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五十八章:你不是想怀孕么?

    停车场里灯光昏暗,他的影子被灯光拉得长长的。走近了顾世安就覆在了他的阴影之下。

    陈效的脸上没有表情,走近了些才淡淡的开口道:“我有事,待会儿会让人送你回去。”

    微微的顿了顿,不待顾世安开口说话,他就接着道:“你明天不用过来了,给老太太打个电话就是。”

    他的语气是淡漠的,完全是命令。

    顾世安这下就抬头看向了他,开口问道:“为什么?”

    陈效的脸上就浮现出那么些的不耐来,冷冷的开口说道:“奶奶需要静养,你过来做什么?”

    他说完看也不再看顾世安一眼,转身往边儿上的停车位上走去。拉开了驾驶座的门。

    顾世安像是被泼了一盆冷水一般,站在原地久久的没有动。

    不知道他说了什么,里头的司机走了出来。陈效则是坐了进去。

    陈效很快开着车离开,那司机朝着顾世安走了过来,恭恭敬敬的说:“太太,陈总让我送您回去。”

    顾世安抬眸看向了陈效离开的方向,沉默了半响。点了点头。

    她并没有听陈效的,第二天仍是请假。早早的就起床去菜市场买菜做饭炖汤,打算待会儿给老太太送到医院去。

    医生说过老太太得吃清淡点儿,她就用碎碎的虾仁熬了粥,煲了鸡汤,给老太太做了她平时爱吃的开胃的小菜。

    给医院带的早餐则是饺子,不知道陈效在不在,但她还是做了双份的。

    她起来时才五点多,天才刚蒙蒙亮。去一趟菜市回来煲好汤做好吃的也不过才八点。

    一切做好。她才拧着大包小包的出了门。

    老太太昨晚应该睡得不错,顾世安过去的时候她还在洗漱。见着她就嗔道:“怎么又过来了,不是让你去上班吗?”

    顾世安就笑笑,说:“我请了一个星期的假,以后您想吃什么就告诉我,我给您做。”

    老太太的目光慈爱,听说顾世安已经请了假也不再说什么了。笑眯眯的应了一句好。

    顾世安这下就打开了保温盒,将煲的鸡汤和熬的粥盛了出来,坐在床头慢慢的喂着老太太。

    老太太的视线一直停留在顾世安的身上,隔了许久,微微笑着说道:“世安,陈效能娶到你,是他的福气。答应奶奶,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看在奶奶的份上,原谅他一次。好不好?”

    老太太的语气很是温和,握紧了顾世安的手。

    顾世安不由得怔了一下,心里升起了一些不安的感觉来。老太太这样子,像是交代后事一般的。

    她的眼圈不自觉的就涩了起来,好歹还是挤出了笑容来,认认真真的说:“您一定会长命百岁。以后他欺负我您还得为我做主。”

    老太太微微的有那么些的恍惚,轻轻的拍了拍顾世安的头,说:“傻孩子。”

    她的目光是飘忽的,老爷子过世后,她就是真正的孤家寡人一个。儿子不孝,而媳妇齐诗韵……虽仍是呆在陈家,也只是名义上的媳妇。

    陈家愧对她。她尽力的补偿。虽是这样,齐诗韵一样是有怨恨的。说是婆媳,她对她,大抵也只比对陌生人好不了多少。

    大抵是回想起了以前来,老太太的脸上多了那么几分的疲惫。隔了好会儿脸上才重新浮现出笑容来,拍了拍顾世安的手,说:“等我出院了,请你奶奶去家里坐坐,我也好久没有见过她了。”

    顾世安虽是嫁给了陈效,但两家的来往依旧是不多的。人越是老,走动越是少,上次见顾老太太,已经是半年前的事情了。

    顾世安就乖巧的应了好,又给老太太削起了水果来。

    陈效来时已经九点多,推开门就看到了坐在老太太床前给老太太读着报纸的顾世安。

    她的声音轻而缓,大抵是怕老太太听不清楚,语气放得很慢。

    病房里她的身影安宁,陈效是没想到她还会过来的,微微的顿了顿,这才推开门进去。

    他昨晚不知道在哪儿,已经换过了衣服。整个人看起来和往常没什么两样。往里走了就叫了嬉笑着叫了一声奶奶,然后又问老太太感觉怎么样。

    老太太就笑着回答说好多了,她是知道陈效的公司忙的,就责怪道:“你去忙你的,有安安在这儿陪我就行了。”

    陈效就笑着看了顾世安一眼,说:“我可不是来看您的,我是来看我媳妇儿的。是吧媳妇儿?”

    他说着就揽住了顾世安的肩膀,做出了一副亲昵的样子来。

    他这样儿,仿佛昨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似的。

    顾世安的身体微微的僵了僵,扯出了笑容来。

    老太太无疑是很乐意见到两人的感情好的,乐呵呵的。陈效来了,顾世安的报纸也不用读了,换成了他来读。

    他读得比顾世安有感情得多,抑扬顿挫的,时不时的故意插上那么几句方言。顾世安和他一唱一和的,逗得老太太乐呵呵的。脸上的笑容就没落下过。

    中午的饭是叶姨送过来的,老太太的依旧是粥。顾世安原本是要起身去给老太太盛粥的,陈效却先一步起身。将粥盛了出来,轻咳了一声,说:“我来喂您,不然您总说养孙子没有用。还是孙媳妇儿好。”

    他脸上的表情是正正经经的,老太太被他逗得笑了起来,拉着顾世安的手说:“你还真说对了,还是孙媳妇儿贴心。比你这臭小子贴心多了。”

    陈效就哼哼了两声,说:“您这是偏心。”

    ”你说对了,我还就是偏心。”老太太笑着说道。

    病房里一时和乐融融的,不知道怎么,顾世安的眼眶却微微的有些湿润。

    老太太一上午都没有休息,吃过午饭后脸上就显出了些疲色来。她的精神不济,说着说着话的就睡了过去。

    陈效轻轻的替老太太掖了背角,让叶姨守着,这才和顾世安出了病房。

    大抵是怕老太太听到两人的谈话,他一直走到了走廊尽头才停了下来。在病房里他是笑嘻嘻的,到了外边儿脸就冷了下来,不耐的问道:“不是让你别来了么?”

    顾世安的脸上是一片平静,抬头看向了他,说:“我过来是因为奶奶对我好,我应该照顾她。就算没有你,我一样会过来。”

    陈效的脸上是阴恻恻的,也不说话,就那么看着她。隔了好会儿,才冷冷的说道:“我警告你,老太太的身体不好,你如果敢在她面前胡说八道让她不高兴,后果你自己知道。”

    顾世安的脸上浮现出几分的自嘲来,那么看着陈效说:“陈效,在你眼里,我就是那种狼心狗肺的人么?”

    这问题现在无疑是毫无意义的,她说完,不等陈效回答,她便又往病房走去。

    陈效多少是有些烦躁的,阴沉沉的看着顾世安的背影,直到她进了病房,这才收回了视线来。

    他并没有再回病房,一支烟抽完,就给骆莐打了电话,问他在不在办公室。

    骆莐是在办公室的,他挂了电话便直接过去了。

    顾世安在医院里照顾了老太太一个星期,直到老太太的病情稳定了下来,骆莐说再观察观察可以出院她才回公司上班。

    她在医院那段时间手中的工作已交给了别人。这下回来事情也并不多,都只是她不在时留下的琐碎事儿。

    突然闲了下来,她是有些空荡荡的。待到下班,她回了父母留下的老房子那边。

    已经有那么久没过来,屋子里又蒙上了薄薄的灰。她将屋子打扫干净,又将她以前住的房间收拾了一番。将以前放着不用的东西收装在了箱子里。

    待到都收拾好,她这才回和陈效的婚房那边。

    回去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她在门口站了许久,放下包直接去了厨房。老太太在医院时她时不时的都会做些吃的过去,冰箱里倒是还有些菜。

    她原本是想随便弄点儿菜的,待到去煮饭时才发现米已经没有了。前两天就没有的,她是要买的,结果去医院那边就忘记了。

    顾世安伸手揉了揉额头,打算煮面吃的。找了半天也没找到面条,这才发觉面也没有了。

    外边儿冷,她不想下楼,翻来翻去才在角落翻出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买的方便面来。

    她这下也懒得再翻了,就开了火,烧了水。待到水开,她打了一个鸡蛋下去,这才放入了方便面。

    陈效的回来的时候顾世安正端着方便面聚精会神的看着电视,客厅里的灯是关了的,只有电视微弱的灯光。

    陈效是喝了些酒的,进门就开了灯。

    顾世安是听到了开门的声音的,见他回来也不惊讶,侧头看了他一眼,视线又回到了电视上。

    陈效并没有看她。走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了下来。他也并没有说话,大抵是酒喝得有点儿多了,手撑着眉心上。

    顾世安的面已经差不多吃完,她就去了厨房。将碗洗了从厨房出来,陈效仍旧是在沙发上坐着的。

    顾世安并没有吭声儿,去洗漱去了。出来的时候陈效的手机在小几上呜呜的震动着,他也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怎么的,并没有去接电话,任由着手机呜呜的震动。

    顾世安是想过去的,但最终还是没有过去,悄无声息的回了卧室里。

    黑暗里她没有开灯,就那么睁着眼看着漆黑一片的天花板。直到眼睛都看得胀涩了,她才闭上了眼睛。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迷迷糊糊的睡过去时,带着湿气的身体就贴了上来。

    顾世安条件反射的要挣扎,陈效却是将她禁锢得紧紧的。他的身上带着酒味儿,毫不留情的去扯去所有的遮挡,附在她耳边低低沉沉的说:“你不是想怀孕么?不弄你怎么怀孕?”

    他的语气里带了那么几分的讥讽。他要动起强来怎么容得下顾世安反抗。将她摁得紧紧的,也不管她是否疼痛,蹭了蹭直接就抵了进去。

    他大抵是心情不怎么好,动作之间比平常粗鲁了许多。仿佛纯属是为了发泄身体中的欲望。

    他一下又一下不停的撞击着,顾世安疼得蜷缩起身子来。她不配合,低低的哀求,他将她禁锢得紧紧的,撞击得更是厉害。

    不知道折腾了多久,他才停了下来。也不管顾世安。直接便睡了过去。

    顾世安蜷缩着身体睡到了床弦边上,隔着咫尺的距离,却像是隔了一条无法跨越的鸿沟。

    她的脑子里昏昏沉沉的,到了下半夜才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陈效第二天早早的就起床走了。顾世安躺在床上,想起了他昨晚那句讥讽的你不是想怀孕的话来,她闭上了眼睛。

    陈效昨晚是并未采取措施的,她躺了片刻就起来。洗漱之后去楼下的药店买了避孕药。

    她也没有用水,抠出了药片就直接咽下,这才上了楼。

    老太太今天出院。她是得去医院的。她就将很少用的东西收了起来,打了包拿去了老房子那边。

    她去医院的时候还早,医生才刚查过房。陈效也并不在。

    老太太看到她就和蔼的笑了起来,说道:“大周末的怎么也不多睡会儿,跑来跑去的干什么?”

    顾世安就调皮的笑笑,说:“您回家阿姨肯定做了好吃的,我当然得趁着这机会蹭吃蹭喝。”

    老太太就笑了起来,”馋成这样了?告诉奶奶想吃什么,让你叶姨打电话回去让阿姨做好了等你。”

    比起前几天。老太太的精神是好了许多的。

    顾世安逗着老太太开心,装模作样的想了几个平时很少吃到的菜。老太太还当她是真的馋了,就让阿姨打了电话回了老宅。

    陈效是晚些时候才来的,他已经办了出院手续。和他一起过来的还有骆莐。

    老太太对于能回家了是高兴的,客气的和骆莐寒暄了几句,一行人这才去了停车场。

    在医院里住了一个多星期,老太太上车就感叹道:“还是回家好,在医院哪儿都不自在。”

    陈效在前边儿开着车,听到这话就哄老太太。”那以后咱们再也不来这破地方了。”

    老太太就瞪了他一眼,说:“你这是把你奶奶当小孩子哄呢?”

    陈效嘿嘿的一笑,说:“我这是认真的,改天我就去菩萨面前上香,让她老人家保佑您健健康康的长命千岁!”

    老太太并不吃他这一套,哼着说:“那还不成老妖精了。”微微的顿了顿,她看向了一旁的顾世安,和蔼的笑着说:“我现在啊,只想抱重孙子。要是能看到我重孙子出生,我就算死也能闭上眼睛了。”

    这重孙子老太太也不是念叨一次两次了。前头的陈效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嘿嘿的嬉笑了起来,从后视镜里看向了顾世安,说:“媳妇儿听见没有,咱们以后可得多努力。”

    说到这儿他顿了顿,又看向了老太太,说:“您以后就别死的活的挂在嘴边,您还得看着重孙子出生,给他起名儿呢。”

    老太太听到这话就呵呵的笑了起来,连连的说:“好好好。”

    一路上陈效都在哄着老太太欢心,待到到了家里,却早有不速之客在等着了。

    一行人说说笑笑的刚进门,就见陈正康坐在客厅里正喝着茶。陈效看到他脸色立即就阴了下来。

    陈正康却并不看他,起身慌慌张张的走到了老太太跟前,说:“妈,您生病了怎么也不给我打个电话?”

    他的脸上是一副着急的样子,陈效的嘴角勾起了冷笑来,也不说话,就那么冷眼旁观着。

    他这副着急的样子明显是装出来的,如果真是担心老太太,怎么可能在家里坐着喝茶而不去医院。

    老太太对他是没有好脸色的,淡淡的扫了他一眼,说:“你过来干什么?”

    ”您生病了,儿子当然得回来照看您。”陈正康振振有词的说道。

    他每次回来都是必有所求的,老太太并不说话。陈正康已殷勤的接过了叶姨手里的东西要去放。一边吆五喝六的让阿姨给老太太倒茶,又问老太太想吃什么。让阿姨赶紧做出来。

    他不出幺蛾子,陈效也不管他。就那么冷眼看着他。

    陈正康今天也不知道吃错什么药了,一个劲儿的哄着老太太开心,连带着对顾世安也和颜悦色了那么几分。

    他再怎么不成器也是老太太的儿子,哪有老人不希望看到儿孙满堂的。老太太虽是没什么好脸色,倒也没让他没脸,吩咐了厨房让阿姨加了他喜欢吃的菜。

    一顿饭吃得倒也算是和谐,以陈正康的性格,原本以为他又会提出什么要求来的。但却没有。到了晚上以要照顾老太太为由,让阿姨收拾房间,他要住下。

    他这样子是反常的,陈效的眼里阴沉沉的一片,不过也并未说什么。也让叶姨收拾了房间。

    一家人难得团员,老太太虽然面上看不出什么来,但显然心情是好的。连带着精神也好了许多,直到晚上九点多才去休息。

    陈正康亲自送了老太太去休息,等老太太睡下了,这才从房间里出来。

    陈效就未离开过客厅,等着他出来。才冷冷的问道:“你又想干什么?”

    陈正康的脖子梗了起来,到底还是怵陈效的,说道:“什么我想干什么?我回自己家还有错了?你有本事就赶我出去!”

    他这是在仗着在老宅里陈效不敢对他做什么。

    陈效的脸上阴恻恻的一片,没有说话,盯了他半响,才说道:“我不管你回来是想干什么,要是惹了老太太不高兴,别怪我六亲不认!”

    他的声音是阴嗖嗖的,陈正康原本是想骂他孽子的。看着他那阴恻恻的样子到底还是将话忍了回去。冷哼了一声,回房间里去了。

    陈效冷冷的看着他的背影,在沙发上坐了许久,起身拿了酒上楼。

    他也不和顾世安说话,在卧室里的沙发上坐下来就独自倒了酒喝了起来。

    他这一晚倒是没有碰顾世安,喝了酒倒在床上就睡了过去。

    陈正康说是要在这儿服侍老太太,但第二天早上不知道谁给他打了电话,他匆匆的就离开了。

    陈效冷眼看着他离开,转身就给人打了电话。让查查他怎么会过来。

    老太太在医院里住的时候陈效和顾世安就是一直守着的,这回了家了,老太太自然是不会再让两人守着了的。就让陈效趁着周末带顾世安出去逛逛。并说让顾世安看上什么就买,回来找她报账。

    陈效笑着,说今儿怎么也得好好的让老太太出出血。

    两人在老太太的催促下出了门,待到车子驶出了老宅,陈效就看了顾世安一眼,问道:“上次给你的卡带了么?”

    他和在老太太面前时判若两人,脸上的表情淡淡的。

    他给的那卡顾世安是从未用过的,听到这话就点点头,翻随身带着的包要将卡拿出来。

    陈效是不耐的,扫她一眼,说道:“我有事,你自己去逛。逛好了给我打电话。”

    老太太是让陪着顾世安逛的,到时候回去怎么都是得一起回去的。

    顾世安就点头应了好,往前面看了看,说:“那边放我下就行。”

    陈效并没有说话,但也并没有停车。车子驶到了商场才将顾世安放了下来。然后很快开了车离开。

    说是出来逛,怎么都是得买点儿东西的。顾世安自己并没有什么要买的东西,就去给两边的老太太都买了些围巾手套等御寒的东西。

    逛完还早得很,她也没有给陈效打电话。就在商场里坐着发着呆。

    到了下午三点多,她才给陈效打了电话。也不知道陈效在哪儿,他的电话并没有人接。

    顾世安的手机就要没电了,她看了看时间,就给陈效发了短信,告诉他她在商场旁边的咖啡厅等他。

    这次陈效同样没有回,顾世安就在路边的报刊亭买了一份杂志,然后点了一杯咖啡在咖啡厅里慢慢的翻着。

    她这一等有些久,天色慢慢的暗下来也没见着陈效。

    她这下也不再里头坐着了,到门口去站着。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