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五十一章:还真以为我不敢拿你怎么样?

    顾世安的身体僵了僵,她在这刻想起了他之前的那些把戏来,一时没动。隔了会儿,她声音平静的说:“陈效,你不用这样。”

    她的脑子里一片茫然,甚至是疲倦到了极点。他哪里用得着这样呢?

    大抵,她在他眼里,就是不择手段忘恩负义的东西,得时时刻刻的拿点儿甜头吊着。

    陈效听到这话立即就松开了她的腰,脸上阴沉沉的一片,抬起头来阴恻恻的看着她,一字一句的说:“顾世安,少他妈的给脸不要脸,闹得差不多就行了。我的容忍是有限度的。你还真以为有奶奶在我不敢拿你怎么样么?”

    大抵是因为在老宅,他并没有摔门而去。说完这话看也不看顾世安一眼,转身去了浴室。

    顾世安立着没有动,许久之后低头看了看地上的影子,脸上浮现出淡淡的自嘲的笑来。

    浴室里很快传来了哗哗的流水声。顾世安走到了窗前,看着外边儿的灯火。

    站了没两分钟,外边儿就传来了敲门声。她知道应该是叶姨过来了,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才微微笑着开了门。

    她原本以为叶姨是听到了什么才过来的,但并不是,她的手里端着托盘,看见顾世安开门就微笑着说:“你晚上没吃多少东西,酒酿圆子。吃点儿再睡。晚上容易积食,没做多少。要觉得好吃明早我又做。”

    顾世安的眼眶微热,微笑着说了句谢谢叶姨。

    叶青就笑笑,并没有多呆,让她累了就早点儿休息就走了。

    陈效自己洗澡应该是有些费力的,顾世安将圆子吃完了,他这才从浴室里出来。

    他是无耻惯了的,也不管房间里还有人。竟然连浴巾也未遮一下就出来了。

    顾世安看到他那模样不由得怔了怔,随即别开了脸。

    陈效倒是并未有半点儿不自在,拿了毛巾就开始擦头发。

    顾世安没再回头,拿了叶姨准备好的睡衣就进浴室洗澡去了。

    等着她出来的时候陈效已经在床上躺着了,他是闭着眼睛的,也看不出睡着了没有。顾世安默默的擦干了头发,过了那么会儿才关灯上了床。

    才刚躺到床上,身旁的人就压了下来。陈效的动作很快,大抵知道顾世安要反抗,拽住了她的双手举到了头顶。

    腿立即将顾世安的身体紧紧的压住,然后勾来了丢在一旁的领带。另一只手动不了,牙齿咬着搭着另一只手就麻溜的将顾世安的手捆了起来。

    他这显然是准备好了的,在黑暗里动作麻溜得很。捆好之后附到了顾世安的耳边,邪气的勾了勾唇,说:“脾气那么大,是不是欠gan了?”

    他呼出的热气直往顾世安的耳朵里钻,顾世安挣扎不动,却又不敢大声喊叫。在黑暗里紧紧的咬紧了嘴唇骂道:“无耻!”

    陈效哪里会在乎她骂,勾了勾唇,慢条斯理的说:“媳妇儿。别不好意思承认。以后想了就直接说,不用给我甩什么脸子。都是我的不对,没有第一时间了解媳妇儿你也需要……”

    他还真是不要脸到了极点,明明是他……顾世安涨得脸通红。她这脸皮到底还是比不上陈效的厚,那些难以启齿的话她一句也反驳不出来。

    他那手下没轻没重的,她疼得厉害,死死的咬住嘴唇。

    陈效一边捏着一边俯身咬住了她的唇,撬开了她的牙关。声音暗哑低沉的说:“媳妇儿,别咬着你自己了,我心疼。咬我,我皮糙肉厚。”

    他说着像是故意的一般,唇舌都是贴了上去。

    顾世安弄疼得厉害,立即就要去咬。却被他给避了过去。如此反复了几次,她才知道自己是被捉弄了。

    她是生涩的,陈效更是浑身的血气都往上涌。见她咬紧牙关就低低的笑了一声,也不再执着与此,往别的地儿去了。

    他有意的折腾顾世安,迟迟的不入正题。待到感觉到汁、S儿溢出来时,他才附到了她的耳边,低笑着说:“媳妇儿,你也是想要我的。”

    顾世安的脸上火辣辣的一片,偏偏那身体反应是自己控制不了的,只想踢陈效几脚解气。偏偏身体被他压得死死的。

    这一夜陈效依旧是可劲儿的折腾,顾世安的双手被解开时手腕上已经被勒起了红红的印痕。

    陈效替她揉了一下,邪邪的勾了勾唇,附到她耳边说:“媳妇儿,下次换你来……”

    顾世安第二天早上醒来时已不见了陈效的身影,她在床上呆呆的躺了片刻,这才爬了起来。很快洗漱好下了楼。

    楼下的大厅里只有叶姨一个人在,见着顾世安脸上就露出了笑容来,问道:“要上班的吧?过来吃早餐。”

    她竟然还是煲了汤的,边说着就边拿出碗来,给顾世安盛了半碗汤,又说道:“陈效天蒙蒙亮时就走了,听说是要出差,待会儿让司机送你去上班。”

    顾世安这下就说了句不用的。又问起了老太太。

    叶青就微笑着说老太太已经吃过了,她精神不好,又回房休息去了。

    顾世安这下就点点头,接过了她又盛的粥来,客气的说了句谢谢叶姨,在叶青的催促之下才吃了起来。

    她确实是得上班的,吃东西的时候比平常快了许多。叶青就直让她慢点儿。

    待到吃完东西,顾世安正准备离开。就见上次陈效住院时那主治骆医生从楼上走了下来。

    他今天并未穿白大褂,一身的休闲,看起来斯斯文文的。

    顾世安这下就愣了愣。骆医生看到她倒是一点儿也不惊讶,微笑着冲她点头算是打招呼。

    这时候还早,他出现在这儿顾世安是心里头是有些不安的,开口问道:“您在这儿是?”

    骆莐往楼上看了看,微微笑着说:“天气冷了,过来给老太太把把脉。”他的话并不多,说完看了看时间,说:“顾小姐是要上班么?载你一程?”

    他大抵是知道顾世安在想什么的,又说道:“老太太没什么大碍,起得早又睡了。”

    这意思就是让顾世安别去打扰老太太了。

    顾世安迟疑了一下,正好叶青从厨房里出来,看见骆莐下来打了招呼,然后笑着对顾世安说:“别担心,老太太没什么事。骆医生每个星期都会过来给老太太把一次脉。时间也不早了,你不要司机送就让骆医生顺带载你一程吧。这边不好坐车。”

    听说骆莐每个星期都会过来,顾世安的心这才放下来。说了句麻烦骆医生了,然后和叶姨道了别,这才跟在骆莐的身后往外边儿走。

    骆莐开的车并不显眼,上了车,顾世安沉默了一下,到底还是开口问道:“骆医生,奶奶她……”

    骆莐就笑笑,说:“顾小姐不用担心,老太太的身体没大碍。就是睡眠不怎么好,我已经开了药在调理。”

    他微微的顿了顿,侧头看了顾世安一眼,说道:“陈效的手……老太太不知道?”

    顾世安就点了点头,说:“他不想让奶奶担心。”

    骆莐也点了点头,没在这事儿上逗留下去,说道:“伤筋动骨一百天,这段时间多给他煲点儿骨头汤。他那石膏拆得有点儿早,得多注意,别留下后遗症了。”

    顾世安听到石膏拆得有点儿早这话就抬头看向了骆莐。

    骆莐大抵是没想到她不知道,说道:“石膏是前几天他去医院非让拆的。”他像是想到了什么,微微的顿了顿,接着又说道:“应该是怕老太太知道。”

    这倒是说得通的。顾世安想起了她出差时老太太的那通电话来。她出差的那几天,应该是老太太发现什么了。

    顾世安怔了一下,看向了骆莐,问道:“那他的手……”

    骆莐是知道她要问什么的,笑了笑,说:“他胡闹我不会胡闹,只要不用力不会有什么事。要是担心让他来医院检查一下就是了。”

    顾世安这下就说了句谢谢。

    骆莐说是载她一截,最后还是将她送到了她公司附近。顾世安向他道了谢,到了中午,给陈效发了短信,问他什么时候回来。

    陈效并没有回。直到下午了,才简单的回了几个字,说是已经回来了。

    顾世安很快又回了过去,让他晚上回家吃饭。

    陈效这下没回了,电话直接打了过来。顾世安接起来,他就在电话那端邪邪的笑着说:“媳妇儿,昨晚把你伺候舒服了?”

    说得像顾世安是为了那事儿在闹别扭似的。

    顾世安哪里想到他一开始就是那么一句话,脸哗的一下就红了起来。隔着电话,她也能想象得到陈效那一副不要脸的样儿。

    她没陈效那么不要脸,唇舌之战是赢不了他的。原本是要马上挂电话的,电话那端的陈效像是猜到了她会挂电话一般,接着又笑着说:“媳妇儿你放心,今天就算是再忙,我也一定早点儿回家。”

    他那语气是暧昧的,顾世安这下索性不理他了,直接挂了电话。

    到了要下班的时候有了空闲,顾世安就上网查了骨折吃些什么好。然后拿了纸条一一的记了下来。

    下了班她直接就去了附近的菜市场。照着纸条上记着的一一买了菜。

    几天没回来,陈效大抵也没住这边,家里空荡而冷清。顾世安怔了会儿,才进厨房开始做饭。

    做饭的时候就接到了常尛的电话,问她什么时候回来。

    她出差的时候常尛是给她打过电话的,听她说出差了什么都没说,只让她一个人在外面要注意安全。

    顾世安就回答说已经回来了。

    常尛在电话那边点点头,说道:“周末出来吃饭,小虎子想谢谢你。”说是小虎子想谢谢她,其实是小虎子妈妈想向她道谢。她帮了他们那么大的忙,她连饭也没请她吃一顿。

    上次常尛打电话就要请她吃饭的,她出差了没能吃成。这次特地在常尛上班的地方定了地儿。

    顾世安原本是想说不用破费的,稍稍的想了想,就笑着应了好。顿了顿,又说道:“你上班那么久我还没去看过你。”

    她怎么的都是应该过去给常尛捧捧场的。

    常尛嗯了一声,她大抵以为顾世安后来那钱是陈效给的,又说道:“如果……陈效有时间,叫上一起。”

    顾世安没想到她会提起陈效来。倒是稍稍的怔了一下。随即应了一声好。

    常尛在电话那端点了点头,两人寒暄了几句,这才挂了电话。

    煲的猪蹄汤莲藕汤已经散发出浓郁的香味儿,顾世安看了看时间,开始炒起了菜来。

    最后一个菜做好,她原本是要给陈效打电话的,手机刚拿出来,门就被敲响了。

    顾世安以为是陈效回来了,放下了手机就去开门。

    打开门。外边儿的却不是陈效。而是她的公公陈正康。

    陈正康一脸的怒气,看也不看顾世安一眼就直接往里边儿冲,咬牙切齿的骂道:“那个孽子在哪儿?让他给我滚出来。”

    虽是公公,但顾世安和陈正康的接触是少的。甚至在两人的婚宴上他都是没出现的。

    以他和陈效之间水火不容的关系,他那么直接冲进来顾世安并不惊讶。她就恭恭敬敬的说:“陈效还没回来,您先坐,我给您倒茶。”

    陈正康却没有理她,直接就往里走去,大抵是看陈效藏起来没有。

    转了一圈没见着陈效。他的矛头就指向了顾世安,恶狠狠的说道:“那孽子是不是躲起来了?”

    他这样儿,两人见面肯定是会起冲突的。顾世安就说道:“没有,他还没回来。您先喝杯茶消消气,我这就给他打电话。”

    她说着就将茶杯递给了陈正康,陈正康却没有接,一巴掌就将茶杯打落在地。气冲冲的说道:“喝什么喝!你马上打电话把他给我叫回来!”

    茶水虽不是滚烫的,但洒落在顾世安的手上仍是红了一片。

    陈正康半点儿歉疚也没有,找不到陈效出气。指着顾世安的鼻子就骂了起来。骂的无非就是狼心狗肺之类的话。

    他显然是气红眼了,如果见着陈效指不定还会动手。陈效的手是受伤的,是绝对不能让两人见面的。

    顾世安看了看被烫红的手,等陈正康骂歇下来,这才说道:“您在这儿骂也没用,陈效没在这边,也不会过来。”

    陈效这时候大抵是要回来了的,顾世安的心里是有些急的。绞尽脑汁的想着该怎么让陈效先别回来。

    她竭力的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又特意的看了看手。打算趁着去厨房找冰块这个机会给陈效发短信。直接告诉他显然是不行的,只能支使他去买东西。

    但她显然是低估了陈正康的无耻程度了,她刚要转身,陈正康就伸手拽住了她的衣服,恼怒的骂道:“你想到哪儿去?!他不回来你也得打电话给我叫回来!我告诉你,少给耍我心眼,我今天非得好好教训那个孽子!”

    陈正康这样儿,还真是和泼妇没什么两样了。

    顾世安的脸迅速的冷了下来,刚要开口请陈正康出去,门口陈效的声音就传了过来,”您有气朝着我撒,冲着她发火算什么?”

    他一手拿着车钥匙,另一只手抄在裤兜里。视线落到地上碎了茶杯碎片上,脸上阴沉沉的,嘴角更是带了几分的嘲讽。

    陈正康松开了抓住顾世安衣服的手,指着陈效的鼻子骂道:“你这个孽子,我今天非要好好教训你!”

    他说着就要朝着陈效冲过去。

    陈效显然是一点儿也不怕他的,眼底虽是一片阴鸷,脸上却是要笑不笑的看着陈正康,说道:“您可以试试往前一步,只是这一步的代价有些大,您得想好了。您应该知道,惹火了我,我没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陈正康显然是怵他的,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脚步硬生生的停了下来。指着陈效的鼻子骂道:“你这个孽子,你到底想干什么?!”

    陈效倒是半点儿怒气也没有,扫了他一眼,唇角冷冷的勾了勾,说:“我想干什么你不是最清楚不过了吗?我早警告过你们,谁要是做了让我不好过的事,谁也别想好过。上次的事儿您那么快就忘了?”

    后边儿的这句话他的声音是阴恻恻的。

    陈正康的脸色大变,嘴唇抖动了起来,隔了好会儿才骂了句狼心狗肺的东西。气冲冲的摔门走了。

    陈效的脸色并不好看,冷冷的看了顾世安一眼,直接往厨房去了。

    他出来的时候顾世安正在收拾地上的茶杯碎片。他是不耐的,开口就说道:“起来。”

    顾世安回过头,才发现他的手上是拿了冰块的。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注意到她的手被烫伤了的。

    他直接就见冰块塞给了顾世安,还不忘讽刺:“你傻了么?开门之前不先看看外面?”

    顾世安没有吭声,将冰块敷在了被烫红的手背上。

    陈家的事儿,她是不好问的。并不知道陈效说的上次的事儿指的是什么,也不知道这次陈正康上门来是为什么。

    她不问陈效自然不会说,难得的将地上的茶杯碎片以及茶叶水渍清理干净。

    只是陈效的脸一直都是阴沉沉的。清理完了也不动,盯着顾世安不说话。过了好会儿,才开口冷冷的说道:“以后见着他多远点儿,他疯了你不知道么?”

    饭菜都是早做好的,他说完屈尊去厨房里端菜拿碗筷去了。

    顾世安原本以为今天他的心情不会好的,谁知道从厨房出来后他就和平常没什么两样了。

    这顿饭吃得悄无声息的。

    陈效虽然没来这儿住多久,但却是挺熟悉的。吃过饭就找来了烫伤的药膏,丢给顾世安示意她自己摸上。

    那茶水并不是滚烫的,顾世安用冰敷过后就不疼了,只是皮肤仍旧是红的。

    她就说了句谢谢,挤了药膏来抹上。

    她抹药膏的时候陈效就抽了一支烟点了起来。视线时不时的落到顾世安那低着认真抹药膏的脸上。

    他是不耐的,隔了一会儿,掐灭了烟头,说道:“陈家的事儿你少掺和,以后谁要敢上门,直接报警。”

    他的眼底阴沉沉的一片,陈正康向来是不管他的事儿的,更别提说知道他住在哪儿了。他这次那么顺顺利利的就找了上了门,背后肯定是有人撺掇的。

    他就知道。总有人会耐不住。

    陈效的嘴角闪过了一抹冷笑来,眼底更是一片阴郁。

    他又抽了一口烟,才重新抬头看向顾世安。顾世安仍旧在抹着药膏,头往前倾着,就跟一小狗似的。刚才的话也不知道她听到还是没听到。也不吭声儿。

    陈效一时就没动,隔了那么几秒掐灭了烟头,说:“拿过来。”

    顾世安听到这话就抬起了头看向了他。显然是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陈效就不耐的说:“拿过来,我给你擦。”

    他说着不等顾世安说话,就从她的手里夺过了药膏来。

    顾世安手上其实是擦好了药膏的。这下他拿过去又擦了一遍。然后将药膏收了起来,睨了顾世安一眼,说:“明天不上班么?去洗澡。”

    他是转身去放药膏的,说到这儿微微的就顿了顿,唇角勾了勾,说:“或者,要我帮你?”

    他的语气是有那么些的流里流气的。陈效这人,变脸一向都是快的。

    顾世安就想起了他今天在电话里说的话来,就跟被踩到尾巴炸毛的猫儿似的,立即就说了不用。

    这次不等陈效说话,她就匆匆的进了浴室。

    等着她出来时陈效正立在窗前打着电话,声音低沉而又冷漠。手指间的烟忽燃忽灭的。

    他是听到了顾世安出来的声音的,侧头看了她一眼,对着电话那端说了句挂了,就直接的挂了电话。

    他也没有动,不知道在想什么,隔了会儿对着顾世安勾勾指头,说:“过来。”

    他那样儿。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顾世安就没动。

    陈效就似笑非笑的扫了她一眼,说:“怎么,怕我把你吃了么?”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