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五十六章:各证清白

    顾世安的嘴角露出点点不易察觉的惨然来,拿过了秦唐推过来的酒,倒了一杯慢慢的喝了起来。

    接下来的时间里,两人谁也没有说话。顾世安默默的喝着酒,而秦唐则是抽着烟看着窗外出神。

    那酒的度数并不高,顾世安喝完头虽是晕晕的,但依旧是清醒的。秦唐送她回去的时候已经晚了,她喝了酒,怕陈效问起,她原本是已经想好了借口的,到了家里才发现陈效并没有回来。

    她靠着墙壁站了会儿,这才往里走。在客厅里呆呆的坐了好会儿,她并没有给陈效打电话,胡乱的洗漱之后倒在床上昏昏糊糊的睡了过去。

    大抵是因为那酒的度数低的缘故,第二天早上起来她除了头有点儿重之外倒并不难受。

    陈效一夜未归,她用冷水洗了一把脸让脑子清醒些,这才给顾老太太打电话,告诉她她工作上临时有事,今天可能过去不了了。

    她多多少少都是有些愧疚的,顾老太太那边倒未多想。让她忙自己的事,等有时间再回去。

    顾世安多多少少是有那么几分愧疚,告诉了老太太等忙过这段时间就过去。

    老太太应了下来,叮嘱她要注意身体。

    顾世安挂了电话,微微的怔了会儿,又给陈效发了短信,告诉他自己今天加班,顾家老宅那边暂时不去了。

    做完这一切,她才出了门。在路边的早餐摊买了一杯热气腾腾的豆浆和两个煎饼果子,继续去舒敏住的小区蹲守。

    她如果昨晚没回来。周一得上班,这两天她应该会回来一趟。如果她昨晚回来了,那她总有事要出来一趟。

    顾世安也没有再给她打电话,就找个不起眼的地方呆着。

    舒敏那么避而不见,也正好说明,罗韵做的事她是知道的。要不是心虚,她怎么会避而不见?

    也不知道舒敏是回来还是没回来,顾世安在小区门口等了一天都未见到她出入的身影。

    倒是陈效下午时陈效打来了电话,问她在哪儿。她就说自己在公司加班,晚上也得很晚回去。

    顾世安晚上等到了十点多,才将舒敏拧着包匆匆的从另一条街道走路了过来。晚上冷,尽管顾世安早上出门时多穿了衣服,但等了那么一天,身体仍旧是有些僵的。

    她站了起来,等着舒敏走近了,才叫道:“舒敏。”

    舒敏见到她有那么片刻的惊慌,随即勉强的挤出了笑容来,问道:“顾姐,你怎么在这儿?”

    她的眼神闪烁,并不敢看顾世安。

    顾世安就淡淡的笑笑,也不和她绕圈子,说道:“我是特地来找你的。你也应该知道,我为什么来找你。”

    舒敏脸上的笑容更是勉强,说:“顾姐你说什么我不懂。”

    顾世安的心里沉了沉,舒敏的这种反应她是早想过的。她沉默了一下,直直的看向了她,说道:“那份图纸,你应该知道是从小王的手里泄露出去的。你就不为她想想么?”

    她平常和小王的关系是好的,很多解决不了的事儿都是小王替她处理的。

    舒敏低着头,没有说话。同样也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

    气氛就那么沉默了下来。

    顾世安顿了顿,接着又说道:“而且,你是知道罗韵的为人的。她那么不择手段,有了第一次,肯定就有第二次。以后你就不怕做替死鬼么?我知道你肯定是有苦衷的,你说出来,能帮你的,我一定尽全力。”

    舒敏低着头依旧没有说话,隔了那么一两分钟,她才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顾姐,我先上去了。”

    她说完也不去看顾世安,匆匆的上了楼。

    这就是她的答案了,顾世安没有再追上去。她如果不打算说,就算是追上去纠缠也毫无意义。

    顾世安一时没有动,自嘲的笑笑。辛亏她没有谈什么良心之类的话,否则也不过是自己打脸。

    她来时多少是抱了希望的,到了此刻,说不失望那是假的。但也还能接受。她并没有铁证,她不承认也是完全正常的。

    顾世安在这边呆了一天,那会儿不觉得,待到往回走时,她才发现身体冻僵得厉害。

    她就呵呵气,活动了一下手脚才继续往前走。

    到了车站她就拿出手机来看了看时间,曲总给了三天的时间,让他们找证据证明各自的清白。现在已经过了一天,她完全没有半点儿收获。

    现在的情况,对她来说是不利的。顾世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一整天没有吃东西,路边有大排档,远远的传来食物的香味,她却一点儿也不觉得饿。

    刚上车手机就响了起来,她拿出手机来看,电话是陈效打来的。她看了一会儿,接了起来,喂了一声。

    ”媳妇儿,加完班了么?要不要我去接你?”陈效在电话那端问道。

    ”不用,我已经回来了。”顾世安回答。

    陈效在电话那端唔了一声,让她路上注意安全。顾世安就应了一声好,找不到可说的,就说一会儿就到了,先挂了。

    挂了电话。她将头靠在车上,闭上眼睛假寐。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她能想到的,罗韵同样也能想到。她完全想不出该怎么证明是罗韵在抄袭。况且,罗韵那份图纸先送到客户的手里。

    她是有那么些疲惫的,下了车,正准备往小区走,一抬头,就看到了站在公交车站旁抽着烟的陈效。

    顾世安微微的愣了一下,问道:“你怎么在这儿?”

    陈效这下就掸了掸手中的烟灰,唇角勾了勾,说:“等媳妇儿你呗,前面的路灯坏了。”

    他是一副懒懒散散的样儿。

    顾世安这下就说了句谢谢。

    陈效又勾了勾唇,说:“媳妇儿,你不用和我客气。”

    顾世安是累的,这下就更找不到话说了。陈效也不说话,两人就那么往小区里走。

    离小区还有那么远,果然有一段路的路灯是坏的。黑漆漆的一片,有车从小区里驶出来,刺得人眼睛睁不开。

    顾世安条件反射的就要闭上眼睛,正在这时,陈效的手伸到了她的眼前,替她挡住了刺眼的灯光。

    他的手指上带着淡淡的烟味儿,顾世安微微的怔了怔。车子很快驶过,陈效收回了手,直接的握住了她的手,说:“媳妇儿,小心点儿。”

    他的唇角在黑暗里勾了勾,声音里带了淡淡的笑意。

    顾世安这下就低低的说没事,要挣开他的手,陈效确实握得紧紧的。

    这一握着陈效就没再松开,到了电梯里,他就将顾世安的手拿到眼前,低笑了一声,说:“媳妇儿,你的手真小。”

    灯光下握在他手中的手指纤细,莹白如玉。她有很好的习惯,指甲均是剪得短短的。

    顾世安是有些不自在的,要抽回了手来。

    陈效目光灼灼的盯着她,轻笑了一声,说:“媳妇儿,你是在害羞么?”

    ”你想多了。”顾世安多少是有些不自在的,没去看他,就盯着电梯上的数字。

    陈效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说:“确实。”微微的顿了顿,他附到顾世安的耳边,轻笑着说:“确实……没什么好害羞的,毕竟,比这害羞的事儿我们都做过。不是么?”

    他的嘴角带了那么几分的邪气,应该是还有话要说的。这时候电梯到了。有人进来,他就没再说了。

    出了电梯,陈效就松开了顾世安的手。然后掏出钥匙来开门。进屋之后就将拖鞋递给顾世安,说:“去换衣服。”

    他说着也不等顾世安,径直往里去了。

    顾世安累得厉害,也没管他,去卧室换衣服了。

    待到出来时,陈效已在餐桌旁。见着她出来,就说道:“媳妇儿,过来吃饭。”

    桌上的饭菜是热气腾腾的,在忽然间,冷清的屋子里忽然就有了家的气息。

    顾世安微微的有些失神,一时没有动。

    陈效低笑了一声,说:“呆了么?还不饿?”

    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她没吃东西的。

    顾世安走了过去,桌上的菜并不算精致,一荤一素两个炒菜,炖了鸡汤。顾世安没有去看陈效,问道:“这是你做的?”

    阿姨做的菜要比这精致得多,这也不像是外卖。

    陈效有些得意洋洋的,说:“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尝尝味道怎么样?”

    他一向是以聪明自诩的。

    顾世安这下就看了他那垂着的手一眼,问道:“怎么做的?”

    陈效这下就哼哼了两声,说:“只要动动脑子,没有做不成的事。”

    他倒是自大得很。顾世安这下就不吭声了,陈效一只手替她盛了鸡汤,推到了她的面前,抬抬下巴,说:“试试。”

    顾世安这下就拿到了面前,拿了勺子喝了一口。鸡汤是挺鲜的,倒是有模有样的。

    见她没有皱眉头,陈效的脸上更是得意。又示意她试其他的菜。

    其他的菜比起鸡汤是要逊色许多的。蔬菜盐放得有些咸了。肉则是炒得有点儿老了。

    但这无疑算是还可以的成果了,顾世安这下就点点头,说:“还行。”

    陈效也给自己盛了半碗汤,唇角勾了勾,说:“那是,也不看看是谁做的。”

    这顿饭吃得和谐极了,顾世安和给面子。吃了两碗米饭,吃过饭她原本是要去收拾碗筷的,陈效却没让。说是水放好了,让她去洗澡。

    顾世安迟疑了一下,还是去了。待到出来的时候陈效已经将碗筷都收拾好了,她去厨房看了看,厨房也收拾得有那么个样儿。

    顾世安的脚步在厨房门口顿了那么会儿,这才回了卧室。陈效去洗澡去了,顾世安是累的,她原本以为自己会睡不着的,谁知道竟然没多大会儿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顾世安做了长长的梦,像是回到了那天在顾家老宅一般,黎苒依偎在陈效的怀里,笑得一脸的甜蜜。

    罗韵不知道从哪儿钻出来。手里握了一把尖刀,直接的就捅向了她,恶狠狠的笑着说:“顾世安,你早就该去死了。”

    顾世安一下子就从梦里惊醒了过来。她的呼吸粗重,平复了好会儿梦里紧绷着的神经才松缓下来。

    屋子里是空荡荡的,借着微弱的灯光她侧头去另一边的床时,才发现陈效并不在。

    她微微的怔了怔,伸手去摸床头的手机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她就下了床,往外边儿走去。

    客厅里的灯是关着的,沙发的位置有烟火副忽燃忽灭的。

    顾世安就伸手开了灯。沙发上的陈效微微的眯了眯眼睛。顾世安就问道:“你还没睡?”

    陈效这下就掐灭了手中的烟头,说:“马上。有点儿工作上的事才刚处理完。”

    他说着就朝着顾世安走了过来,挑了挑眉,低笑了一声,问道:“媳妇儿,没有我在你睡不着么?唔,是我的罪过。”

    他有那么些懒洋洋的,走到了顾世安的身边,却突然伸手勾住了她的腰,将她抵到了门框上。倾身往前咬住了她的唇。

    这大半夜的陈效的精神倒是好得很,折腾了许久释放了,这才让顾世安睡过去。

    无论如何,都是不能坐以待毙的。舒敏那边行不通,顾世安第二天早早的就去了公司。

    但公司的办公区域并没有监控,她就算是想查也没办法查起。顾世安在办公室里坐了许久,关上办公室的门正准备离开,有高跟鞋的声音就在楼道里响了起来。

    她抬起头,就看着拧着包过来的罗韵。

    罗韵看到她就做出了一副惊讶的样子来,脸上的笑容灿烂得很。明知故问般的说:“顾师姐周末也加班吗?”

    顾世安也懒得和她虚与委蛇,淡淡的笑了笑,说:“我过来做什么你不是最清楚不过了么?”

    罗韵就啧了一声,说道:“顾师姐你这话就说错了,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我怎么可能会知道你过来做什么,你说是吧?”

    顾世安就斜了她一眼,”你觉得这样装糊涂有意思吗?”

    罗韵耸耸肩,说:“我不知道顾师姐你在说什么。”微微的顿了顿,她装出了一副无辜的样儿。接着说:“顾师姐,什么事都得讲究先后。也得讲究证据,你是公司里的老人,总不能仗着资历老就扣那么一大顶帽子给我,我可担待不起。”

    说出那么一番话来,她倒是面不改色的。

    顾世安淡淡的笑了笑,说:“扣没扣,你自己最清楚不过,不是么?”微微的顿了顿,她接着说:“人在做,天在看。”

    罗韵这下就笑了起来,说:“顾师姐还迷信么?不过这事儿是曲总在看,不是顾师姐你空口无凭说就能算数的。”

    她把曲总抬了出来,下巴扬得高高的。眼里带了那么几分的不屑,显然是并未把顾世安放在眼里。

    说完看也不再看顾世安一眼,踩着高跟鞋往办公室去了。

    顾世安的手指握紧又松开。出了公司。

    无功而返,她一时无处可去,伸手揉了揉发胀的眉心,正打算回家,手机就响了起来。

    电话是小王打来的,她刚接起来,小王那要哭出来一样的声音就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顾姐,我今天找到了舒敏,但她什么都不承认,怎么办?”

    那天晚上离开后顾世安就告诉她,这事情她会处理的。没想到她又去找了舒敏。

    昨天晚上舒敏就没有承认,今天就更不可能承认了。顾世安这下就说道:“我昨晚已经找过她了。”

    小王是没想到她已找过舒敏的,咬牙切齿恨恨的说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句话果然没错。我好心的帮她,她竟然狼心狗肺的咬了我们一口。呸,还觉得她可怜,原来就是一丘之貉!”

    事情已经发生,现在再恨也是没有用的。小王是急的,问道:“顾姐,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不是还有明天吗?别生气了,回去好好休息,明天再说。”她头涨得厉害,安慰了小王一番,见小王仍旧是一副要哭出来,只得做出了一副轻松的样儿来。说:“好了,别想太多。大不了一起滚蛋以后不在这一行混了。咱们不过就一小虾米,换一行一样能混饭吃。”

    她的语气轻松,小王这才破涕为笑,抱着不干了的想法,这才挂了电话。

    手机里传来嘟嘟的占线声,顾世安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站着没有动。隔了会儿,她轻轻的吁了口气儿。

    原本是打算要回家的,突然想起说好要去看小虎子。她这下也不回去了,去超市了买了东西,然后给常尛打了电话。

    顾世安第二天到公司时仍旧和平常一般,小王是早已经到了的。她是急的,看见顾世安就迎了上去,”顾姐,曲总已经来。那边的也到了。”

    罗韵看到她时还笑了笑,也不知道又打了什么主意。

    顾世安这下就笑笑,说:“到了就到了呗。昨天不是已经说好了吗?大不了就不干了。”

    小王就跟着点点头,做出了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说:“顾姐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两人说着就进了办公室。罗韵那边显然是迫不及待的,顾世安到了不到五分钟,就有人过来,说是曲总让她去一趟办公室。

    大抵是觉得胜券在握,这事儿在公司里已渲染得人尽皆知。见顾世安往曲总的办公室,一群同事低低私语的议论着。

    如上次一样,顾世安过去的时候罗韵早就在了。

    曲总看见顾世安就让她坐。

    顾世安并没有做,淡淡的笑笑,说:“曲总,我找不到可证明自己青白的直接的证据。不过曲总也是做设计出身的。我就和曲总说说我当时画图纸时的初衷。”

    她说着微微的顿了顿,看向了罗韵,接着说:“为表示公平,不是仗着我自己资历老,罗……韵也可以先说。图纸可以设计成一模一样的,但想法总不可能是一模一样的。可以请外面的同事进来……”

    她的话说到这儿就被曲总给打断,曲总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说:“请别的同事进来就不必了,又不是看猴戏。你们俩自己商量谁先说。”

    他说到这里看了罗韵一眼。

    罗韵的手里是拿了一个文件袋的,里头的大抵是她充分准备出来证明图纸是她画出来的东西。

    她大抵是没想到顾世安会那么说。握着文件的手紧了紧,勉强的笑了笑,说:“顾师姐你资历老,还是顾师姐你先说。”

    顾世安就淡淡的笑了笑,说:“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她说着将那份图纸拿了出来,一一的说了起来。

    她越是往后说,罗韵脸上的笑就越是挂不住。

    顾世安并没有看她,到了尾声,将图纸合了起来,微微笑笑,说:“曲总,我说完了。”

    曲总这下就咳了两声,看向了罗韵,说:“小罗,这下该你了。”

    罗韵咬紧了嘴唇,也结结巴巴的说了起来。

    顾世安也不去看她,嘴角勾起了几分的讥讽来,就那么端坐着。

    她说的许多都是和顾世安是重复的,而且并不流利。说到了一半,曲总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他就示意罗韵不必说了。看了看手机上的来电,打着哈哈的说:“我现在有事,你们俩先回去,这事儿待会儿再说。”

    顾世安点头应了一句好,出了办公室。

    门在她身后合上,罗韵却并没有出来。顾世安也没管,回了办公室。

    小王是着急的等着的,见着顾世安回来就问道:“顾姐,怎么样?曲总怎么说?曲总一向英明,肯定看穿了那个狐狸精对不对?”

    她这话,还真是多少蒙对了点儿。

    顾世安并未多言,也没有逗她,说:“曲总临时有事,说一会儿再处理。”

    小王是有些失望的,说:“那你们进去这会儿都说了什么?”

    顾世安就三句两句的敷衍了,让她去忙她的事。

    小王走后,她才坐了下来。其实,她是早该猜到罗韵和曲总的关系。公司里发生这样的事,怎么也该调查的,怎么可能让各自证明清白?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