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六十二章:更愿看到你求饶

    那倒是一点儿也不奇怪,她素面朝天时就有众多追求者。更别提经过精心准备了。

    只是,不知道她怎么来了。

    小王仍旧是恨铁不成钢的,照她想的,顾世安怎么都是该好好打扮打扮将罗韵的风头给压下去的。谁知道她会连衣服也不换就过来了,早知道她就该盯着她的。

    她自己原本是打算来找如意郎君的,现在全都泡汤了。抱怨着男人都是视觉动物,不过也没白来。男人靠不住还有美食。

    她这心态倒是乐观得很的,顾世安忍不住的好笑。

    大厅里的暖气开得足,进门暖烘烘的就扑面而来。小王早就侦查好,本是要带着顾世安去吃好吃的。但来的宾客里是有好些客户的,顾世安难免得寒暄打招呼。

    她站在边儿上也没事可做,自己偷偷的溜了。

    顾世安进门就喝了几杯酒,她一身的职业装,虽是有些格格不入,但也不至于失礼。

    还未和来的客户打完招呼,她就见到了一身盛装的黎苒。她穿着银灰色露背镶钻礼服,裙摆上亮闪闪的一片。美艳得不可方物。

    她是受欢迎的,身边围了好些男士。看见顾世安就微微笑笑点点头算是打招呼。

    顾世安也回以一笑,并没有过去打招呼。继续和客户攀谈。

    这样的场合无疑也是费力气的,顾世安一圈转下来才松了口气儿。酒喝了不少,肚子里空荡荡的,她往四周看了看,寻吃的去了。

    小王倒也还算够意思,已经替她拿好了东西。见她过去就在角落里朝着她招手。

    顾世安就快步的走了过去。

    小王看样子已经吃了好些东西了,顾世安接过了她递过来的糕点。挑眉问道:“不打算再去转转?”

    小王就哼哼了一声,说:“眼不见为净。我才不稀罕那些视觉动物。”

    顾世安这下就笑了起来,故意的逗她,说:“你就不是视觉动物了?唔,我好像记得你前几天还对着某明星的海报发呆。”

    ”那可不一样。”她理直气壮的。说完又有些悻悻的,心不在焉的插着碟子里的食物,叹了口气,说:“我这身行头还是我妈出钱置办的,今天晚上回去可有得唠叨了。”

    顾世安就拍了拍她的肩,说:“那就更得出去转转了,指不定能遇上不是视觉动物的动物。”

    她一本正经的。

    小王过了会儿才反应过来她是在打趣她,哼哼着说:“我才不是动物,更不找动物。”

    她回去是要向家里的老佛爷交差的,长吁短叹了一会儿到底还是起身去找那不知道在哪儿的如意郎君去了。角落就只剩下顾世安一个人。

    小王给她拿的糕点是填不饱肚子的,她吃了又起身去拿食物。待到回来时就见秦唐坐在她之前坐的位置上。

    顾世安是愣了愣的,她深知他们这样的公司是请不动秦唐这样的大佛的。她快步的上前,问道:“您怎么来了?”

    秦唐的手中拿着烟,扫了她一眼,说:“你们公司给我发了邀请函你不知道?”

    这邀请函不是顾世安发的,她哪里知道。她就摸了摸鼻子,将手中的东西放下,说:“您想吃什么,我替您拿。”

    秦唐倒也不推辞,说:“什么都行。”

    他虽是说什么都行,顾世安仍是费了一番的脑筋才给他拿了东西。她是记得他不吃甜的东西的,一点儿糕点也未拿。

    她是一点儿也不相信秦唐会是因为接到邀请函过来的,坐下就问道:“您过来是有事吗?”

    秦唐靠在沙发上。不知道是不是喝了酒,完全不是平常那淡漠的样子,有些懒散,掸了掸手中的烟灰,看了顾世安一眼,说:“我和你们彭副总是旧识。”

    这就是说,他是看在彭雪的面上才过来的。

    彭雪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顾世安更不知道她今晚会过来。她往热闹的大厅看了看,立即问道:“彭总也过来了吗?”

    秦唐就点了点头。

    ”在哪儿?”顾世安站了起来,彭雪过来,她怎么都是得去打招呼的。

    秦唐一点儿也不急,在她要走出去时这才慢条斯理的说道:“已经走了。家里有小孩子,她只过来打了个招呼。”

    他这样子就跟在耍她似的,顾世安不由得有些悻悻的。倒是不敢问他怎么不早说。重新坐了下来,开始吃东西。

    秦唐也不说话,待到顾世安碟子里的东西吃得差不多了,他这才抬腕看了看时间,问道:“打算什么时候走?”

    顾世安正要回答,手机就响了起来。电话是孙秘书打来的,说是有几个客户要见见她。

    顾世安这下就放下了叉子,告诉秦唐她还有会儿才能走,让他自便,然后匆匆的走了。

    秦唐看着她的背影,隔了一会儿才收回了视线来,吐了吐烟雾。

    顾世安这一去就是半小时,孙秘书介绍的客户极为善谈,她只有连连的附和,还被灌了好几杯酒。后头是孙秘书善的后。

    她原本是要溜的,转过身就遇上了曲总。曲总对她没有将抄袭那事儿闹大是非常满意的,招手让她过去,替她介绍身边的几位大佬。

    他夸起人来倒是不留余力,打着彭雪徒弟的名号,将顾世安夸得只有天上有,地上绝无。

    他在兴头上,顾世安连谦虚的机会也没有。只得听着他吹嘘,又敬了那几位大佬好几杯酒这才脱身。

    刚来的时候她喝酒是耍了些小心机的。在领导面前喝的却是实打实的,不知道是酒意的缘故还是大厅里暖气太足的缘故,她的脸上没一会儿就是红彤彤的。连带着脑子也昏昏沉沉的。

    她给小王打了电话,原本是要问她在哪儿打算一起走的。谁知道小王并没有接。

    脸上热得厉害,她就往洗手间走去,打算去洗把冷水脸。

    洗手间里冷冷清清的,并没有人。她洗了一把脸,脸上的温度降下去,脑子也清醒了些。

    她又伸手拍了拍额头,这才往外边儿走。

    走廊里幽深灯光昏暗,她刚出洗手间,就听见了有些杂乱的脚步声以及男女之间断断续续模糊不清的声音。

    她刚来这边明明都是没有人的,她就往声音发出的方向看去。那边是消防通道,她看过去时那两人已经进了楼道中,她只看到一片闪亮的裙角。

    顾世安不由得怔了一下,并未过去,随即往大厅的方向走去。

    她原本是打算拿杯水喝之后离开的,谁知道过去时秦唐竟然还坐在角落里。也不知道是在想什么还是喝了酒,手撑在眉心间假寐。

    顾世安是惊讶的,这下就走了过去,问道:“秦先生您还没走?”

    她是以为他早就走了的。

    秦唐睁开了眼睛,抬腕看了看时间,又看向了她,问道:“能走了?”

    他竟然是在等她。

    顾世安不由得愣了一下,随即赶紧点头说:“能走了。”

    这下秦唐就站了起来,顾世安原本是要喝水的,这下水也没喝就跟在秦唐的身后。

    秦唐在这边露面得少,两人是从侧门出酒店的,倒也没有人寒暄。

    外边儿冷,出了酒店顾世安就打了个寒颤。秦唐这下就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时间,说:“司机还有十来分钟才过来,去那边坐坐。”

    对面就是一咖啡厅。

    顾世安这下就摇摇头,说:“不用,就在这儿等就行。”她稍稍的想了想,又说:“您喝不喝点儿什么?我去买,顺便暖暖手。”

    她的样子是冻得够呛的,秦唐就说了句喝什么都行。这下顾世安就快步的朝着不远处的咖啡厅走去。

    这时候咖啡厅的人少,她很快就拿着两杯热饮过来。递了一杯给秦唐,说道:“我给您拿的红茶,晚上咖啡喝多了不好。”

    提神的玩意儿喝了晚上哪里能睡得着。

    她倒是挺细心的,秦唐就点点头,慢慢的喝起了那红茶来。

    顾世安自己的则是那店里自制的奶茶,喝下去唇齿生香,手心暖乎乎的。也没刚出来时那么冷了。

    两人站在路灯下,身影被灯光拉得长长的。平安夜是热闹的,不远处有小贩推着包装精美的苹果在卖。喝了那么几口茶,秦唐这才看向了顾世安,问道:“吃苹果么?”

    平安夜吃苹果,寓意平平安安。顾世安一向是不过这种节日的,听到秦唐问就愣了一下,随即抬起一双乌黑清澈的眼眸看向了他,问道:“您要吃吗?我去给您买。”

    她说着就要将手中的奶茶递给秦唐拿着,要去买苹果。

    秦唐没有接她那奶茶,说:“司机还没过来,一起去吧。”

    他说着就率先往前走去。

    那小贩的生意好,围了好些情侣。秦唐倒也耐心得很,等着人挑选了,这才问身边的顾世安,”喜欢什么样的?”

    里头的苹果是一样的,但包装却是不一样的,分了好几个价位。

    那小贩一看他的穿着就知道该怎么推销,立即就拿了包装最精美的。

    顾世安并没有那么讲究,伸手就拿了一个一般的,说:“就这个就行,都是一样的。”

    秦唐就示意她拿两个,然后拿出了钱包来付钱。

    司机迟迟的没有来,买了苹果两人也没有吃,就在路边站着。天空中又飘起了点点的雪花儿来,落在两人的肩上发上。

    秦唐喝完了一杯红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拿出了一张名片来递给顾世安,开口说道:“这位钟经理你可以联系一下,她们公司要搬迁,正准备装修新办公室。”

    顾世安就接过了名片来,正要开口向他道谢,顿了一下的秦唐接着说道:“她的脾气古怪,要求苛刻,能不能谈下来还得看你。先别急着道谢。”

    他给她介绍客户,无论如何都是该谢的。哪里能不谢。

    凭空就飞来了个大客户,顾世安眉眼弯弯的,认真的说:“要谢的,等我谈成我请您吃饭。”

    她倒是一腔豪情壮志。她抬着头,雪花落在她的眉眼之间,她眨了一下又一下。

    秦唐点点头,又慢腾腾的说:“她的脾气之古怪,比起你们公司的窦经理有过之无不及。裙带关系在她那儿是累赘,给她打电话的时候直奔主题就是了。”

    顾世安将名片放进了钱夹里,认认真真的点头。想了想。又说:“我不会提起您的,谈不成也不丢您的脸。”

    秦唐就挑了挑眉,说:“你谈成长的也不是我的脸。”

    ”怎么不长您的脸?我要是谈成了,以后人就会说您眼力过人。那么难拿下的客户随便介绍人就能拿下来。”顾世安的语气认真得很。

    秦唐这下就睨了她一眼,说:“你这好像是在夸你自己吧。”

    顾世安做出了一副谦虚的样儿,说:“现在夸我也是在夸您。”

    她这脸皮有时候还真是挺厚的,秦唐忽然就想起了第一次见到她时她那拘谨的样子来。

    他没去搭她的话,见司机过来了,就说:“走吧。”

    他上前。要给顾世安拉开车门。谁知道顾世安的动作快得很,小跑着越过他,先拉开了车门,跟狗腿子似的恭恭敬敬的说道:“您请。”

    她倒是有眼力劲儿得很,秦唐的嘴角挂起浅浅的笑来,倒是如她所愿的上了车。

    两人的身上都落了雪花儿,上了车秦唐就递毛巾给顾世安,顾世安就摆手说不用,说没那么娇气。

    她这会儿又将秦唐给的那名片翻了出来。大抵是在琢磨着明儿该怎么去谈。

    秦唐未再打扰她,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侧头看向了窗外。

    路灯灯光暗黄,将雪夜里的城市渲染出几分的温暖来。

    秦唐一路都没有说话,想抽烟的,手指碰到烟盒,最终还是又收了回去。

    顾世安是得回老宅那边的,平安夜的人格外的多,虽然已经晚了。但一路都是走走停停的。

    等到了地儿,顾世安赶紧的解开了安全带。脚还未下地,她像是想起什么似的,侧头看向了秦唐,眉眼弯弯认认真真的说:“新年马上就到了,祝秦先生您在新的一年里平安健康,财源滚滚。”

    这是再俗气不过的祝词了。她说完又说了句麻烦您了,这才下了车。

    那边的秦唐也打开车门下了车,雪花落在他的眉眼之间。他看向了顾世安,过了那么片刻,说道:“你爸爸妈妈,一定希望你过得好好的。”

    他的语气是平淡的。

    顾世安微微的怔了一下,随即挤出了笑容来,点头,小声的说:“我知道。”

    秦唐微微的颔首,重新坐进了车里。

    他的车很快消失在漫天的雪花里,直至完全看不到了,顾世安这才转身往老宅走。

    她是闷着头的,到了门口抬起头时,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陈效。

    陈效的里头穿了一件黑色的高领毛衣,外头则是穿了一件黑色的大衣,一身的肃黑。就那么杵在门口,也不知道是出来多久。

    平安夜他自然也是有应酬的,也不知道怎么会回来得那么早。

    私底下,两人之间的交流早已经少得不能再少。顾世安莫名的生出了几分疲惫感来,到底还是开口问道:“奶奶睡了吗?”

    她这是没话找话说,这时候了,老太太肯定是早已经睡了的。

    陈效的眼底阴恻恻的一片,看了她一眼,没说话,往老宅里走去。

    顾世安的脚步微微的顿了顿,这才跟着进去。

    老太太果然是睡了的,就连叶姨也睡了。楼下安静得没有一点儿声息。

    陈效进门也不说话,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就那么阴恻恻的盯着顾世安,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顾世安同样没有吭声,将包搁下,却厨房倒了一杯热水慢慢的喝着。等着出来的时候已经不见了陈效的身影,应该是上楼去了。

    顾世安将一杯水喝得干干净净的,又在冷清的客厅里站了片刻,这才关了灯上了楼。

    走廊上静悄悄的,也不知道陈效是去哪里了,卧室的灯是关着的。顾世安微微的松了口气儿,正要伸手开灯,黑暗里就传来了陈效阴恻恻的声音:“你是在拿我的话当耳边风么?”

    顾世安开灯的动作就顿了顿。最终还是未开亮灯。平静的说:“我不知道你什么意思。”

    陈效冷笑了一声,在黑暗中起身一步步的逼近顾世安,伸手抬起了她的下巴来,一字一句的说:“你这是在公然的给我戴绿帽子挑衅我么?你明知道我不待见他,竟然还敢让他送你回来?!”

    他捏得顾世安的下巴生疼。

    从他嘴里吐出来的字,每一个都是让人难堪的。大抵,她在他眼里就是不堪的。

    只是,秦唐是无辜的。

    顾世安疲惫至极,忍着疼痛费力的说道:“他是我父亲……”

    陈效大抵是知道她要说什么,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他给打断,他冷笑了一声,说:“你以为我会相信那鬼话么?”

    微微的顿了顿,他阴恻恻的接着说道:“顾世安,你是不是忘了,我在临城,好歹也是地头蛇。看在奶奶的份上,我不会拿你怎么样。但这就让你觉得我也不能拿他怎么样了么?”

    他的声音里带着狠戾。一字一句的又接着说:“我想弄他,那是轻而易举的事。不信你等着。”

    他说着就丢开了顾世安的下巴。现在的陈效。就像是一头被困在笼子里的野兽似的,仿佛逮着谁就会咬谁。

    顾世安哪里想到他竟然那么蛮横不讲理,她是知道他没什么事儿是做不出的。她生出了几分的无力之感来,说道:“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也不是谁都像你想的那么不堪。所以,你也不必将怒气迁怒到别人身上。”

    她的嘴角勾起了几分的嘲讽来,接着说道:“我现在也不过是你手中的鱼肉,你想怎么,冲着我来就是了。”

    可不是。有常尛的把柄在他的手里,她早已如案板上的鱼肉,他想怎么宰割就怎么宰割。

    陈效冷笑了一声,又重新的抬起了她的下巴来,一字一句的说:“你这是在挑衅我么?好,我就如你所愿。”

    他的嘴角带了那么几分的阴邪,拽着顾世安往里走,直接将将她推倒在了床上。

    顾世安是怕他的,身体本能的就绷紧了起来。

    陈效自然也是感觉到了的。伸手捏起了她的下巴,呵了一声,说:“怕我强来么?放心,比起强来,我更愿意看着你求饶。”

    他说着就覆了上去,阴恻恻的附在顾世安的耳边接着说:“你这副身体,天生就是欠……再怎么不情愿,它……也会泛滥成灾……”

    他说着下L不堪的话,手上完全没有半分的怜惜。他早已知道,她所有的敏感,早已知道,怎么才能让她溃不成军。

    陈效翻来覆去的折腾着,沙发上窗边,直直完全发泄出来,这才丢开顾世安睡了过去。

    顾世安的体力早已不支,连自己是什么时候睡过去的都不知道。

    第二天醒来时陈效竟然还是在的,两人下楼时见着老太太已经在客厅里坐着了,他甚至还伸手揽住了她的肩膀。仿佛真是恩爱小夫妻的模样。

    老太太自然是很乐意见到两人这样儿的。脸上满是笑容,招呼着两人下楼去吃早餐。又说又下雪天又冷,让陈效直接送顾世安去公司,下午一起回来,就别再自己坐车了。

    陈效笑着应好,亲昵的拍了拍顾世安的头,说:“听到没有媳妇儿,要听奶奶的话,别再固执的自己坐车。”

    顾世安就挤出了笑容来应好。吃完早餐,就上了陈效的车。

    她很快系上了安全带,陈效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发动了车子。

    陈效的电话多,一路都在接电话。离顾世安的公司还有那么远,她就开口道:“前面让我下就行。”

    陈效没有回答,到以往停车的地方,倒是将车给停了下来。挂了电话,然后意味深长的看了顾世安一眼。

    这一眼看得顾世安毛骨悚然,她还未来得及细想,他就已开着车走了。

    ☺
Back to Top