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五十七章:要是怀孕了怎么办

    她是挺有手段的,这才来公司多久,竟然连曲总都勾搭上了。

    罗韵是在顾世安出办公室后十几分钟才从曲总的办公室里出来的,曲总并没有再叫顾世安过去。

    待到到了午餐时间,顾世安正准备去吃午餐,就被张秘书就叫住了。

    办公室里已经没什么人了,张秘书将顾世安叫到了茶水间,轻咳了一声,才说道:“就你们那事儿,曲总的意思是说想法有雷同那时很正常的……”

    他大抵也是不自在的,点到为止的没有再说下去。

    顾世安就淡淡的笑了笑,说:“张秘书应该知道,不止是雷同。”

    张秘书赶紧的点了点头,苦笑了一声,说:“我当然知道不止是雷同,曲总的意思就那么算了。”微微的顿了顿。他接着:“你的手里也没有证据。这事曲总的心里清楚,以后会补偿你的。你也别再追究了。以后见着和和气气的,就当是看在我的面上。”

    他这是恩威并施,告诉顾世安,就算她不接受这结果,她的手里也没有证据。追究下去也追究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这样的结果是顾世安早猜到了的,曲总那么公私不分,说不失望那是假的。但话都已经说到这个地步了。由不得她接受不接受。

    顾世安就点点头,说:“我知道了。”

    她这边那么好说话,张秘书是松了口气儿的。他是知道罗韵从顾世安手里抢走了杨总的合同的,就说道:“她最近风头盛,你最好避着点儿。曲总那边现在是情况你是知道的,惹不起咱就先不惹。”

    他这话说得是语重心长的,也含含糊糊的承认了曲总和罗韵之间的关系。

    顾世安淡淡的笑了笑,简单的应了一声好,然后向张秘书道了谢。

    张秘书又语重心长的说了那么几句场面上的话,叮嘱顾世安别向别人透露罗韵和曲总之间的关系,这才匆匆的走了。

    他走后茶水间就静了下来,顾世安站了那么片刻,才下楼去吃饭。

    以往罗韵都是和他们那组的人一起的,但今天却没在。顾世安看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来,开始吃起了饭来。

    她以往跟着彭雪,虽是万事有彭雪挡在前头,但职场里的各种丑事她都是见识了些。

    这倒也不是什么值得惊讶的事。只是没想到被她给碰上了。

    吃过饭她就给彭雪打了电话,将这事儿隐晦的说了。她是彭雪带出来的,如果抄袭这事儿落在了她的头上,怎都是在打她的脸。这事儿怎么都是得告诉她一声的。

    彭雪是见过大风大浪的,倒是一点儿也不惊讶。冷笑着说:“曲总是有家室的她不知道么?不用管她,让她先得意。自有人会收拾她。”

    这事儿最后不了了之,并没有个说法。公司里的人的八卦之心却是更甚,明眼多少是猜到了些的。纷纷的议论了起来,连带着看罗韵的眼色也不一样。

    罗韵到底还是知道要脸,不再像以前一样扯高气扬的,一个下午都没有出过办公室。

    到了下午下班,顾世安手头有事走得稍晚些。到电梯就遇到了避开同事走得晚的罗韵。

    顾世安并没有打招呼的打算,倒是她环抱着双臂,冷笑讥讽说:“顾师姐可真是敬业,这时候才下班么?”

    顾世安扫了她一眼,似笑非笑的说:“你不也一样。算起来,你可要比我敬业得多了。”

    她的的语气是懒懒散散的。

    罗韵是听懂了她话里的意思的,冷笑了一声,说:“顾师姐说话可得负点儿责任。”

    顾世安这下就抬头看向了她,要笑不笑的说:“这话我可就不懂了,你觉得我该负什么责任?”

    罗韵这下一噎,她的手指握得更紧,深深的嵌进了肉里。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她的脸上忽然露出了古怪的笑容来。微微的顿了顿,开口说道:“我记得那天冉冉姐跟我说过,她好像送过顾师姐你回公司。”

    她的脸上更是得意,故意的凑近了顾世安些,压低了声音一字一句的说:“顾师姐知道冉冉姐那辆车是谁送的么?”

    她说到这儿卖起了关子来的。隔了那么几十秒,才一脸得意的说:“那是陈少送的。”

    她说得意味深长的。眼睛就那么一瞬不眨的盯着顾世安。

    她自然不会无缘无故的说起这话,这样子,应该是早知道陈效和顾世安的关系了。所以故意的说出来刺激她。

    虽然从未敢认真的去想,但大抵潜意识里,是有过类似的猜测的。顾世安发现竟然很平静,她抬头看向了罗韵,淡淡的笑了笑,说:“那又怎么样,香车赠美人,不是挺正常么?”

    罗韵这下就笑了起来,意味深长的说道:“顾师姐可真是大度。”微微的顿了顿。她低低的又说道:“顾师姐应该是知道自己没有吃醋的资格吧?”

    她说着咯咯的笑了起来。电梯上来,她接着又说道:“我要是顾师姐,趁早就该走得远远的,陈少压根就不喜欢你,你还在中间挡着何必呢?不过论起毅力,我还真是挺佩服顾师姐你的。你追陈少,应该有很多年了吧?”

    顾世安也不动怒,看着她笑得一脸得意的样子,淡淡的笑了笑,说:“论起少廉寡耻,我也挺佩服你的。”

    她说着理也不再理罗韵,进了电梯。

    罗韵咬牙切齿的,大抵是恨顾世安到了极点。跺跺脚,倒也没有跟着进电梯。

    电梯门很快合上,顾世安闭上了眼睛靠在了电梯壁上。她在那么一瞬间疲惫得很,出了公司茫然的走了好会儿。原本是想去常尛那边的,她也终究没有去,在路边坐了良久,忽然就想起了黎苒的那房子来。

    她木然的看着眼前的车水马龙,她那天约她过去,恐怕装修只是借口。真正的目的,是让她去看那房子,以及那车。

    她果然是早知道她和陈效的关系的。倒是比罗韵更沉得住气很多。

    顾世安的心底一片木然,想起了陈效的殷勤来,她忽然之间就茫然了起来。

    她一直发着呆,不知不觉的竟然坐到了终点站。她下了车,在冷风中站了好会儿,才重新坐车回去。

    回去的时候陈效早就在了,见着她就勾勾唇角叫了声媳妇儿。桌上仍旧是摆了热气腾腾的饭菜的。

    顾世安在此刻却忽然觉得这个她亲手布置的家陌生极了。

    她默默的进了屋,陈效已在餐厅那边让她洗手过去吃饭。

    在外边儿吹了半天的冷风,顾世安的脸有些发僵。陈效也不知道从哪儿看出了她和往常不一样。给她挟了菜,挑了挑眉,问道:“脸色那么难看,媳妇儿谁惹着你了?”

    ”没有。”顾世安想也不想的回答。

    陈效就嗤了一声,说:“脸色那么难看还说没有?告诉我,谁要惹我媳妇儿不高兴我让他吃不着兜着走。”

    他的脸上又是那副阴邪邪的样儿。

    顾世安就再次的说了句没有。

    陈效的唇角勾了勾,睨了她一眼,到底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餐桌上的气氛是沉默的,吃完饭顾世安就主动的收拾了碗筷。她原本是想收拾收拾厨房的,但陈效将出厨房收拾得挺干净的。压根就没有任何可收拾的。她将冰箱里理了理,正准备关灯出厨房,一回头,就看到了靠在门边的陈效。

    他悄无声息的,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过来的。

    顾世安是找不到话说的,这下就说道:“已经收拾好了。”

    陈效没有动,扫了她一眼,说:“有什么不高兴的就说,别拉着个脸给我看。”

    顾世安没有去看他,关了厨房的灯往外边儿走,说:“我什么时候拉着脸了?”

    陈效这下就冷哼了一声,说:“你从回来起不就一直拉着个脸么?这是特地摆脸色给我看?”

    顾世安这下就回头看向了他,嘴角勾起了些讥讽来,说:“我哪敢摆脸色给你陈少看?您想多了。”

    她并没有和陈效吵架的打算,说完就要客厅走。才走两步陈效就拽住了她的手,冷笑了一声,说:“这还不是在摆脸色?我的耐性有限,有话就说清楚。还是觉得我每天像孙子一样的伺候着脸做得还不够?”

    他是有那么些浮躁的,一张脸上全是不耐。

    原来,他所做的这些,并不是情愿的。大抵是已麻木到了极致,顾世安的心里竟然什么感觉。

    陈效紧抓着她的手不放,她隔了那么会儿才抬起头看向了他,问道:“要是怀孕了怎么办?”

    陈效这下愣了愣。拽住了顾世安的手不自觉的松开来。兀自往客厅走,说:“你傻么?不是已经做了措施么?”

    他是轻描淡写的,并不愿意在这话题上继续下去。

    顾世安惨然的一笑,低头看了看脚下的影子,也并未再说话。

    她终于明白,他说的好好过,不离婚的话,都并非是出自于他的本意。

    顾世安以为自己会流泪的,大抵是早有预料,她非常的平静。平静的去浴室洗了澡,平静的躺在床上。

    陈效早在她洗澡时就已离开,屋子里安静得没有一点儿声音。

    顾世安在这安静之中忽然就想到了今天离开时罗韵说的话来,她光着脚爬了起来,从酒柜里拿出了一瓶酒来,打开喝了起来。

    酒在某些时候无疑是好东西,她一杯一杯的喝着。直到脑子变得昏昏沉沉的。她这才起身跌跌撞撞的往卧室走去。

    兴许是还未醉透,她的脑子里浮现出最近的点点滴滴来。她闭上了眼睛,有温热的液体从眼角落下。

    顾世安第二天早上是被手机给吵醒的,她迷迷糊糊的抓过手机,刚接起来,顾老太太的声音就从电话那端传了过来。

    ”世安,你现在在哪儿?”

    顾世安的脑子是迷糊的,听到顾老太太的声音就清醒了过来。她从床上坐了起来。说道:“我还在家,怎么了奶奶?”

    ”你没在医院?”顾老太太的声音是有些疑惑的。

    顾世安听到医院两个字神经一下子就紧了起来,立即就说道:“没有,怎么了?”

    ”你大伯昨晚在医院,说是碰到你陈奶奶了。我就打电话问问她是生病了还是怎么了。我也有好长一段时间没见到她了。”顾老太太在电话那端说道。

    顾世安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隔了那么好几秒,才说道:“您是说,奶奶她在医院?”

    ”你不知道?”顾老太太显然是有些摸不清楚状况的。

    顾世安立即就从穿上爬了起来。说:“不知道,我先打个电话问问,看看在哪家医院。”

    ”好好,你别急,慢慢的。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

    顾世安是有些不好的预感的,原本是要给陈效打电话的,但最终还是先打了顾家老宅那边的电话。

    那边的电话并没有人接,顾世安接着又打了陈效的电话。

    陈效的手机也不知道是没电还是怎么的。是关机的。

    顾世安没有再继续打下去,去洗漱换了衣服,就直接打车去了顾家老宅。在车上的时候她给小王打了电话,让她给她请假。

    一路上顾世安都是着急的,时不时的看着时间。好在一路并没有怎么堵车。

    老宅里是安安静静的,顾世安摁了好会儿门铃家里的阿姨才从里头出来。看见顾世安挺惊讶的,问道:“小顾你怎么过来了?”

    顾世安挤出了个笑容来,往里头看了看。问道:“奶奶在吗?”

    大抵是早被吩咐过的,那阿姨有些不自在的说道:“老太太不在,已经出去了。”

    顾世安的心里是着急的,没有和她绕弯子,直接就问道:“老太太是不是在医院?”

    那阿姨是诧异的,抬头看向了她,到底还是点了点头。

    顾世安就问了在哪家医院,那阿姨并不知道。叶姨和陈效的电话都打不通,顾世安忍住心浮气躁,又给骆莐打电话。

    骆莐的电话很快就接了起来,顾世安这下就直接问老太太是不是在他那边。

    骆莐倒是没有瞒她,应了一声是。

    顾世安这下就急急的赶往了骆莐在的医院。她的脑子里一团乱麻,到了地儿才想起忘记问骆莐老太太在哪个病房了。

    她又打了骆莐的号码,这下并没有打通。她就去问了护士站的护士。

    顾世安到老太太的病房外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在外边抽烟的陈效,大抵是骆莐早打过招呼了,他看到顾世安倒是一点儿也不惊讶。

    顾世安走上前,往关着门的病房看了看,低低的问道:“奶奶怎么样?”

    陈效的脸上是有那么些疲惫的,并未去看顾世安,淡淡的说:“老毛病,血压高,晕倒了。”

    顾世安原本是想问他为什么不告诉她的,但话到了嘴边并没有说出口。只是低低的说:“我进去看看。”

    陈效没有说话。

    里头老太太是睡着的,叶姨正在叠被子。大抵是陈效未告诉她,看到顾世安她愣了一下,随即问道:“世安你怎么来了?”

    ”我给骆医生打了电话。”顾世安勉强的挤出的笑容来,看着床上躺着的老太太,问道:“奶奶怎么样了?”

    叶青往床上看了看,说:“晚上一直没睡着,这会儿倒是睡着了。”

    她是昨晚就跟着老太太到医院里来的,眼底下一圈的青紫。人上了年纪是熬不得夜的,她看起来疲倦极了。

    顾世安更是放轻了脚步声。上前替老太太掖了掖背角,低低的说道:“叶姨你辛苦一晚上了回去休息,我来照顾奶奶就好。”

    她说着接过了叶青手中的衣服,叠了起来。

    叶青的神色有那么些的复杂,看了看床上的老太太,轻轻的说道:“没事,昨晚上是小少爷在守,我睡过了。”

    顾世安是想挤出笑容来的,看着床上躺着的老太太,到底还是没挤出来,说道:“您怎么也不给打电话?”

    叶青就拍了拍她的手,陈效正巧推门进来,她就挤出了笑容来,说:“老太太说没什么大事,不让给你打。”

    她说着就看了陈效一眼。

    陈效的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也不说话。手撑在眉心上闭着眼睛假寐。

    这样子,显然是大家都没有吃东西的。顾世安将手上的衣服叠完,和叶青打了声招呼,说自己去买早餐。

    叶青就点点头应好。

    顾世安才刚出病房,一直闭着眼睛假寐的陈效就跟了出来。顾世安是找不到话说的,直接就往电梯边走去。

    陈效也不管禁止吸烟的标识,抽出了一支烟点燃。电梯很快就上来,他看了看时间。淡淡的说:“这边有我和叶姨,我送你去上班。”

    顾世安没想到他跟出来是要送自己去上班的,就说道:“不用,我已经请好假了。”

    陈效这下就没再说话了。

    顾世安等着电梯里头的人出来,又说道:“奶奶也许要醒了,一会儿还有医生查房,叶姨一个人在忙不过来,你留下。我自己去买早餐就行。”

    她说着就进了电梯。

    陈效没有说话。也跟着进了电梯。一时谁都没有说话,顾世安去医院对面的早餐铺子买了早餐,又买了粥。

    陈效先她一步付了钱,然后将东西都拧在了手里。

    待到两人回去时医生果然已经过来查房,而老太太也已经醒了。老太太看见顾世安是意外的,虚弱的问道:“你这孩子,也不是什么大事,你怎么来了?”

    大抵是因为生病的缘故,老太太的脸色并不好。

    顾世安挤出了笑容来,见老太太要起来就上前将她扶了起来,撒娇一般的说道:“您生病了,我当然得过来陪着您了。”

    她将老太太扶了起来,陈效就将抱枕塞到了老太太的身后,让老太太坐得舒服些。

    老太太轻轻的叹了口气,说:“人老了,不中用了。动不动就开始不舒服。”

    顾世安这下就说道:“您哪儿老了。您一点儿也不老。您以后更得听医生的话,不能吃的东西一定要少吃,要忌口。”

    老太太这下就呵呵的笑了起来,说:“看看,这还成了小管家婆了。孙女就是比孙子贴心。也不是什么大事,有叶姨在这儿照顾我就是了。待会儿吃过早餐你们都去上班,呆在这儿干什么。”

    她说着就看了陈效一眼,说道:“待会儿你送安安过去。”

    顾世安将给老太太买的粥端了起来,不待陈效说话就说道:“我今天哪儿也不去,就在这儿陪着您。您赶我走我也不走。”

    老太太这下就瞪了她一眼,说:“你这孩子,让你去忙就去忙。我在这儿出了你叶姨之外还有医生,能有什么事?”

    ”我已经请好假了。您就让我在这儿陪您,也偷偷懒。”顾世安笑着说。

    老太太自然是知道她的心思,就伸手拍了拍她的手,想说什么的,终究是什么也没有说。

    顾世安是有耐性得很的,老太太的手上无力,她将粥一勺勺的吹冷了喂给老太太。叶姨要帮忙她也不让。

    待到老太太吃完了粥,她又接了温水给老太太漱口。

    陈效时不时的帮帮忙,两人之间倒也默契得很。

    老太太的精神不好,说着话说着话的就会睡过去。待到晚上时精神倒是好了许多,不让顾世安和陈效在医院里陪床,说是有叶姨在就够了,赶了两人回去休息。

    陈效一整天的话都不多,大抵是手机关机了。明明是挺忙的人,一整天都未有人给他打电话。

    两人从医院下了楼刚到停车场,他的助理显然是早等着的了,就迎了上来,叫了一声陈总。

    陈效的眉心里透露出那么些的疲惫来,问道:“什么事?”

    顾世安识趣的,不等那助理说话就低低的说道:“我去前面。”她说完就直接往前走去。

    医院的停车场里一片寂静,顾世安走得那么远这才停了下来。原本以为陈效要和那助理谈会儿的,谁知道没两分钟他就走了过来。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