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五十三章:口是心非不是好习惯

    胡同口人来人往,他离顾世安离得很近,呼出的热气就落在了她的耳边。他的身上带着淡淡的烟草味儿,他那话里,带着的当然不止是暧昧,顾世安的脸哗的一下就红了起来。

    他大庭广众之下说起这种话来半点儿也不脸红,顾世安多少是有些恼的,说道:“鬼才想你。”

    陈效就低笑了一声,慢腾腾的说:“媳妇儿,口是心非不是好习惯。”

    顾世安懒得和他进行唇舌之争,索性不再说话。就往常尛上班的店走去。

    陈效跟在她的身旁,看了看四周,问道:“媳妇儿,你在这儿干什么?”

    事情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得清的,顾世安就简单的回答:“常尛请吃饭。”

    常尛见过陈效,但陈效却是从未见过常尛的。但这名字听着是挺熟悉的。他微微的挑了挑眉,看向了顾世安,问道:“就是上次你在酒吧的找的那位?”

    顾世安就点了点头。

    陈效这下就没说话了,随着顾世安进了店里。

    事实上这顿饭是常尛在请,小虎子妈妈临时雇主有事走不了。最后就只有顾世安常尛陈效三人吃饭。

    大抵是因为有常尛在的缘故,陈效并不怎么说话。多数时候都是常尛在和顾世安两个人在说话。

    陈效吃完了饭就抽起了烟来,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待到吃完饭离开,陈效回头看了看那店。问道:“我是不是在哪儿见过你这朋友?”

    顾世安的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没有去看陈效,说道:“也许我和她在一起时你见过。”

    陈效这下没有说话,也不知道在想什么。隔了会儿,才说:“可能。”

    顾世安那提着的心这下才慢慢的放了下来。

    陈效竟然是开了车过来的,这边的胡同里停不了车,他的车是停在路边的。他的骨折的那手仍是抬不起来的,他显然已习惯了一只手开车。否则也不会不让人送。

    顾世安看着他拉开了车门,到底还是说道:“我来吧。”

    陈效自然是知道她的意思的,回头看了她一眼,说:“还是我来吧,上车。”

    顾世安是早有驾驶执照的,只是从她的父亲发生车祸之后,她就未再碰过车。她虽是不说,陈效却是知道的。

    顾世安这下就没吭声,上了车。车的后排位置上放个精美的盒子,陈效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懒洋洋的说:“给你带的礼物,打开看看?”

    顾世安没有吭声儿,不过倒是拿过了后座的盒子来。打开盒子,里边赫然是一个瓷杯。

    她这下就看向了陈效,陈效依旧是懒洋洋的样儿,一手拨着方向盘,漫不经心的说:“你不是有收藏杯子的爱好么?”

    你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他竟然还记得。顾世安倒是微微的愣了愣。

    陈效已抽出了一支烟点燃来,忽然开口问道:“媳妇儿,你那朋友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顾世安压根就没想到他会突然问起常尛来,一时不由得愣了一下。手心微微的卷曲起来,随即说道:“认识很久了。”

    ”是么?”陈效顿了一下,又问道:“她是哪儿的人?”

    顾世安这下就抬头看向了他,说:“你有什么话直说。”

    陈效就吐了口烟雾,也看向了顾世安,懒懒散散要笑不笑的说:“媳妇儿,你紧张什么?”

    顾世安的语气淡了下来,说:“你哪只眼睛看见我紧张了?”

    陈效这下就笑了一声,举起手来做投降样,说:“是是,媳妇儿我错了,我信口开河。”微微的顿了顿,他接着又补充说:“不过我以前还真是见过她的,只是不记得是在哪儿了。”

    他这句话说得倒是挺正经的。

    顾世安这下没有吭声儿。她明显是不愿意在这话题上继续下去的。正好这时陈效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一只手开车一只手接电话是有些不方便的,他看了看手机,将车靠边上停了下来,这才接起电话来。

    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陈效的眉头就皱了起来。隔了会儿,他就说了句我马上过来。

    他很快就挂了电话,看向了顾世安,说:“媳妇儿,我得去一趟公司。”

    顾世安就点了点头,拿起了东西,说:“我自己打车回去。”

    陈效就伸手拉住了她,唇角勾了勾,说:“媳妇儿,你不想和我一起吃宵夜么?”

    不得不说,陈效是好看的。一张脸完美得无可挑剔。顾世安在他的注视之下脸竟然热了起来。当真是美色惑人。

    她别开了视线来,说:“你不是要忙吗?”

    陈效这下就冲着她眨了眨眼睛。说:“你去忙不了多久。今晚估计得通宵,你跟去了你觉得他们好意思留我下来么?”

    他特意的压低了声音,低低沉沉的带着蛊惑。说着不给顾世安反悔的机会,发动了车子。

    顾世安对陈效的公司并不陌生,以前她是来过的。但她却是并没有去过陈效的办公室的。

    这时候早已经下班,公司里冷冷清清的。就连前台也不在。

    陈效带着顾世安进了电梯,到了楼层出楼层出了电梯,顾世安才发现这一层楼的灯都是亮着的。

    陈效打开了办公室的门,对顾世安说:“媳妇儿,我去去就来。你自己找点儿消遣的。”

    顾世安就点点头,应了一声好。

    陈效又将外套给她,这才去了会议室。

    他的办公室里冷冷清清的,并没有任何的装饰物。顾世安将他的外套挂了起来,想起了他在车上问有关于常尛的话来,心不由得沉了沉。

    她有那么些的烦躁,想到语气里陈效的并不确定,过了许久才慢慢的平静下来。

    办公室里空荡得厉害,陈效说是去去就来。但却一直没有回来。顾世安坐了那么会儿,原本是打算去洗手间。

    谁知道刚出去,对面就迎来了一个胖子。看见顾世安他就叫道:“那谁,给会议室里送点儿吃的喝的来。”他是苦着一张脸的,说完又补充道:“多弄点儿,晚饭还没吃。”

    他说着匆匆的又往会议室去了。

    顾世安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十点了,他们竟然还没有吃东西。她略微的思索了一下,往电梯边走去。

    办公室里是热火朝天的,一群人针锋相对的讨论着这次的项目。几个小组的人凑在一起,谁也不服谁。

    正争论得厉害时,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敲响。

    陈效正同副总讨论着,并未注意到。直到没听见那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争论抬起头时,一眼就看到了正拧着咖啡往桌上放的顾世安。

    除了她之外办公室里还有两位外卖人员,正快速的将外卖从袋子里拿出来。

    这群人是饿绿了眼的,你一盒我一盒的很快就将外卖分完。完全没有注意到叫外卖来的不是公司的人。

    陈效倒也不提醒他们,等着顾世安分完了咖啡出去时才跟着出去。

    顾世安正送那替她拧外卖过来的两位餐馆的服务员离开,回头看到陈效就解释道:“刚才出来,有人叫我,说晚饭还没吃。”

    陈效这下就低笑了一声,说:“是谁?胆子挺大的,连老板娘都敢使唤了。”

    顾世安也不理他的调笑,她一路拧着东西走来额头上已经冒出了密密的汗来。手上已是汗腻腻的。就说:“你忙,我去洗一下手。”

    陈效就往会议室的方向看了一眼,说:“他们不是在吃饭么?急也不急在这会儿,我陪你去。”

    说完他又低低的说道:“那边没有人,阴森森的,你不怕么?”

    他说着低笑了一声,也不等顾世安说话,率先走了。

    洗手间这边是安安静静的,只有两人的脚步声。

    到了地儿,陈效就往里边指了指,抽出了一支烟点了起来。

    顾世安多多少少是有些不自在的,点点头,说:“我自己会回去。”

    陈效也不说话,只是示意她进去。

    顾世安上了洗手间,又冲了手洗了一把脸。她的动作慢,出去时陈效竟然还是在的。只是烟已经点了第二支了。

    顾世安看见他时稍稍的愣了愣,问道:“你怎么还在?”

    陈效也不知道刚才在想什么,听到顾世安的声音才回过神来,漫不经心的说:“抽支烟。”

    他说着看了看时间,说:“不早了,我暂时走不了。让司机先送你回去。”

    他原本以为不是什么事儿,这才叫了顾世安一起过来。但刚才那场面,显然是走不了的了。

    顾世安就摇了摇头,说:“不用那么麻烦。我现在也不困。你忙你的,不用管我。”

    陈效是想说点儿什么的,最后什么也没有说。进办公室给顾世安开了电视,并找来了他平时在这边休息盖的毯子来,让顾世安困就先眯会儿。

    他很快就离开。顾世安一个人呆习惯了,倒是一点儿也不觉得无聊。看了会儿电视,又发了会儿呆。

    陈效这一去就没有回来,顾世安起先还能撑得住。后边儿什么时候睡过去的都不知道。

    她是突然惊醒过来的,睁开眼才发现办公室里的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关了。她正要从沙发上坐起来,一道声音就在头顶响了起来:“醒了。”

    顾世安这才发现陈效竟然也在,她揉了揉眉心让自己清醒了些,问道:“几点了?怎么也不叫我?”

    陈效这下就开了灯,他的脸上是有些疲惫的。勾了勾唇,说道:“三点多,才刚开完会。”

    顾世安是靠在沙发上睡着的,半边脸上压起了一片红痕来。听到说三点多了她就站了起来。说:“现在回去吗?”

    陈效就漫不经心的嗯了一声。

    顾世安的脑子里还是有些迷糊的,直直的就要往外边儿走。到了门口陈效才问道:“外套不要了?”

    她这又停下来等陈效。

    陈效很快拿着外套走了过来,她伸手去接他也没递给她。示意她抬手穿上。这样的待遇顾世安以前是从未有过的,她微微的有那么些不自在,倒是抬起了手来。

    陈效替她穿上了衣服,又替她将外套的拉链给拉上。最后手落到了她那压起了痕迹的脸上,指腹抹了抹,问道:“疼吗?”

    疼倒是不疼。只是是木的。

    顾世安不自在,就摇摇头,说:“不疼。”

    她说着就要避开陈效的手,谁知道还未避开,陈效的手掌就落到了她的后脑手后。那张英俊的脸也压了下去,吻住了她的唇。

    他的吻一如既往的是火热的,只是并不像以前一样的急切。大抵是一只手不方便的缘故,也没像以前一样揉捏着。

    说起来。两人除了在床上之外,是从未那么接过吻的。顾世安的脑子有那么些懵懵的。

    陈效的这个吻并不深,只那么会儿就放开了她,唇角勾了勾,就跟拍小狗似的拍了拍顾世安的头,说道:“走吧。”

    他说着就拉起了顾世安的手关了办公室的灯往外走。

    会议室那边的灯依旧是亮着的,走廊并没有人。那边的人大抵今晚是要通宵了。

    顾世安到了停车场脑子才清醒了些,上了车陈效替她系完全带她也没让。说了句我自己来。

    陈效一只手不方便,也由着她。发动了车子,才问道:“想吃什么?”

    都已是凌晨了顾世安哪儿还有胃口,就摇摇头,说,”不想吃。”她说着就打了个哈欠来。

    陈效将车里的暖气打开,说:“困就继续睡,到了我叫你。”

    这深夜里开车是容易犯困的。何况他才开完会。顾世安就摇头,打起精神的坐着。

    陈效的公司离他们住的地儿并不远,晚上不堵车,不过二十分钟就到了。

    顾世安困得厉害,胡乱的洗漱了一下就倒在了床上。倒是陈效又去洗了澡,这才上了床。

    他的身上带着沐浴后的湿气,直接就将顾世安揽到了怀里,附在她的耳边低低的说:“媳妇儿,宵夜没吃成,你打算怎么惩罚我?”

    他是知道顾世安的敏感点在哪儿的,唇就沿着她的耳后一直往下。又落在了唇上。

    他出差了几天,已经憋了几天的火,在办公室里见她那迷迷蒙蒙的样子时就已是心猿意马,这下哪里还忍得住。

    顾世安被他咬住了唇,含糊不清的说着困。陈效使劲儿的啜了啜,伸手解开了她的睡衣,有那么些急切的说:“媳妇儿,你睡你的,我玩我的。”

    他的声音是有些粗哑的,说着又堵住了她的唇。

    他一向会折腾人,顾世安哪里睡得着。直到天边泛起了蒙蒙亮来,他停了下来,她这才睡了过去。

    顾世安第二天起来时浑身酸疼,陈效还是睡着的。她轻轻的爬了起来,找了睡衣穿上,打开门出去。

    看时间时才发现竟然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了。她这时候才感觉到肚子饿。好在冰箱里是有菜的,她洗漱之后就熬了粥。又将昨天买的鸡洗净炖上打算晚会儿吃。见有蛋煎了蛋,又炒了两个小菜摆上桌,这才去叫陈效起床。

    卧室的窗帘是拉着的,屋子里黑漆漆的一片。顾世安去将窗帘拉开,这才到床边,说:“吃了东西再睡。”

    陈效起先并没有反应。顾世安又叫了一遍他才睁开了眼睛。他撑着从床上坐了起来,揉了揉眉心,问道:“几点了?”

    他这开口顾世安才发现他的不对劲。他的声音嘶哑得厉害,和平常完全不一样。

    顾世安就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皱了皱眉,说:“你感冒了?”

    陈效避开了她的手来,边下床边说:“没事。”他那几天都忙,是有点儿感冒的预兆的。

    他原本以为没事的,谁知道昨晚熬夜之后就有些不对劲了。喉咙疼得厉害,脑子也有些重。

    他的额头摸不出烫来,顾世安就找了药箱,拿出了体温计来递给他,说:“量着,要是发烧就去医院。”

    陈效原本是要说没事的,见她递着不收回去,就接了过来。边量着体温边洗漱去了。

    他洗漱的这会儿顾世安已经找好了感冒药,他出来就示意他将体温计给她。

    陈效并不发烧,估计还只是感冒初期。空腹吃药是伤胃的,顾世安倒了开水冷上。等着他吃了粥,这才将感冒药一起给他。

    陈效的声音哑得厉害,说话都是有些费力。睡着那会儿不知道时间,这下醒了他就再也睡不着了。于是就窝在沙发上看电视,看着顾世安忙里忙外的。

    他其实已经许久没有那么无聊的在家里呆着了。

    老宅那边他不经常回去。多数时间都是在办公室。偶尔空闲下来也是一大堆狐朋狗友出去鬼混。

    他看着她的身影微微的有那么些失神。直到她将蒸好的冰糖雪梨端放在他的面前,他这才回过神来。

    顾世安是系着围裙的,递了一个勺子给他,就说:“润喉的,吃点儿就不会那么难过了。”

    陈效就点了点头,拿起了勺子慢慢的吃起了东西来。

    在家里呆着一整天都是不缺东西吃的,顾世安时不时的会给他送上一点儿糕点或者是甜汤。

    吃了药他的感冒并没有明显的好转,顾世安原本是要让他去医院的。他不肯去。她就熬了姜汤,让他喝下发汗。

    陈效一向是最讨厌姜汤这种东西的,但还是皱着眉头将一小碗一起喝下。

    顾世安早准备好了毯子,让他躺着将他裹得严严实实的。

    她就跟一小老太婆似的,陈效看着好笑,但也还是配合,任由着她折腾。

    大抵是怕他躺着无聊,顾世安又给他放了电视。让他别动,想要看其他的电视就叫她。

    她这一整天都是在厨房里忙来忙去的,厨房里那边有了点儿空闲,就洗起了衣服来。

    电视节目是无聊的,陈效裹着毯子一动不动的躺在沙发上。想要起来却又被顾世安让睡下。

    他浑身哪儿都是不舒服的,等着顾世安给他倒水过来时就低笑了一声,说:“媳妇儿,你这方法发汗太慢了。我有出汗比较快的办法。”

    他这会儿的声音虽仍是哑的,但比起早上时是要好些了的。

    他一开口顾世安就知道没什么好话。并没有搭理他。

    陈效也不觉得无趣,冲着她眨眨眼,说:“要不要试试?这样捂着太慢,运动才是出汗最快的办法。”

    他的语气暧昧得很。

    他这精神倒是挺好的,顾世安扫了他一眼,说:“不是,应该是你的姜汤喝少了。你要觉得出汗慢我再去熬点儿。”

    陈效悻悻的笑了一声,不吭声儿了。

    顾世安也不再理她,去做自己的事情去了。再出去时沙发上的陈效已经睡了过去,喝下去的姜汤有了效果,额头上已经冒出了密密的汗来。

    电视的声音有些大,顾世安就轻手轻脚的将电视给关了。忙了大半天事情已经做完,她一时找不到做的,看到睡着的陈效不由得怔了会儿。

    睡着的陈效面容安静,不带一丝的邪气。干净得如同孩童一般。

    顾世安微微的有那么些的失神。她就一时没有动,就那么怔怔的坐着,过许久才蓦然回过神来。

    她是想起身的,却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动。直到外边儿的天色慢慢的暗了下来,她这才去了厨房。

    她到底还是放心不下的,拿食材出来打算开始做时又放下。出去拿了陈效的手机,翻了通讯录找出了骆莐的电话拨了过去。

    周末骆莐大抵是没上班,过了好会儿才接起了电话来。

    他和陈效是极熟的,顾世安这边还未开口,他就问道:“老太太不好吗?”

    他这话问得是有些莫名其妙的,顾世安就说道:“骆医生,是我,顾世安。”

    骆莐大抵没有想到是她,唔了一声,说了句抱歉,问道:“怎么了?”

    顾世安就将陈效感冒的事儿说了,骆莐就问了体温以及陈效的状况。顾世安都一一的说了之后他才说道:“要是不发烧就先吃药,如果发烧就带他来医院。”

    顾世安点点头应了好,稍稍的顿了顿,开口问道:“您刚才说老太太……”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