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四十六章:媳妇儿,你放心,我只要你一个

    顾世安微微的有那么些恍惚,再次说了不用。

    陈效却不理她,手指在桌子边缘敲了几下,说:“我过两天就回来,正好是周末,我和奶奶说好我们一起过去吃饭。我回来可能已经是晚上,我让人先送你过去。”

    这是早说好的,他提起顾世安并不惊讶。只是说:“不用,我自己会坐车过去。”

    从接起电话来她就是一连串的拒绝,陈效在电话那端单手抽出了一支烟来点燃,勾了勾唇,慢条斯理的说:“媳妇儿,你那么一直拒绝我会很没面子的。”

    顾世安这下就没说话了,隔了会儿说了句挂了就挂断了电话。

    她是微微的有些疲惫的,吹干头发,就倒了水,将医生开的药给吃了。那药里大抵是含有镇定的成分,她这一夜很好睡。连梦也未做一个。

    周末来得很快,周五下午顾世安就去商场买了礼物。给老太太买了补品以及保暖的围巾和手套。

    给齐诗韵的礼物要难挑些,虽是已做了一年多的婆媳,但顾世安却并不清楚她喜欢些什么。

    她在商场里绕了一圈,正打算下楼去给她买一套化妆品时,就见一个年轻的女孩子挽着齐诗韵的手从对面走过来。

    自上次老太太的生日宴后顾世安就没再见过她,无论齐诗韵想不想见到她,这见到了,怎么都是得打招呼的。

    顾世安就走了过去。

    齐诗韵却像是没看见她似的。让店员将柜台中的项链拿出来给她看。她大抵是不想听见顾世安叫她妈的,不待她说话就淡淡的扫了她一眼,说:“你也在这逛?”

    顾世安就应了一句是,挤出笑容来还要说点儿什么。齐诗韵就接过了那店员取出来的项链来给身边的女孩子戴上,和蔼的说道:“你戴着这好看,以后戴着给你陈效哥哥看。”

    直接的将顾世安晾在一边。

    顾世安的身体僵了僵,没再开口说话。

    齐诗韵是并不想见到顾世安的,赞美了那女孩儿几句,让店员将项链包起来,招呼也没和顾世安打,带着那女孩儿继续逛去了。

    她这样子,八成又是在替陈效挑选对象了。顾世安是早已习惯的,看了看地上的影子,下了楼。

    隔天还早早的,陈效奶奶就亲自打来了电话,问顾世安有没有什么想吃的,让阿姨做好了等她。

    老太太对她一向都是好的,顾世安的心里一时滋味杂陈,认认真真的说了几个菜。又问老太太想吃什么,她带过去。

    老太太就说家里什么都有,让她什么也不用带。

    顾世安虽是应了好,但还是琢磨着给老太太带只烤鸭过去。老太太年轻时候就喜欢吃于记的烤鸭,年纪大了碍于身体状况很少吃油腻的,但偶尔吃点儿也无妨。

    因为老太太的电话,顾世安早早的收拾好准备出门。才刚在换鞋,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她就将手机拿了出来,屏幕上滑动着的是陌生的号码。她接了起来,喂了一声。

    电话那边的人就恭恭敬敬的说道:“太太,我是陈总的司机,陈总让我送您。”

    这声太太听着怎么都是别扭的,顾世安直接的忽略掉。她没想到陈效还真安排了人,想也不想的就拒绝,说:“不用,您忙您的。我自己会过去。”

    电话那端的司机就客客气气的说:“陈总让我一定要送您。我现在已经在您楼下的停车场了。您要不让我送我不好交差的。”

    他的语气里是带了几分的为难。

    顾世安就沉默了下来,过了那么几秒,她才开口说:“我马上下来。”

    陈效的司机是一年轻小伙子,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认出顾世安的,见着她立即就拉开了车门,恭恭敬敬的一口一个太太的叫着。

    这大抵也是陈效交代的,顾世安闷了会儿,到底还是开口说道:“我叫顾世安,叫我名字就行。”

    那小伙子就挠挠后脑勺笑笑,该叫的时候依旧还是叫着太太。

    顾世安过去的时候老太太和齐诗韵都是在的,老太太显然是认识那小伙子的,看见他送顾世安过来满脸都是笑容。

    齐诗韵的脸上没什么表情,顾世安将化妆品递给她时她才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然后轻描淡写的说了句谢谢,随手就将化妆品递给了阿姨。

    有老太太在,她倒是并未对顾世安加以挑剔,坐了会儿就上楼了。

    陈效回来时正好是晚餐时分,他一身风尘仆仆的。见着老太太就先见了一声奶奶,上前揽住了老太太的肩膀。

    他一向都是最会哄老太太开心的,三言两语就将老太太逗笑了起来。老太太笑着骂了他贫嘴,让他去换衣服下来吃饭。

    陈效却并没有像以前一样上楼换衣服,一双桃花眼看向了顾世安,叫了一声媳妇儿。

    他这声媳妇儿叫得是含情脉脉的,像极了小别新婚的小夫妻。

    顾世安的身体僵了僵。当着老太太的面,她是不好不做回应的,努力的挤出了一个笑容来。

    老太太见两人这样子是高兴的,顾世安的慢半拍也只当她是在害羞,笑着催陈效快上楼去换衣服下来吃饭。

    这次陈效倒是没再耽搁,快步上楼去了。

    他下来时大家都已坐到了餐桌旁。他兀自拉开了顾世安身边的椅子,坐到了她的旁边。

    他是能言善道的,说着他这次出差的见闻。时不时的侧头温柔的看顾世安,低声询问她想吃什么,给她夹菜。

    他这戏演得能以假乱真,上首的老太太脸上的笑容就没断过。顾世安起初是不适应的,渐渐的倒是适应了过来。不再像之前那样僵硬。

    陈效给大家都是带了礼物的,吃了饭就将礼物都拿了出来。

    待到到了顾世安时,他却什么都没拿出来,做出了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说:“媳妇儿你的回房再给你。”

    老太太乐呵呵的,以陈效奔波了一天为借口,让两人早点儿休息。

    陈效嬉皮笑脸的,并未推辞,和老太太道了晚安后在老太太的目光下牵着顾世安的手上了楼。

    等到了楼上,顾世安就不着痕迹的挣扎了陈效的手。

    陈效也不介意,神神秘秘的说:“媳妇儿,你猜我给你带了什么礼物?”

    顾世安哪里知道他带了什么礼物,她演得是有些疲惫的,都已经回房了,已经没有再演下去的必要了。她原本是想让陈效不用再这样的。

    谁知道话还没说出口,陈效就变戏法一般的拿出了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来,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来,打开盒子递到顾世安的面前。

    里头是一个木雕的,扎着辫子可爱的布娃娃。

    顾世安这下不由得怔了一下。

    陈效勾了勾唇,说:“给我媳妇儿的礼物自然不能庸俗,喜欢吗?我记得你以前好像也有那么一个娃娃。”

    顾世安一时就没动。她以前是有那么一个一模一样的娃娃,那是某次过生日,父亲送给她的礼物。

    只是,她没想到陈效竟然还记得。

    要是在以往,看到这布娃娃,她怎么都是会感动的。但是现在,她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许许多多的记忆扑面而来,疼痛沿着四肢百骸的蔓延开来,她几乎站立不稳。

    头在此刻又开始隐隐的作痛。她在忽然之间疲惫到了极致,没有去接那礼物,低低的说:“有点儿累,我先去洗漱。”

    她说着不待陈效回答,就快步的往浴室走去。

    关上门,她就顺着墙壁滑下,紧紧的抱住了头。疼痛像是要将她撕裂开一般,她茫茫然的。甚至不知道,要从哪儿,去找线索。去寻找,父亲生前的只字片语。

    她将头重重的靠在了墙壁上。紧紧的闭上眼睛。过了那么会儿,才收拾好情绪,去洗漱。

    顾世安的这个澡洗得有点儿久,出去的时候陈效正靠在窗边漫不经心的喝着酒。看见顾世安出去,他就举了举手中的酒杯,勾了勾唇,懒懒散散的问:“媳妇儿,要不要来一杯?”

    顾世安没有去看他,低低的说了句不用。

    陈效的唇又勾了勾,没有说话,一口将杯中的红酒饮尽。然后摸出了烟来,抽出了一支点燃。

    他也不说话,就那么靠在窗上,带有那么些漫不经心的看着顾世安擦头发。

    等顾世安擦好头发,他就走了过去。从抽屉里拿出吹风机来,对顾世安说:“媳妇儿过来,我帮你。”

    ”不用。”顾世安头也不抬的说道。

    陈效的唇勾了勾,走了过去,凑到了顾世安的耳边,低低的说道:“媳妇儿,我说过,你那么一直拒绝我会很没面子的。”

    顾世安的身体微微的僵了僵,他已若无其事的替她吹起了头发来。

    待到吹好了头发,顾世安立即就要走开。谁知道才刚动,手就被陈效给拽住了。

    顾世安一个不防,撞到了他的怀里。

    陈效低低的笑了一声,立即就倾身咬住了顾世安的耳垂。

    顾世安的身体僵得厉害。立即就要挣扎。陈效却先她一步的握住了她的手腕。他倒也没有继续下去,轻笑了一声,声音低低沉沉的说:“媳妇儿,你要不要检查检查我身上有没有口红印或者是香水味儿?”

    顾世安的身体仍旧是僵得厉害的,陈效的声音里已染了些欲色,接着又暧昧极了的说:“媳妇儿,你放心,我就只要你一个。”

    他说着手轻车熟路的就从衣服的下摆钻了进去。

    顾世安绷直了身体,几乎是立即就抓住了他的手。她的疲惫已到了极限,她抬头看向了陈效,说道:“陈效,你不用带什么礼物,更不用……”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陈效给打断,他勾了勾唇,带有那么些懒散的说:“媳妇儿,你太见外。这些都是我该做的。”

    微微的顿了顿,他凑到了顾世安的耳边,声音低低的说道:“媳妇儿。以前是我不好。你看,我们好好的奶奶今天就挺高兴的。所以,以后我们也得好好过,你说是不是媳妇儿?”

    他的声音低沉醇厚,最后一句话说出来,不像是情话,倒是有些像威胁了。

    他有那么些懒洋洋的,说着就放开了顾世安。唇角勾了勾,说:“媳妇儿你先睡。我去洗澡。”

    他若无其事的,说着就进了浴室。

    顾世安立着没动,隔了会儿才上了床。

    她是压根就睡不着的,陈效一上床她的身体就绷得紧紧的。

    陈效大抵也察觉到了,伸出手臂将她搂到怀里,低笑着说:“媳妇儿,放轻松点儿。放心,我说话算数,你要不想我碰你。我就不碰你。”

    顾世安没吭声儿,身体依旧没能放松下来。陈效也不管她,只是将她扣在怀里。兀自睡了。

    顾世安听到他的呼吸渐渐的平稳下来,紧绷的身体才慢慢的松懈下来,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虽然也是周末,但陈效刚出差回来,是得去公司处理事儿的。老太太这下也不留两人,叮嘱两人下个周末回来吃饭便放行了。

    陈效笑微微的,又说了几句哄老太太的话。这才开车离开。

    陈效上了车就开始打电话,等车子驶了那么一截他挂了电话,这才问顾世安:“媳妇儿,你要回去么?”

    顾世安这下就回答:“前面放我下车就好。”

    陈效微微的挑了挑眉,这下倒是没多废话,到了前边能停车的地方就停下了车。

    他有那么些懒洋洋的,等顾世安下了车,懒懒散散的说了句媳妇儿注意安全,然后开着车走了。

    除了去老宅那边。顾世安这个周末是并未有安排的。她在路边站了会儿,就拿出了手机来给常尛打电话,问她在哪儿,问小虎子的情况怎么样。

    她原本以为常尛还在医院的,但却并没有。小虎子手术后的费用也是高昂的,小虎子乖巧,常尛将他拜托给医院里的护士,已去找了事儿做。

    顾世安在这一刻是无力的,和常尛说了几句,问了小虎子现在能吃些什么东西。挂了电话就买了玩具和吃的去医院。

    医院里的护士是忙的,是不能陪着小虎子的。只能时不时的过来看看他有没有哪儿不舒服,或是他饿了去食堂给他打饭。

    顾世安去的时候小虎子正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看着动画片儿,听到开门的声音,他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

    他大抵以为是他妈妈回来了,见到是顾世安脸上也立即就露出了笑容来,叫道:“姐姐。”

    才刚刚做过手术,他的声音是虚弱的。

    顾世安就笑笑,上前摸了摸他的头,问道:“有没有哪儿不舒服?伤口疼吗?”

    小家伙点点头,又摇摇头,有些羞涩的说:“有点儿疼。但不是疼得很厉害,妈妈说了护士姐姐们都在忙,要疼得很厉害才能叫他们。”

    他才动过手术,伤口疼倒是正常的。

    顾世安听到这话眼睛微涩,到底还是挤出了笑容来,说:“小虎子想吃什么?我带了吃的。也问过护士姐姐,护士姐姐说都可以少吃点儿。”

    小虎子的眼睛亮晶晶的,最后却是摇摇头,说:“姐姐,妈妈说不能再让你破费。你以后你过来别再买东西,我不是小孩子了,不要零食也不要玩具。”

    他这样子倒跟小大人似的。

    顾世安的心里酸涩得厉害,轻轻的拍了拍他的头,认真的说:“小虎子真乖。不过姐姐就和你常尛姐姐是一样的,不用那么客气的。”

    她说着将带来的粥拿了出来,还温着的。她就拿了勺子,一勺勺的喂给小家伙。

    大抵是才刚动过手术的缘故,小家伙吃得很少。

    等着顾世安收拾了碗筷,拆了新玩具给他玩时,他突然闷闷的开口道:“姐姐,我是不是有爸爸的?”

    顾世安这下就愣了愣。

    为了不让他受到影响,他妈妈应该是很少提起他爸爸的。

    顾世安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就问道:“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了?”

    小家伙这下却不回答了,眼巴巴的看向了顾世安,说:“姐姐,等我好起来,你带我去见见我爸爸好不好?就只见那么一次。”

    他从出生起,就并未见过那个男人。

    他的眼神里带着哀求,顾世安无法拒绝。但这不是她能做得了主的。她就轻轻的将小虎子搂到了怀里。

    小虎子低低的又说道:“我想见他,想问问他,是不是我和妈妈都不够好,所以他才不要我们。”

    哪里是因为他们不够好。顾世安想起了常尛的话来,想说点儿什么的。终究是什么也没说。隔了那么会儿,挤出了笑容来转移开了话题。

    顾世安是在小虎子睡觉了才离开医院的,她下了楼,想起了小虎子说的话来,到底还是给常尛打了电话。

    常尛找的也不知道是什么工作,大抵是在忙,并没有接电话。

    顾世安也没有再打,在路边站了会儿,坐车去了顾家老宅。

    这个时候已经是中午。她过去时顾苏正要出门。刚吃了那么大一个亏,看见顾世安她的眼里像是要喷出火来一般。

    在老宅里她是不敢放肆的,咬牙问道:“你又来干什么?”

    她大抵是这个老宅里头,最没有脑子的一个了。顾世安原本是不想搭理她的,见她拦在前头不让,就似笑非笑的说道:“有谁规定我不能过来么?”

    顾苏就一噎,举起手想要打顾世安,到底还是不敢,将手放了下去。恶狠狠的说:“你别得意得太早。上次的事儿我不会放过你!”

    ”我等着。”顾世安的语气平静得很,微微的顿了顿,又似笑非笑的说道:“只是我得提醒你一句,别傻乎乎的被别人给当成枪给使了。”

    这等于是在变相的说她没脑子了。

    顾苏立即就炸毛了起来,说:“关你屁事。”

    大抵是被戳到了痛处,她恨恨的瞪了顾世安一眼,直接儿走了。

    顾世安看着她的背影,稍稍的顿了顿,进屋子里去了。

    到中午老太太都是要睡觉的,偌大的客厅里就只有家里的阿姨在。见顾世安过来就笑着说她过来怎么也不提前打声招呼,老太太才刚睡下。

    顾世安就微笑着回答说没关系,让老太太好好睡。她坐会儿。

    她是这个家里最好说话的人了,阿姨就笑着应好。然后给她倒了茶。

    顾世安说了声谢谢,往楼上看了看,就问这大周末的,二伯二伯母他们都出去了吗?

    阿姨就说是最近忙,都没回来。

    顾世安就点点头。坐了会儿就看了看时间,说老太太还有会儿才醒。她去书房找本书看。让阿姨老太太醒了叫她。

    阿姨就应了下来,带着她去了书房。又问她要不要来点儿茶点。

    顾世安就微笑着说不用,让阿姨去忙她的,不用管她。

    今天是周日,她得大扫除,也顾不上顾世安,让她有事叫她,就匆匆的去忙去了。

    顾世安的手心里带了些汗儿,见阿姨走远了,这才关上了书房的门。

    这书房以前是她父亲用的,大抵是不常用,里头的格局并未有多大的变化。书架上甚至还摆着她父亲当时四处搜罗来的书。

    顾世安的心里一时间酸涩难挡,她深深的吸一口气儿。上前拉开了书桌的抽屉。

    如她所预料的一般,已经过了那么多年,书桌的抽屉里,已经没有任何属于她父亲的东西。

    这是早预料到的,她倒并不是很失望,找完了抽屉,又去翻看书架。

    她并不敢锁门,怕有人回来,每隔那么会儿,她就要到门边,听外面的动静。

    书架很快被翻剩下最后一排,但仍旧是什么也没找到。顾世安就焦躁了起来。

    她深吸了一口气,努力的想让自己冷静下来。刚准备继续开始翻,书房的门就被打开来。

    开门的声音很轻微,几大排书架遮挡着看不到门口,顾世安的神经立即就紧绷了起来。

    她竭力的控制着让自己冷静下来,轻轻的从书架上抽出了一本书来翻开看了起来。

    书房里一片寂静,并没有脚步声进来。仿佛刚才那开门的声音,只是顾世安的幻觉一般。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