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四十七章:秦总远道而来,哪能再让秦总请我媳妇儿吃饭

    她也并没有动,就那么翻着书。隔了那么会儿,书架那边才转过了一个人影来。

    顾世安故作不经意的抬起头,过来的人竟然是顾苏。

    她目光冷冷的看着顾世安,扬了扬下巴,问道:“你在这儿干什么?”

    她倒是挺懂得先发制人的。刚才她那样儿,倒是跟捉贼差不多的。

    顾世安就淡淡的扫了她一眼,说:“看书。”微微的顿了顿,她要笑不笑的问道:“难道我不能来这儿了?”

    顾苏冷哼了一声,说:“这是我们家,你最好别随便乱走。”

    她说着看也不再看顾世安,直接出去了。

    顾世安松懈下来,才发现背后已出了冷汗。顾苏明明是走了的,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又回来了。

    但显然是不能再找了的,只能以后再抽时间过来了。

    顾世安再出去时顾苏就坐在客厅里,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一张浓妆艳抹的脸上没有一点儿表情。

    客厅里安静极了,过了那么会儿。顾苏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来,问道:“堂姐,你和姐夫怎么样了?”

    顾世安和陈效这关系,从来都是个笑话。

    无论是顾苏还是顾家的其他人,时不时的都会刺那么一两句。

    顾苏一直没从她这儿占到上风,也就只有拿陈效来刺她了。

    顾世安没去看她,平静的说道:“谢谢,不劳关心。”

    顾苏脸上的笑意更是浓,往老太太的房间看了看。做出了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来,说:“我前几天在一个晚宴上看到黎苒了哦。不得不说,她长得还真是漂亮。而且并不只是长得漂亮,还非常的博学哦。”

    顾世安没说话儿。

    顾苏微微的顿了顿,压低了声音一字一句的说:“堂姐,你难道就一点儿也没有自惭形秽的感觉吗?”

    她的语气里带着恶意报复的快感。

    顾世安就淡淡的笑了笑,抬头看了她一眼,说:“我倒没有,难道你有?”

    顾苏这下一噎,还要说什么的,就见老太太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她是怕老太太的,只得将话给咽了回去。

    等晚会儿趁老太太不注意,她就压低了声音低低的说道:“堂姐,你有没有想过,姐夫晚上没回家或是彻夜不归的时候都在哪儿?”

    她这次不待顾世安说话,哼着歌儿直接走了。

    顾世安原本是打算吃了晚饭才走的,但到了下午三点多,工地那边就打来了电话,说是那边有点儿问题,让她过去一趟。

    顾世安只得匆匆的赶了过去。

    她到的时候早有人在等着她了,递了安全帽给她,然后说着这边的状况。

    房子装修时是和男主人签的合同,但现在女主人回来了。对原本的设计诸多挑剔。说了许多的要求,也并不管是合理还是不合理。

    最重要的是现在装修已经进行到了一半,要改显然是不好改的。

    顾世安点点头,匆匆的上了楼。

    那女主人确实是不好说话的,虽是要求改动。但却并不肯出钱。男主人显然是惧内的,只是一脸为难的站在一旁。

    顾世安并非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就拿出了图纸来,语气客气的问女主人想怎么改。

    大抵是见她态度好,那女主人的态度也缓和了下来。说起了她自己的想法来。

    她说的有些地儿是并不合理的,顾世安就一一的将利与弊分析了。缓和下来她倒是好说话,最终只改动了一小部分,并且出了工钱。

    顾世安这下总算是松了口气儿。

    因为有改动,顾世安在工地呆到了六点多。到公交车站正要坐车,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她将手机摸了出来,是个陌生的号码。她看了看,将电话接了起来。

    还未开口说话,电话那端的人就问道:“在哪儿?”

    顾世安稍稍的愣了愣,才反应过来电话那边的人是秦唐。

    电话那端的秦唐微微的顿了顿,接着又说道:“不是说拿书么,我带出来了。”

    顾世安就赶紧的说了自己的地址。并问秦唐在哪儿,她马上坐车过去。

    秦唐就说他在附近,让顾世安在原地等着。顾世安是还想再说什么的,他却已直接挂断了电话。

    天气阴沉沉的,风吹来顾世安就紧了紧身上的衣服。正是高峰期,人行道上人来人往的。

    顾世安看了看时间,在公交车站前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才刚坐了一会儿,她的手机就又响了起来。

    她原本以为是秦唐过来了,拿出手机,才发现电话是陈效打来的。她一时就没动。

    说起来,两人结婚一年多,无论是接触,还是打电话,大抵都没有这段时间多。

    手机一直呜呜不停的震动着,顾世安看了会儿,到底还是将电话接了起来你。

    才刚喂了一声,电话那端的陈效就问道:“媳妇儿,在哪儿?回家了么?”

    他大抵是在开车,声音有那么几分懒洋洋的。

    顾世安就回答了一句没有,稍稍的顿了顿,接着说道:“还在外面。”

    陈效在电话那端就懒懒散散的说:“巧了。我也才刚从公司出来。一起吃饭?”

    他这借口倒是随口捻来。

    顾世安就说道:“不用,我还有事,要晚点儿才能回去。”

    陈效倒是并未说什么,勾了勾唇,说:“没想到我媳妇儿还挺忙的,那你忙。忙完给我打电话,我过去接你。”

    顾世安又说了句不用,说了句先挂了,就挂断了电话。

    就她打电话的这会儿,秦唐的车已经停到了路边。他大抵已经到了一会了,手搭在车窗上正抽着烟。

    这边随时会有公交车过来,顾世安就小跑着过去。

    秦唐就下车来,替她拉开了车门。

    她多少是有些不自在的,说道:“怎么不叫我?”这边是不能随便停车的。

    秦唐就淡淡的说了句刚到。

    上了车,后边儿的座位上的袋子里赫然放着几本书。秦唐也不提这事儿,看了顾世安一眼,问道:“在这儿干什么?”

    顾世安就说了工地上有事儿。

    秦唐微微的颔首,没再说话。

    顾世安是想找点儿话来说的,但一时找不到说的,就拿了后边儿袋子里的书,翻看了起来。

    秦唐就淡淡的扫了她一眼,说道:“车上看书对视力不好。”

    他这讲究倒是挺多的。顾世安悄悄的吐了吐舌头,将书收了起来。

    车子里一时安静得很,隔了会儿,秦唐才问顾世安想吃什么。

    他特地的送了书过来,顾世安哪里能让他请,赶紧的说道:“我请您。”

    秦唐的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意来,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顾世安的脸上有些热,想说点儿什么的,终究只是小声的说:“吃什么都行。”

    秦唐就点了点头,看了看时间,说:“附近有一家粤菜不错。”只是生意很好,包间也不好订。

    秦唐的眉头微微的蹙着,原本是想打电话让人订包间的,但最终还是没有打。

    路上一直堵堵停停的,到达地儿时已经是七点半还多点儿了。包间早已没有了。

    秦唐的眉头就皱了起来,顾世安倒是不以为意,见大堂里还有位置,就说:“那边坐就行。”

    秦唐的眉头又皱了皱,到底还是没说什么,随着顾世安过去了。

    人虽然多,但这边的服务同样也是好的。两人才刚坐下,侍应生就送上了一壶茶上来。

    顾世安就给秦唐倒了一杯。

    秦唐微微的颔首算是道谢,将菜单推给了顾世安。

    顾世安只是象征性的点两道菜。秦唐拿过去又点了几道,最后又点了几道甜点。

    侍应生很快就下去,两人之间一时无话可说。秦唐沉默了一下,突然开口问道:“有没有换工作的打算?”

    他突然说起,顾世安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啊了一声,抬头看向他。

    秦唐这下就淡淡的说道:“我公司里还缺一个特助,事情虽然繁琐,但不用在外面跑。”

    这就是觉得顾世安的工作辛苦了。

    顾世安这下就笑笑,认真的说:“谢谢您。我从出来开始就在现在的公司工作,工作有时候虽然挺累的,但多少有些感情。暂时舍不得。”

    秦唐就点点头,没再说话了。

    侍应生很快就将甜点送了上来,秦唐并不吃甜的,全推去了顾世安的面前。

    顾世安这才知道他点的甜点是替自己点的。

    她是想说谢谢的,但为这事特地的说谢谢未免太矫情,她就没说了。找了其他的话题说了起来。

    秦唐倒也不嫌她找的话题无聊,偶尔回上那么一两句。有时候还会主动的解释。

    他人虽然冷清,但却是极为博学的。顾世安听得津津有味的,话就越问越多。

    秦唐一点儿不耐烦也没有,一一的解答着。

    顾世安听着听着的,就忽然想起了他说的,她父亲是他的启蒙恩师的话来。她原本是想找个机会再问问有关于她父亲的事儿的。谁知道还未找到机会开口,一道声音就插了进来。

    陈效叼着一支烟,在一旁的空位置上坐了下来,看着顾世安要笑不笑的说:“媳妇儿,挺巧的。你也在这儿吃饭?”

    顾世安哪里想到会遇到他,不由得愣了一下。还未说话,陈效就看向了秦唐,依旧是一副要笑不笑的样儿,问道:“这位是?媳妇儿不介绍一下?”

    他的嘴角带了那么几分的邪气,整个人懒懒散散的。

    他完全是不请自来,秦唐脸上的神色也变一下,不待顾世安说话就淡淡的说道:“久闻陈总大名。”

    陈效的眼睛就眯了起来。

    秦唐并未去看他,往顾世安的碗里夹了一个虾饺,这才淡淡的又说道:“免贵姓秦。”

    陈效盯着他那筷子,久久的没说话。过了那么大约几十秒,忽然笑了起来,漫不经心的说:“原来是秦总。”微微顿了顿,他掸了掸手中的烟灰,似笑非笑的说:“说起来我才是久闻秦总大名。”

    他的话说到这儿话锋一转,侧头扫了顾世安一眼,说:“看样子,秦总和我媳妇儿是旧识?”

    他的嘴角带了那么些的邪气。一双狭长的眼眸里那笑意并不达眼底。阴气沉沉的。

    秦唐倒是并不在意,对上他的视线,点点头,回了句是。

    陈效收回了目光来,看向了顾世安,半真半假的笑着说:“媳妇儿你认识秦总怎么都不告诉我一声?”

    陈效这人的城府一向是极深的,甚至辨不出他那笑是真笑还是假笑。

    顾世安并没有去看他,就说了句忘了。

    陈效就笑了一声,并未再缠着不放。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有一搭没一搭的和秦唐说起了话来。

    这顿饭在陈效没出现前是愉快的,在他出现后这愉快显然是打了折扣的。偏偏罪魁祸首像是并未察觉一般,依旧谈笑风生。

    陈效问的问题是刁钻的,秦唐不动声色,将问题一一都化解了

    陈效就眯起了眼睛来。面儿上却仍旧是一副哥俩好的样子。

    顾世安是知道陈效的性格的,表面上虽是嬉皮笑脸的,但手腕一向都是狠辣的。

    她并不知道陈效想做什么,但他这样子是让她有些不好的预感的,几次要打断都没能成功。

    而一旁的秦唐是泰然自若的。不知道什么时候点起了烟,一向清冷的脸上甚至带了淡淡的笑。

    就那么坐了一会儿,陈效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原本以为他是要接的,他却看也没看就直接挂断。

    但手机却并没有就此安静下来,马上又响了起来。陈效看了一眼,对秦唐说了句抱歉,这下倒是接了起来。

    不过三两句他就挂断了电话,这次倒是没再把和秦唐刚才说的话继续下去,见顾世安已经放下了筷子。就勾了勾唇,说:“媳妇儿吃好了?”

    事实上从他来起顾世安就没再动过筷子。也不知道他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顾世安是早想打断他和秦唐的谈话的,见他不再继续下去是松了口气儿的,就点了点头,说了句好了。

    陈效就叫过了侍应生买单。

    秦唐原本是要付钱,他就似笑非笑的说:“秦总远道而来,哪能再让秦总请我媳妇儿吃饭。”

    说着抽钱夹里抽出钱来,把钱付了。

    秦唐也由着她,站起来替顾世安拉开了椅子。

    陈效的眼眸里阴沉沉的一片。到了停车场离开时,却又假惺惺的客套一番。

    她和陈效是先离开的,上了车她就闭上眼睛假寐。

    陈效也不说话,抽出了一支烟点燃,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顾世安原本只是闭着眼睛假寐的,闭着闭着的,竟然就睡了过去。

    车子到了地儿时顾世安依旧是睡着的,陈效停了车,侧头看了她一会儿,打开车门下了车。

    顾世安是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被人给弄醒的。

    她迷迷蒙蒙的睁开眼,眼前是陈效那张放大了俊美的脸。大抵是脑子还迷糊着的缘故,她有那么些的恍惚。

    陈效凑近了她,顺带着替她解开了安全带,嘴角邪肆的一勾,说:“媳妇儿,我抱你?”

    顾世安的脑子这下立即就清醒了过来,就说了句不用。她才刚睡醒,声音微微的有那么些的哑。

    陈效的嘴角又勾了勾,退到一边。

    两人很快就进了电梯,顾世安原本以为陈效要说点儿什么的。但他却什么都没有说。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儿,到了家里换了鞋,就去给顾世安放洗澡水。

    顾世安沉默着,原本是想说什么的,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大抵是因为在车里睡了,洗过澡后顾世安就更是睡不着。陈效像是看出她没有睡意似的。洗澡出来就找出了碟片来,对顾世安说:“媳妇儿过来看电影。”

    顾世安一个人在家时是很少看电视的,她甚至不记得碟片是什么时候买来的。

    电影是一部悬疑剧,倒是挺吊人胃口的。

    陈效坐了会儿就起身离开,过了没多大会儿,就拿着开了红酒以及两个酒杯走了过来。

    ”来一杯么媳妇儿?”他举了举手中的酒杯,将红酒放在了小几上。

    客厅里灯光柔和,一片安静。顾世安有那么些的恍惚,这样的安宁,在她和陈效之间,似乎是从来没有过的。

    就她恍惚的这会儿,陈效已经倒了半杯红酒。递到了她的面前,说:“喝点儿,有助于睡眠。”

    顾世安没吭声儿,接了过来。

    接下来的时间两人都没有说话,顾世安认认真真的看着电影。陈效则是有那么些漫不经心的,时不时的看她那么一眼。在她喝完时又给她倒上。

    陈效虽然谈不上嗜酒,但从他手里出来的酒,都是好酒。不是外边儿的酒可以比的。

    顾世安看着电影,不知不觉的就喝了好几杯。

    等着她察觉时,那酒已所剩无几了。她的头也有那么点儿的眩晕。

    她这下就放下了杯子,不肯再喝了。

    但陈效的这酒后劲是大的,尽管顾世安觉得自己的脑子是清醒的,但眼睛却开始睁不开。

    陈效在这时候关了电视,唇角勾了勾,问道:“媳妇儿,要睡了么?”

    顾世安就点点头,撑着站了起来。然后昏昏糊糊的往卧室走。

    在快要到卧室时,她不知道绊到了什么。差点儿一趔趄。陈效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她。

    软玉温香在怀,他的声音哑了起来,低笑了一声,说:“媳妇儿,你小心点儿。”

    喝了酒顾世安的脸上一片绯红,连带着莹白如玉的耳垂也蒙上了淡淡的绯色。

    陈效的喉咙有些发紧,他已经憋了太久,直接就将顾世安抵在了墙上。咬住了她的唇。

    顾世安的脑子虽然是迷糊了,但意识却还是清醒的。她立即就要挣扎。陈效哪里还会放开她。一手将她禁锢得紧紧的,一手握住了温、软的一片。

    他是有那么些粗鲁的。

    那晚的记忆就涌入了顾世安的脑子。她更是挣扎得厉害,完全不配合。

    陈效就凑到了她的耳边,呵着热气,声音低哑暗沉的说:“媳妇儿,你就一点儿也不想我吗?”

    他说着就要拉着顾世安的手往下。

    顾世安的手动不了,这下张嘴就一口咬在了他的下巴上。

    她咬得恶狠狠的,陈效闷哼了一声,倒是放开了她。

    顾世安的脑子倒还算是清醒。边要逃出去边有些困难的说:“你说过,只要我不愿意你就不碰我的。”

    陈效的下巴上挂着深深的牙齿痕迹,这下不由得冷笑了一声。

    顾世安就连清醒时也不是他的对手,何况喝了酒脑子是慢半拍的。才刚出门口没几步,就被陈效给打横抱抱了起来。

    顾世安原本以为他会打她的,谁知道他直接将她丢在了床上。随便的找了东西将她的手束缚住,一张俊美的脸凑近顾世安,阴恻恻的一字一句的说:“你是我媳妇儿,你不想让我搞想让谁搞?”

    他说着就开始解衬衫的扣子。大抵是见顾世安跑不了了,动作间漫不经心的。仿佛刚才阴恻恻的样子只是顾世安的幻觉一般。

    顾世安是怕的,知道逃不掉,闭上了眼睛,喃喃的重复说:“你说过,只要我不愿意,就不碰我的。”

    大抵喝了酒后是脆弱的,她的眼泪顺着眼角滑了下来。

    她虽是很少流眼泪,但眼泪无疑是打动不了陈效的。他覆身上去,一点一点的吻去了顾世安的泪水。哑着声音低低的说:“媳妇儿别怕,我会轻轻的,让你也爽。”

    他心情不错的时候是特有耐心的。

    待到入内时已是湿润,他一点点的推了进去,暗哑着声音附在顾世安的耳边说:“媳妇儿,你有没有感觉到它很想你。”

    果子剥开皮后汁水是浓的,他动了动,又低低的笑了一声,说:“媳妇儿,你看,你也是想我的。”

    他喘着气儿,说着拍了顾世安一下,继续说:“放轻松点儿,要是断了以后就shuang不了了。”

    陈效这人,历来都是没脸没皮的。能把人给弄到地狱,也同样能把人抛到天上。

    他再也不像那天晚上一样可劲儿的折腾,这次是温柔至极的花样百出。顾世安哪里受得住,一双眼睛雾气蒙蒙的。咬住了唇不吭声。

    陈效也一点儿也不急,低笑着说:“媳妇儿,求我……求我我就……”后边儿的话他越说越低,淹没在唇齿间。

    他那下巴上的咬痕看着是挺滑稽的,顾世安咬紧唇不吭声,他就将她翻来覆去的折腾。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