下,就问道:“媳妇儿,想吃什么?吃了东西我们去看电影好不好?说起来我们还未去看过电影。”

    顾世安自嘲的笑了笑,沉默了一下,说:“陈效,你不用这样。我明天就去看奶奶,我说话也算数,在奶奶的病好之前,我不会搬走,也不会再提离婚。”

    陈效就伸手拍了拍顾世安的头,笑着说:“媳妇儿,你怎么又提起奶奶了。我们出去玩我们的,这和奶奶没关系。”

    不得不说,他这演技,不去拿个影帝还真是浪费了。

    他既然要发挥他的演技,顾世安索性闭上了嘴,任由着他发挥。

    陈效一路问着顾世安想吃什么,顾世安不吭声儿,他就做主定了西餐。

    他绅士起来颇有风范,下车替顾世安拉开车门。到了西餐厅,非但亲自给顾世安拉开椅子,还体贴的给她切了牛排。

    顾世安一直都没吭声儿,待到吃过东西,陈效又绅士极了的问道:“媳妇儿,你想看什么电影?”

    顾世安再也没有力气陪演,平静的说:“我要回去了。”

    陈效就伸手替她拉开了车门,微微笑笑,说:“好,都听媳妇儿你的。”

    顾世安上了车就闭目养神,陈效开了轻柔的音乐,微微笑着说:“媳妇儿你要想睡就睡,到了我叫你。”

    顾世安没说话儿。

    快要到家时,陈效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他最开始没接,大抵是工作上的事儿,手机又响了一次,他才接了起来。

    应该是他手里的工程出了事儿,他的眉头皱了起来。听着那边的人向他报告。

    他的戏路在这告了一段落,顾世安反倒是松懈了下来。回到家,陈效依旧在打电话。

    顾世安一言不发的找了衣服去洗澡。

    洗完澡出来,刚打开门,就看到了外边儿的陈效。她是吓了一跳的。

    陈效拿着手中的干毛巾上前,作势要替顾世安擦头发,自顾自的说道:“媳妇儿,你的行李我都已经给你放回原位了。客房的床小。也别在客房睡了,多受罪。”

    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他的手指落到了顾世安的脖颈中。异样的电流一下子就流遍全身,顾世安的身体一下子就僵了起来。她拿住了毛巾,僵着声音低低的说道:“谢谢,我自己来。”

    陈效大抵是发觉了顾世安的不对劲,他凑近了她,问道:“媳妇儿,你是在怕我吗?”

    顾世安还未说话,他就环住了她的肩,说:“对不起媳妇儿,那晚将你弄疼了。都是我的错。”

    他说着举起了手来,说:“不过媳妇儿,我保证,只要以后你不让我碰你,我就不碰你。”

    他信誓旦旦。又拿过了顾世安手中的毛巾替她擦着头发,说:“媳妇儿你头发干了就先睡,我还有点儿工作上的事情得处理。等我处理好了,就去陪你。”

    顾世安疲惫得厉害,原本是想说让他别这样的,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明明是熟悉的床,顾世安却是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明明有许多东西的,去想时却是空洞洞的一片。

    屋子里安静极了,她就那么躺着,过了许久才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床的另一侧陷了下去。顾世安落在了一个带着湿气的怀抱里。

    她虽是迷迷蒙蒙的,但她长期独睡是不习惯的,立即就要挣开。陈效却紧紧的摁住了她。

    顾世安挣扎不动,只得放弃了挣扎,原本就是迷迷糊糊的。这一小插曲并没有将她弄醒,她很快又睡了过去。

    黑暗中陈效躺平了身体,也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顾世安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还很早,窗帘拉着,屋子里一片漆黑。陈效已不在床上,她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又放下,呆呆的看了一会儿天花板,这才起了床。

    陈效竟然还是在的,并且餐桌上已经摆上了早餐。看见顾世安,他就勾了勾唇,说:“媳妇儿,过来吃早餐。”他大抵也知道自己的厨艺拿不出手,说完又说道:“明天会有阿姨过来,以后你下班回来就有饭吃了。”

    他这样儿,顾世安就更不知道他想做什么了。

    她到底还是走了过去,看着桌上摆着的熬糊了的白粥,问道:“今晚要回老宅吗?”

    陈效拿了碗给她盛了粥,说:“媳妇儿你忙,周末回去也行。”

    顾世安确实是忙的,也没有坚持。

    待到临出门时。陈效又问道:“今天要去工地?”

    顾世安的手头并不是只有一个项目,几乎每天都是要外出那么一两次的。她就点点头。

    陈效一手撑在玄关处,在她的额头上印上上一吻,声音温柔极了的说:“媳妇儿你去工地一定要注意安全。”

    顾世安没想到他会突然有这动作,身体僵了僵,没有吭声儿。

    顾世安原本是自己要去上班的,谁知道进了电梯,陈效就直接摁到了负三层。并且困住了顾世安不让她去碰电梯,笑嘻嘻的说:“媳妇儿,放心吧。我不会让别人看见的,你让我在哪儿停我就在哪儿停。”

    他是一副厚颜无耻的样儿。

    顾世安在身手上压根就不是他的对手,只得跟着到了停车场。

    陈效倒是未耍什么幺蛾子,离顾世安的公司还有那么远的价格他就停下了车。他大抵是想亲亲顾世安来个吻别的,被顾世安不着痕迹的避开了。

    不待他开口说晚上来接的话,她就说道:“我晚上有事,不用再过来接了。”

    她边说着边解开安全带,陈效露出了一口白森森的牙齿,说:“媳妇儿你可千万别和我客气,去哪儿我送就是了。”

    他这也太入戏了些。

    顾世安立即就说了句不用。

    陈效理解一样的点点头。恍然大悟一般的说:“知道了知道了,媳妇儿你也要自己的私人空间。那我就不送你了。记得晚上早点儿回来,或者打电话我去接你。”

    顾世安胡乱的点点头,下了车。

    陈效又冲着她挥挥手,后边儿的车摁了喇叭,他这才发动车子离开。

    顾世安对现在的他招架无力,看着他的车驶远,这才松了口气儿。

    她手上好几个项目在同时进行,一整个早上她都忙得脚不沾地,到了中午吃午饭时才有了点儿空闲的时间。给常尛打电话,问小虎子的手术怎么样了。

    常尛很快就接起了电话来,她的语气里多了几分的轻松,告诉顾世安,手术很成功,已经出手术室了。

    顾世安松了口气儿,说自己现在抽不出空,晚上过去。

    常尛就应好,并说她晚上回去亲自下厨庆祝,让顾世安去医院里吃饭。

    顾世安就应了下来。

    小虎子的手术成功。顾世安是松了一大口气儿的。连着心里也没有那么压抑了。

    晚上仍是要加班的,顾世安忙完这才赶往医院。

    小虎子的手术比医生预料的更成功,如果后期恢复得好,后期将和正常人无疑。这无论如何都是值得庆祝的。

    虽说是庆祝,但也不过是顾世安常尛和小虎子的妈妈在病房里吃了一顿饭。儿子能恢复得和正常人一样,她是最高兴的。

    但高兴之下同样是压力重重,吃完东西,将小虎子拜托给常尛照顾,她就匆匆的赶去上班。

    现在儿子能好了,她更要努力的赚钱负担以后的费用。

    顾世安给常尛塞了钱,常尛却并不肯要,说是之前的钱有结余的,要是钱不够了再说。

    她执意不收,顾世安拿她没办法,只叮嘱她缺钱了一定要说。

    常尛就点头应好,知道顾世安这段时间忙,就让她早点儿回去。她原本是要送顾世安下楼的,顾世安却没让,说是自己下去就行。

    她下楼的时候下起了毛毛细雨来,她在医院门口站了会儿,原本是要走去公交车站坐车的,但雨有渐大的趋势,她就在路边拦了车。

    忙了一天顾世安是累的,上了车就闭目养神。

    出租车师傅倒也不搭讪,开了那么会儿,突然开口问道:“小姑娘,你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后面好像有人在跟着我们。”

    司机师傅带着浓重的地方口音,顾世安过了会儿才反应过来,立即就从后边儿看去。

    这时候虽然已不是高峰期,但路上的车子依旧是络绎不绝的。顾世安完全看不出来。

    那司机师傅就提醒道:“就是左后侧的那辆白色的轿车,从医院走时就一直跟着我们的,到现在还跟着我们。”

    经他那么提醒,顾世安这下才注意到。

    车子是陌生的,顾世安并不认识。她沉吟了一下,说道:“您变道,前面路口往右拐。”

    那车子走的是他们左侧的道路,如果右拐也跟着拐了,那就是跟着他们的了。

    那司机师傅就应了一句好叻,打着方向盘插进了车流中。

    顾世安一直注意着后边儿的车。见他们变了道,那车不顾中间还有车道,也跟着变了道。很显然就是跟着他们的。

    顾世安的心里咯噔的一声,忽然就想起了那天在酒店遇到顾苏时她说的话来。

    那司机师傅显然也是注意到了,从后视镜里看了顾世安一眼,问道:“小姑娘,要不要我把他们甩开。”

    顾世安这下反倒是冷静了下来,说了句谢谢,然后就说不用,”您照常开您的,到万汇城那边放我下就行。”

    既然已经跟了上来,要躲那是躲不开的。与其不知道人在背后什么时候下手,不如在此刻迎面而上。

    那司机师傅是担心的,迟疑了一下,到底还是说道:“小姑娘,我看你还是报警吧。”

    顾世安就笑了笑,说:“不用,大概是朋友想搞恶作剧。”

    那司机师傅是还想说什么的,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到了地儿,又叮嘱顾世安有什么事情报警。这才停下车。

    顾世安认真的向他道了谢,付了车钱,这才下了车。

    万汇城这边早已搬迁,以前挺热闹的地儿,现在是冷冷清清的。顾世安下了车也并没有往回看,而是径直就往小巷里走。

    这边都是旧房子,多数人都已搬迁。巷子里的灯亮一块黑一块的,阴森森的。

    顾世安进了巷子就捡了顺手的东西握在手里,没走几步,后边儿果然就传来了脚步声。

    她只当没有发觉。继续往里走。

    越是往里走,越是阴森森。走了大概五六分钟,后边儿的脚步声就停了。

    她原本是要继续往里走的,这下脚步却是停了下来。转过了身。

    身后的巷子是空荡荡的,顾世安的面容是浮现出冷意来,对着空荡荡的巷子要笑不笑的说:“怎么,这就不跟了?”

    巷子里并未有任何的回响。

    顾世安也未动,隔了那么大概两分钟,穿着高跟鞋的顾苏从墙后走了出来。

    顾世安并不说话,只是那么冷冷的看着她。

    她这副平静的样子激怒了顾苏。她咬紧了牙关直直的看着顾世安,问道:“那天奶奶又给你什么好东西了?”

    她果然是为此而来。

    顾世安的嘴角勾起了几分的嘲讽来,心底却是一片悲凉。他们,大抵是都将老太太当成是摇钱树了。

    她那二伯母,果然从来都不是安分守己的主。

    顾苏竟然可以为了并不确定的事跟踪她,那还有什么是做不出来的?

    顾苏是愤愤不平的,不待顾世安说话,又恶狠狠的说:“你都已经嫁出去了,为什么还要回去?!你就是一个扫把星,那个死老太太为什么还那么偏心你?!”

    她这些日子因为夜不归宿,大手大脚的花钱是被训了好几次的。一想到顾世安可以轻而易举的就从老太太那儿得到东西,她是既愤怒又恨的。

    说到这儿,她倒是平静了些,咬着牙说:“看来还得好好的给你点教训。也让那死老太太看看,教训我的下场。”

    她是嫉妒顾世安的,每次在老太太那儿受了教训,她就忍不住的要从顾世安的身上找回来。

    她的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根电击棍,说着就恶狠狠的扑向了顾世安。

    顾世安早料到了她会动手的,饶是她避得快,那棍子仍是险险的扫过了她的手肘。

    手肘上立即就传来了火辣辣的疼痛。

    顾世安一向能忍。硬生生的忍了下去。只是脸上的阴冷浮了起来。

    她手里是捡了一根路边随意丢弃的木方子的,她立即就朝着顾苏挥了过去。

    顾苏穿着高跟鞋,反应并没有她的灵活,这棍子敲在她的腿上。

    她立即就像是杀猪一般的哀嚎了起来,手中的电击棍也随着她的哀嚎落在了地上。她原本是想偷袭的,所以才单枪匹马的过来。压根就没想到和顾世安正面碰上。

    这下吃了那么一大亏,她更是愤怒。爬起来就像疯了一般的疯狂的朝着顾世安扑去。手里也不知道从哪儿抓出了一瓶喷雾来朝着顾世安的脸上喷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