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五十二章:我是你男人,以后有事就给我打电话

    他脸上的表情难得的一点儿也不阴郁,也不固执的叫顾世安过去,而是问道:“他过来为什么不打电话给我?”

    他和陈正康之间的关系早已恶化,甚连碰见了也不会打招呼,平时更不会主动提起来。

    顾世安没想到他会问这,一时倒是怔了一下。

    陈效不待她回答,又继续说道:“顾世安,你得记得,我是你男人,以后有事儿就给我打电话。”

    他站在窗边,说着就抽出了一支烟来点燃,有那么些懒洋洋的。

    顾世安有那么些恍惚。忽然就想起了在医院门口遇到的黎苒,以及陈效病房里的花来。

    陈效说完也不管她,直接往书房去了。

    顾世安在客厅里坐了许久,这才去洗漱。

    躺在床上,她的脑子里是茫茫然的一片,良久她才强迫自己闭上眼睛。

    陈效的公司最近是忙的,隔天就又出差去了。顾世安想起骆莐说的话。到底还是给陈效的助理打了电话。请他注意陈效的饮食,并提醒他去医院检查。

    她的语气是客客气气的,陈效以前从未提起过。助理对这突然冒出来的老板娘是恭敬有加的。可陈效的脾气,做什么不做什么哪里是他能管得得了的。但也只得硬着头皮的应下来。

    顾世安仍旧是忙的,陈效不在,不用做饭,她就一连加了好几个班。

    罗韵最近在公司的风头盛,几次例行会议曲总都当众表扬她,让大家多向她学习。

    她倒是挺厉害的。杨总的合同过后又重新拿了两个大单。听曲总的意思是等年关就给她升职。

    她这一升职,羡慕的有,嫉妒的也有。

    她从拿下杨总那边的合同后就从未低调过,不过她倒是很会笼络人,常常都会请公司的同事喝下午茶,或是送些小礼物。

    对别人她是假装大方,对舒敏却是苛刻得很。小王一连两次去冲咖啡时见到舒敏眼眶红红的。问才知道是因为咖啡没能煮得合罗韵的意被她大骂了一顿。这职位还未升,她这领导的谱就开始摆起来了。

    小王是愤愤不平的,但同样也没办法。舒敏是新来的,实习期还未过,要想调部门是不容易的。也只有私底下安慰小王几句。

    罗韵的风头盛,以前见着顾世安都是笑眯眯的叫着顾师姐。现在虽然仍是笑眯眯的,但总觉得有那么些不对味儿。

    顾世安的面上虽是和以前一样,但私底下却提醒了小王。见着罗韵离远点儿。

    她总觉得罗韵肯定会找茬。她现在风头盛,真要闹出点儿什么事儿来,即便是有理,在曲总那儿也占不了便宜。

    周五下午,秦唐就打了电话过来。顾世安看着手机屏幕上的号码,硬着头皮的接了起来,讪讪的叫了声秦先生。

    其实她是一直琢磨着要给秦唐打电话的,但一直鼓不起勇气来。甚至不知道怎么开口告诉秦唐,他借她的书已经被陈效给烧了。

    电话那头的秦唐倒是没发觉她的不对劲,淡淡的嗯了一声,问道:“书看得怎么样了?”

    这事儿顾世安是难以启齿的,最终还是支支吾吾的说:“您的书被我给弄丢了。”

    她是羞愧的,赔这样的话她同样是说不出口的。那书上秦唐做了那么多笔记,费的心血可想而知。

    原本以为秦唐会问点儿什么的。但他却什么都没有问。说了句丢了就丢了,顿了顿,又问道:“晚上有没有空?”

    顾世安看了看时间,这下就赶紧说道:“有有,我请您吃饭,向您赔罪。”

    电话那端的秦唐唇角微微的勾了勾,说道:“有时间就出来,换身稍微正式点儿的衣服,我带你见几个人。”

    顾世安有些没反应过来,这下就啊了一声。

    秦唐在电话那边就耐心的说道:“商场上的几个朋友,见见没什么坏处。”他的语气是轻描淡写的。

    顾世安虽然不知道他带她见人的用意,但他特意的提起,显然只会对她有好处。她就应了下来,问秦唐在哪儿碰头。

    秦唐这下就淡淡的说让她在她公司里等,他会让人过来接她。

    顾世安是怕耽搁他的,原本是想说自己过去的,但秦唐已经挂了电话。

    离下班时间已经没多久了,好在顾世安在公司是备了一套正装的,倒也不用回去换衣服。

    她飞快的将手头上的工作处理完,等着秦唐过来。

    秦唐是在下班后一刻才过来的,顾世安已经等在了停车场。原本是以为只有司机过来接她的,打开门才看到坐在里头的秦唐。

    秦唐正在闭目养神,顾世安看到他是有些不自在的,揉了揉鼻尖叫了一声秦先生。

    秦唐淡淡的点了点头,说:“上车。”

    顾世安就赶紧的上车关上了车门。

    车子很快驶出了停车场,秦唐不知道从哪儿拿出了一盒糕点递给她,说:“吃点儿先垫垫,这会儿吃东西过去来不及了。等晚会儿饭局结束后再去吃东西。”

    饭局上的事儿顾世安是知道的,哪里能吃什么东西,多半时候都是在喝酒了。

    顾世安就应了句好,接过了秦唐递过来的糕点打开,然后又递到了他的面前,说:“您也吃一块。”

    秦唐闭着眼睛的,连眼皮也未抬一下,淡淡的说:“我不吃甜的。”

    他说完也不说话,继续闭目养神了。

    那这糕点就是特意为她准备的了。顾世安微微的怔了一下,然后认认真真的说了句谢谢。

    秦唐没有说话儿。

    一路上车里都是安安静静的,车子停下,秦唐这才睁开眼睛。司机打开车门就下了车。

    他并不说话,顾世安就安安静静的跟在他的身后。两人一路上了楼,推开包间的门时里头早坐了人,他们是里得最晚的。

    秦唐一到里头就热络了起来,他也并不去特地的介绍顾世安的身份,在别人问起时才轻描淡写的说是他恩师的女儿,带她出来见见世面。

    他一向都是冷冷清清的,带人出来就足以让在场的人惊讶了。待到开始敬酒时,敬向顾世安的酒都被他给拦了下来。以她的酒量浅为由,替她喝了。

    在座的都是人精,后边儿就让人给顾世安上了果汁。

    秦唐倒是喝了不少酒,后边儿是他的助理顶了上去。饭局散时已经是十点多了,秦唐倒是完全看不出醉来。他也不让人跟着,带着顾世安出了酒店,看了看时间,这才问道:“想吃什么?”

    顾世安的酒他都替她挡了,她是吃了点儿东西的。倒是他,几乎没有吃什么东西。

    今天见的那些人,都是顾世安寻常想见见不到的。秦唐带她出来,无疑是在替她拓展人脉。她是感激的。

    她这下就说了句吃什么都行,说完又说道:“要不您找个地儿坐着等我,我看附近有什么吃的,给您带过来。”

    秦唐喝的酒不少,面上没事儿,不代表就真没事儿。

    秦唐倒也没有推辞,点了点头,说了句好。

    他这下倒是挺干脆的,顾世安就让他在路边坐着,然后又问道:“您想吃什么?”

    秦唐这下倒是没有回答,不知道想起了什么来,说道:“就粥就行。”

    马路对面就有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粥店,他大抵是怕顾世安跑远了。

    顾世安这下就应了好,让他等着,自己就匆匆的去了对面的粥店。

    她的身影是纤瘦而单薄的,秦唐看着,抽出了一支烟来点了起来。

    顾世安很快就回来,因为跑得快,她的发丝被吹得有些乱。额头上也有细细密密的汗儿。

    她是带了两碗粥的,还带了粥里备的小菜以及一碗醒酒汤。

    她拿了从店里找来的报纸将椅子上铺上,将粥和小菜放下,就说:“先喝点儿醒酒汤再喝粥,老板娘自己做的小菜很开胃。热乎乎的吃下去明天胃就不会难受了。”

    她脸上是认认真真的。

    秦唐就点了点头,接过了她抵赖的醒酒汤慢慢的喝了起来。

    她带过来的勺子是一次性的塑料勺子,秦唐是有些用不惯的。喝了那么两口就停了下来,然后继续喝。

    他喝的时候顾世安就往他的粥里隔了带来的小菜,等着他喝得差不多了就递给他,说:“先尝尝,要是还吃得惯再放。”

    粥端在手里是暖乎乎的,如顾世安所说,老板娘自制的小菜是开胃的,秦唐原本是没什么胃口的,这下却是慢慢的吃了起来。

    顾世安显然是没吃饱的,见他吃也跟着端起了粥慢慢的吃了起来。她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吃了那么会儿,忽然微微的笑了笑,看了看碗里的粥,说道:“天气冷早上喝一碗粥,一天胃里都是暖和和的。我妈妈以前每到冬天,最爱的就是给我煲粥。早上吃,宵夜也吃,百吃不腻。她的手艺比老板娘还要好,做的虾仁粥我能吃下那么一大碗。”

    她说着端粥的手就比了起来。

    秦唐的动作就顿了顿。顾世安也未再说,呆了那么片刻,就又继续认认真真的开始吃起了粥来。

    秦唐看着路灯下她的侧脸,一时没有动,想说点儿什么,终究什么都没有说。

    夜深温度外边儿的温度是有些低的,顾世安却吃出了一层薄薄的汗儿来。原本以为粥未必会合秦唐的胃口的。但他却是吃得干干净净的。

    已经不早了,他给司机打了电话让他开车过来,然后就和顾世安慢慢的走着消食。

    他并没有再提书的事儿,反倒是淡淡的说起了饭局上的那几人。他的语气是淡淡的,像局外人一般。

    司机很快就开了车过来,他也并不上前,车子就那么慢慢的缓行着,直到前边儿的秦唐停下了,他才将车开过去,下车拉开了车门。

    在车里时秦唐的酒意大抵是上来了,一直都未再说话。和来时一样闭着眼睛假寐。

    顾世安安安静静的呆着,等着到了地儿,她原本是要悄无声息的下车的。谁知道才刚打开车门秦唐就睁开了眼睛来。

    他伸手揉了揉眉心,抬腕看了看时间,对前头的司机说:“送顾小姐上去。”

    现在不早了,停车场里安安静静的。

    顾世安这下就赶紧的说不用,秦唐手撑在眉心上没有说话。

    那司机自然是不会听顾世安的,轻轻的关上了车门。对着顾世安说了句顾小姐请。

    顾世安推辞不过,只得和司机一起上了楼。

    那司机是尽职的,看着她打开门,这才回去。

    家里是空荡荡的,顾世安进了门,却并没有往前。她自然知道,秦唐对她的照顾,多半是来自于她的父亲。

    而关于父亲的许多事情,她其实是很想开口问问的。话到了嘴边。却始终无法开口。

    她甚至不知道,父亲和秦唐之间是何种渊源,他才会那么照顾她?父亲离世时她的年纪已不小,但她对秦唐,却是没有一点儿印象的。

    顾世安在门边靠了良久,这才去浴室洗澡。她的脑子是乱糟糟的一片,躺在床上过了许久,这才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顾世安还在床上,就接到了常尛的电话。说是让她晚上别忘了过去。

    顾世安就应了下来。接了常尛的电话。她就再也睡不着了,起床洗漱后给家里做了大扫除。

    做好大扫除之后她又去菜市场买了菜,然后才给陈效打电话,原本是打算问他什么时候回来的。但接电话的却并不是陈效,而是他的助理。

    顾世安这下就没问了,客气了两句就挂了电话。

    陈效是过了许久才回的电话,开口就道:“媳妇儿,打电话什么事?”

    他仍旧是在忙,电话那端还有人说话的声音。

    顾世安这下就问道:“什么时候回来?”

    陈效在电话那端笑了一声。说:“怎么,媳妇儿你想我了?不过今天可能回来不了,有点儿事情还没处理完。”

    顾世安原本是想说常尛请吃饭的事儿的,这下就没说了,迟疑了一下,问道:“你去医院复查过了吗?”

    陈效微微的挑了挑眉,说道:“媳妇儿你这是在担心我?”他大抵是走往偏僻的地儿,那边不再有人的说话声。啧了一声,才又低笑了一声。说:“看来以后我得多卖力点儿才行,女人么,都是要在床上爽了才知道心疼自己男人。”

    他嘴里从来都是没个正行的。边说着边点燃了一根烟抽了起来,恢复了几分的正经,问道:“媳妇儿,是不是有什么事?”

    顾世安的脸还因他的上一句话火辣辣的,这下就说了句没有。她原本是要挂了电话的,还没说挂了,电话那端的陈效又问道:“这几天有人去找你麻烦了吗?”

    顾世安一时没反应过来他说的是谁,隔了会儿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陈正康,就摇摇头,想着他看不见,又开口说道:“没有。”

    她想起了那天陈正康说的话来,迟疑了一下,到底还是问道:“你是不是做了什么?”

    陈效在电话那端有那么些懒洋洋的,说:“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媳妇儿你就别管了。”

    他的心情大抵是好的,以前谁要是提起陈正康,他那张脸马上就会阴下来。

    顾世安这下就没说话了。岂不说两人之间积怨已深,陈正康那样的人,如果陈效是好拿捏的,恐怕早就不得安宁了。

    电话那端的陈效也没有说话,隔了那么会儿好像有人在叫他,他就说了句媳妇儿挂了,然后直接就挂了电话。

    顾世安原本是想回去看看奶奶的,打了电话才知道老太太和几个故友出门喝茶去了。她那二伯母应该是约了麻友在家玩,那边闹哄哄的一片。顾世安就没过去了。问了老太太的身体状况才挂了电话。

    她没事儿,就早早的出门去了常尛上班那边。常尛上班的地儿比较偏,在一家小胡同里。顾世安费了些劲儿才找到。

    她去的时候常尛还在忙,出来匆匆的和她打了招呼让人给她上了茶点就继续去忙去了。

    顾世安独自一个人坐着,吃了一碟糕点,又喝了半壶茶,常尛这才出来。

    她身上还是穿着厨师服的,顾世安给她倒了一杯茶,她喝了这才问道:“怎么那么早就过来了?”

    顾世安这下就笑笑,说:“反正没事。过来看看你上班的地方。”

    常尛的脸上就浮现出了微微的笑来,认真的说:“挺好的是吧?”

    确实是挺好的,虽然地儿偏僻,但环境清幽。人也不复杂,应该做的都是回头客的生意。

    顾世安就用力的点头说了句挺好的。

    常尛脸上的笑意深了些,又说道:“待会儿我给你做接拿手好菜,以前在家里东西不齐全,材料也不够好施展不开。”

    顾世安这下就吐了吐舌头,惋惜极了的说:“早知道刚才就不该吃糕点喝茶了。”

    可不是,肚子都饱了一半了。

    常尛被她逗得笑了起来,说:“现在还早,你可以出去消消食。”

    顾世安就笑眯眯的应了好,往四周打量了一下,问道:“现在不忙了吗?”

    常尛点点头,看了看时间,说:“还可以休息二十分钟。”

    这边的人不多,并不是很累。只是老板在菜色上一向是精益求精,得多花点儿心思。

    顾世安就点了点头。她想起了常尛那店来,就问道:“你在这边,那店不开了吗?”

    常尛这下就淡淡的笑了笑,说:“你知道的,早就敷不住了。其实是早就该关了的。”

    只是她一直舍不得罢了。所以才这么强撑着开着。这些年来,她是累的。可那店总归是个念想。才一直撑了下来。

    顾世安这下就没说话了,低头看着杯子里的茶叶。常尛的语气虽是轻描淡写的,但她是知道,她肯定是舍不得的。只是迫于生计。不得不放弃罢了。

    如她所说,她如果舍得,早就关门了。不会入不敷出也要那么撑着了。

    两人一时间都没有说话,隔了会儿,常尛才问道:“上次你早上匆匆的走了,没事吧?”

    顾世安这下就笑着说了句没事。

    她到底是不愿意在这话题上逗留下去的,问道:“小虎子怎么样了?”

    ”恢复得很好,医生说过几天就可以出院回去静养。按着时间回去复查就是。”

    做了那么大的手术,其实怎么都是不该那么早出院的。是知道他们的情况。医生才做了那么个决定。也得多亏小虎子的身体好,恢复得快。

    常尛坐了会儿就继续回去忙去了,顾世安过来得是有点儿早了,喝了许多茶水,她去了一趟洗手间,见常尛肯定得忙一段时间就出去逛去了。

    其实见常尛在这边上班她是松了口气儿的,听她的意思,她对这边开出的薪水应该是挺满意的。这样,她就不会再回那些地方了。

    胡同里人来人往的,不知道怎么的,顾世安忽然就想起了第一次见到常尛时的场景来。

    她就那么怔怔的站着,直到手机响起来她才回过神来。

    拿出手机来,电话竟然是陈效打来的。她微微的顿了一下,才接起了电话来。

    刚喂了一声,电话那端的陈效就懒洋洋的问道:“媳妇儿,你在哪儿?”

    顾世安是不知道他问这话是什么意思的,但还是回了现在自己在的地儿。

    陈效那边哦了一声就挂了电话。顾世安有那么些莫名其妙的,待到逛了一圈回去时。就见陈效点着烟站在胡同口。

    他笑得春风得意的,见着顾世安就勾了勾唇,笑嘻嘻的说:“媳妇儿,是不是挺惊喜的?”

    顾世安没回答,看了他一眼,疑惑的问道:“你不是还有事情要忙吗?”怎么突然就回来?

    陈效掸了掸手上的烟灰,依旧是一副笑嘻嘻的样儿,说:“天大地大也没我媳妇儿大。我媳妇儿想我我自然得回来了。”

    他是一副正经得不能再正经的样儿。说着又上前了一步的,附到了顾世安的耳边,暧昧极了的说:“媳妇儿你要不是想我想得狠了也不会给我打电话不是么?”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