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五十四章:浪漫

    骆莐在电话那端唔了一声,笑笑,说:“刚才在忙,没看来电。以为是我堂哥打过来的。”

    他的语气是轻描淡写的,听说他刚才在忙顾世安又赶紧的说了句打扰了,这才挂了电话。

    陈效是晚上八点多被电话吵醒的,他睁开眼,小几上的手机嗡嗡的震动着。出了一身的汗身体是轻松了许多的,他伸手拿了手机。视线落在打来的电话上,马上就将电话接了起来。

    客厅里是关着灯的,只有厨房里的灯是开着的。

    陈效喂了一声,就从沙发上坐起了身来。电话那端不知道说了什么,他的脸色有那么些阴沉沉的。

    他没有吭声儿,起身拿着手机往阳台的方向走去。

    顾世安从厨房里出来陈效已经不在沙发上,她将客厅的灯打开,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阳台上的陈效。不知道电话那端在说什么,他的脸色并不好看。

    骤然亮起灯来是有那么些刺眼的,陈效对着电话那端淡淡的说了句知道了。然后挂了电话。回了客厅里。

    看到顾世安,他的嘴角勾了勾,微哑着声音说:“媳妇儿,晚上吃什么?”他这样儿,倒是完全看不出刚才心情不好。

    他出了汗,有头发微微的服帖在额头上。

    顾世安说了今晚吃的菜,又说:“你不先去洗澡么?”身上肯定也是黏糊糊的,八成是难受的。

    陈效这下就低笑了一声,凑近了顾世安些。说:“媳妇儿,你是在嫌弃我么?”

    顾世安这下就慢吞吞的说:“你可以不洗。”

    陈效就挑了挑眉,轻笑着说:“媳妇儿都嫌弃我了,我哪敢不洗。”他自己也肯定是难受的,说着就往浴室去了。

    他的动作是快的,不过五分钟就出来了。现在还未开始供暖,室内的温度并不高。他一出浴室出来顾世安就拿了干毛巾给他。

    陈效接了过来,低低的一笑,说:“媳妇儿你真好。”

    他一手擦着头发,一双带着笑意的眼睛就那么直勾勾的看着顾世安。他笑起来的时候眼角微挑,尽显风流。

    这样的美色,大抵是很少有人能抵挡得住的。也难怪有许多小姑娘前仆后继的。

    顾世安没有去看他,低低的说了句吹干头发吃饭,就去厨房盛汤去了。

    陈效很快拉开了椅子坐在了餐桌旁,顾世安就给他盛了早煲好的汤。陈效就懒懒散散的吃着。

    他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过了会儿,开口问道:“媳妇儿,你都不逛街的么?”

    顾世安是很少逛街的,也不见她大包小包的往家里拿。

    也不知道他怎么会突然问起这话题来,顾世安就抬头看了他一眼,问道:“你有要买的东西?”

    陈效懒洋洋的,说:“女人不都喜欢逛街么?”他说着也不管还在吃饭,抽出了一张卡来推到顾世安的面前。

    顾世安的动作顿了顿,看向了他。有些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

    陈效的唇角勾了勾,说:“工资卡,交给媳妇儿你的。密码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

    他倒还记得结婚纪念日。

    这举动是有些突然的。顾世安继续开始吃饭,头也不抬的说:“不用。我的钱够花。”

    陈效又将那卡往前推了推,说:“够花也收着,我的不就是媳妇儿你的么?”他微微的想了想,思索了一下,又说:“或者,给你买辆车请个司机?没车媳妇儿你每天上下班好像是挺不方便的。”

    也不知道他是突然在抽什么疯,顾世安就摇摇头,说:“不用,我已经习惯了。”

    陈效就搁下了手中的筷子来,看向了顾世安,说:“媳妇儿,你没觉得,我们这几天就挺好的么?”他微微的顿了顿,话锋一转,说:“或者是,媳妇儿你压根就不相信我的话?不相信我想和你好好过?”

    他的喉咙是没好的,他也不管,一双眼睛看着顾世安,抽出了一支烟点了起来。

    顾世安就说了句没有,顿了顿,继续说:“你还感冒,少抽烟。”

    陈效的脸上就露出了几分的笑意来,说:“媳妇儿你把卡收着,收着我就不抽了。”

    他还真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说着又将卡往顾世安的面前推了推。然后拿起了筷子笑眯眯的重新吃起了饭来。

    顾世安是想说什么的,终究什么都没有说,吃起了饭来。

    陈效下午那会儿睡了,吃过饭再也睡不着。找了电影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

    顾世安给他找了感冒药,又拿了体温计给他量了体温没发烧,这才放心下来。

    周一是得上班的,她手头是有几个项目的。无事可做她就抱着笔记本在沙发上做起了工作来。

    陈效的心情应该是不错的,凑过头来看着,时不时的说上那么一两句。他一向是敏锐的,虽只是随口一提,但提出的意见都是有用的。顾世安就飞快的做起了事儿来。

    陈效这下也不吵她,将电视的声音关低了些。边看着电视偶尔凑过头看那么一两眼。竟然异样的温馨。

    顾世安埋头坐着事儿。上床的时候已差不多是十一点了。她是累的,倒下去竟然没多大会儿就睡了过去。

    陈效是在后头上的床,将顾世安揽到怀里他就去吻她的耳垂。他呼出的气息落在耳边是有些痒痒的。顾世安蹭了蹭,含含糊糊的说了句困。

    他在这事儿上一向是挺霸道的,这次却没再继续下去,拍了拍顾世安的背,声音柔和的说了句睡吧。

    顾世安早早的就去了公司,原本是要将改好的图纸给客户送去看客户是否满意的。但临时接到电话,工地那边需要她过去一趟。她就只得将图纸交给了小王,让她打电话和客户约定时间,然后将图纸送过去。客户有不满意的记下来,她回头沟通。

    小王应了下来,顾世安匆匆的出了门。

    在等电梯时遇到了同样等电梯的罗韵,罗韵看见她就笑笑,说:“顾师姐你这是要去工地?”

    顾世安是公司里跑工地跑得比较勤的了。有问题都是亲力亲为的盯着解决,时不时的还要过去检查。

    顾世安也笑了笑,点头说了句是。罗韵是背着包的,她就随口问道:“你也要出去么?”

    罗韵就笑着说了句是,然后往顾世安办公室的方向看了一眼,说:“跟着顾师姐你可真是好命。跑工地这种事让小王去不就行了嘛。”

    顾世安淡淡的笑了笑,说:“她有她的事儿。”

    罗韵这下就点了点头,又扯了几句项目上的事儿。顾世安都敷衍着回答了。待到电梯下来时,罗韵突然拍了拍头,笑着说:“顾师姐你先走一步,我忘记有东西没带了,还得回去拿。”

    她说着踩着高跟鞋回去了。

    顾世安脸上的笑容淡了下来,进了电梯。

    敷衍人无疑也是累的,她进了电梯就伸手揉了揉眉心。

    顾世安去工地时就接到了常尛的电话,小虎子今天出院,她特地打电话来告诉顾世安一声。

    顾世安现在抽不出空来,就说晚上过去看小虎子。

    常尛就说了句不用,让她忙她的,等周末再过去。微微的顿了顿,她又说道:“小虎子爸爸送了三万块钱过来,现在不用什么钱了,你把卡号发过来。”

    顾世安是有些疑惑的,问道:“上次去找他不是说……”

    常尛在电话那端冷笑了一声,说:“这三万块钱是怕再去纠缠他买断关系的。”

    顾世安哑然。常尛在电话那端抽了一口烟,淡淡的又说道:“既然是买断关系的,自然得收着了。”

    顾世安一时找不到话说,常尛沉默了一下,接着说:“你把卡号发过来,先还你这些。剩下的,慢慢再还。”

    后边儿的话她说得是有些困难的。说是慢慢还,但小虎子还有后期的治疗。她和小虎子妈妈的薪水堪堪够花,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顾世安不傻,自然是知道她的为难的。她自然是不会要这些的,就耐心的解释说小虎子还要治疗,让常尛留着,留着以备不时之需。她的钱以后再慢慢还。

    她说得是有道理的,这钱全部都给了她。万一小虎子又有点儿什么……常尛这下就没有说话了。隔了好一会儿低低的说了句谢谢。

    她并没有坚持,顾世安松了口气儿的。扯开了话题问起了小虎子的事儿来。并说她周末过去看他。

    常尛就应好。认真的说到时候给她弄好吃的。

    顾世安就笑了起来,让她说话要算数。已经快到工地,她正要挂电话时,电话那端的常尛忽然又问道:“你和陈效还好吗?”

    虽然那天在一起吃了饭,但顾世安那晚喝得大醉的样儿她仍是有些放心不下的。

    顾世安微微的怔了怔,随即笑笑,说:“挺好的。”

    只要什么都不去想,确实是挺好的。

    常尛就点点头,说了句得忙了,就挂了电话。顾世安拿着手机一时没动,直到车子停下来,这才回过神来付了钱下了车。

    顾世安在工地呆了大半天,回公司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从上次骆莐说过陈效的说要注意饮食之后她几乎每天都会煲汤。

    今天的事儿是还没做完,她将必须在公司里做的都处理了。剩下的则是带回家做。

    到了下班时间,她正准备去附近的超市买菜回家手机就响了起来。

    电话是陈效打来的,她接起来喂了一声。电话那端的陈效就笑着问道:“媳妇儿,下班了么?”

    ”正准备走,什么事?”顾世安边说着边出了门。

    ”我在你们公司的停车场。”陈效在电话那端懒洋洋的说道。

    顾世安原本是想问他怎么来了的,到底还是没有问,说道:“我马上下来。”

    陈效的车是停在离电梯不远的地儿的。顾世安拉开车门上了车他就递过来一束玫瑰来。

    顾世安这下就怔了一下。有些不解的看着陈效。这不年不节的,也不知道他怎么会想到送她花。

    陈效就挑了挑眉,懒洋洋的说:“媳妇儿,你是该惊喜,而不是该疑惑。你这是有多不解风情?生活就得处处有浪漫,不是么?”

    他说着唇角又勾了勾,说:“想吃什么,现在还早,我们吃了东西去看电影。当然不能总让我媳妇儿做饭,媳妇儿你说是吧?”

    他都已经安排好了,顾世安索性也不去管,就说随便。

    陈效确实是早订好了地方的。这次倒是没有去吃西餐,而是去了一家私房菜馆。

    他是有意的将浪漫进行到底,私房菜馆的隔壁就是电影院,吃过东西就直接带着顾世安去了电影院。

    他并没有按照自己的口味挑片子,而是挑了小女生都喜欢的文艺片。他心情好的时候是有耐心的,给顾世安买了爆米花,热可可。

    这是两人第一次正式到电影院看电影。顾世安多多少少是有那么些的恍惚的。

    陈效倒是温柔体贴得很,一直都拉着顾世安的手。直到从电影院出来,顾世安的手仍旧握在他的手里。

    晚上回到家,顾世安仍是有那么些的恍惚。

    陈效倒是和平常没什么两样,洗漱之后拿了毛巾替顾世安擦着头发,突然开口说道:“这个周末要不要回去看看奶奶。”

    两边的奶奶是有些分不清的,大抵是怕显得疏离,他说完又补充道:“顾奶奶。”

    两人结婚那么久,他去顾家的次数是屈指可数。刚开始时是被逼着去的。后边儿就是各种的找借口。

    顾世安不知道他怎么会突然想起去顾家老宅,但上次奶奶就提过,让两人回去吃饭的。她就点头,应了一句好。

    提起回去,她多少是有些恍惚的。上次去过书房之后她就再也没有回去过,这次过去,不知道会不会有机会。

    她呆呆的坐了会儿,直到陈效把头发擦干了叫她,她才回过神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儿。

    顾世安隔天去公司。竟然接到了黎苒的电话。问她有没有空,去她那边的房子看看。

    这事儿一直在搁置,顾世安原本以为她不会再提起了的。

    上次已经答应过,不去显然是不太好的。她就应了下来,和黎苒约定了时间,说是下午过去。

    黎苒买的房子就在市中心,地段极好。小区虽然是新校区,但环境极好。周边已经有了成熟的配套设施。

    这样的小区价格通常都是不会低的,顾世安微微的有那么些惊讶。

    她过去的时候黎苒早就到了。见到她就亲热的叫了一声世安,然后挽着她的手臂往电梯走去。

    顾世安一向都是不习惯被人触碰的,微微笑着听着黎苒说着话,出电梯时不着痕迹的把手抽了出来。

    黎苒的房子在的楼层极好,光线也很好。

    进了门,她带着顾世安在房子里走了一圈,然后就微笑着说起了自己想要装修的风格来。

    她的样子并不挑剔,只是简单的说了自己的想法,然后又笑着说自己不懂。让顾世安看着拿主意就行。

    顾世安在她的面前哪里敢掉以轻心,说了几个自己的意见,然后就先回去把图纸做出来给她看,然后具体的再讨论。

    黎苒就笑着应了下来,连连的说麻烦她了。

    顾世安就微笑着说她客气了。两人呆了并没有多久就下了楼,黎苒看了看时间,笑着问道:“现在还早,麻烦你跑过来,一起喝杯咖啡?”

    顾世安就笑笑,说道:“不用,这是应该的。黎师姐你客气了。”她说着也看了看时间,说道:“也不早了,我还得回公司一趟。”

    黎苒也并不勉强,说道:“马上就要到高峰期了,坐车麻烦,我送你回去吧。咖啡不喝这你就别推辞了,再推辞我可就要生气了。”

    她做出了一副真会生气的样子来。

    顾世安就淡笑着点点头,说:“那麻烦黎师姐了。”

    黎苒这下就瞪了她一眼,说:“不是说让你别客气吗?麻烦你的是我,你再这样客气我哪有脸再麻烦你。”

    她是挺圆滑挺会说话的,顾世安笑笑,这下就不说话了。

    电梯迟迟的不上来,顾世安找不到话说,就没话找话般的问道:“不知道黎师姐现在在哪儿高就?”

    黎苒就笑笑,说:“在一家不大不小的公司做顾问,现在的工作不好找,还是朋友推荐的。是不是觉得挺丢脸的?”

    顾世安这下就说了句哪有。她并不提自己在哪家公司,顾世安也没再问下去。

    黎苒看了看电梯的楼层,笑笑,又说道:“我倒是挺佩服你的。女孩子还经常在工地上跑,挺累的。”

    ”也还好,习惯就好了。”顾世安笑了笑。

    黎苒点了点头,说:“我前些天遇见你堂妹了,我听说是你自己不愿意回去?”

    她说的表妹,自然指的是顾苏了。

    顾世安并不回答她的问题,笑了笑。说:“黎师姐还认识我堂妹吗?”

    黎苒微微笑笑,说:“这次回来才认识的,前几天在一次聚会上见过一面。”

    才刚见面就谈起了她来,两人之间的关系进展得还真是迅猛。顾世安就笑了笑,正好电梯上来,她就没说话了。

    刚进电梯,黎苒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不知道那端说了什么,她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顾世安并未去听她说电话,一直看着电梯上的数字。大抵是工作上的事情出了问题,黎苒的语气并不好。出了电梯仍旧是在讲着电话。

    顾世安就在一旁等着她。

    等了那么四五分钟的样子,她才挂断了电话。匆匆的走向了顾世安,抱歉的笑笑,说:“工作上有点儿事,实在抱歉,让你久等了。”

    顾世安就摇摇头,微笑着说了句没有。

    黎苒将手机放进了包里,又抱歉的笑笑。说:“往这边。”

    顾世安就点头应了一句好。

    顾世安原本以为黎苒的车停得是有点儿远的,但走了没几步,她就往一辆奔驰旁走去。然后微笑着对顾世安说:“这边。”

    顾世安就笑笑,快步的走了过去。她多少是有些惊讶的,黎苒才刚回来,这车虽然不是特别贵,但也不是一般的上班族开得起的。

    黎苒大抵是看出了顾世安在想什么,坐进了车里就笑笑,说:“这车不是我的。是一个朋友的。我刚回来,出门不方便,他就将这车借给了我开。”

    她口里的这个他说得是含含糊糊的。

    顾世安就笑笑,点点头。

    车子里有些安静,黎苒开了音乐,出了停车场,突然看向了顾世安,开口问道:“世安,你结婚了吗?”

    她的语气听着挺随意的。

    顾世安是一点儿也不相信她不知道她结没结婚的。只是不知道她为什么会那么问。

    她就淡淡的笑了笑,说:“结了。”

    黎苒就做出了一副惊讶的样子来,说:“已经结了吗?什么时候结的?”

    ”有一年多了。”顾世安回答。

    黎苒做出了一副挺惋惜的样子来,说:“那时候我还在国外,不然应该来喝你的喜酒的。”

    她这样子倒是装得挺像的。这喜酒,未必是她愿意喝的。

    顾世安就笑笑,没有说话。

    黎苒又叹了口气,说:“真羡慕,你都结婚了。你看我那么大把年纪了,到现在还没个着落。我妈经常打电话过来都是催我结婚的。”

    ”黎师姐你长得那么漂亮,想要结婚大把的人是。”顾世安淡淡的笑着说。

    黎苒听到这话眉头就皱了起来,随即耸耸肩,说:“确实有几个追求者。”她的眉心又拧了拧,说:“不过我还拿不定主意。要不你替我斟酌一下?”

    她一副把顾世安当成闺中密友的样子。

    顾世安的手指微微的屈了屈,微微笑着说道:“这种终身大事,我恐怕帮不了黎师姐你什么忙。”

    黎苒这下就嗔道:“我就是拿不定主意才请你帮忙斟酌一下,你就忍心看着我孤老终生吗?我的女性朋友不多,你就帮我斟酌一下嘛。就当是可怜可怜我了。”

    她说着就做出了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来。仿佛和顾世安的关系多么好似的。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