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四十五章:怎么也不打电话查查岗?

    顾世安压根就不防,被那喷雾喷中,脸上眼睛立即就火辣辣的疼了起来。就这么一瞬,顾苏已扑向她,将她扑倒在地上。

    顾世安重重的跌倒在了地上,头部更是重重的撞在地上,她一时被撞得眼冒金星。

    顾苏的动作是快的,立即就骑到了她的身上。

    顾世安的头是痛得厉害的,大抵是出于本能,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力气,她伸手就卡住了顾苏的脖子。

    在此刻她的脑子里突然有许多的记忆涌现上来。

    她一旦占了上风,顾苏就不再是她的对手了。她并未再打顾苏,用她带来的电击棍将她击晕,在路边找了一根破绳子来,将她的手捆了起来。

    做完这一切,她才找了水,清洗着火辣辣的脸上。

    她是冷静的,清洗完环视了一下四周,将昏迷过去的顾苏拖去了里头废弃的房子里。

    她的脸上一片漠然,将顾苏拖进去后检查了门锁。然后弄来了水将顾苏泼醒。

    顾苏看到自己的手被捆起来是惶恐的,立即就破口大骂了起来,”你这个扫把星,放开我!你要是敢把我留下来,我一定杀了你!”

    这废弃的屋子潮湿,长期没有人气更显得阴森森的。顾苏的身上起了鸡皮疙瘩,嘴里虽是骂得凶,但一张脸却是惨白的。

    顾世安的一张脸上面无表情,没有看她,直接将那门给关上。捡起了地上的破锁将门锁了起来。将顾苏的惨叫大骂声抛在了里头。

    出了房子,到了马路边,顾世安才靠在了冰冷潮湿的墙壁上,仰着头睁大了一双眼睛。

    她的一双眼眸没有焦距,想去抓住点儿什么,却是徒劳。

    被关起来,这是她的少年时期,最常有的事。

    母亲过世后,因为父亲照料不了她。她被带回了顾家老宅。老太太对她是好的,但她是商界女强人,虽然已上了年纪,但许多事情都仍旧是亲力亲为。于是,她多数时间都是跟着在家里的二伯母。

    对许佳容来说,她无疑是累赘。最开始,是以保姆和她都要出去为借口,将她独自锁在空荡荡的老宅里。

    到了后边儿,就发展到了锁在房间里。渐渐的,将她关起来成了习惯。

    家里同辈的小孩儿,渐渐的也学会了这一招。只要见着老太太对她好,就会想办法将她弄去老宅后边儿的小黑屋锁起来。

    此举,非但没有被她的二伯母教训。到了后来,只要有稍稍不顺意,她就会将她罚去小黑屋里。

    冷风吹来,顾世安的脑子稍稍的清醒了些。里头仍有顾苏的咒骂声,顾世安直起了身子来,一步步的往巷子外走,没有回头。

    她是早该受点儿教训了。

    顾世安的样儿是狼狈的,衣服不知道从哪儿被蹭破了一块。站在路边一连拦了好几次才拦到一辆车。

    车中是有其他的客人在的,她知道自己这一身不雅,就占据自己小小的位置。尽量的不碰到别人。

    现在并不是很晚,回到家,陈效竟然也是在的。她掏出钥匙刚开门,门就从里头打开来。

    陈效叫了声媳妇儿,待到看到顾世安那一身的狼狈,他脸上的嬉笑就收了起来,问道:“这是怎么了?”

    顾世安已是累极,被扑倒时撞到的后脑勺以及手肘隐隐的作疼,她再也没有力气去应付陈效,没有回答他的说,带有那么些虚弱的平静的说:“我想静静。”

    她说着也不看陈效,径直就往浴室走去。

    她被扑倒在地上的那一跤摔得是狠的,浑身的骨骼都像是在疼一般。她也没有去看伤得怎么样,胡乱的洗了澡,换了衣服,就蜷缩到被子里头,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顾世安第二天睁开眼时脑子里空荡荡的一片,她抬头看了会儿天花板,这才起床。

    起床时一不小心手肘撑在了床上,火辣辣的刺痛立即就袭来。她去看时,才发现手肘上乌青的一大块。

    她倒没什么特别的反应,换了衣服拉了衣袖下来将手肘遮上,这才出去。

    她昨晚睡的是客房,看见陈效在客厅里看报纸也没打招呼,直接去了浴室洗漱。

    梳头发时她才发现后脑勺轻轻一扯头发都痛得厉害,她自己看到,也没有去管,慢慢的将头发梳好,然后洗了脸漱了口。

    还未出去陈效就推开了浴室的门,就跟昨晚什么事儿也没有似的什么也没问,若无其事的说:“媳妇儿吃早餐了,今早阿姨蒸了包子熬了粥,还给你准备了便当。食堂里的饭难吃,以后你就别吃了。”

    顾世安已经洗漱好往外走了,陈效边说着边跟在她身后,到了餐桌旁就替她拉开了椅子。

    桌上的早餐是丰富的,顾世安没吭声儿,拿了包子边喝着粥边吃了起来。

    陈效也不问她昨晚是怎么了,边吃着边说些无关紧要的事。

    等着顾世安吃完要出门时,他突然叫住了她。递了一把小巧匕首给她。勾勾唇,说:“媳妇儿,我今天要出差,这个给你拿着防身。要是遇到那些心怀不轨的人,就狠狠的扎。只要不出人命,弄残废弄瞎都没事。”微微的顿了顿,他靠近了顾世安些,压低了声音说道:“只要你自己不吃亏,就算是运气不好进了局子,你老公也能捞你出来。”

    他的嘴角挂了那么几分的邪气,说着将东西塞到了顾世安的手里。又勾勾唇,暧昧极了的说:“这次出差得去三五天,别太想我。”

    顾世安压根就没想到,他会给匕首给她防身。身体僵了僵,一时没有动。陈效却像是个没事人似的,揉了一把她的头发,进去收拾行李去了。

    顾世安直到上车都是有那么些恍惚的,到了公司,她又拿出那把匕首怔怔的看了一会儿,才放进了抽屉里。

    不知道是没睡好还是昨晚头被撞得有厉害了,到了中午时分她的头就疼了起来。

    她使劲的揉了揉不见缓解,这么个疼法下午是没法工作的,她就去药店买了止疼的药。

    回到公司,她接了水,正准备吃药,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她将药咽下,拿起手机看时才发现电话是奶奶打来的。她微微的顿了一下,才将电话接了起来。

    才刚叫了一声奶奶,顾老太太就在电话那边沉声问道:“世安,你告诉奶奶,陈效是不是对你不好?”

    这话说得是有些莫名其妙的。顾世安微微的顿了顿,笑笑,说:“奶奶你听谁说什么了?”

    顾老太太在电话那端叹了口气,说:“世安,奶奶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他要是对你不好,就别再搭理他。回家里来,奶奶养你。”

    老太太是很少说这种话的。说出来倒有几分像赌气的小孩似的。

    顾世安忍不住的就笑了起来,说:“奶奶,我自己能养我自己。”微微的顿了顿,她又接着说道:“他也没有对我不好。您放心,我自己会照顾好自己。再说您还不知道吗?陈奶奶最疼我,他要是对我不好陈奶奶会收拾他。”

    她的语气里有几分故作的轻松。

    老太太仍是不相信的,说:“你可别骗奶奶,你堂妹说……”她说到这儿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没有再说下去,说:“没事就好。哪天要是有空过来吃饭,他也好久没过来了,叫上他一起。”

    顾世安知道此刻要是不应下来老太太肯定会起疑心的,她就乖巧的应了一句好。

    老太太这才放心了下来。

    顾世安原本是想开口问问老太太当时她父亲遗物处理的事的,终究没有开口。叮嘱老太太要注意保重身体,这才挂了电话。

    她将手机放到桌上,端起了杯子慢慢的喝起了水。从刚才老太太欲言又止的话来看,顾苏应该是回去了。

    事情是由她起的头,老太太并不容易糊弄,就算是吃了亏她也是不敢告状的。为了不让她好过,所以才会告诉老太太她和陈效的事儿。只要老太太盘问起来,她必定会为了圆谎不好过。

    而她,以此为乐。

    顾世安看着窗外,微微的有那么些失神。其实,她当初和陈效结婚的时候,老太太是不同意的。

    她一时没有动,过了会儿,才往关着的抽屉里看了看。

    吃了药,顾世安头痛的症状减轻了许多。她下午得去工地,才刚准备出门,就遇到了过来的黎苒。

    看到顾世安,她就露出了一脸愧疚的表情来,说:“真是抱歉,上次找你谈了房子的事儿后就一直在忙,现在才有空过来。”说完这话,她后知后觉般的又说道:“你这是要出门?”

    罗韵就在公司里,她竟然还舍近求远的请她替她装修房子。

    顾世安也不提起罗韵来,看了看时间,笑笑,为难的说:“真是不巧,已经和客户约好了。”

    黎苒的脸上的愧疚神色更浓,开口说道:“世安,你是不是生气了?真是抱歉,杨总那客户。我真不知道是安排你去谈的。因为罗韵是我朋友的妹妹,我有朋友又正好认识杨总,所以就……”

    她这‘道歉’也来得太晚了些。

    顾世安就笑笑,说:“黎师姐多虑了。生意场上的事儿,本来就是能者居上。这没什么好道歉的。”

    她的语气是和平常一般。

    黎苒做出了一副松了口气儿的样子来,笑着说,”我这几天一直担心着,本来早想亲自过来向你道歉的,这段时间一直在忙抽不出身来。”

    她说着上前挽住了顾世安的胳膊,说:“你是真没生气的吧?我看过好几起你的设计方案,那我房子的事儿你继续帮我好不好?”

    她的话刚说完,罗韵就从里头走了出来。黎苒大大方方的拨了拨耳边的碎发,看了罗韵一眼,笑着说:“罗韵毕竟还在实习期,设计上完全不如你成熟。”

    她倒是挺会以退为进的。顾世安既然说了自己没生气,那就不好不接她的房子了。

    顾世安就笑了笑,认真的说道:“黎师姐过奖了。我们公司里有名的设计师有好几位,要不请罗韵替你引荐一下你看看再说?”

    顿了顿,她抱歉的笑笑,说:“最近手头上的事儿有点儿多。要是耽搁你就不好了。”

    原本以为黎苒会迟疑的,谁知道她却笑笑,说:“没关系,反正我也不急,等你忙完再说也行。”

    话都已经说到这份上了,顾世安只得点点头。

    黎苒这下就笑了起来,真诚极了的向顾世安道了谢,看了看时间,又说道:“你一会儿什么时候回来?一起吃饭怎么样?也算是为杨总的事儿向你赔罪好不好?”

    她说着看向了罗韵,瞪了她一眼。说:“也让她向你赔罪,她刚来,什么规矩都不懂。”

    她这戏演得也真是太逼真了。

    顾世安并不去搭她的话,也看了看时间,微笑着说:“黎师姐客气了,你刚回来,怎么也该是我请你吃饭才是。只是今天忙,恐怕要很晚才下班。”

    黎苒的脸上浮现出些失望来,随即又笑笑,说:“那下次好了。”

    顾世安客套的应了一声好。说了句抱歉,要迟到了,冲着黎苒点点头,就匆匆的走了。

    待到坐到了车上,她才伸手揉了揉眉心。拐弯抹角是挺累的。她的动作微微的顿了顿,想起了黎苒刚才的执意来。

    顾世安就一时没动,那么多人,不知道她为什么非要将她的房子交给她。

    她就那么久久的没有动,直到车子在目的地停下来,她才回过神来。掏出钱包来付钱下了车。

    大抵是药效过了,下班时顾世安的头又疼了起来。她原本是不想去医院的,但以现在的状态来看,吃药只能止一会儿的疼。

    她这段时间是病不起的,权衡利弊之下完成最后的工作后还是去了医院。

    医院里看病的手续是繁琐的,任何时候都是人满为患。顾世安排队挂了号,在走廊上坐了差不多半个小时,这才轮到她。

    她自己看不见,但她后脑勺撞起的包是有些吓人的。那医生拨开她的头发眉头就皱了皱,伸手摁了摁。

    顾世安没想到他会突然动手。倒吸了一口冷气。那医生很快收回了手,问她是怎么撞到的。

    顾世安就回答说是不小心跌倒的。

    那医生又问她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顾世安就回答说头有点儿疼。

    那医生并未再多说什么,让她去拍个片子回来看看。顾世安没想到会那么麻烦,但都已经来了,只得去缴费拍片子。

    片子拍下来倒是没什么大碍,医生说是有轻微的脑震荡。对于她的头疼倒是并未给出什么说法来,只开了调理的药。告诉她要是吃了药没效果再来医院。

    顾世安道了谢,下楼取了药正准备回去,就见秦唐从另外一侧的电梯里下来。

    顾世安没想到会遇到他,上前了几步,叫了一声秦先生。

    秦唐大抵也没想到会在医院里遇见她,眉头皱了起来,问道:“你怎么在这儿?”

    顾世安就扬了扬手中的药,有些无奈的说:“不小心摔了一跤,过来取点儿药。”

    她的样子看着并不像是有事,秦唐也并没有多问,只是点了点头。

    他的身后是跟着保镖的,顾世安原本是想打个招呼就走的。谁知道他看了看时间,就问道:“吃饭了吗?”

    顾世安想起几次麻烦他的事儿来,就摇摇头,说:“还没?您吃了吗?”

    秦唐这下还没说话,顾世安接着又笑着说道:“您想吃什么,我请您。”

    他这时候还在医院,多半是还未吃东西的。

    秦唐倒也干脆,应了一声好。问顾世安这附近有没有什么好吃的。

    他并不是地道的临城人,对这里也并不如顾世安那么熟悉。

    他衣冠楚楚的,走哪儿都是打眼的。顾世安稍稍的想了想,就说:“我知道一家私房菜不错,您要不要去试试?”

    秦唐这下就点点头,示意顾世安跟着他去停车场,然后侧头看了她一眼,问道:“不是说上我哪儿去拿书吗?怎么没去?”

    顾世安这段时间太忙,压根就没想起这事来。听他提起这才想了起来,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释说最近太忙。

    原本以为秦唐会说什么的,他却什么也没说,只是点点头,说:“有时间过去拿。”

    顾世安就摸了摸鼻子,应了一声好。

    秦唐一路的话不多,只是偶尔问那么一两句顾世安的近况。顾世安都一一的回答了。她说的地儿离医院并不远。过两条街道就到了。

    店的位置有些偏僻,进门就是抄手游廊。

    这个时候大抵忙,并没有侍应生,顾世安就引着秦唐往里走。

    走了那么一半才有侍应生迎出来,问了几位之后带着两人去了包间。

    顾世安执意请客,侍应生拿菜单过来就直接推到了秦唐的面前。秦唐倒也不推辞,将菜单看了一遍,就问顾世安喜欢吃什么。

    顾世安这下就说自己不挑食的。

    秦唐倒也没说什么,点起了菜来。他是细心的,点的有两道菜都是顾世安在他家里吃得比较多的。

    点完了又将菜单递给顾世安,让她点。

    他点得并不多,顾世安原本是想再多加几个菜的。他却说吃不了是浪费,让她别点太多。

    顾世安到底还是加了两道菜,才将菜单递给侍应生。

    包间的窗户外边儿是一丛翠竹,木质的格子窗推开了上半扇,一抬头就能看到。幽静而雅致。

    菜还没上来时秦唐接了个电话,顾世安就看着杯子内上上下下漂浮着的茶叶。

    等着侍应生上了菜,秦唐就挂了电话。

    他的话原本就不多,吃饭时话更是少。两人几乎是寂无声息的就吃完了一顿饭。

    吃完饭,他抬腕看了看时间。没有提走。顾世安就给他倒了一杯茶。

    秦唐不说话,她喝了半杯茶,像是没话找话说一般的开口问道:“秦先生,你和我父亲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秦唐对她提起她父亲来并不惊讶,握着杯子的手微微的顿了顿,说:“十几年了。”

    他的回答简洁。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微微的有那么些的失神。

    顾世安点了点头,微微笑笑,又问道:“也是在临城认识的吗?”

    秦唐点点头,回答说:“是。我初次到临城时。”

    他的视线就落到了顾世安的脸上,他同样是见过她的。甚至还上他们家吃过一顿饭,她大抵是没有印象的。

    顾世安是还想问点儿什么的,在突然之间却是一时找不到可说的。

    包间里再次静了下来。

    一盏茶喝完,秦唐这才站了起来,拿起了外套,说:“走吧,我送你回去。”

    顾世安哪能再麻烦他,就说不用。他淡淡的扫了她一眼,去开车去了。她只得跟了上去。

    晚会儿顾世安回到家。才刚洗漱出来,就见桌上的手机呜呜的震动个不停。

    她擦着头发上前,拿起手机看才发觉电话是陈效打来的。她原本是不想接的,动作顿了顿,到底还是将电话接了起来,喂了一声。

    陈效大抵是才刚回酒店,那边有关门的声音传来。他在那边低笑了一声,问道:“媳妇儿,你就不想我么?”

    他这演戏也演得太过了些。顾世安并不知道他想做什么,没有说话。

    陈效也不在乎她说不说话,懒懒散散的又说道:“媳妇儿,我好歹出差在外,你怎么也不打个电话查查岗?”

    他是挺能侃的。顾世安不待他再说下去就打断了他的话,问道:“有事么?”

    ”能有什么事,就是想你了。”陈效大抵是开了扩音,声音异常的空旷。他说着顿了顿,又继续说道:“今天忙了一天,应该后天就能回来,想要什么礼物,我给你带。”

    顾世安擦起了头发来。这下就说了句不用。

    陈效就说:“要的要的,出差哪能不给媳妇儿带礼物呢?”

    顾世安找不到话说,索性就沉默了下来。

    陈效也不在意,问道:“你喜欢什么?首饰?包包?衣服?还是香水?”

    他一口气列了许多回来。陈少一向大方,这些大抵都是他常用来哄人的。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