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五十五章:诬陷

    这样子,顾世安要是再不答应,就有些不近人情了。她只得说:“那黎师姐你说。”微微的顿了顿,她淡淡的笑了笑,接着说:“不过感情这种事,谁最好只有黎师姐你自己最清楚,我可能未必帮得上什么忙。”

    她的语气是轻描淡写的。

    黎苒这下就侧头看向了她,也不提自己的事儿了,开口问道:“那世安,你那位……和你怎么样?”

    她是一脸好奇的样子。

    顾世安这下就笑了起来,说:“不是说你吗?怎么又扯到我身上来。我这种进了围城的人可和黎师姐你不一样。”

    黎苒这下就笑笑,说:“算了,不说了。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感情这东西,谁说了都不算,也得看缘分的。”

    她的语气是淡淡的,一副完全不打算再谈下去的样子。

    顾世安就笑笑,嗯了一声。恰巧这时候到了离她公司不远的岔路口,她就说道:“黎师姐,前边路口放我下就行。”

    黎苒这下也没客套说送她到公司门口。微笑着应了句好,缓缓的将车停了下来。

    顾世安下了车,黎苒又客气的微笑着说麻烦她了,这才将车子开走。

    天空阴沉沉的,顾世安抬头看了看,并没有回公司。立在原地给小王打电话,问她公司有没有什么事。

    小王这下就说没有,顾世安就说自己不回去了。

    她挂了电话,就往公交车站走去。

    站着等车的时候,她就想起了黎苒让她替她斟酌追求者的事儿来。顾世安的手指卷了起来。

    过了会儿。她淡淡的笑了笑。她哪里是让她替她斟酌,她开始一副认真诚恳的样儿,后来又突然就止住了话题。大抵是一开始就没打算说的,不过……是想吊她的胃口罢了。

    顾世安的心里平静的一片,抬头看着天空,等着车来,就上了公交车。她又想起了周末和陈效去看奶奶的事儿来。

    奶奶大抵是想看着顾家亲近的,她打电话回去说周末过去,她就说让周末大家都回来吃饭。

    这就意味着,她那天并没有机会。

    顾世安的心里沉甸甸的,她微微的有那么些的恍惚,低头看着脚尖。都已经等了那么久了,也只能再等等了。

    顾世安一路都有那么些的失神,直到到站又有人挤上来,她这才回过神来,随着人流往后边儿走。

    周末去顾家的事儿还是耽搁了下来,周五下午,顾世安还在办公室里忙,曲总的秘书就敲响了办公室的门。见着顾世安,就说:“小顾,曲总让你去他的办公室一趟。”

    秘书的脸色并不算好,顾世安的心里就咯噔了一声,放下了手中的工作,问道:“出什么事了?”

    秘书却不肯说,”你去了就知道了。”

    顾世安只得快步的去了曲总的办公室。办公室的门是紧闭着的,她敲了敲门,里头很快就传来了曲总的声音。

    顾世安推门进去,里头除了曲总之外,罗韵竟然也在的。

    顾世安这下微微的怔了一下,很快走了进去。说道:“曲总,您找我有事?”

    曲总的脸上阴沉沉的,将两份文件丢在桌上,说:“正好你们俩都在,给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顾世安没说话儿,上前翻开了文件。里头的是她这次给客户的设计图纸。她看了一眼就看向了曲总,说:“这图纸有什么问题吗?”

    曲总冷哼了一声,没有回答。倒是身边的罗韵惊呼了起来,说:“顾师姐,你这设计怎么和我的一模一样?”

    她的脸上是一脸惊慌的样子。

    顾世安的心里一沉,拿过罗韵手中的那份图纸。只一眼,她就看出了两份图纸果然是一模一样的。就连细节也是相同的。

    上首的曲总脸色更是难看,冷声说道:“你们谁来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顾世安极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组织了一下语言,说:“曲总,我现在虽然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这图纸,是我亲自完成的。”

    罗韵这下就看向了顾世安,眼眶红了起来,说道:“顾师姐,你这是说我是抄袭了你吗?”

    顾世安这下就淡淡的笑了笑,说:“我没有这样说,我能保证的,是这图纸是我亲自完成。绝对没有抄袭任何人。”

    罗韵的眼眶更红,这下看向了曲总,急切的说:“曲总,我没有。不信您可以去问问舒敏,我还熬了通宵,她知道的。”

    这种事情凭嘴显然是说不清的,公司里从未出现过这种事情。曲总大发雷霆,扔了茶杯。最后给两人三天时间,让两人拿出证明各自清白的证据来。

    这事儿还未捅到客户面前,说大算不上大,但说小也算不上小。如果背了个抄袭的名声,以后在行业内就别想混下去了。

    顾世安知道,罗韵既然敢一点儿也不改的抄袭,恐怕早就是做好了准备的。她的脑子里乱得厉害,竭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退出了曲总的办公室。

    罗韵和她同时退出来,闹得那么大,外边儿已经围了围观的同事。罗韵的眼泪再次掉了下来。红着眼睛抽抽搭搭的说:“顾师姐,我虽然才刚进公司没多久,但从来没有干过抄袭的事。”

    她是一副柔弱的样子,这意思,无疑就是说顾世安欺负她是新来的。抄袭了她并将黑锅推给她。

    顾世安没她那本事掉不下眼泪来,淡淡的笑了笑,说:“抄袭没抄袭,自己心里清楚。”

    她说完也不和她费口舌,直接回了办公室。

    小王早就在等着了,见着顾世安就急急的上前,说:“顾姐,到底怎么了?我听他们说抄袭,到底是怎么回事?”

    顾世安的脸色并不算好,她伸手揉了揉眉心,看向了小王,问道:“那天早上我去工地,给你图纸让你带过去给客户。你经过谁的手没有?”

    小王是一脸迷茫的样子,摇摇头,说:“没有。”

    顾世安深吸了一口气儿,说:“你好好想想。你是什么时候给客户送过去的,中途接触了哪些人?”

    她一向吃软不吃硬,罗韵竟然想要陷害她,她必不能如她所愿。

    这图纸是她头天晚上完成的,她完全能确定,在她的手里时没有泄露出去。只有小王这边。

    小王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不是小事,想了一下,说:“我是下午才送过去的。”她说到这儿脸一下子就白了起来,磕磕巴巴的说:“那天你走后,舒敏眼泪汪汪的来找过我……”

    她进公司后一直是在打杂,罗韵让她弄一份策划案,她弄不出来,就过来找了她。

    她那时正要出门,想着客户哪儿并不是很急,见她眼泪汪汪的,心就软了下来,偷偷的帮着她改。

    她并未注意那么多,顾世安给她的图纸她并未随身携带,就放在了办公桌上。门没有锁,她和舒敏在茶水间呆了至少一个小时。那段时间谁进办公室都是有可能的。

    公司里人多眼杂,谁会注意到谁进了谁的办公室?

    小王的唇抖动着,立即就说:“我去找她。”

    她早不来找她晚不来找她,偏偏那天早上找了她,怎么可能那么巧。现在看来,八成就要将她调离开。

    她说着就要往外走,顾世安伸手拉住了她。到了现在,她倒是平静了下来,说道:“你觉得你现在找她她可能会承认吗?”

    既然是引开她的,就说明她早已知道这事。既然知道还将她引开,这个时候她哪里会承认。

    经顾世安那么提醒,小王的脸白得更是厉害。急切的问道:“那现在怎么办?”

    人是早有准备的。顾世安一时哪里知道该怎么办。职场这地儿,一向都是各扫门前雪。就算去查那天谁进了办公室,就算是有人看见了,也未必肯说出来的。

    越是这时候,她知道自己越是该冷静。现在能看得见的突破口,就在舒敏的身上了。

    顾世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儿,说:“你知道舒敏住在哪儿吗?”

    小王一时没反应过来,随即点点头,说:“知道,她告诉过我。具体地址我一会儿去人事部问问。”

    她却未必会问得到,顾世安就说:“算了,我待会儿自己去。”

    小王咬紧了嘴唇,说:“顾姐,都怪我,我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她是知道事情的的严重性的,说着眼泪就快要掉下来。

    如果不是她可怜舒敏,那天直接去了客户那边,哪会出现现在这种事情。

    顾世安勉强的笑笑,说:“你别自责,不怪你。她是在针对我,既然起了这个心,就算没有这次也还有下次。你先去忙手头上的事。”微微的顿了顿,她又接着说:“晚上可能还要你去和舒敏谈。她如果心里有愧疚……就应该会承认。”

    这种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不过还是得去找她的。这是现在唯一的突破口。

    小王显然也是想到了她的,她张张嘴,想说什么,终究只是说:“我一定要问清楚。”

    小王下去了,顾世安揉了下眉心,坐了很久才拿出手机来给窦经理打电话。

    窦经理显然也是知道了这事儿的,说是一会儿就将舒敏住的地址发给她。在电话那端沉吟了一下。还是说道:“我听说罗韵那边在早上就将图纸送去了客户那边,而你们是下午送去的。”

    也就是说,她已经抢占了先机。证明他们的东西是先出来的。

    顾世安的心沉了沉,勉强的挤出笑容向窦经理道谢。挂了电话,她坐着没动,一时找不出头绪来。

    好不容易熬到下午,小王早早的就到楼下去等舒敏。顾世安则是晚些时候才出的办公室。

    抄袭这种事,在公司里就是丑闻了。有同事低低的议论。罗韵那边应该是早有布置,很沉得住气。只是看见顾世安的时候会露出一副委屈又可怜的样子来。

    这种演技不去拿影后简直是浪费了。

    顾世安出了公司,到底还是给陈效发了短信,告诉他她晚上加班,可能会晚点儿回家。

    陈效隔了一会儿就打了电话来,说是他也要加班,问她加班到几点,他到时候过去接她。

    顾世安就说不用,她也不知道会加班到几点。

    陈效那边应该是在忙,让她忙完给他打电话就挂了电话。

    才刚挂了电话,小王的电话就打了进来。不待顾世安说话,她就带着哭腔的说道:“顾姐,我明明跟了人到公交车站的。一转眼人就不见了。”

    要去找舒敏谈这事儿,是得背着罗韵的。所以她才让小王提前下楼等着。

    这样儿,应该是舒敏发觉了特地要避开她。

    顾世安沉默了一下,说道:“你现在在哪儿?”

    小王这下就回答道:“我在公交车站。”

    ”你在那边等着我,我现在过来。直接去她住的地方等。”她不可能不回家。顾世安说着就过了马路。

    她到公交车站的时候小王正急急的走来走去的,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儿,见着顾世安就说道:“顾姐,是我没用。我是打算到这边就找她谈的,谁知道一眨眼人就不在了。”

    ”她应该是发觉你跟着她了。没事,去她住的地方等也一样。她早晚要回去。”

    舒敏住的地方是一鱼龙混杂的老小区。到了地儿时两人才发现窦经理给的地址并不详细。知道舒敏住在哪一栋,但却并不知道她住在几层几号。

    小王给舒敏打了电话,她的手机是关机的。

    两人就只有在门口等着。

    从下班一直等到了八点多仍是不见舒敏的声影,小王的肚子已经饿得咕咕叫起来。

    顾世安一点儿胃口也没有,挤出了笑容来,说:“这样,天气冷,你先回去。我一个人在这里等就是了。”

    这祸是小王闯下的,她哪里肯先回去。但那么站着是冷的,她看了看对面有一家面馆。就说:“顾姐你先去吃东西,我在这儿守着。”

    顾世安摇头,明明她是饿了的,让她去她也不肯去。最后顾世安让她吃了给她带过来,她这才肯去。

    夜一点点的变深,两人等到了十点多依旧不见舒敏回来。顾世安的心沉得厉害,看了看时间,说:“不早了,不用等了。她应该是不会回来了。”

    她知道了小王跟着她,应该就能猜到他们会找上门来。特意的要避开他们。自然就不可能回来了。

    小王是失望的,坚持等到了十一点多不见舒敏回来,两人这才离开。

    小王是完全没有主意的,走到了公交车站就问顾世安:“顾姐,这下该怎么办?”

    罗韵那边已经占了上风,现在唯一的突破口舒敏也躲了起来,她们完全是被动的。

    顾世安一时想不出主意来,打起了精神来,笑笑,说:“天无绝人之路。总会有办法的。”

    这时有出租车来了,她就拦了车,两人并不在同一方向,她就让小王先回去。

    小王很快上了车,公交车站旁冷冷清清的。顾世安茫茫然的站了会儿,也没再等车,就顺着路一直走。

    她和罗韵无冤无仇,罗韵现在摆了她一道。说是和黎苒没关系,她是完全不相信的。

    她就想起了那天去看黎苒房子的事情来。她一边故作友好的和她拉近关系,一边又给她使绊子,她到底想干什么?

    顾世安就那么一路慢慢的走着,不知道走了多久,身后突然传来了喇叭声。她最开始没反应过来,那喇叭又摁了两下,她这才迟钝的侧头看过去。

    秦唐已经从车里下来。顾世安看见他就走了过去,不待她开口,秦唐的眉头就皱了起来,问道:“那么晚了你怎么在这儿?”

    顾世安是有些疲惫的,勉强的笑了笑,说:“有点儿事,正准备回去。”

    她的脸色并不好,秦唐看了看时间,说:“上车,我送了回去。”

    顾世安原本是想说不用的,但到底还是没有推辞,上了车。

    车里是暖和的,原本以为秦唐要问点儿什么的,但他却什么都没有问。隔了会儿,才看向了顾世安,问道:“吃东西了吗?”

    顾世安就点点头,说:“已经吃了。”

    秦唐这下就没说话了,顾世安也没说话,低着头看着车里的影子。

    车子驶了那么会儿突然停了下来,顾世安就抬起头来。她刚才没注意,外边儿的街道是陌生的,她一时分辨不出这是哪儿。

    她就看向了秦唐,茫然的问道:“怎么了?”

    秦唐并不回答,说了句下车就解开了安全带。

    他下了车,顾世安也只得解开安全带下了车。秦唐带着她往马路对面走,说道:“不早了。吃点儿东西再回去。”

    顾世安原本是想说自己不饿的,但秦唐已往前走去。

    这边的店是一家烤肉店,已经是十一点多。客人却仍是挺多的。三三俩俩的坐着,也不见喧哗。

    见着有人进来,立即就有侍应生迎了上来。秦唐淡淡的交代了几句,也不要包间,带着顾世安在窗边空着的位置坐了下来。

    坐下他就给顾世安倒了一杯热茶,推到了她的面前,淡淡的说:“喝点儿暖暖身体。”

    顾世安这下就低低的说了句谢谢。

    秦唐什么也不问,服务员送了蔬菜肉类上来。他也不要人帮忙,自己便开始烤。

    顾世安那么坐着是有些不自在的,就说让她来。秦唐并不让,等着部分蔬菜和肉烤好了,这才将侍应生送来的瓷瓶往顾世安的面前推了推,说:“这是这儿的老板自己酿的酒,并不烈,可以喝点儿。”

    他轻描淡写的,说着就将烤好的东西挟到了顾世安的面前。

    顾世安就斗败的公鸡一般垂头丧气的,说了声谢谢,就给自己倒了一小杯酒。

    那酒果然是一点儿也不烈的。口感软绵。她喝了一小口,秦唐就示意她吃点儿东西。

    两人之间一时无话,顾世安就埋头吃着东西。估摸着她已经吃得差不多了,秦唐这才淡淡的开口问道:“要死不活的,发生什么事了?”

    顾世安的动作微微的顿了顿,本是想挤出笑容来的,但却挤不出来。聋拉着脑袋没精打采的说:“没什么。”

    如彭雪所说,她的工作上一向都是顺风顺水的。她一毕业就跟着彭雪,什么事儿都有她替她挡着。

    顾世安微微的有那么些的茫然,她是不愿意再麻烦彭雪。但同样也是不愿意麻烦秦唐的。并没有告诉他的打算。

    秦唐没有说话,倒了一杯浓茶推给她,说道:“暂时解决不了的事情就先放着,天无绝人之路,也许睡一觉起来就什么事也没了。”

    他的语气是淡淡的,仿佛世上再没有任何能难得倒他的事。

    顾世安有那么些怔怔的,一时没有动。柔和的灯光覆在她的脸上,隔了好会儿,她才低低的开口问道:“秦先生,你觉得我父亲。是个什么样的人?”

    大抵是时隔得太久,父母的面目均在她的记忆里模糊了起来。她只记得,她的父亲,是温柔的,很少发脾气。哄她的时候,语气像是对小孩子一般。

    秦唐一时没有动,侧头看向了窗外,在顾世安以为他不会回答了的时候,他抽出了一支烟来点燃,开口说道:“坚韧,乐观善良。在商场口碑很好,几乎不会与人结仇。”

    秦唐说到这儿看向了顾世安,淡淡的问道:“怎么想到问起这个来?”

    顾世安就挤出了笑容来,低低的说:“没怎么,就是突然想到了。”

    秦唐这下就没说话了,坐着也不知道在想什么。隔了那么会儿,他才看向了呆呆的坐着出神的顾世安,将酒往她的面前推了推,说:“喝吧。太累的时候偶尔可以醉上一次,让脑子也跟着休息一下。人总要让自己活得轻松点。该做的决定,不要犹豫。只有快刀斩乱麻,才能往前。”

    他的语气虽然是轻描淡写的,但这话,无疑是带着深意的。他说完就沉默了下来,也不再管顾世安,就那么静静的抽着烟看着窗外。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